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为钟离的天使决定跳槽

魔鬼达x天使离
经典配置永流传~


“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脑袋一热就跳进去了……”男人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声音颤颤的带着点结巴,身上的衣服都浸湿了滴着水,他偷瞄了几眼四周还有点搞不清状况。

“所以,我…我是死了吗?”男人小心翼翼地问。

钟离点了点头,笔尖在纸面上留下了两个印坑。

“…哦”男人眼神呆呆的失了焦,他抿了抿嘴无声的张了张,愣了一会儿又回过神来“那那对母子…都还好吧?”

钟离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这我不清楚,我只能查看你的档案,至于其他的事要问相关的工作人员。”钟离一边回答一边动笔在标为评价的那一栏上填上“见义勇为”四个好看的行楷。

“哦……”男人收回目光,他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失望还是迷茫。

“那好,带上这张表出门右拐直走100米”钟离合上笔盖把填好的表格递给男人“那里的办事处能给你登记上评选’璃月好人’,有什么后续的问题都可以问那里的工作人员。”

“啊,谢谢哈。”男人接过档案出了门,后面紧接着下一位进门。

来人是一位女孩,头发略显凌乱带着黑框眼镜也遮不住的黑眼圈。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觉醒来就到这里了。”女孩还有点抓狂“我还年轻,我还没活够。”

压力过大,长期熬夜导致猝死。钟离心里只觉得可惜,又是一个在社会竞争之下卷死的孩子。

“我怎么就这么死了……我还要考公,我题都快做完了!”女孩越说越崩溃,她抬起袖子推起眼镜擦了擦眼泪。

“其实你如果想的话,最近这里很多部门都很缺人,你也可以在这里考公务员……”钟离诚挚地给出建议“这里待遇还不错。”

女孩捏着衣角,别扭的皱眉。她抬起头嘟囔着:“我是个唯物主义者。”

“但这里怎么看都像是地狱吧!”

“这倒是的。”钟离拿起老干部保温杯喝了口茶表示赞同。

“还有就是,你怎么看都是天使吧!为什么会在地狱啊喂!”

钟离叹了口气,手里刷刷刷填表,“我们地狱也是信奉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

女孩接过表出门时还在震惊状态,嘴里念叨着地狱啊、天使啊。

钟离调整了下坐姿,趁下一位还没来时,他拉开办公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两片薄荷糖并把其中一片递给坐在左后方的魔鬼。

“吃糖不。”

橙发蓝眼的魔鬼长着典型的至东毛子高鼻梁深眼窝,年轻的脸庞带着硬朗的下颌线,走在大街上绝对会被路过的大妈缠上盘问婚配情况的长相。他一直老老实实坐在钟离身边,看向钟离的蓝色眼眸闪闪发光。

地狱突然调来个天使,但这并不奇怪,毕竟都什么年代了也有不少的小天使或者小魔鬼为了自己的社会实践作业跑遍天堂地狱各个角落调研的,还有不少天使魔鬼工作生活两头跑的也都是正常现象。

但当这个天使是赫赫有名的天界大天使长时事情又不一样了。

“卧槽,你说谁!”达达利亚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蹦起。

“钟离,大天使长。”散兵又以几倍音量重复“对你没听错,就称号摩拉克斯,你看上了的那个!”

“这是什么情况?”

“鬼知道呢?”散兵继续摆弄手头的东西“有小道消息说有可能常驻,但我劝你别报太大希望,那些媒体都是一群蠢货一天到晚没几句真话…”他抬起头就看见达达利亚趴在窗户边傻傻望天。

“艹,傻逼。”散兵狠毒评价心想自己再搭理达达利亚就是狗。

钟离到岗那天地狱委员会给他办了个欢迎仪式,加宽加长的红色横幅上写着一行大字“热烈欢迎钟离同志加入队伍!”

现场魔鬼哗哗鼓掌,达达利亚站在后排淹没在人群中,他看见钟离的长发在腰后垂落,发梢带着点金色和着钟离眼角的飞霞更加鲜红动人。他倒是有心往前可惜前排都坐满了魔鬼,无奈只能呆在后排期待钟离能不能某一瞬间瞄到自己。

这并不是他与钟离的第一次相见。


第一次见面时钟离是代表天堂小规模访问地狱。那时候天堂和地狱之间远没有现在这么开放,倒不如说正是这次访问带来了这对世俗意义上的老冤家的破冰期。

那是达达利亚跟着代表去接访问团,就看见钟离脸颊侧的耳坠被风吹拂左右摇摆,连带着钟离金色太阳般的眼睛弯弯着笑。达达利亚愣在原地,眼神直勾勾的看向对方,心里刺挠的仿佛楼下小区里猫在叫春。

负责接待的领导走在前面乌拉乌拉的讲,努力把自己的口音掰扯正。达达利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满心满眼只有钟离一边走一边认真点头。散兵走在他身旁用胳膊肘撞他,可是他不太想理睬,用脚丫子想都能想到他会嘲讽些什么。达达利亚抬起头,地狱的天空都比往常更明亮一些。


后来达达利亚逮住机会单独约见钟离,钟离见到他眼睛弯弯的笑。达达利亚突然就手足无措起来。

“阁下想跟我聊些什么呢?”他听见钟离这么说。

我想说什么?先生真好看?不行呀达达利亚你要清醒一点,这不是在演习!

