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卖棺材的小女孩

①胡桃视角

②OOC预警,大量泥塑

③主要人物死亡

③微刀,HE

④半原作向,奇奇怪怪的世界观和故事

⑤其实我一开始真的只是想写胡桃买棺材来着(惆怅吐烟)

——————分割线——————

胡桃从往生堂第七十六任堂主的手中接过梅花帽,捧了一捧黄土在手里,洒在了第七十六任堂主的墓上,就上路了。

梅花帽上有一支红梅,于是过客们叫她小梅花。

小梅花用仅剩的钱打了一具棺材,背在背上走啊走。

小梅花走啊走,没有人买她的棺材。她走到一户人家的门前,敲了敲门。

咚咚咚。

一位儒雅先生开了门,小梅花问他:“你要买我的棺材吗?”

儒雅先生盯她许久,突然笑了:“买。”

儒雅先生买了一具棺材,棺材里躺着他自己,或者说“摩拉克斯。”

小梅花拿儒雅先生买棺材的钱,又打了两具棺材。

小梅花走啊走,她的身量拔高了,没有人买她的棺材。她敲开一户人家的门。

咚咚咚。

开门时是一位青年,无光的眼睛让人心底发毛,小梅花不惧他,盯着他问他:“你要买我的棺材吗?买一棺送一棺。”

青年打量她许久,才堪堪挤出一个字:“买。”

青年买了两具棺材,一具棺材将名为钟离的爱人埋葬,另一句将璃月的“公子”埋葬。

青年出手阔绰,一下子给了小梅花好多好多摩拉。小梅花用这些钱一下子打了好多好多具棺材。

她的面容成熟了,已经长成了十六岁少女的样子,但她似乎并没察觉到这一点。她只是背着棺材走啊走,没有人买她的棺材。她在一个大雪天敲开了一户人家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个面容破碎,流出金子的男人。

她问:“你要买我的棺材吗?十棺半价。”

男人眨眨眼,黄金如眼泪流下来。

“买。”他说。

他买了十具棺材,每具棺材中埋葬了不同的人,有的不是人。

有仙人,有仙鹤,有仙鹿,有半仙之兽,有天上楼阁的女主人,有地上茶室的女老板,有眷恋尘世的老奶奶,有喜欢热闹的小律师。

其中一具,格外不同些,埋的是一个至冬人,有亮橙的头发,眼睛紧闭着。

钟离把一块上好的石珀塞进他手心,鲜红的狐面盖在他脸上。

他的棺材在做时材料不够了,小梅花给他盖上了一块白布。

白布长度也不够,盖不住他的头发。下葬时下了细碎的小雪,雪花纷纷扬扬,落在他头发上。

钟离想起达达利亚学字那会儿,学到咏雪。

读到“未若柳絮因风起”时,达达利亚突然笑着和他说:“先生,等我办完事,我们回至冬可好?”

至冬,一个遍地飘雪的地方。

他心一动,就回了好。

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他早该清楚的。事情结束后,青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璃月。

淋雪若是同白头,天下有情何以往?

他坐在一座碑前,这是一座空碑。

生前功过难评,留与后人说。

金黄的眼泪落在碑上。

小梅花,不,胡桃,用那位先生留下的摩拉打了最后一具棺材。

走了那么久,她第一次有点累了。

我就休息一下,她如是说。

她没有房子,只能睡在棺材里。

棺材里有些硬,但很舒服。

她摘下梅花帽,放在身前,又盖好棺材。

她打算好好睡一觉。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第七十六任堂主,带她去了一个温暖的地方。

夜里发生了雪崩,把一只棺材埋住。第二年雪化,村人发现了它。

打开棺材,里面睡一个少女,身体冰凉,已然死了。

不知是何原因,尸身不腐,村人以为神,长跪不起。

少女的手背上,一只金黄的岩印闪了闪,发出微弱的光亮。

七千年后。

胡桃手里拿着传单,大声吆喝:“来来来,往生堂开业大酬宾,第二碑半价!可自选棺材样式,材料!优惠十足!”

她的目光突然瞥到一个人影,旁边那个人头发那一抹橙格外亮眼。

她手比脑子快,抓住了他的手。

橙色头发那个毛子目光诧异中带着敌意,倒是男人不惊不急,微笑中透着狡黠。

“堂主,第二碑半价固然好,只是今日,我就先不光顾生意了吧。”

发尾带金的先生如是说。

END.

7 个赞

达子:你是来抢我老婆的?(bushi

唉呀,无论那一世的小达都会遇见钟离先生呀~谢谢咪。。。第一次发文,还不太会。。。

吃的很满意谢谢劳斯:rose:,以胡桃的视角好像什么都没说又什么都说了,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