【公钟】十年生死两茫茫

达达利亚走出了屋子,站在至冬的风雪里,眺望着眼前的万里冰封雪飘,神思远行。此刻的南国就连冬季也比至冬的温柔三分,含蓄十分吧。
那场大战之后已经十年了,十年生死两茫茫,怎叫人不思量,他那是不敢思量,害怕相思。因此家里人都不敢提及有关璃月的一切,而他也把有关璃月的一切随着最终决战结束时一并埋葬在心底。终日养成了陪父亲冰钓,送弟弟妹妹上学放学,偶尔与前同事聚餐,似乎这将是他余生的全部生活。
只有在夜晚梦里他才敢剖开层层防御默念那深入骨髓的名字——钟离,那眼角的一抹朱红恰似烙在达达利亚心口的朱砂痣,日日夜夜灼烧着他,连至冬的严寒也对那胸口的炙热退避三舍。达达利亚不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何时会发疯,钟离与天理一起消失时,他没有陪他,他看懂了他的神明留给他的最后回眸,他相信他的神明有着与他一样的感情与期待。

“他会回来的,会回到我的身边。”达达利亚似梦似醒的呢喃着。

而这十年他一直在逃避自己,他很清楚自己要做点什么,在一切还来得及时。

七国早已恢复重建,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唯一不同的是大家似乎都忘了那场大战,忘了曾经这块大陆上的神明们,偶尔有人不经意间提起,大家都一脸茫然,或调侃到:“那又是哪个作家写的神话剧本?”
听的多了连达达利亚也会产生一阵怀疑,但随后又了摇头,人类都是健忘的,女皇一生的理想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感想?

他又会怎么看现在的人类呢?
他是谁?
达达利亚心口一阵阵疼痛,这痛让他泪水湿了眼眶,他怎么能忘?他怎么敢忘了?那是他苦苦追寻的挚爱,所有人都可以忘了钟离,但他怎么能忘的了!
跌跌撞撞的回到家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屋里。
“钟离先生”他终于捂住心口念出了自己思念到害怕的名字,他逃避已久的名字。

梦里钟离依旧坐在廊下品茗赏花,朝着达达利亚微笑:“公子阁下,你终于来了。”
达达利亚就这么深情的注视着钟离,似要让视线化作一把锁紧紧的将钟离锁在自己的视野里,永不离开。
达达利亚望着钟离走到他身边,两人靠近之时似双星耀空,银河坠落,这一刻脱离了达达利亚的梦境,天边有行星划过。
忽然惊醒的达达利亚翻身下床来到窗边,他看到了行星坠落时的耀眼光芒,那里是璃月,东方即将日出,达达利亚捂住狂跳的心口,那里阵阵发烫,似要跑出他的胸口。

他要去璃月,就是此刻。

天上竟星光灿烂,银河延伸到东方,雪白苍茫的天地此刻却似坠入了星海。达达利亚心口跳动的越来越激烈,它在指引着达达利亚向着东方出发,那是他的神明在呼唤他。

风在耳旁讲诉神明对他的思念,脚下的路在引导达达利亚神明之所在,草木鸟兽在为达达利亚让路护送,江河溪流将神明的苏醒奔流相告,天地山川在静穆中见证神明的爱情重逢。

终于星辉消散,曙光破空,达达利亚来到了璃月的岩神石像前,这里的神像还在!达达利亚捂住跳动的越来越快的心跳走向岩神石像,却突然俯身跪在了地上,他明白了自己心痛的原因,并在剧烈心痛中念出了爱人的名字:“钟离,我来了!”
刹那间有东西从达达利亚的胸口飞出,那是一颗心————一颗人类的心,达达利亚望着那颗从自己胸口飞出去的心落在了岩神石像胸口,与岩神融为一体,瞬间石像脱落,钟离的容貌出现在他眼前,达达利亚起身张开双臂接住了落下来到神明,抱紧!曙光散落在他们身上,两颗心同步跳动!
“阿贾克斯!”钟离在达达利亚耳边轻唤着他的名字,用手拍了拍达达利亚肩膀。
达达利亚感受着怀着的心跳,释然道:“先生……你又骗了我!”
钟离闻言笑出声,“我一直都相信你,正如你对我的信任那样,你看,现在不是挺好的结局吗?你用对我的真情给我重塑了一颗心,我用此生陪你到白头,如何?”
达达利亚不知道自己此刻笑的有多开心,只是紧紧的抱着钟离:“先生可要说话算话,你已经不是岩神了。”
钟离摸了摸达达利亚的头:“嗯,不是他们的岩神了,但是你的爱人!”
风吹过千岩万石,他们重逢相吻的消息被风带回了至冬。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