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对你说起爱

暧昧要轻盈且不留痕迹,像情人的眼妆勾的不仅仅是红,更像是达达利亚的心尖血。

而他站在那,只是很简单的问:

“达达利亚,你爱我吗?”

爱啊,怎么不爱,最好爱到灵魂碎裂,再由你一点点拼凑好,让我在你的手下死过一回再活,因为死和爱是同样浓烈且密不可分的东西,而我总是想对你忏悔的,为着那些我做了或者想做却还胆怯着不敢做的事情。

我完全的承认,面对你时我总退缩的像个探头探脑的松鼠,心想着再多要一点吧,再多向你索取一点,行动上却不由自主的远远后退,退到自己的树洞里去看着你的东西堆成好大一座山,好想把自己埋到里面去,像是完全的被你所包围,被你所爱,光是这么想想我都会幸福的落下泪。

你吃掉我吧,我愿意被你吃掉,让我作为你的养料,最后再被你的子宫孕育出来。如果我成了你的孩子,你就能给我独一无二不求回报的爱,我就能毫无负担接受它,并且理直气壮的要求更多,你爱我吧,再多一点,更深一点,我是永远不会满足的。

我好想这么说,可是这会显得我太幼稚太不成熟,先生见到厌烦的事情也不会立即表露,只会轻轻皱起好看的长眉,让人分不清楚真实的喜怒。要是我说了,你讨厌我了,那我又该怎么办呢?我在你的爱里战战赫赫,像最普通最普通的凡人一样手足无措,捧着你的爱时,是被突如其来的珍宝砸晕头脑的小贼,把它藏在心里都深怕有人要将我开膛破肚地抢走它。

你爱我吧,再多爱一点,用你的爱淹没我,让我知道它不是假象,不是泡影。让我幸福的在你的爱中死去,总好过我患得患失在不被你爱恐惧中度过一生要好得多。但这些都不能说出口,因着某种我也想不到的理由,我只能对你说

“不知道啊,先生再多爱我一点吧,说不定,说不定我就会爱您呢?”

我伸出手去摸站在台阶上的他,凉的让我有些发慌,他闭上眼睛微微侧向我的手心,呼吸轻不可闻,恍惚间我以为我在摸一条死去多时的金鱼。这可真是太好了,我抚摸着他的眼角想,像是我就要死在这里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