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开始跟前男友搞暧昧

【ooc预警】私设众多
散打教练达:heavy_multiplication_x:医生离
小学生文笔致歉一切

1
分手三个月后,达达利亚看见钟离领着一个漂亮美少年踏进武馆。
“这么快就换下一个了?还这么小。”达达利亚心里想着,一边数着新季度武馆的报名表——生源不错,照着这势头再过两个季度就可以摆脱老爹的资金辅助独立了。
钟离欲开口说话:“好久……”却被达达利亚打断了,他不可查得眉头微蹙。真是越发得没礼貌了。
“好久不见啊,钟离……先生,想来你这个大忙人怎么会突然造访寒店呢?还带了个这么漂亮的美少年,该不会……”达达利亚的语气充满了戏谑,眯起双眼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
少年确实生的好看,尤其是那双金色的眼眸,泛红的眼尾并不令人心生怜悯,而是透露出清冷疏离之感,犹如旅人跋涉千里都难寻的绝云山巅的清心,不可褒读,亦不可亵玩。
却让达达利亚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瞥见过他的面容。
正当他收回目光欲思索时,钟离却道:“达达利亚,注意你的言行。今日我不是来与你吵架的。”言语虽未咄咄逼人,却足以让那人知道他有些许生气。
他拍了拍少年的肩,安抚其刚才因被冒犯而生的怒气。亲呢感如同棉花糖一般充斥着周遭的空气,饶是喜甜食的达达利亚也颇为不爽地抱臂倚着前台的电脑桌,听钟离介绍:“这孩子叫魈,先前因为一些原因,发育不太好,前段时间检查报告出来是严重营养不良,但确有些拳脚功夫在身上。我知道你们天鲸轩是璃市最好的武馆,你又是最好的散打教练,所以……我请求你,不计前嫌,收下魈作为你的学生。我要你亲自教他,保他在遇险时能全身而退,能独当一面,若能做到,学费多少我钟离照单全收。”
语罢,他又面向魈:“这位是先前我与你提到过的达达利亚老师,你日后只需好好跟他学,其他事情交给我来解决就好。”
末了他转向达达利亚。那人却好像被钟离言语中某些字词刺激到了似的,凝滞住了。
没人知道他是否后悔过,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再次见面的首次对话就充满了戒备和疏离。他不喜欢这样。
“请求”这类词,他与钟离还在一起时,那人尚且未说过,魈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那人堪称低声下气地与他这个前男友提“请求”?
对了,这个少年少年叫“魈”。
达达利亚用食指摩挲着下巴——这是他思考的标志性动作。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他蓦然想起,好像上个月的霸榜头条的大新闻——璃市地下黑色市场被警方剿灭,其中有个被救的打黑拳的幸存者的名字就叫“魈”。
那真是太糟糕了……
他知道在那地方有多痛苦,多煎熬。在黑市的拳场上,活着不如死了。不能为雇主夺取最大的利益,就与场下屠夫案板上待宰的羔羊无异。
后来是几个黑老大分赃不均,起内讧时手下人失手闹出了人命,事情大到吸引了片警,又一路报到中央,上头派人端了地下拳场,达达利亚才回到了地面上。
他被发现时,几乎已经是个死人了,全身多处骨折,新旧伤痕更是布满了他整个躯体,即便是他底子好,也是休养了近一年才勉强算痊愈。
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再回忆起了。
达达利亚的面色逐渐凝重,迟疑地开口:“不了……我会收他,不收学费。”
“想来你现在已经知道了魈就是上个月从黑市里救出来的孩子之一,我无意揭开你的过往,只是真心希望他也能像你一样……开始新的生活。”不要再过那样的日子了,不要再被人遗弃了。
他又补道:“至于学费,我知道你一心想独立,你既不收学费,我亦不再强加,只是算我欠你个人情罢,你日后若有需求,记得找我。”
钟离习惯性地想伸手摸摸那人毛茸茸的橙发,却想起二人早已不是恋人关系,如今也只称得上认识的朋友,在彼此的通讯录里全名的存在。于是他停滞一半的手与对方配合低下的头,好不尴尬。
达达利亚掩饰性地看了一眼腕表:“今天是周六,钟离先生有晚班吧?”
他竟还记得……钟离想着,点头回应。
“时间也不早了,日后的课程安排过三个工作日我会发给你。那么,慢走不送?”
无比体面的说辞,达达利亚在内心夸赞自己,简直像个大人一样。
却不知那人在内心无奈:越发得像个孩子了。

8 个赞

老师您(怨气的蹲下)饭饭饿饿(敲饭碗)

很棒啊!感觉鸭会硬撑着装成熟,被离离看破不说破。期待后续!

