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春半

来点很低脂的随笔(点头)
一些原作向捏造,全都是xp要素
致死量的ooc,老师们谨慎观看

00
我猜,久别重逢时,我会忍不住吻你。雪国的来信这样写道。

01
“叩叩叩”,窗户传来轻微的敲击声,在深夜显得有些突兀。屋内烛火无声燃着,钟离听到响后愣怔了一瞬,随后垂眸,唇角不自觉染上了浅浅的笑意。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除了那个至冬青年,还有谁会这般不知礼数,半夜叩响客卿先生的窗子呢?

钟离搁下书,轻轻站起身,抚平了衣袍上的褶皱,悄声走到窗边。他存了些逗弄心思似的,没有继续动作,只是静静站在窗前,眉眼间笑意更甚。

只隔了一扇窗。或许再仔细些,就能听到青年兴奋却克制的呼吸声。

达达利亚敲过窗之后,倚坐在檐上等着他的先生来迎接他,意外地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安静地出神。离别良久,直到刚刚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变得拘谨了些。明明之前夜袭时,他从来没有这样的习惯,往往是敲窗开窗翻窗一气呵成的。倘若被先生无奈地笑着说了两句,最多不过下次在开窗低声问询,征得客卿先生同意再进去而已。

这种拘谨,到底是源于什么呢?羞涩吗?无措吗?似乎都不准确。

突然,达达利亚想到一个词,近乡情怯。

四月,璃港的夜风温和,带着霓裳花特有的甜香,熏得这个至冬人脑发热。达达利亚并不很精通璃月语,可他就是无端觉得,这个词合适得很。虽说璃月并非他的故乡,但也确确实实,有他想念的,同时也想念他的人。

这便足够了。

不远的巷子深处,猫儿嘶哑的求爱打断了他短暂的神游。他的好先生怎么还没有来,达达利亚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当他瞥见窗户纸上模糊的身影时,心里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大概是神明大人突如其来的逗弄。诚然,多半也算是客卿先生无声的纵容吧。

是幼稚可爱的玩笑,也是青涩暧昧的撩拨。窗前旖旎的投影,就好像无声的情愫。

请你也像从前那样,倜傥又亲昵地打开这扇窗,然后就可以跨过漫长的时间和遥远的思念,与我重逢。我就在这里等你,所以,请来见我。

是璃月人惯用的,太过含蓄的告白。

于是达达利亚打开窗。

随后,他在那双明亮的、含笑的金眸中,看到了自己。

“钟离先生,别来无恙。”

tbc

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