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束缚3

皇帝鸭x将军离,此篇有大量魈空出没

——————————

无边无际的浓墨涂抹在天上,连星星的闪烁也看不出

魈溜进散兵府中

经过几日的打探,他已经基本确定下调查的主要对象是散兵

现在是亥时,寂静的夜里只听得见风在喧嚣。

散兵的屋内却依旧还亮着火光

魈蹲在窗外听着屋内的声音

“大人,这几日我都盯着钟离,没什么异常。”一个陌生的声音说

“看起来,他比较谨慎,这个钟离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人。不急,明日我会约他到府上,到时候再按计划行事”

是散兵。

散兵思索了一阵儿,继续说“你继续照例盯着他,听到没?”

“是!属下明白”

听到这里,魈心里有些慌张

得赶紧提醒钟离将军…

月亮被藏了起来,眼前的一片都是黑漆漆的

魈起身准备翻墙离开,却不小心一脚踏断了树上掉落的树枝

“?!”

“谁在哪儿?!”散兵有些惊讶的说

倒霉…

散兵打开窗户时,魈已经站到了围墙上。他一袭黑衣,面部也被遮盖起来,只剩下一对金色的眸子格外显眼。魈回头只看了一眼散兵,随后就跳下围墙逃进树林

“一群蠢货!还不快赶紧给我追!”散兵愤怒地说。

—-

黑夜漫漫,树林里亮出些许火光,许多鸟儿从树林飞出

“你们去这边!还有你们去前面!”

“是!”

魈躲在一颗大树后,听着身后的声音渐行渐远。

他松了口气“还好…”

魈继续呆在原地不动,等到周围声音完全消失,他才缓缓站起身,准备回宫汇报

可惜老天似乎不愿意让魈就这样顺利离开

他才刚刚走出一步,又突然脚下一空,踏进一片树叶下

“?”

魈摔进了一个大坑,他懵了,摇摇头急忙站起身

四周一片漆黑,他仔细地摸索着墙壁,是很平整的土,不出意外,应该是人挖出来的。

想到这些,魈内心有些崩溃

“服了…”

反观寝殿内,达达利亚似乎也一样陷入一些窘迫的境地

“啊!我怎么能吼钟离呢!”

达达利亚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手里拿着一本书,已经被揉的皱皱巴巴的了

“虽然我不想立后,可是可是,我怎么能凶他呢!况且这也不是他的错!”

他捂着脸“啊!他会不会讨厌我?要不是我还是跟他坦白吧…”

“不行不行!万一他不喜欢我呢!”

……

天光渐明,阳光在云层雾幔里挣扎着要出来,若有若无的。有鸟叫从树林中传出,引得一片热闹

魈还在睡梦之中,恍惚中听到草丛窸窸窣窣的声音,立马惊醒。

他有些戒备的看着上方

一个金色的,有些毛茸茸的脑袋探了出来

“什么啊,怎么是个人”

魈看着那个人,脸上原本有些愉悦的表情在对上魈视线的那一刻立马变脸

“你是谁?”魈有些警惕的问

“我叫空,来吧来吧我拉你出来”空脸上没什么表情,似乎很失落的样子。

他拿出勾绳垂到坑底

“你上的来不?上不来我抱你。”空拖着长音说

“不需要…”魈很麻利的顺着绳子爬了上来

“谢了,这份恩情我不会忘的。你家住何处?改日我会差人将报酬送到阁下家中”魈一边问他,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土灰

听到此话,空有些尴尬,他强硬扯出一个微笑“谢谢你,不过小哥…你看我像是有家可住的地方吗”说着,还指了指自己

魈仔细了一下端详着空。他身上的衣着更像是附近常出没的盗宝团

他叹出一口气“…我明白了…我放你一条生路,你走吧…”

?,空继续尬笑着“哈哈。小哥…,那个…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_^)”

有病才对

“你不是盗宝团吗?”

“啊…我…也不算吧其实。至少现在不是”说到后半句的时候,空才稍微有些底气地说话。

他以前确确实实的跟着盗宝团干过,但是待遇太差了,所以现在自己出来单干了!

“哦,那你是什么。”

我是人。不得不说,空真的觉得眼前这位[看起来可能很有钱]的人是个傻子。但为了自己今后的幸福,他觉得忍忍值了!

“我就是个流浪汉,也没什么家,要不您好心,收留收留我?”空有些试探性地问他

魈看着空,以前他也是这么流浪的,是钟离先生捡他回来,他才得以苟活到现在。

“行吧,你也是个可怜人。跟我走吧,我还有要事要急着回去。”

“谢谢小哥!我保证不掉队,一步都不会离…”空还没说完,人就已经不见了

人呢?不是,我那么大个再生父母呢!

