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注意药剂保管

hp paro

半夜,地窖,一个咕噜咕噜冒泡的小坩埚,斯莱特林四年生达达利亚,以及在他背后墙上正叽叽喳喳的绘着金发双子的画像。

“看在梅林尖角帽的份上,达达利亚,你要下手了吗?终于求爱不得要靠迷情剂攻略钟离了吗?你已经和这锅药斗了三天了!但是恕我直言,这玩意儿不是春药,而且本质上只能制造强烈的痴迷感……”
“糟透了。你刚刚应该用魔杖在药剂上方十英寸的位置顺时针绕三圈保证药剂呈现柠檬黄,但你做了什么?竟然是逆时针,而且药水到现在还是浅蓝色。”
“假的,都是假的,世界上没有爱情是能用魔药获得的。但不要气馁,达达利亚,我的朋友,你只是需要更努力。”
“你居然往里面扔了一整块牛黄!玷污了神圣魔药学的臭小子,你值得被留堂察看去赤手处理十桶癞蛤蟆!”
“真的,朋友,不要用迷情剂。或许,你知道神秘人吗……”
不堪其扰的达达利亚往坩埚里又撒了把雏菊根,成功引起金发女孩的又一轮尖叫后,才懒洋洋回道:“啊?什么便秘仁?”
双子中金发的男孩,也就是空啧了下舌。
“过时的笑话,放在那个年代你会在床上被人谋杀的。”空配合地做出吐槽,他一边死死拉住气得要跳出画框的妹妹荧,一边耐心解释,或者准确点,八卦道,“据我所知,神秘人父母间就是一场由迷情剂引发的悲剧,进而最终酿成了常人难以预料的恶果。所以,达达利亚,为了世界和平,为了不燃起第三次巫师界大战,放下这该死的迷情剂!”
达达利亚叹气,他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空,语气沉重地说:“伙伴哟,在你看来,我是那种依靠旁门左道来追钟离的人吗?”
双子脸上是如出一辙的“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这些年下来都用了多少小花招吗”的嫌弃。
但达达利亚的脸皮与他的心都是同一般的坚强与不屈,他无视了双子的鬼脸,得意满满:“我只是想和我亲爱的舍友斯卡拉姆齐开一个小小的、比他的心眼还小的玩笑。”
空的眼神突然犀利:“用迷情剂?这玩笑可不兴开啊!”
达达利亚大笑,他观察了一会坩埚,在确保药水终于变成金色之后关了火。
“我要把他拉到黑湖的大乌贼面前给他灌迷情剂,让他无可自拔地爱上乌贼。”他嗅了嗅他熬制的,或许是迷情剂的一锅玩意儿,略带迟疑地抬头望向画像,“话说,你们觉得我做出的药剂怎么样?”
空不声不响地移开视线,荧抵在画框上,看达达利亚的眼神活像是在看被巨怪棒打的傻巴拿巴。
“你闻到了什么味道吗?”女孩问。
达达利亚摸了摸下巴:“海风的咸味,我妈煮的菜汤味,唔,还有钟离身上的那股花香味。”
“那很好,至少你这锅玩意儿成功了三分之一。”荧以尖锐的语气做出点评,“但是正常迷情剂还具有珍珠母的光泽和呈螺旋上升的蒸气的特征,你这锅什么都没有。所以总体来说,我会给你所谓的迷情剂打0分。”
“不是说成功了三分之一吗?”
“我对你的动机不爽不行吗?”
达达利亚愤愤地环起胳膊,画像里空讪笑着按住妹妹,并极富有眼色地往她怀里塞了个派蒙靠枕。
“是那个傻逼矮子先惹的我。”达达利亚气呼呼,“他在魔药课上炸了我的坩埚!”
空机智发问:“在那之前呢?”
“我在他上厕所的时候炸了他的马桶。”
这两人是在互相比谁更缺德吗?空擦去了额头的冷汗,就在这是,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不得了的情况。他张口欲提醒,结果却硬生生被热烈的争吵堵了回去。
“那你为什么犯病炸他马桶?”
“因为他在我早上喝粥的时候炸了我的碗。”
“那他干嘛炸你碗?”
“因为我往他枕头里塞了鼻涕虫。”
“你为什么……”
“停停停,我们先停一下!”空无奈大喊,他算是弄明白了,分明就是两个大冤种在互相报复嘛!得想个办法俩冤种摁死,不然估计哪天这学校都能给炸没了。不过在此之前,还有另外一件事,“达达利亚,你装了迷情剂的坩埚,刚刚被皮皮鬼端走了!”
什么!!!达达利亚条件反射转身,只见原本放置小坩埚的位置,如今空无一物。他顿了顿,原地发了会呆,而后转头问画像双子:
“你们觉得皮皮鬼会把那锅药带到哪里?”
“厨房。”空说。
“明天早饭的南瓜粥里。”荧补充。