1 个赞

2
达达利亚一直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
他的整个少年时期在地下午过,阴暗,潮湿,混乱。其中的人性在某种程度上纯粹得令人发齿——纯粹的恶。所有是人的与不是人的都不怀好意,都在算计着,扭曲着。拳场上,赢了他能得到一碗漂着一点肉糜的充满泔水的恶臭的“粥”,输了会被关进笼子里注射不知名的药剂。达达利亚不喜欢那种感觉,闪着寒光的针头扎进皮肤,动弹不得,反抗会被鞭打,之后一种奇异的热流逐渐扩散全身,他的血液好像在沸腾,理智如被烧尽哭死的野草,他不知道他的眼睛有没有发红,只觉得酸痛难受,脑子里只剩下比任何时候都强烈的破坏欲。
痛苦又压抑,没有人把他当人。直到他被救出,身上插满各色的管子,面对着神色严肃却悲怜的心理医生,都无法接受自己的意志。
重见天日的那天,手术一场接着一场,之后是漫长的昏迷。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长到他分不清他是否真的被关在地下过,梦里什么都没有,白白的一片。如同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般。
“你是叫达达利亚是吗?”
“嗯。”
“你睡了很久呢,做梦了吗?”
“嗯。”
“还记得吗,有兴趣说说吗?”
“不记得了,好像……什么都没有。”
光线有点刺眼,病房,被褥,窗帘,就连眼前人穿的制服都是白色的。恍得达达利亚眼睛疼。他吃力地想抬手遮眼。
那人却轻轻摁住了他欲抬起的小臂:“你尚在输液,且不要动,我去拉窗帘,太亮的话,再闭一会儿眼吧,养养精神。”
达达利亚却没有闭眼,他从有记忆起就深陷黑暗,身边什么样的恶人都有,却从来没有人像眼前人一样这么……没有尖刺,或者按照现在达达利亚的词汇量,可以想出一个更合适的词,“温柔”。
那人好像不太会理窗帘,略局促地回头对达达利亚说:“说来也巧,你醒了天却也晴了,前几日大雨,医院都险些因此停电。今日阳光如此明媚,窗帘都有些留恋。”
达达利亚终于逆着午后的阳光看清了眼前人的脸,心跳跟着呼吸漏了一拍。
他想起之前在地下认识的一个人,在逃跑暴露后当众被打死了,与他交谈时他总是说着一个词——“希望”。
“人活着总会有希望。”
“我们一定要等到那一天。”
那时的达达利亚却不能理解。直到与那人鎏金的双眸对视。
“希望”就在眼前,达达利亚想。
“名字……”达达利亚艰难地开口,他又有些缺水了,两个字都令他精疲力尽。
“我吗?我叫钟离,钟鼓的钟,离别的离。”名叫钟离的男人好像看出了达达利亚的难受,拿了一根干净的棉签沾水湿润他的嘴唇。
“抱歉……我认识的字并不多。但’离别’……听起来好像,不那么美好。”一句话被他说得支离破碎。他又想到了什么,问:
“你为什么在这?”
“我是你的主治医师,同时你的家人嘱咐我要好好照顾你。我正查房,你正好醒了。”
“我不会害你,你可以信任我。”
“你真的睡了很久。”
“我们还以为……”
“不过,醒来了就是好事。”
“好好开始新的生活吧,达达利亚。”

3
对于“家人”这个概念,十五岁的达达利亚一直不理解。
他缺失了太多东西,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以至于在面对以泪洗面的母亲和强装镇定的父亲时,他无动于衷。
“我们一直在找你啊……”
关心又疏远,达达利亚身上插了密密麻麻的管子,它们连接着各种大大小小的仪器。母亲和父亲甚至无法拥抱他。
强壮的至冬男人本想安抚精神失控的妻子,却在达达利亚说出“你们可以抱抱旁边的那些铁箱子”后,不忍偏头拭泪。
儿子怎么能是箱子呢。儿子本该是会爬树、会捉鱼,会哭会笑的,会惹人生气的,被泡在爱里长大的宝贝啊。
他们仍记得,在达达利亚失踪的那个中午,他们还在为儿子学不会卷舌而烦恼。
无数次试图让达达利亚能够想起来些什么,又无数次被护士小姐告知,患者距儿童时期太久远了,在那样的环境下又受各种药物影响,暂时不强迫他想,也是为他好。
这么多年离别的日子都走过来了,他们愿意等达达利亚重回人间。

【下面一小节就该到现在的时间线啦,存稿是纸质稿要转文字稿(泪】

2 个赞

bingo 猜对了 毕竟鸭头在正常社会就生存了几年(后续来了但不多(挠头

啊摸摸(端来小菜)客官请吃

好吃爱吃(继续蹲蹲)

今天第一碗饭带刀子,老师写得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