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达与阿钟

壶灵文学。

“你没有阿圆。”

往生堂的漂亮客卿摆出鉴别古玩的专业姿态,语气不容置疑。

“你只有阿钟。”

164 个赞

「最近你我不辞劳苦地营建,还挺有成效,周围逐渐热闹起来了。」

什么呀。

「与壶中洞天有关的问题,你们都可以来找我。」

“……………停一停,钟离先生。就算你把台词背得一字不差,我也——”

达达利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足够冷静。

“我是说,我的阿圆呢。”他问,“每个洞天里都有的阿圆呢?”

“你没有阿圆。”

往生堂的漂亮客卿摆出鉴别古玩的专业姿态,语气不容置疑。

“你只有阿钟。”

——这是区别对待。

达达利亚撑着下巴想。

不是因为什么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是大名鼎鼎的璃月港黑名单住户。所以哪怕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尘歌壶,他也没有人人都有的阿圆。

……并不是说他有多想要那只聒噪的小壶灵。

倒不如说,打从一开始他就只是想图个清净才报名排队买壶、早已做好了没有壶灵的准备。

叶卡捷琳娜实在太啰嗦了。

每每想起她在自己耳边念叨理应寄去往生堂的那些额外支出,他就一个头两个大……说来有些可笑,但他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躲避下属的唠叨,才头脑一热做了这个幼稚的买壶决定。

至于另一部分的原因嘛……当然,是因为那位钟离先生了。

——岩王帝君?摩拉克斯?

年轻的至冬武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突然变了身份的友人。

便是单方面躲了人家大半个月,也只堪堪压制住了借共同好友之口关注对方动向的一颗心,再怎么倔着脾气不去见他,偷偷尾随远远看人家背影的行为还是被下属们目击了个遍,远在稻妻的散兵都顶着高频的延迟发来电报嘲笑他;心烦意乱到几乎影响生活质量的达达利亚,每天清晨面对湿掉的睡裤烦不胜烦,精神世界的重组构建计划被他快马加鞭提上日程。

这就刚好了。璃月港近期推出买壶服务,他一听、抓着一头乱毛思考了一晚上,当即拍案决定自己造个小天地好好理理思路——岩王帝君是吧?摩拉克斯是吧?您老人家手眼通天,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其实他都想好了的。

要是时间的力量真的强大到能让他就这么释怀、让他与自己的小思念和解、能习惯钟离不在身旁了,他就立即向女皇陛下申请复职,头也不回离开璃月,从此驻扎至冬,或是其他更广阔的天地——钟离愿不愿意看在过往的情分上来送他一程,无所谓,不来更好,他可以了无牵挂地走……

他把别离的计划建成了高塔,自心头再围上一堵刀枪不入的墙。却不曾想他武装好的一切防御姿态,都在进入尘歌壶看见灼灼红叶树下伫立的那位美男子时,轰然倒塌。

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痛恨区别对待。

没人能指挥摩拉克斯。所以钟离直接出现在这里,百分百是客卿先生自己动了手脚。

——我不介意没有阿圆。

但让我直接面对钟离……行吧,阿钟,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是看准了我对他说不出重话吗?美丽的璃月人!

“这株兰花长势很不错。若细心培养,定能予以洞天一缕香。”

他的专属壶灵老神在在,唠唠叨叨。

挺翘的鼻尖紧贴着兰花细嫩的花瓣,怕是一不注意,就要将那抹勾魂香留在了身上。

——谁的魂?

我的呗。

达达利亚握紧了拳头,叫指甲狠狠陷进了掌心的肉里,才终于没丢下莫名其妙的自尊心、上前将那人紧紧拥抱了去。

不能冲动——他想:我本来就没赢,再冲动,就彻底输了。

“公子先生,确实是有些眼光的。”

偏偏钟离还在真心实意地夸奖着他。

“这兰花花舌短圆、形状颇为端正,舌色翠绿,清新淡雅,属蕙兰中之上品……兰花娇贵,本就难以培养,要遇上一株好的,更是需要些缘分……”他语带怜惜,想是喜欢极了,“公子先生,是位有福之人呀。”

“…………”

达达利亚舔舔嘴唇。

“先生要扫我吗?”

“啊?”