达达利亚潜入厨房。
他是个天生的冒险家,早在一年级入校的第一周就摸清了学校的命脉地(之一)的所在,并通过他的亲切善辩获得了家养小精灵的爱戴,从此点心夜宵从来没缺过——幸好他能通过高强度的魁地奇训练消耗热量,不然他可能自此要与肥肉脂肪共度余生。
这位斯莱特林相信画像双子的判断,毕竟他确实曾经从他们的建议中受益匪浅。而且这个判断是合理的,是富有逻辑的,是皮皮鬼真的有可能干得出来的。
达达利亚一路快跑,匆匆停在画有大碗水果的画前,他挠了挠画中梨子,梨吃吃发笑,变成了个绿把手,露出通往厨房的入口。
冷静一点,达达利亚,橘发的男孩心想。反应已经很及时了,皮皮鬼速度应该不会这么快。况且现在还是夜里,他顶多就是把坩埚带到厨房里,还没有机会往南瓜粥里倒。所以只要先找到那家伙,把坩埚抢回来,万事大吉。
计划如此,但在进入厨房后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后,达达利亚只觉自己中了石化咒。
“钟离!”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变调,“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簇拥在家养小精灵中的钟离歪了歪头(他看起来简直像是活佛下凡布施,达达利亚想),以简短的话语高度总结了此行的目的:“吃夜宵。”
顺带一提,钟离本是个作息规律,一觉躺下到天亮的好男巫,但在某位橘毛学弟的不懈熏陶下,他也习惯了夜游,去禁林找大蜘蛛搏斗,爬到天文台看星星,钻到图书馆禁书区查资料。
我是想和钟离手牵手散步,才怂恿他夜里起床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斯莱特林橘发男巫委屈巴巴地说。谁知道他直往图书馆跑,我就是个负责望风的。
话题跑远了。
总之,达达利亚为了一锅该死的药水冲进了半夜的厨房,而他的明恋对象正一脸慈爱地坐在家养小精灵正中,手里还捧着个小坩埚……
话说,这小坩埚有点眼熟哦。
哦个鬼!就是此行目标啊!
达达利亚现在可真想抱着魔杖往黑湖里跳下去!当然在那之前,他要先杀了斯卡拉姆齐,把皮皮鬼绑到血人巴罗面前,同时把自己的遗产分给家里人和钟离。
就在这时,钟离缓缓开口。
“达达利亚。”他语气和善,“你这锅迷情剂,很具有独特的想法与创意啊。”
翻译过来就是你煮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达达利亚试图自救,他结结巴巴道:“迷情剂是有那什么珍珠母的光泽,还有螺旋上升的蒸气的。我这个什么都没有,根本不是迷情剂。”
钟离晃了晃小坩埚,不疾不徐。
“你应当是知道的,达达利亚。画像里的人是可以自由在各个画框中活动的。而我的房间,恰巧就有一副不错的风景画。”
达达利亚面色空白:“所以……”
“所以你在做这锅迷情剂的第一天,我便知晓了。”
然后呢?那对双子肯定是传话说达达利亚兽性大发,求爱不成意图下药,丧尽天良千夫所指。完了,清纯学弟的形象彻底没了,他要从现在开始背上卑劣的标签了吗?
那厢钟离还在不紧不慢。
“我姑且尝了一尝……”他说。
不是吧?还尝了?万一尝出个问题怎么得了?达达利亚本想这么说,却在下一秒被这位拉文克劳学长的微笑止住了言语。
“带了北国风雪味的南瓜汤。”这么说着,钟离穿过家养小精灵组成的海洋,示意将小坩埚还给达达利亚,“期待你的下一次表现。”

年轻的斯莱特林红着脸原地愣了许久,他捧着小坩埚又闻了闻。
“风雪味?”他自言自语,“哪有这种味道?”

163 个赞

是你的味道啊达!给我清醒一点立刻跳起来去追他!!

26 个赞

啧啧啧离离不动声色的撩 :xing:

8 个赞

撩人于无形,好高的段位,离。

6 个赞

这个离好会啊! :tiantang:

太太,一定还有后续的吧?看不到后续我就要死了:sob:

1 个赞

空和荧咋死了呢?!为啥在画框里

鸭鸭真是笨蛋修狗!!

老师管杀不管埋 :sob: :sob: :sob:老师老师还有后续吗 :sob: :sob: :sob:

那肯定是——没有啊 :de1:

哈哈哈哈草,37度温暖的嘴里,竟然说出如此让人心冷的话 :tiantang:

啊啊啊啊好可爱的文章 :tiantang:

可爱捏 :sikao2:

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