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友,充创世结晶吗!

红围巾企鹅和猫猫龙文学(。

近日的钟离先生有些无聊。

以普遍理性而论,“无聊”对之前的他来说一种绝不可能存在的状态。

宣布退休计划后,钟离的退休生活还算不错:听不完的戏,喝不完的茶,还有至冬女皇白送——虽然她本意并非如此——的年轻小男朋友。更何况,偶尔碰见什么问题,只需他找出包里剩余的七彩石头,就可使唤那黄毛丫头,啊不,旅行者帮忙跑腿。

以普遍理性而论,这样的退休生活确实有趣。

只可惜凡事都有厌烦的时候。

戏听多了,一眼就能看穿的套路,茶吃多了,璃月最近入了暑,也没什么味道,小男朋友倒没什么事,只是前几日听女皇召唤,返回至冬去了。

巧的是,与此同时常常出没璃月港的旅行者也不见了踪影,偶尔碰见也只听见她念叨着,什么原石、海岛和姥爷皮肤好涩。

恍惚一时间,钟离耳边响起玉京台最近制作关爱空巢老人的宣传片。

——都忙,忙点好啊。

正在此时,一个白色的身影闪现到他的面前。

旅行者在钟离对面坐下,熟练地排出一排空气,对店小二吆喝道。

不要烟霞蔽芾,也不要暮色,来碗白开水就行。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旅行者,完全忽视店小二翻到额头上的白眼,对面仍然能神色凝重的对钟离说道。

钟离先生,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害怕。

钟离拂去茶沫,浅酌了一口。

旅行者,这么多年了,我什么场面没见过,你说,我不会怕。

达达利亚他……

听到小男朋友的名字,饶是钟离也不由手一顿,放下了茶盏。

他……怎么了?

旅行者金色的前发低垂着,盖住眼睛,她攥紧了白色的短裙,下定决心般说了出来。

达达利亚他……变成一只企鹅了!

……

?????

面对超现实的回答,就算是六千年见多识广的前岩神也花了一段时间消化这句话的意思。

旅者。

钟离抬起头同样面色沉重看着她。

璃月向来是包容的城市,我也不是食古不化的老古董。

但是,据我所知,愚人节已经过了。

这不是愚人节玩笑!

钟离迟缓地点点头,但话里丝毫没有肯定的意思。

而且,按照一般设定来说,公子阁下比较常用的动物塑,应该是狐狸或者鲸鱼。

所以?

所以,你若是现在拿出一只狐狸来,我倒是能配合你演一下:

「朕早就知道爱妃是狐狸变的」什么的。

看样子,钟离完全没相信她所说的话。

旅行者咬了咬嘴唇,从四次元口袋掏出了一大块冰块摆在桌上。

冰块里冻着的正是一只围着红色围巾,头上别了公子标志性面具,黑白相间的企鹅。

以普遍理性而论……这根本不理性啊喂!

在见到实物后,钟离心中的怀疑消失了,不由自主地把眼前的企鹅与平日里的达达利亚作对比,越看内心认同的声音就越响亮。

虽然完全不是同一物种了,但是毫无疑问,这就是达达利亚。

看到钟离已经接受了事实,旅行者长舒一口气。

至此,她此行返回璃月港的目的已经达到,她本来接到的委托就是叫“危险企鹅运输”,至于运输后的事,就不在她职责范围内了。

也不是不行,但是得加钱,但是钟离肯定是没钱的。

所以,在简要说明了企鹅的饲养方法后,旅行者又通过传送锚点继续去下一个地方为宝箱奋斗去了。

璃月的夏天很热。

不一会冰块就化作一滩水,里面的企鹅、或者说达达利亚,也苏醒过来,眼珠子咕噜噜打转。

桌子上毛茸茸憨态可掬的达达利亚让钟离回忆起一些过往的岁月:比如,甘雨小时候也是这样,毛茸茸、圆滚滚的,只可惜现在……

刚刚苏醒的达达利亚一把子被陷入回忆的钟离抱入怀中,与此同时,感受到的还有头顶充满了慈爱的抚摸。

——不要让在家的老婆感到孤独。

达达利亚的耳边也响起了玉京台最近制作公益宣传片,虽然内容发生了魔改。

达达利亚摇摇头。

不行,现在还不是陷入温柔乡的时候!

企鹅借力从钟离的大腿,啊好软,跳上桌子,前蹼用力地拍了拍桌面,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提醒。

也许是因为心意相通起到了作用,即使是叽叽喳喳的声音,钟离也能听懂达达利亚在说什么。

钟离先生,快用你那无敌的上流社会知识想想办法啊!

钟离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托着下巴思索。

可惜,就算是我,也从未碰见过这样的情况。

希望没了。闻言后,企鹅啪嗒一下跌坐在桌子上,像一个蔫巴的灰色线团。他本以为钟离先生一定有办法,才特地托旅行者帮他带回来的。

花了整整10个原石呢!

看见他失落的样子,钟离感觉新奇,不由得笑出声,还不忘帮企鹅正了正它头顶的面具。

不用担心,我会和阁下一起想办法的,

说是一起想办法,但是他们一人一企鹅,在璃月港走街串巷,从道士到自称通灵的丹枫魔术师都问了一遍,结果还是毫无头绪。

傍晚。街边亮起橘黄色的灯光。

企鹅的腿太短了。饶是武者出身、体力充沛的达达利亚,在走了一天后也走不动了。

钟离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决定改为抱着他走。

于是向来讲究的钟离先生抱着一只企鹅的奇异画面出现在璃月的大街。

达达利亚,今天先到这里吧,要不要吃点东西?明天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再找找有没有其他的方法?

