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天才在左

*现paro,天才凡人达x神明离
*有因果之间的纠缠,字数4k6,补档

阿贾克斯是一个天才。

他发明过时光机、顺移器,在他还只有一岁的时候。他瞒天过海,用他的发明去过很多地方,等着自己慢慢长大。

天才是孤独的。他在一岁零二个月意识到了这件事。没有人能够理解他,毕竟他不会跟还没长出乳牙的人玩耍,重点是“没人”,其次是“理解”。

如果能遇上另一个天才,是不是就能有人理解他了呢?

所以他穿越回到过去,他想知道天才是否能理解他——他找到了爱因斯坦,而爱因斯坦当时正在发表自己“时间不能倒退,只能前进”的观点。

好吧,想来爱因斯坦也没办法理解他。

阿贾克斯无奈地抱着自己的小熊走进了自己的返程时光机,回到了他的一岁零三个月。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孤独地死去了的时候,有一个夜里面突然发生了奇迹。

阿贾克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一双眼睛。

“乖。”身着白袍的神明看着躺在婴儿床上的他,用手抚摸着他柔软的几缕橘毛。神明在微笑,神明在看着他,神明在微笑地看着他。

神明的金色眼睛就像蜜与糖的混合,能够载着他到一方无忧无虑之净土。阿贾克斯突然觉得自己的孤独与不被理解都是值得的,不然为什么这一瞬间他想感动得流泪。

神明好像是不理解他的泪光,温柔地发出了自己的疑惑:“怎么哭了?”然后神明将他抱进臂弯,用另一只手召唤出漂浮的岩元素结晶。阿贾克斯能看到岩元素里面包裹着一块红水晶,像是耳饰一样。

就像水晶开裂的声音,岩结晶裂开了,那里面的红色耳饰也跟着变成齑粉。

阿贾克斯惊讶到张开了嘴巴,这不符合他所知道的知识,难不成神明拥有更多的知识?不,他是神,他一定知道!

这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他果然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阿贾克斯被钟离逗得咯咯笑。

钟离看他如此欢快也放心了,于是落了一吻在阿贾克斯的眉心上。

后来阿贾克斯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醒来之后看着空荡的房间,都要误以为昨晚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梦了。

“阿贾克斯,我们要搬去海屑镇了。”母亲这么对他说。

母亲向他解释道:“这是女皇陛下的恩泽,她为我们寻找了一块净土。”

感谢至冬的不冻港,在冬日也能让他们顺利搬家。冰冷的寒风剐蹭着达达利亚的脸颊,也席卷了海屑镇。阿贾克斯看向了船舱外的港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灵魂深处好像有某处跟着鼓动。

在那晚之后,阿贾克斯就再也没见过金色眼睛的神明了。即便他被妈咪带去过基督教教堂,也被爹地带去过天主教教堂,甚至被学校带去参加佛教寺庙。

没有,都没有。

他知道这些神明的眼睛都不是金色的。

阿贾克斯即便才两岁,但是他能清楚的知道,自己一定要找到那神明,即便神明是出现在他梦里也好。阿贾克斯知道,只有那双眼睛才能给自己带来安宁,让自己不再去思考孤独与宇宙尽头的问题——这简直就是他头脑风暴的镇定剂。

但是在长久寻找无果之后,阿贾克斯不禁怀疑起这段经历的真实性,也不禁怀疑起那位神明是否明白他的价值。

怎么想都像是投入大海里面的石块,杳无音讯。这也让阿贾克斯忍不住地想:神明难不成就是随便挑一个小孩子?这位神明喜欢小孩?

阿贾克斯发出了疑问,他难不成只是神明随机抽中的幸运小孩吗?他是一个天才,他怎么能成为随机中的分母呢?他不想,也不会进入别人的概率计算里面。

不会的,神明不会这么做。

阿贾克斯安慰自己。

如果神明喜欢小孩的话……阿贾克斯暗下了幽蓝的眼睛,他实在不愿意去试探所谓的人性——或者是神性。

于是阿贾克斯在父亲带着猎枪出去狩猎的时候,也跟着出去了。他从父亲的身上掉落,而父亲在沉迷于打猎之中并没有在意到他。

阿贾克斯快速地爬到薄冰上,敲打着冰面。

一个小孩子的力量很轻,但是阿贾克斯特意挑了一块薄冰,然后用特定的角度和自己特制的工具让自己的底下的薄冰出现了裂痕。

那么……

阿贾克斯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试试吧。

达达利亚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大学宿舍的床上,而宿舍内的地板上全是酒瓶子,还有自己那堆酒量烂得要死的舍友。