“没事,当我没问。”他在心里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花是我买壶时看到的。瞧着还不错,索性一齐买了。”

“嗯。”钟离点点头,又往四处看了看,说,“只是这院子着实有些冷清……”

他又端正了些姿态,仿佛一位真正的壶灵。

“不如,先制造些家具吧。”

钟离擅长手工活,是达达利亚没想到的。

但他很快又转念一想:岩王帝君当年征战四方没少亲手捏些岩帝从者和降妖神兵,指不定还亲自化身凡人铁匠传授子民造铁知识,这会点手工活,还真不奇怪。

——不,应该说,就是钟离突然开口给他来一句“我还会生孩子”,他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然而现在的钟离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客卿,让那双细嫩漂亮的手再用来做些粗活,哪怕璃月语初心者的达达利亚也忍不住脱口而出骂其暴殄天物——不让钟离做,就只能挑他带进壶里的图纸。达达利亚对着那些羊皮的纸卷挑了半天,最后挑了张麒麟交椅。

钟离凑过来看了一眼,说,这椅子市面上有一孤品,就存放在明星斋的展示柜中。椅背雕着镇邪的魑龙,可退魍魉妖邪,是不少大财主和岩王学者的心头好。

“什么是岩王学者?”

“就是由一些喜好钻研岩王帝君生平、定期开展岩王帝君学讲座的研究协会成员。”

“哼……先生对他们,还挺熟悉的嘛。”

“也不尽然,只是偶尔也会参与些讨论……”钟离看起来有些苦恼,“但不知为何,他们常常将我的意见排除在外……先不说这个了。公子先生,你若是想买下那张椅子,可得准备好参与璃月的地下拍卖会……”

“哦,那倒不必。”

达达利亚摆摆手:“我自己做。”

“公子先生年纪轻轻,竟也会些手工木活?”

钟离看起来很是惊喜,不怒自威的眉眼都软化了许多。

“如果你觉得劈柴烧饭养活自己算的话。”达达利亚绷着张脸,“那确实是会的。”

“…………你——”

钟离微微皱眉,不确定道:

“公子先生,是在针对我吗?”

他的疑问立刻就被否定了。

至冬来的大男孩在他话音落后绽开一个毫无阴霾的笑,真诚对他道:“那样的事,我哪里舍得。”

据璃月古籍记载,魑龙纹饰的麒麟交椅是当年千千万万进贡予岩王帝君的贡品中,最得他老人家喜爱的一个。最初制造的那一把早已和制造的记忆一同走失于历史的长河中,现今留下的,只有后人制造的唯一一把仿品了。

但这并没有打击到达达利亚的热情。他好好请教了岩王帝君本人,势必要做出一把让挑剔如对方也没话说的椅子来。

钟离说,这麒麟交椅的制作,其中也算大有学问。世人道:帝君好垂香木,故而原材的木头要选上好的垂香黄檀,油格的木料可遇不可求,有陈年香木、着半透明琥珀色质感的木料即可;木料的纹眼以鬼眼数量为评判标准。纹理越多,木头就越好,越能体现一椅震八方的气势。

“……总之就是非常难找,对吗。”

“是的。”

“唔,先生,你看这块行不行?”

他拖来一条长木段,摆到钟离眼前让他看。恰好这日是阴天,免去了阳光曝晒,木头的香味也比晴天时更重些。钟离上了手,亲自感受过温润细腻的触感、嗅了木头上若有似无的浓郁香气,眉眼一弯,笑道:公子先生,确实是位有福之人呐。

——世间难寻的垂香黄檀,还真让他随手一找,就找到了。

木料搞定,接下来就是工艺。达达利亚是从没做过如此精细的活儿的,从小到大,撑死了也就是给小时候的自己做个垫脚小矮凳、好去拿母亲放在橱柜最上头的那罐蜂蜜悄悄解个馋。所以当钟离将分解的图纸细心画好,铺成画卷仔细展开给他看时,他眼前一黑,下意识脱口而出:“先生,我能用水刃直接砍吗?”

