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授勋文学

来点授勋文学

纯粹满足私欲的产物,没有逻辑没有根据没有缘由的口嗨

大宝达×领主离

非常雷人,非常雷人,非常雷人

谨慎观看

我就烂.jpg

“听说那位,要亲自为一个怪物授勋啦!”

居住在这片土地的人如此说道。

“那位?”过往的路人闻言停下了脚步,“您是说那位坐拥最大领土的领主——摩拉克斯吗?”

那似乎是极尊贵的名字,至少过路人刚刚说出口,就急忙的闭了嘴。

“嘿,就是那位!”

“怪物?”来往此地的商人发出了疑问,“何来怪物一说?”

“诶呦?这您可就问对人了!”这说话的人一听这话可算来了劲儿,“我和您说啊,那什么【公子】我曾远远瞟见过一眼……”

碎嘴的人手上比划着,在他们的口中,在他们的话语中,在他们凌乱的动作中,那个名为【公子】达达利亚的准骑士,逐渐被勾勒出了一副怪诞诡谲的面容。

他有着远超常人的高大身躯,周身被厚重坚硬的铠甲所覆盖,面具遮挡下的面容从不为人得知。相传他嗜杀成性,每次任务都会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一只手就可以轻易掐死一个壮汉……

“您瞧瞧,这怎么不是怪物?怎么会有普通人长成这样儿呢?”

而在那些言过其实或夸大其词的流言下,隐藏着的,是人们对非人之物原初的恐惧。

可这些闲言碎语都不会传到领主的耳朵里,又或者说,就算他听到了,他的想法或做法,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他终将为他授勋。

“今天就是授勋礼了,阿贾克斯会紧张吗。”

问出这句话的人端坐在镜子前,执笔在眼尾勾上一抹朱砂红,光滑的镜面倒映出他的样貌,是身处耀眼阳光下的万千美好。

“……。”

他的身后静默无声,只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沉默的高大黑影伸出手,状似非人的暗色手甲执起面前人的长发缓缓梳理,尖锐的铠甲此刻再没了面对敌人的冷硬,动作轻缓温柔,带着十足十的珍重与爱惜。

“不用担心,今天会顺利结束的,阿贾克斯。”

明明没有听到回答,这位尊贵的领主却微微笑了一下,轻轻的低语融化在阳光里,除了他和身后之人,再无人知晓。

尖顶的教堂高耸在蓝天的背景下,乐队奏响了恢宏的乐曲,伴随着悠长的钟声,有无数的白鸽振翅飞向了天空之中。长长的红毯一直铺到了教堂之外,炫目的阳光透过教堂的彩绘玻璃,形成了各异的斑斓光斑。在红毯的尽头,在那象征着权利的高台之上,站着这片土地上最为尊贵的人,人民所爱戴的领主——摩拉克斯。

[又或者,叫您钟离更为合适呢。]

在众人夹带着恐惧与嫌恶的注视中,达达利亚一步步走向了他的领主。

那是他的领主,他的爱人,他飘摇一生中的归航锚点。

[我会在今天。]

他单膝跪在摩拉克斯面前,由下而上的仰视着面前这位尊贵的领主。

[向您献上我永远的忠诚。]

[和永恒的爱情。]

摩拉克斯站在高台之上,精致华贵的礼服规整笔挺,他微微低头俯视这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准骑士,漂亮的金眸中带着只有面前人才能看到的隐约笑意。

[授勋途中抬头直视领主的,你可算第一个了,达达利亚]

高台之上,人们或隐晦或明显的恶意无法被感知,他听不到其下人群中传来的窃窃私语,又或者,他自己其实也心知肚明,他们究竟会说些什么。

[但那又怎么样呢。]

摩拉克斯拔出腰间佩剑,剑尖平稳的架在达达利亚右肩处。注视着眼前人。他开口,宣誓庄重的宣言。

“你将代表领主的名号,你将成为领主的利刃。”

“以守护执政名义起誓,起誓谨守忠诚与荣耀!”*

“Avencez Rise Childe!”*

或虚情或假意的祝贺声响起,零零碎碎的传到高台之上,可当事人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

[你终将属于我。]

迎着达达利亚满含爱意的目光,摩拉克斯隐秘的欲望得到了极大满足。

[不论是现在,亦或是史书铭刻的未来。]

8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