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粽【端午节短篇】

summary:钟离和达达利亚说来玩捆绑play

“所以说,钟离真的和你说了来玩捆绑play?!”胡桃声音压不住似的拔高一瞬,又马上静下去,只剩肩膀耸动,无声偷笑着。

在胡桃的另外一边,达达利亚满脸幽怨地包着粽子。

达达利亚和胡桃面前是一方矮小的茶几,案上放着一小盆糯米,一小叠粽叶,几颗蜜枣和若干葡萄干,两人正前方还摆着一个阔口的瓷缸,似乎是放成品的地方——不过现在里面横七扭八地睡着几只看不出形状的东西。

茶几的另一边,是一张长阔的餐桌,上面琳琅满目地摆放着若干包粽子的材料。大小、用量,都是正常吃食的配置,这样一对比,就显得隔壁桌像小孩过家家酒了。

“这绝对是你教他的吧!”达达利亚恶狠狠抢过胡桃手里的蜜枣,摁进自己手中的糯米粽里,“钟离先生说着什么过节福利捆绑play的,就把我拉过来包粽子了!”

胡桃不甘示弱,手臂横过达达利亚面门,直取他手里刚捏成漏斗型的粽子,食指和无名指一夹,宛若探囊取物,蜜枣就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她冷哼一声,“你就说是不是过节福利,是不是捆绑play吧。”

璃月人能言善辩,而钟离尤甚。尤甚者钟离的老板兼贴心棉袄兼达达利亚追爱路上的绊脚石胡桃,自然也颇得深传。于是在嘴上功夫占不到便宜的情景下,达达利亚开始武斗。

具体表现为抢胡桃的粽子。胡桃拿葡萄干,他就拿胡桃手里的葡萄干;胡桃拿粽叶,他就拿胡桃手里的粽叶。

两人你来我往见招拆招,花头架势十足,撒了一地糯米,连七七路过都不敢靠得太近。

最终以一片小叶子撑不住两位武林绝手的殴打,率先驾鹤西去而结束。胡桃拍桌而起,冲着那边岁月静好的钟离闹道:“啊!客卿,你看他!”

达达利亚不甘示弱,继而也拍桌站起,紧随其后出声道:“对!钟离先生,你快看我!”

钟离把手里包得整齐的粽子码放进食盒,才笑盈盈转过身来,满脸都是固若金汤安如泰山,“堂主,公子阁下,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

这两声称呼叫得轻柔,钟离脸色也平和,可是直听得两人后背发凉呆毛直竖,钟离生气起来可比天降陨石还要可怕,两人对视一眼,立刻签订停战协议,打扫战场。

待一切规整完毕之后,两个人又重新站在小桌跟前。关于这方小桌,也有些来历——之前达达利亚还没有借着各种由头三天两次参与往生堂集体活动的时候,这是胡桃的专属小桌。

由于胡桃在包粽子上颇有些创意,比如自创出丘丘游魂粽,往生极乐粽,手法虽然惨不忍睹,但胜在新意十足。钟离一边称赞道堂主厉害,十分不错,一边分了张小桌让胡桃去那边创新。

美名其曰独立创作,实则为流放。

如今,能和胡桃五五开的星海游鲸粽、烧冻鸡翅粽问世,创作出这种品类粽子的达达利亚自然而然也被安排到小桌跟前创新来了。

两人一见如故,恨不得当场拔刀相向。

虽然明斗被制止,但暗斗继续。达达利亚闷哼一声,另外拿了个盘子,把自己包的一坨东西放在里面。“分开放,到时候我要把我的粽子煮给钟离先生吃的。”

“嘁。客卿才不会稀罕你的呢。”

两人说归说,手上动作越来越快,两张盘子不一会就铺得满满当当。只不过粽子都有些奇形怪状,不是缺一角,就是线松松垮垮,整一个残疾大军。

不过质量不重要,重要的是数量。两个人分别到对方盘子里数了一圈,又到自己盘子里数了一圈,最后是达达利亚握着拳头大叫起来,“好耶!31个!比你多!我赢了!”