“呃……”达达利亚捂着自己的额头,宿醉给他带来的感觉就像有人用棍子狂搅他的脑浆。但好在他的脑浆一直都是稀烂的,酒精也只能让他有些反胃。

他坐起身来思考着。

今年达达利亚14岁,在他12岁的时候因为天才少年的名号而在至冬广为流传,而被至冬女皇赐名“达达利亚”。他在12岁就考上了全提瓦特最顶尖的大学,而在那之后,达达利亚发现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不行了。

他在10岁的时候遗忘了时光机的制作原理,11岁忘记了顺移器,12岁忘记了空气粮食制造机怎么制作。当上次他回家时,他看着自己家里的破烂,他觉得自己要几乎什么都忘记了。

这对一个天才而言无疑是难受的,身肩“达达利亚”之赐名,却已经失去了天才的本质。看不懂原本他懂得的东西对他而言是一种折磨,如果注定要失去为何要让他拥有。

达达利亚没有叹气,他成为了一个疯子。这无疑代表他只是变道加速,从天才变成了天才般疯狂的疯子。虽然同时也摆脱了该死的折磨。

但无论如何,他都是阿贾克斯,怎么过都是他的选择。

根据这个不规律的遗忘速度,达达利亚说不清楚自己还有多少年会把那位神明忘记。

神明吗。达达利亚抬头看向窗外,今天是个阴天。

他冷笑一声。

除了救了自己之外不管不顾的神明吗。

达达利亚简直要咬碎自己的一口玉牙。

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为什么要出现。如果一切是为了消失在他的生活中的话,为什么每次都救他;如果是为了救他,那为什么选择不见他。

达达利亚真的感觉自己的脑子迟钝了,竟然没有看出神明的意图,或者说从始至终都没看出来过。

达达利亚在15岁的时候转学去了璃月,是女皇特地从至冬大学里面选出的优秀生。

不管如何,达达利亚人缘还算不错,第一天就交到了朋友,名字叫空。虽然不是个天才,但脑子还算个好使的,达达利亚也不说什么。

渐渐地两个人熟络了起来,某一天夜里达达利亚先挑起了话头,这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你见过神明吗?”达达利亚问睡在他隔壁床的空。

“你是指哪一种?”空躺着回他。

“就是,看起来无所不能特别聪明的那种。”

“…我也可以给你编一个。”

“我说的是真实的那种。”

“见过啊。”

达达利亚心里咯噔了一下,说:“是吗。”他心里有些落寞,神明原来并不是独宠自己,他也许有很多信徒。但是又有些开心,也许空能理解观摩神迹带来的心灵震撼。

“你在哪里看到他的?”

“你今晚话还挺多啊,”空打了个哈欠,“我明天带你去见他。”

“真的吗?”达达利亚当即坐了起来,靠近空的床,"你可以带我去见他?”

空困得要死,挥了挥手说:“真的真的。”

寺庙里焚香烧纸,烟雾缭绕。有人带着虔诚,有人带着欲望,有人怀着鬼胎,有人只是祈祷。寺庙里宁静,似乎让达达利亚的心里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达达利亚看着神像,思绪却飘到了远方。

“这一处是璃月的贵金之神摩拉克斯的庙宇,璃月人都会来这里供奉他。”空向他介绍着。

达达利亚望着没有眉目的神像有些出怔。

是你吗?

“空。”达达利亚看向了他,“摩拉克斯真的死了吗?”

“你这么问…”空看向他,眼睛里是猜测和不解,他问:“你是不是见到了什么。”

达达利亚晃神了一下,听到他问这句话的时候瞳孔一缩,随后笑着回复了一句:“没有,没事。”

“那行,既然来了就拜一下,求他保一下学运吧。”空双手合十,向摩拉克斯祈祷。

达达利亚看了他一眼,也学着他双手合十,嘴里念着摩拉克斯保佑,许下了愿望。

愿摩拉克斯保佑我——

心想事成。

自己为什么要见他。达达利亚这么问自己。

大概就是因为想见吧。

他并没有想好接下来的场景,因为光是让神明见他他就要使出浑身解数。

达达利亚觉得自己疯了,如果没疯为什么要坐几个小时的飞机,然后把住在海屑镇的一个璃月人绑来了一片森林之中。

这里银装素裹冰天雪地,是神明救他的地方。他甚至能记得那个冰冻住的湖面,记得那一棵带有记号的树,记得那一刻的金色眼睛。

他还记得,神明呢,记得他吗。

达达利亚让人他跪坐在湖面上,之后达达利亚从靴子里掏出小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里奥,对不起。”

里奥脸上满是惊慌,他知道达达利亚之后是出了名的癫狂,他不敢做什么,怕惹了小祖宗生气。

随后见达达利亚朝天空大喊:“摩拉克斯!快出来!”