先生有没有喜欢的人?靠,拜托人家又不认识你不要这么露骨好吗?

先生对我是怎么看的呢?

…TM的有毒吧!以前跟散兵女士对喷时候的气势呢?那种话语连珠的潇洒呢?难道这就不行了吗达达利亚!

站起来啊,达达利亚!

“…嗯?”钟离歪了歪头,鬓角的头发垂下来在空中摇荡。

达达利亚脑袋一空。

“先生你觉得学区房买哪一处的比较好?”

……

火化完请把我的骨灰撒土里施肥,响应政策比较环保谢谢…

达达利亚反应过来只想给自己几个大耳刮子。TM说的什么狗屁玩意?还不如夸一夸先生真好看哩!

钟离笑了笑说:“原来阁下是想跟我讨论房地产泡沫的问题呀,确实是个好问题呢……”

于是钟离在一边讲,达达利亚在一边十分配合的点头。他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内心却早已血流成河,把自己煎炒烹炸和好几十遍。

为什么呢?可这是为什么呢?达达利亚流泪猫猫头。


后来天堂和地狱的关系迅速进入暧昧期,交流各种意义上的增多,再后来就是钟离来了地狱。

上头给钟离安排了委员会里的工作,钟离婉拒了,说自己更想做一些基层的简单的工作,于是他就来了地狱入境办公室管理档案。

达达利亚打着慰问的旗号来过很多次,有模有样的走流程。感觉如何呀?环境还习惯吗?工作强度大吗?

钟离眨了眨眼。已经很习惯啦,工作强度刚好,朝九晚五福利多。

那就好那就好。于是乎达达利亚借视察工作的借口监工,很快就发现这份工作简直就是西瓜生产基地,狗血八卦比微博热搜都多,就好比人活得千篇一律,死法各有千秋。

天使也会喜欢八卦吗?达达利亚看着钟离想,眼神赤裸裸地一闪一闪亮晶晶。


那时候地狱委员会经常开大会,一群魔鬼在底下听台上领导批评这个批评那个,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钟离就跟着达达利亚窝在后排扯闲篇。

达达利亚问钟离你怎么想的要来地狱的?

钟离故作深沉的摸了摸下巴,说这可就说来话长。

天堂的筛选机制太过老旧腐朽,这都2022年了判定标准依旧是看当事人信不信仰上帝。况且天堂和地狱没什么本质区别,天使和魔鬼都是体制内的公务员。与天堂相比地狱反而更活跃一些,之前一群魔鬼搞了体制改革,成立了党支部,思想上都要更先进一些。

因为这个?达达利亚问。

不止,钟离说,天堂居然跟你讲996是福报要懂得感恩!

可地狱也会有加班呀?

这不一样,钟离又说,地狱在尚且在探索期,好歹大家都知道要努力贯彻八小时工作制,没人会感谢加班。

而且啊,地狱喜欢开代表大会,茶水免费无限续!

钟离朝达达利亚眨眨眼,像只得了好处的狡黠狐狸。

“钟离同志对此有什么见解?”

也许是一个高阶天使的大白翅膀太过显眼,冷不丁被点名,钟离缓缓站起身,像极了上课交头接耳被老师抓包。

钟离无辜的环顾四周,只能闭着眼睛开始瞎扯:“嗯……我认为还是要加强中央建设,探索出一条适合地狱的特色道路……”不知道答案就往绝对不会错的地方扯,即使是牛头不对马嘴。

达达利亚在下面啪啪带头鼓掌,只要掌声够大就不会有人在意说了些什么。钟离坐下来和达达利亚对视了一眼,带着些感激的神情,谢谢啦。

达达利亚小鹿乱撞,努力憋着才不然自己看起来乐得像个傻子。


地狱开一次会时间老长,中间钟离起身续了好几次茶,悠哉悠哉的像是大海沙滩度假。

钟离。

嗯?钟离扭过头,看见达达利亚垂直脑袋摆弄手里的笔。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知道呀。钟离喝了口茶,保温杯泡枸杞红枣。

哦…达达利亚突然有点轻松但也有点失落。

那你对我是什么感觉?达达利亚没敢抬头。

过了好一会儿,达达利亚听见钟离叹了口气,然后是保温杯盖被合上的声音。

“我以为阁下知道呢。”钟离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我也喜欢阁下呀。”



老早就有个想法,地狱一定要有党支部!!!
所以我可以拥有评论和小爱心吗?拜托拜托! :heart: :heart: :heart:

56 个赞

马克思统一地狱!!!

10 个赞

我怀疑摩拉克斯就是多年前无意中看到达达鸭然后才来地狱工作的!

2 个赞

互相揣摩对方心思的暧昧期最好了

要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1 个赞

纯爱至上!

被抓包笑死我了,达达鸭带头鼓掌哈哈哈哈,这场景让我想起b站上一个这两人的视频,达达利亚上课跳舞,钟离抱着音箱放bgm哈哈哈哈哈哈

1 个赞

哈哈哈哈这不是公费恋爱吗

要发展具有地狱特色社会主义!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