钟离什么也没说。只笑着往他手心里塞了一把璃月工匠都爱用的、雕刻的刀。

那刀子被客卿先生握在如玉的掌心许久,沾了龙身炽热的体温,热度久久不去。

“……行,我试一试。”

他真是没什么出息——达达利亚想。钟离也就给了他那么一点儿甜头,他就心软了。仿佛只要事关这个漂亮的璃月男人,他就总是很容易屈服。

便是聪颖如达达利亚,雕刻这把椅子的魑纹,也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

他拒绝了钟离每一次提出的帮忙,说“不是自己亲手做的就没有意义了”,只让那美丽闲散的客卿先生每日泡上一壶茶水、往树底下的石凳上一坐,看他专心致志雕刻纹饰,一看就是一整天。

日升月落,星回斗转,风吹骤雨也不歇。

也不是没从客卿先生身上得到好处的。先生见他聪明,便花了些心思从璃月港的果脯铺子寻了好些果干带进来与他同享,他空不出手,客卿先生就亲自捏着果干送到他唇边,一点一点喂他。横竖也无旁人观看,他更是大了胆子,在吃掉最后一口果柄时状似无意咬了钟离纤细的指尖一口,咬得那处变不惊的客卿先生呼吸一致,早该收回的手指也顿住了半分。

“完成啦!——”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满意听到浑身纠结的骨骼发出舒展开的脆响。

看一眼天色,正是日暮与夜幕的交际之间,昏黄红霞与鸦青天穹各占一半,像极了他们二人一人在明、一人在暗。

“先生,上来试试?”

达达利亚邀请到。

钟离摇摇头,笑着说这是你添置给自己的家具、怎的要我来做这第一人。达达利亚懒得和他多争辩,跑过去拉着人回来按着坐下,嘴里念念叨叨这玩意儿就是做来给先生坐的。

“怎么样?”

“嗯……木料磨得光滑平整,椅面宽大舒适,椅背的魑纹清晰可见……公子先生,确实做得不错。”

“先生喜欢便好。”

年轻人冲他的先生露出一个乖巧的笑。

——然后十分突然地扑了上去,将一条腿的膝盖狠狠挤进两条包裹在黑色修身长裤的肉腿之间。

钟离深呼吸一口气,将一双金黄的眸子坦然对上年轻人越发阴暗的蓝眸。

“公子先生。这是何意?”

“何意……钟离先生如此聪明,真的看不出来吗?”

他凑上前,轻轻啜了一下客卿先生衬衣领口露出的小片皮肤,好似落下一个轻如羽毛的吻。

“我要在这张椅子上上你啊,钟离先生。”他笑嘻嘻道。

至冬来的野狼装够了乖,终于还是选择在神明面前暴露了本性。

“要不是为了这个,我何苦这么麻烦……花一个月的时间,亲手做一把让先生坐得舒服的椅子?”他拍拍钟离的脸,“还不是为了动起手来,不让先生疼。”

“…………”

“我是个好情人吧?先生。”

见钟离不说话,只睁着一对明眸安静看他,达达利亚口中一阵酸涩。……他不知道自己在苦恼些什么,只是在钟离这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目光前,他企图隐藏起来的狼子野心,都无所遁形了。

——你明明都懂的,不是吗?

——为什么还要装作不明不白的样子?

——看我为你苦恼纠结,就这么快乐吗?

“钟离先生……告诉我吧。”

他几乎与对方嘴唇贴着嘴唇,姿态暧昧,道:“你为何……放着往生堂的安逸客卿不做,跑到我这空无一物的壶里……来了呢。”

“…………”

出乎意料的是,钟离脸上竟是露出了茫然。

他想了很久,久到达达利亚撑在他脸边的一双手都变得酸涩了,才开口道:他们说……我喜欢你。

“……谁?”

达达利亚皱眉。

“他们是谁。”

“一些——生活在空气、草木、雨水里的生灵。”钟离语气犹豫,“旁人无法看见。而我是璃月的神明,我可以感知到。”

“他们说:你不在的时候,我会想念身旁活跃的空气;花开的时候,我想与你一同欣赏;落雨的时候,我会担心你是否带着伞、是否孤独一人等待雨停。”

“……那,你喜欢我吗?”

“我不知道。”

这回他倒是答得飞快。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喜欢你。”他顿了顿,“我本想上北国银行去,亲自问问你。但你始终在躲着我。”

“…………”

“我不喜欢心有茫然的感觉。”

钟离直视着他的眼睛,神色坦荡。

“也不喜欢疑惑不得解。”他说:“达达利亚,你能告诉我,我是否喜欢你吗?”