钟离停在了万民堂门口,低头对怀里的达达利亚说。

啾啾。好吧。

万民堂内。

钟离拿着汤匙给企鹅喂了碗里最后一块火腿。

然而达达利亚的表情仍然很沉重。

今天正巧是香菱当班,锅巴也在,鉴于锅巴之前形态也发生过改变,他本以为可以问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但在询问他们后还是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更重要的是,达达利亚担心起来:

现在一天两天变不回去还好,如果一直这样,钟离先生……会喜欢一只企鹅吗。

带着担忧,直到回家后,达达利亚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今天钟离难得出门带了摩拉,严格算来,傍晚那餐还算是请自己吃饭,第一次作为被请的一方本是一桩美事。

但是,如果他现在不是一只企鹅就更好了,这么好的氛围明明有更值得去做的事情。

而现在他只能作为一只企鹅和钟离先生大眼瞪小眼。

蔫巴了的企鹅在床上瘫成一滩企鹅。

原本两人躺下有点拥挤的床,现在却显得达达利鹅格外……娇小。

担心企鹅就此陷在巨大的床榻里,钟离伸手把他捞了起来,放在腿上。

啾啾啾啾啾。我要是再也变不回去怎么办。

企鹅黑豆豆般的眼珠里写满了不安。达达利亚还是没忍住,问出了他一直担忧的问题。

你不会不要我吧钟离先生不能这样我的实力你是知道的……

达达利亚的声音越来越急,原本清脆的啾啾声也变得带有几分担忧的色彩。

他脚下忽然一空,这时正怀抱着他的钟离先生消失了。

烟雾消散后,一只和企鹅差不多高的猫猫龙出现在面前。

猫猫龙额头和焦急的企鹅相贴。

唔姆!

虽然完全不了解猫猫龙的语言体系——有这种东西吗。

达达利亚却感觉,他能理解面前的猫猫龙在说什么。

——不会不要你的。

听到了确定的答复,还有先生特地变成同样大小的猫猫龙的举动成功安抚了达达利亚。

啊啊,自己在担心什么,钟离先生怎么可能会因为他变成一只企鹅就不喜欢他了呢!

在内心谴责自己之前的担忧。企鹅笨手笨脚地用不太灵活的璞搂住面前小小的猫猫龙。

就像先生变成了猫猫龙,他还喜欢先生一样,自己变成企鹅,先生的心情也是相同的。

而且猫猫龙也很可爱诶!

——就算找不到变不回去的办法,好像……这样也不错。

这种奇异的想法在达达利亚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并且越来越强烈,甚至生根发芽。

唔姆唔姆。

你好像在担心什么,我这个形态或许能让你现在好受一些,没事的,明日我们一同去绝云间走动走动,再找找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达达利亚听了,但是没完全听猫猫龙在说什么。

他只是在奇异想法的催动下,觉得今天面前的猫猫龙看上去格外好亲。

而且他也正准备这么做。

围着红色围脖的企鹅慢慢靠近仍在“唔姆唔姆”比划的猫猫龙,而猫猫龙还在发表一番言论打算安慰伤心的小男朋友,全然不知道正在贴近的企鹅脑子里想着什么。

原本应该是喙贴到猫猫龙的脸颊上,但是意外的,达达利亚感觉嘴唇上传来了毛茸茸的触感。

等等…?嘴?

好巧不巧的时机。

在身为企鹅的自己即将吻到猫猫龙时,达达利亚变了回来。

这一变化的太过突然,以至于他没有意识到,也没有刹住嘴。

体积大小的改变使原本应该落在脸颊上的亲吻发生偏差,现在达达利亚的嘴唇贴在了猫猫龙的额头侧。

意识到什么的猫猫龙,声音也戛然而止,呆在原地似乎在处理这过量的信息。

就这样一人一龙在床榻上僵持了一会,或者对他俩人来说是很长一段时间,猫猫龙也变了回去。

阁下,刚才打算干什么?

变回去的钟离警觉地后退半步,拉开俩人的距离,询问起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眨巴眨巴蓝色的眼睛。

这时候说当企鹅习惯了学啾啾叫还能蒙混过关吗。

面前钟离一副严肃的神情显然会追问到底啊!

我……呃,当时第一次看见先生这种的形态,感觉比较可爱就…没忍住?

噗。

欸,先生你可别笑我啊,我说得都是真心的。

看着面前原本还严肃的钟离先生不气反笑,达达利亚却焦急解释起来。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没忍住?这不等于不打自招了自己对猫猫龙居然也见色起意了嘛。

抱歉,我没有嘲笑的意思。只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用“可爱”来形容我,感觉十分有趣。

钟离止了笑,伸手过来与达达利亚十指相扣,看穿他心思般的提问到。

所以,变回来的达达利亚,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可爱的猫猫龙呢?

小朋友才做选择,成年的执行官会选择都要。

这句话只能藏在心底。

当前月下花前,两人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就算是达达利亚也不会作出不识风情的回答。

所以答案显而易见——

当然是喜欢不论什么形态,都是天底下最可爱的钟离先生啦。

至于后面的内容,我们这是12+游戏,当然是从此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11 个赞

笑得,nice end!!!

这是什么绝命的爱情:joy::joy::joy::joy::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