躺在湖面上的里奥一听瞪大了眼睛,连忙朝面前无知的至冬人说:“你疯了吗!竟敢直呼岩王帝君的名讳!”

达达利亚眯起了眼睛,一副“我偏不信”的样子,吓得里奥嘴里连忙念着:“帝君在上请勿怪罪……他是至冬人还是个孩子不懂事……”

达达利亚并不理会他,冷眼打量了周围的树林,然后又喊了一声:“摩拉克斯,你不想你的子民受伤吧。”

“不要喊了,帝君日理万机,不会到至冬这片没有他庇佑的土地救人。”里奥义正言辞,蹵起的眉毛证明了他有点生气,“你不能去要求帝君为我们做些什么。”

达达利亚瞪大了眼睛,随后咬牙切齿,甚至拿着匕首的手都在颤抖,他怒吼着说:“你胡说!”

大家都说你见不得,今天我偏就要求你来见我!

“摩拉克斯!如果你不肯见我,我就先杀了他,再自杀!”达达利亚撕心裂肺般朝空中喊道,他不相信,他不相信神明不会见他。

风雪将两个人都冻得满脸通红,呼喊声被吞入其中,变成了刮伤达达利亚的心的利器。

达达利亚望着漫天的风雪,突然觉得里奥说的对,岩王爷日理万机,又怎么会见他。

所以为什么又要在他那么小的时候见他呢。是他现在不是天才了所以没资格见到摩拉克斯吗?

摩拉克斯在上,你听听我心里的绝望吧……

“别喊了!”里奥向他说道,“岩王帝君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了。

达达利亚在璃月的历史书上有见到过岩王帝君的仙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觉得那位神明死了,那位掌握着岩元素、面露温柔的神明……

摩拉克斯,你在哪里?

不对,他不叫摩拉克斯…可是岩神像给他的感觉…

达达利亚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达达利亚回到了过去,见到了还是婴儿的自己。

“你应该知道,你聪明绝顶,在你房间里甚至有穿越器,可是为什么没有未来的你来找你。”面前的小婴儿阿贾克斯如是说道,“那块红水晶我查了一下,是女皇之前的执行官达达利亚的遗物。”

“在中间女皇将它传给了很多人,但无一例外的是——”

“佩戴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达达利亚喃喃自语:“摩拉克斯…不对…”达达利亚捂着自己的头,他似乎又开始思考这个宇宙的意义了,脑子又变得清明。

“不管怎么样,你口中的摩拉克斯,似乎并不想你拥有那个东西。”阿贾克斯耸了耸肩:“我目前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一位神明,也不懂你为什么变得这么颓废,至少我想说,在我现在这个时空也许耳坠是存在的。”

对啊,摩拉克斯为什么不想自己获得耳坠?因为会疯会死?但是如果这个东西只给自己带来坏处的话,女皇又为什么会给予自己?

那不如说,这个东西带给自己坏处的同时也会有相应的好处——可是并没有物件会让摩拉克斯忌惮自己,而且那位神明很有可能……是溺爱着他的。

"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达达利亚开始后怕了,如今智慧的回流到底是谁的硕果,是谁替他承担了原本的命运,又是谁替他承担了改变的后果。

“好了,我不送了。”阿贾克斯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达达利亚,“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狼狈了。”然后他抱着玩具熊就要离开。

达达利亚呢喃道:“一年后,冰湖…”

“什么?”阿贾克斯再回头看的时候,只有时光机正在运作的警示灯在闪着光。

钟离来到现在更改了因果,又回去到某一个因果里的战场上,死在了爱人的怀里。

也许唯一不一样的是,钟离在达达利亚离别之际,出于私心对他袒露了一角真情,也没有让达达利亚独自战死在天空岛,尸首异处。

而转世之后的达达利亚最后造出了时光机,并且利用它回到了那个冰湖上。

钟离抱着小阿贾克斯坐在湖面上,替他擦拭着头发。

“嘘…”钟离的手搭在橘色毛发上,向身边叽叽喳喳叫着的绿色小鸟说:“莫要吵醒了他。”

旁边的树林里,有人手里拿着铲子、水元素制成的绳子和手枪,眼神就像无光的海底,紧紧地盯着湖中心。

而他耳朵上的红宝石耳坠格外的亮眼睛。

7 个赞

好神奇的故事,特别大的脑洞!理性的天才和意识侧的神明真的是绝妙的组合!:sparkling_heart::sparkling_heart::sparkling_heart:好香:r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