“………………”

——那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啊。

执行官哭笑不得,又觉心中苦涩,手指也不自觉顺着生长的线条,一点一点,从钟离的发丝抚到薄薄的耳垂,再流连至眼前人最是柔软的薄唇。

指下的皮肤十分放松。即使被他这双沾满鲜血的手触碰,也不曾露出一丝抵触。

——什么呀。

太狡猾了……

“坦白说,钟离先生。”

“嗯?”

“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达达利亚说,“我不是你,没有那样神通广大的、看透人心的本领,所以……我无法回答。”

“但是钟离先生。”

他将嘴唇轻轻贴到了璃月男人的唇上,叫干燥的皮肤与对方湿润的唇面耳鬓厮磨,纠缠不清。

“我很清楚我的心意。”

他说。

“我喜欢你,我爱你……想和你做爱,将你的呼吸、哭喊、痛楚、欢愉……全部占有。”

“先生,你真的,还要继续用花言巧语欺骗我吗?——你究竟,为何出现在此?为何决定与我共度一月,亲自现身探我心意?”

“…………”

他理应冰冷的蓝眸中有烈火炽热,仿佛可将磐岩坚固的外壳燃烧殆尽。

叫无心的神明心头生出刺痛,冰山也缓缓融化。

“……我想或许是那夜月色美满。我起身赏月、抬眼向窗外望去,恰恰好看见了正在思念我的你吧。”

94 个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的啊!小达你教教他!他喜欢你!他喜欢你!

4 个赞

流星哥我命中注定的流星哥 :heart_eyes: :heart_eyes: :heart_eyes:
呜呜呜呜呜努力学习怎么爱的xql真的好动人啊鸭鸭快教教这块石头什么叫做爱 :kissing_heart:

呜呜呜呜又可爱又感人,太浪漫了
天地草木皆明我心,先生这样茫然却又坦然的态度,真好啊

5 个赞

xp被流星咪拿捏,呜呜呜呜。达达好好教教你老婆甜蜜贴贴!嘿嘿嘿

用爱燃烧旧日神明!!!哦哦哦哦哦哦!!!
假装看不懂梨梨疯狂暗示鸭有花堪折直须折还顺便夸了自己一通,提前拎包入住,赶走阿○营造彻底的两人世界!
于是至东执行官沉浸璃月温柔乡,现场表演什么叫此间乐不思蜀
传闻北国有一种狼,捕食前伪装成狐狸用甜美乖巧的笑麻醉猎物,然后再狠狠把对方拆吃入肚,痛苦而又愉悦
最后问问结尾一段是鸭鸭暗中偷窥ing被梨梨发现了吗
p.s. 顶着高频延迟都要慰问自己同事,今天也是为愚人众感天动地同僚情哭泣的一天,笑哭的

1 个赞

流星老师写的好棒: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木头但没有完全木头的先生被小达点醒了23333

天呐!我知道我的心意……在看到小达这句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惊艳到了,就是这样啊,小达和离的爱,缠绵又细水长流,就着双方的两情相悦wwwww老师写的太好了!(´•̥̥̥௰•̥̥̥`)

喜歡的緊確卻不自知的先生,達達快點教會先生啊

喜欢一些爱而不自知的阿钟:disappointed_relieved::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1 个赞

好早的文了,正好回顾一下~

你没有阿圆,你只有阿钟!

我觉得这已经是隐晦的表白了!!

芜湖,捕捉流星老师

最后一句,我的天,真的好浪漫。

呜呜呜“世间万物在告诉我我喜欢你”这个告白好戳我啊啊啊!!!!:sob::sob::sob:是爱啊呜呜呜给我贴贴!!!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不知道自己心意但是一板一眼做一个阿钟的先生和一直勇往直前但是为爱束缚只敢遥望背影的鸭鸭,呜呜呜不要怀疑了你俩是天生一对鸭!!!

他们真的,我哭死:sob:,世间万物都知道我爱你

你教教他你教教他他就是喜欢你:sob::sob:

他喜欢你他喜欢你呜呜呜:sob::sob::sob::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