转头一看,魈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大哥!你等等我啊倒是!”空有些欲哭无泪,他快步追上去,心里疯狂的咒骂着魈。

你不想养我就直说!

达达利亚与钟离刚下朝回到书房,天气转凉,屋子四周的门窗都紧闭着,紧张的气氛被锁在屋子里,愈来愈烈

“钟离,我是真的不想立后。”

“达达利亚,之前朝廷上你已经当着满朝官员答应过,若是此时再反悔,恐怕会民心不稳。”

明明是你不帮我。

钟离有些随意地吹了吹手中的茶,随后抿了一下口继续说“此事不能再拖了,若是今日在不定则,恐怕散兵那帮人会直接替你去定亲”

达达利亚没说话,他趴在桌子上有些怄气似的撇过头不去看钟离。他不想接受

“达达利亚,我不明白,不过是娶妻罢了,就算你心有所属也…”

达达利亚没等他说完就直接打断“钟离,你还不明白吗”

他侧身看着钟离,眼神里的汹涌似乎能把他卷进去。

“我喜欢你,钟离。”

好紧张…

钟离楞住了,他微微瞪大了眼睛看着达达利亚,身体有些僵直地坐在椅子上。许久都不说话

别这样,钟离,说点什么吧。达达利亚在心里哀求般的祈祷。

可钟离还是没有声音。

“我明白了,立后的事我会考虑的…”达达利亚有些失落地站起身。

他刚想要离开,却被钟离抓住衣角拽了回来

“哎!”

两个人四目相对,身体间的距离被钟离拉的很近。

达达利亚看着他慢慢贴近自己的脸,在靠近嘴边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要跳出来了一样,喜悦的声音在达达利亚的脑中振聋发聩,最后只剩嗡嗡的耳鸣声。他能感觉到钟离温热的鼻息喷在他脸上,一阵酥酥痒痒的

这次他不想跑了,心里的杂乱像一团揉起来的毛线球,许多个画面在他脑海中蹦出

钟离,你真是…太欺负人了。达达利亚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

还来不及让他思索更多,钟离就直接亲了上去

其实所谓的亲,也就只是用嘴贴到嘴上。但达达利亚觉得这就足够了

他感受着这份温软,沉溺在这份青涩中。脑袋中一片冗杂的不安与慌乱都被一一抚平

钟离松开他,“你…”

砰!不等钟离说完,书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是魈和空。

魈一脸惊恐的看着达达利亚俯身贴在钟离身上,耳朵和脸颊霎时间就弥漫上一层绯红。空看着眼前的场景,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抱歉!”说罢,就急忙把门关上了。

魈站在门外吹着冷风,久久回不过神,他脑袋里一遍遍闪过刚才书房内的场景。

他拉着空站到书房旁边的空地上。

空看着眼前这个害羞的能从头发根儿红到脚趾头的人,有些戏谑地调侃道“哟,害羞啦?”

魈没有理会他

“喂,不至于不理人吧,我都还没说呢,我这一路上啊,追你追的累死,翻个墙还差点摔死。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倒是理理我啊”

“算了,最起码你得告诉我你叫啥吧?”空有些无语地问他

“…魈”

xiao,肖?萧?

两个人有些尴尬地站着,东看看,西看看的。

幸好钟离终于出来,打破了这份尴尬。

“魈,你跟我来。”再出来时,钟离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沉稳,淡淡的对魈说。

钟离有些疑惑地看着空“这位是…?”

空刚想回答,却被魈抢先一步“他是我捡来的浮浪人,有恩于我,所以带他回来寻个差事”

“原来如此,你安排吧。现在先跟我来。”


钟离把他领进书房,魈环顾了一周,确定周围没人后,松了一口气

“魈,说说情况吧”钟离有些审讯似的问他

“嗯,纸条是散兵安排,他今日会约您见面。”

“这个我已知晓,正午时分我会赴约去他府上。你在府外接应我。”

“是,属下明白。”

“嗯。”钟离点了点头,但没有让魈离开的意思。

过了半晌,他才开口“魈,那位金发少年是何人?”

“他是我返程途中遇到的浮浪人,我看他身手了得,还曾帮助过我,所以便将他带了回来。”

说到身手,魈想起刚才空翻墙的样子

身手了得…也算吧

钟离眼神淡了淡“仅仅如此吗,那你的私心呢,若他是散兵府中奸细,这个后果你如何承担。”

钟离这话说的很轻,但很有分量。

“属下只是觉得,他与我的经历很相像。当初我流浪野外时,也是您好心救我回来,我才得以苟活到现在,况且他绝不是毫无用武之地之人,若他真是奸细,属下也甘愿受罚。”魈说的很坚定。

钟离看着魈坚定的眼神,有些无奈“罢了,随你处置吧。”

—————

tbc.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