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Колыбельная

*睡前读物,大前半第三人称小后半鸭头第一人称*全文2.5k*适配BGM:[Колыбельная](https://music.163.com/#/song?id=1407268967)

愚人众最年轻的执行官从未料想过,神明居然也会有被酒精折磨到神志不清的时候……

虽然客卿先生看起来与平时完全没有任何不同罢了。

有些人喝醉了酒,就会耍酒疯,会哭会闹,或者放肆大笑或者语无伦次絮絮叨叨,但是,从没有人会像钟离这样,表现得如此“正常”。

唔……或许又不怎么正常,感觉有点太过于平静了。

半眯着鎏金眸子的人单手撑脸,抿唇盯着酒馆里的地板缝,整个人都像是画中那样凝固不动的,只有明晃晃的耳坠在随着呼吸肌收张而起落。

“先生?先生你醉了吗?”

略粉的唇微张,带着酒气:“没有,不必理会。”

巧言的执行官说不出话来,他被对方说话声音里的一点恰到好处的沙哑给噎住了。

刹时,心跳如雷鼓。

达达利亚自己也喝了不少,今天是他和往生堂客卿兼璃月神的相识一周年纪念日——没办法,璃月人就是这么热衷于纪念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日子。

“先生?”达达利亚蹭过去拉住钟离的小指,“你跟我聊聊天好不好?”

“……不好。”

璃月神摇头,耳坠发饰等等一系列鸡零狗碎的繁复小东西晃得叮叮当当响,给人感觉像是个小孩子。

达达利亚大抵是疯魔了,在名为“美人就是美人”的滤镜下,怎么看钟离钟离怎么好看。

“为什么呢?”青年刻意将吐息喷在神明的耳边,神似古语里魅惑人心的狐妖,“难道说是你嫌弃我,以后也不想跟我说话了?”

“并非如此。”钟离摇摇头,又抬手捂住耳朵,“只是头略微有些晕……许是贪杯略过。”

达达利亚看看桌子上零星几只酒瓶,开口问道:“先生你酒量这么差?”

就连他自己也仅仅只是有些上头的地步,作为神明的钟离又怎么会醉倒呢?

“唔?”钟离闻言抬头,酒精刺激脑干让他吐息不稳,“现如今我只是一介凡人之躯罢了,醉倒也就醉,呃,醉无所谓了……”

“原来如此。”达达利亚从善如流,选择性忽视了钟离颠三倒四的解释,他想去逗逗那人,“那先生,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回家……?”钟离转过脸,凡人之躯令他不再像从前那样永远神色自如,着赤的眼尾衬着鎏金瞳眸,带着点迷茫。

他轻声道:“可是我没有家啊……”

“嗯?”达达利亚放轻声音,“但先生是了不起的岩王帝君啊,整个璃月都是你的。”

“对的,”钟离点头,“璃月就是我家……我已经到家了。”

“不不不,我是说,”公子耐着脾气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先生,跟我,达达利亚,回我们的家,好不好?”

“……好。”

达达利亚太了解钟离了,他只消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位璃月美人根本就没理解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回应。

刚刚入春,洒着月色还有点凉意,来自至冬雪国的执行官背着璃月的神,走在酒馆门前的长街。

好在现在已是子夜,此地又不是多么繁华,所以儒雅的客卿先生不必在意自己被人看到失态的样子。

美人貌似昏睡过去了,脑袋舒适地靠在爱人的颈窝、一动不动,可呼吸却又清浅灼热,细细听来好像还有喃喃自语的声音。

“先生?”达达利亚背着人往上颠了颠,声音放得很轻,“你睡着了吗?”

“唔……尚未,何事禀报?”

钟离摇头,深色头发随之在达达利亚的颈间扫动,后者痒得缩了一下脖子,又侧脸轻吻了一下前神明的额头:

“先生,无事禀报,只是特别喜欢你罢了。”

“唔?喜欢我?”钟离突然抬起头,朦胧间挣扎了两下,“你是谁?”

达达利亚闻言一个踉跄,差点把人从背上摔出去:“啊?我是达达利亚啊,先生你不认识我了?”

“达达利亚?唔,达达利亚……”钟离自言自语,又一头栽回执行官的肩,重新睡了。

倒霉的公子便宜还没占着呢客卿先生就已经睡过去了,这次后者是真的熟睡,达达利亚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从背后传来一起一落的呼吸起伏,他只能收下心,兢兢业业地充当提瓦特第一人体交通工具,背璃月神回家。

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将近凌晨了,达达利亚将美人放在自己床上,又私心地盖上被子藏起来——当然,由于亲爱的人已经熟睡,他只能收起自己满心的花花肠子,正人君子地给对方和自己换下睡衣,而后躺在旁边与他一同入眠。

然而,失眠当真是折磨人的一件大事,达达利亚躺在钟离旁边,翻来覆去睡不着。

闻到爱人的清和气息,他非但没有半点宁静,反而焦躁起来。

不知名的热度冲上头颅,感觉就像是夜色中被关在未上锁笼子里的驯化兽,随时可以出去,但总归要知道,出去了,就再也看不到亲爱的主人了。

浑身挣不脱的纸枷锁。

所以他只能小心翼翼地辗转反侧,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凑过去隔着被子踏实地抱住了熟睡中的神:

“钟离先生,你睡了吗?”

…………

“钟离先生?”

…………

除了窗外传来的风声,自然是没有回应的。

达达利亚隔着被子摩娑几下钟离劲瘦的腰,轻轻叹息:“先生啊……”

奇迹般的,战争狂热者在熟睡神明的身边安静了下来,他知道钟离生生遭受了六千多年的磨损,再加上失去了神之心,现在已经是疲惫至极。

否则,传闻中那个无坚不摧无往不利的摩拉克斯岩王帝君,又怎么会被凡俗的酿造之物醉倒,又怎么会忍不住陷入酣眠呢?

是的,他实在是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先生,占用一点您的时间好不好?”达达利亚声音微若蚊蚋,“我想跟你说句话——单方面的,我说,你听不听都行。”

静——

“那我就当你默认了哈。”

大抵是至冬极寒之地的人都带有一点与生俱来的浪漫气息,就像万里冰原里破土而出的灿烈向日葵花,这么一个战斗疯子抒情起来,居然也能温柔得不可思议——

先生,如果可以,我想变成一棵向日葵,只为了永远面对您炳耀的面庞,不知疲倦。

可我又希望您枕边咫尺而眠,期待和您在漫长的岁月中度过无数盛夏隆冬……即使我明白绝无可能。

您不知道,您其实不是璃月的神,先生,您更像是独属于我,独属于达达利亚的摩拉克斯,我爱您的所有一切,或许会有些偏执卑微,但从未迟疑。

这个世界里的时间长河同您一样,无情又多情,赐我希冀又永不为我驻足……可即便如此,我也会义无反顾地朝着有您的方向奔去,即便会头破血流,就算踏出一步就会樯倾楫摧。

或许,在百年之后,我的存在会成为一缕轻盈缥缈的风吧,仅仅只是吹拂过您额前的碎发,独享过您的一丝体温。

这是上天注定的结果,与生俱来的命运,即使我时常因此懊恼,甚至萌生过恶念——

然而那恶念又过于“不敬”,向来无所畏惧的我居然也无法对您说得出口……

不过好在,到目前为止,我还侥幸拥有大把大把的光阴可供挥霍,跟你接吻做/爱。

或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最大恩赐了吧。

先生,晚安——

—END.

1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