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水母

小狗小狗
达达莉娅相当不见外地咬掉她甜筒上的半块草莓味冰淇淋,一边嚼一边带有几分挑衅意味的眯着眼看她,骄傲的样子活灵活现,像火红皮毛的狐狸得意洋洋的向她炫耀。

然而钟璃漂亮的脸蛋丝毫没有改变,甚至有闲情雅致捏捏她的脸蛋,气定神闲地问

“莉娅小姐?好吃吗?要不要我再给你买一个?”

她的姿态摆的十足的低,但达达莉娅闻言气急,恶狠狠地盯着眼前人就要发作,

“你看看你这是哄人的态度吗!钟璃!”

“不喜欢?那我可要走了。”

显然钟璃笑眯眯的并没有接受威胁,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达达莉娅想,一开始就是她自己胡闹,但是这气儿憋在心里属实不像她的风格,于是她张扬地把气散发出来,并借此要求近期忙碌了一段时间的钟璃陪她逛街消气。

好吧,把人逼急了也不好。达达莉娅自行做起思想工作,想开点耶,她已经放下了学校的事情来陪你,对于她这个沉迷工作无法自拔的教务处主任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让步了。想想她再想想你自己,多难得的一天可不能白白赌气过去。

显然,这一番自我劝说相当有效果,达达莉娅选择主动示弱,她眯起一双艳蓝色的眼睛,手伸出去握住钟璃皓白的手腕左右晃动两下,尝试示好地说,

“吃,我吃还不行嘛”

她今天的眼影也是蓝色的,钟璃看着她的脸想,上边大概是加了细碎的闪粉,很漂亮,也很适合她。

好吧,我总是拿她没办法。她顺从的把甜筒递给达达莉娅,看着粉腻的奶油一点点随着初夏的热度融化,达达莉娅一只手牵着她,相当雀跃的将她往目的地引,全然不顾自己另一手上的狼藉,等她停下来时钟璃就一门心思的想着给她擦手,一边苦口婆心的教育她说走路小心,切记不可贪凉之类的话。

“好啦钟璃,快看,我们到了!是水族馆!”

显然少女相当雀跃,方才的话大概是右耳朵出了个干净,钟璃试图平日在摆出在学校里的姿态,却又忍不住看着她笑起来,架子是摆不出来了,干脆陪她一起好好玩一天。作为前些日子忽略恋人的道歉。恋人?恋人。这个词和达达莉娅摆在一起时总让她忍不住心头一软,像是一颗茁壮成长的小苗,十分依恋的攀爬到她的心脏对她说,我爱你。

她好适合这里,简直像鱼游回大海一样相当自然的带着她汇入人群,找到静谧的,足矣独处的角落。真是不可思议,钟璃忍不住握了握手,才发觉两人的手不知何时十指相扣,达达莉娅回握,中指上的小鲸鱼戒指蹭在指缝间,有一点点不知何处安放的委屈。钟璃用另一只手去拨弄它,小鲸鱼棱角分明的表面就不断的从不同的角度折射光线,足够昏暗的光替她掩饰住耳尖上的那一点红,但她觉得那枚挂在胸口的戒指也在微微的发烫,让她的心都忍不住加速跳动。

钟璃忍不住叉开话题,问达达莉娅这是在哪,达达莉娅依然盯着她的手看,随口回她说,噢,是水母馆。然后停顿一下,恍然大悟一般,说道,对,这里是水母馆。她抬起一双海一样的眼睛去看钟璃,眉眼弯弯,说,我有东西想给你看。

说着牵起钟离的手往前走去,水族馆的气温偏低而她的手心却带有十分温暖的热度。这可真像,她想,如同阳光般的橘黄色头发,在风的作用下微微起伏,像是刚刚上了岸的小美人鱼,热情又天真。

“你看,钟璃,这是灯塔水母。”

她在一面相当大的玻璃板前站定,抬头仰望。透明的水母自在漂游,一伸一缩不对她有任何的关注,水箱里有幽蓝色的冷光,劈头盖脸的照射下来,浇在她和达达莉娅身上。

“我昨晚做了梦,梦见我是一只灯塔水母……”
她喃喃自语,“周围好黑,其他的水母飘在我旁边,像许多许多虚幻的光点,水母没有脑子,所以我想不起来你,只是隐约觉得有人在等我找她……”

钟璃忍不住将手抚上她的脸颊,达达莉娅顿了顿,很依恋地蹭蹭,继续说

“灯塔水母不会死,所以我可以一直一直的等你,但是直到我醒你都没有来……”

那时候我就在想,我不要等你了,我要自己来找你。水会流向它想去的地方,无需阻拦,她也心甘情愿。

“达达莉娅”钟璃突然开口,很罕见的喊了她全名,“我不想在这里。”这对钟璃来说也很罕见,她很少这么直白的表露过喜恶。

“璃璃,你想去哪?”她的声音很平静,让人分辨不出情绪。

“嗯……我们回去,去你那或者我那……”她抓着衣角,微微露出些许的局促。

“好不好?莉娅……”

莉娅不想说话,莉娅目前头昏脑胀,晕乎乎的就被女人带回家,还是对方的家。

她捧着一杯茶,她垂着头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钟离让她在客厅等待一下下,然后自己钻到卧室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老实说,有点慌。

门吱呀的响了一下,她没抬头,下一秒钟发顶就有了两坨柔软的重量,钟璃的手从她的下巴开始,沿着轮廓上抚,声音柔柔的,像是在水里泡过一遍

“不要害怕呀,我就在这里……”

她完蛋了,莉娅小姐很冷静的这么想。

————————————————————————

“你水好多……”

她凑到钟璃的耳边,像是说悄悄话一样小声的说,举着自己湿漉漉的一只手展示给她看

“把我新做的美甲都泡坏了,怎么办”她像是觉得不解气,又在耳朵上咬了一口

“明天陪我……”她话没说完就被另一只手有气无力的捂住了嘴

“不要美甲了,反正做了也会坏”手的主人对她眨眨漂亮的金眼睛,理直气壮的说。

“明天陪我睡觉!”她更加理直气壮了。

5 个赞

嘶,刺激,可惜了刚做好的美甲(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