然后达达利亚小跑到钟离身边,绕了一圈开屏似的,“钟离先生我赢了,有没有奖励?”

钟离拨开他挡着线的手,“一开始就没有说过要比赛,这奖励又从何谈起呢?”

话虽如此,钟离还是在众多肉粽里包了几个甜的,系了条蓝色的线。

他把这个特殊的粽子放在顶端,而后清洗脏手,端着粽子往厨房走去,只留下一个背影,和那在光亮中摇摆的,像调皮猫儿尾巴似的发尾。

达达利亚正想追上去,就被一阵浓烟截胡。不知何时战败的胡桃卷土重来,举着熊熊燃烧的艾草从堂屋的另一头向他奔袭,口中念念有词:“烧艾草,驱害虫,狐狸精看招。”

达达利亚眼见不妙,脚底抹油往院子里开溜,胡桃连忙追上。胡桃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仪倌,在浓烟中挥着手大喊:“堂主,别在室内玩火啊——”

院子里传来的动静让厨房中给钟离打下手的仪倌笑出声,她隔着木窗往外瞄了一眼,情不自禁感慨道,真是热闹呢。

钟离嗯了一声,没有偏过头看,水汽和阳光给他眉眼覆上了温和的金色。

他码好蒸屉,把粽子一个个放进去。到达达利亚和胡桃那一盘时,钟离还没碰到,它们就已先粽蒸煮未半而中道散架。望着盘子里红绿白交接的作品,钟离难得叹了一口气。他另起了一口锅,把粽叶挑出来,煮了八宝粥。

忙活了一个下午,等钟离叫开饭时,只剩半轮硕大的落日挂在西边了,胡桃和达达利亚在摆放碗筷,院子里弥漫着艾草的特殊气味。

众人围在石桌上,七嘴八舌讲了些祝福话,就开始拆粽子。钟离从里面挑出绑着蓝色线的粽子,熟稔地拆开,递到达达利亚面前。

达达利亚没有伸手接,就着钟离举着的姿势咬了一口,甜腻软糯的口味让他欲罢不能,接连几口,把粽子啃没一半。

胡桃抱着肉粽坐在对面,拉长语调道:“还特意给这个至冬人做了甜粽哦——”

钟离还举着粽子投喂,客气地打着圆场,“偶尔也换换口味。”

一顿饭在欢声笑语中过去了,按照习俗,端午节还需要用艾草泡澡,洗去病痛。胡桃和达达利亚正在为甜粽子好吃还是咸粽子好吃大战三百回合,短时间内难以见分晓,于是钟离便上了二楼,先行沐浴。

等他洗完澡披着衣袍下楼,两个大闹一通的人早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端午的月色柔软,不过分清凉,远处港口传来端午夜市的吆喝,那声音辽远,传进这方小院子里显得有些渺茫。

钟离看着桌上那两个毛茸茸的脑袋,微微笑了。现在他身上到处都是被艾草和尘世浸透的味道,月色柔软,钟离借着光,从袖口拿出两条五彩绳,一只套在胡桃手上,一只套在达达利亚手上。

而白如银的月光和门口摇晃的红灯笼投射在钟离弯腰的薄背上,色泽明艳的红绳凸现出清晰交缠的纹路。

29 个赞

当然是咸粽子(尖叫)支持堂主

所以捆绑play呢?捆绑啊!

好甜啊,好喜欢这种很日常很安逸的氛围呀!

捆绑的是粽子哈哈

好可爱!桃和鸭真的两个活宝特别喜欢www钟离先生果然还是捆了自己呀,鸭鸭还是睡太早了:sweat_drops:

达达利亚一觉睡醒错过一切

甜甜的,好吃!

果然是捆绑play吧!!!都透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