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百世合欢

全文5k+
大婚,非nh、ns
先生是新娘子的一方,不喜勿入
这里是传统大婚,可能很多习俗都不对,所以我就揉把揉把变成特制版璃月嫁娶。以后也许会出个现代版(继续画饼)。
微量魈空(不打tag了)

“你要娶我家客卿?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用娶!”胡桃毫不客气地坐在往生堂大厅的主位椅上,朝坐在左手侧的至冬愚人众执行官达达利亚冷哼道。
“你别以为钟离同意和你在一起,就是同意和你结婚,我不允许!”

自从这个至冬狐狸来了璃月后就天天黏着她家客卿,看着送往往生堂的账单越来越少,而送往北国银行的账单越来越多,聪明的胡桃感觉到了不对劲。抱着怀疑,她去找过钟离,但对方只是说“逢场作戏”。胡桃还是不太相信,但看着钟离仍云淡风轻的样子,却只好暂时相信他。
然后便是帝君遇害,璃月仙众、七星和旅行者对抗魔神奥赛尔。璃月一番洗礼,却终是从神治进入了人治。
流言四起,都说帝君遇害是由那位愚人众执行官带来的,顿时璃月众人都对达达利亚没有好脸色看。
胡桃对此很开心,这样钟离也就不会再亲近达达利亚了。但没想到的是,钟离仍是每日和达达利亚约着去喝茶听戏,好像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到。
看着狐狸得意洋洋地笑,胡桃气得牙痒痒。
千防万防,终究是没防住狐狸把她家客卿拐走,果然就不该相信所谓的“逢场作戏”!

“堂主,钟某并不在意是娶还是嫁。”钟离执着一盏茶说道。
“钟离你是了解嫁娶习俗的,怎么可以不在意这些!”胡桃急了。
“你也听见了,先生说他不在意!”达达利亚趁机加了把火。
“你!”胡桃没了法子,只好说,“行吧,这门亲事我同意了,但是达达利亚你一定办好知不知道,绝对不能亏待我家先生!还有按璃月习俗来!”
达达利亚爽快地答应了。他往钟离看去,对方回了他一个温厚的笑容。

翌日,往生堂客卿钟离要结婚,而且对象是达达利亚的消息传遍了璃月大街小巷。钟离的人气在璃月港颇高,他们都很好奇这位美貌客卿的婚礼会是什么样子。不过也有一部分人惋惜,这么好的人竟然是被至冬人带走了。

婚礼要用的所有物品都开始准备起来了。以胡桃为首的娘家人和以达达利亚为首的婆家人都开始准备各自要用的东西。
胡桃是想狠狠敲达达利亚一笔,毕竟谁让他拐走了钟离。但是达达利亚这么有钱,敲也敲不起来,胡桃不免有些泄气。
钟离见了,宽慰她道:“堂主不必伤心,你尽可以让他准备些最好的。”
胡桃想了想,也是,到最后东西都是给他俩用的,委屈了谁都不可以委屈她家客卿,必须用最好的!想通后,胡桃便又利索地准备去了。
婚礼要准备的东西是真不少。况且钟离还有一个岩王帝君的身份。这个身份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知道的人身份都不一般。于是很快众仙人便赶来帮忙了。
零零碎碎的东西交由下面人去买,但婚服却是要亲手缝制的。善于机关的留云借风真君也有一双巧手,翅膀实在不方便,她便化了人形亲自缝了起来。婚服的款式是璃月的传统款式,但是在数百年前由几位闲来无事的仙人改造,成了一款独属于岩王帝君的样式。当时是做了男女两个图样,男的自然是给岩王帝君的,女的则是给他未来的另一半。只是岩王帝君怎么看都不像会谈对象的人,这两张图样也自然落了灰。没想到,翻出来的时候,岩王帝君都有了对象,而他自己也要身着女款。
红色布料喜庆非凡,金线游走于上更添大气。大朵牡丹荷花绣于其上,还有象征帝君身份的盘旋岩龙。衣服自然是改过的,女款还是改成了男款,但很多收腰的地方没有变,毕竟像岩王帝君那把细腰应当是穿得下的。盖头也是缝了的,那些插在发间的首饰也早已安排下去打造。前前后后忙忙碌碌,璃月一瞬间都沉浸在钟离先生要嫁人的欢欣当中。
为此一时之间都有些人手不足,旅行者都接到过好几次委托,是要他去采些霓裳花或者做些染料。

做完委托,旅行者还去找了找钟离。只见他一派悠闲模样,坐在田铁嘴的说书地方喝着茶。
见旅行者来了,钟离放了茶盏,缓缓开口道:“旅行者,来了?”
空也没客气,就坐在了他旁边。
“钟离,明明是你要结婚了,怎么一点都不紧张着急,还在这里悠闲喝茶?”旁边飞着的派蒙疑惑道。
闻言,钟离竟还真的低头沉吟片刻,说道:“事实上,他们并不让我插手。想来堂主也有自己的打算,我也就顺从她的心意了。”
“那公子呢,他没来找你吗?”派蒙又问。
“公子阁下近几日都十分繁忙,为我们的婚事四处奔波。这样说起我也确实有好几日没见过他了,如果不算他晚上会爬我窗的话。”钟离说道。
“钟离先生结婚时我们一定到场,送上祝福。”见气氛略显沉重,空开口打破了沉默。
“旅者有心了,到时请柬会送到你手上。”钟离略一怔愣,很快便调整过来。
三人又闲聊一会儿,旅行者便带着派蒙离开了。钟离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莫名低落的情绪,他确实有一段时间没在白天见到达达利亚了。
只能说,相思之苦,连岩王帝君也不能例外。

大婚的日子是提前算过的,连送彩礼的日子都早就定好了。达达利亚忙前忙后才把所有的东西都备齐了。
璃月的嫁娶习俗历史悠久,彩礼的规格也很有讲究。达达利亚自然想给先生最好的,所以准备的时候是按最高规格来的,并且还有胡桃的额外要求。普通的瓜果点心之类还可让下属去买,费不了太多时间,但有些镯子之类的却要让金匠做上些时候。一来二去的时间也过了许久,达达利亚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他有好些日子没在白天找过钟离了。思念顿时如洪水般冲破心口堤防,眼看东西准备妥当,达达利亚便马不停蹄地跑去找钟离了。
推开往生堂客卿的房间门,看见他正对着镜子描红眼尾,达达利亚按捺不住冲过去抱住了钟离。
笔尖一滞,钟离有些错愕,他稳了稳声音,才说道:“达达利亚?”
“是我,先生。我好久不见你,我好想你。”
“可阁下明明每日晚上都会爬我的窗。”钟离微微勾唇调笑,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又何尝不想对方。
“那不一样先生!”达达利亚突然搂得更紧了,“就每天晚上,时间也太短了。哪像我以前,白天都缠着你。”
“你也知道自己缠人?”钟离轻笑出声。
“先生!”达达利亚有些羞赧,没想到自己来这一趟反倒给先生调笑到了。
“不逗你了,我也很想你。”钟离收了玩笑,沉沉说着。恋人的气息让他安心,或许他是贪婪的,贪恋一方温暖,不愿让他离去。

温存片刻,钟离想起关于他们的大婚还有些事情没做。
“关于婚礼的请柬,我想,应由我们自己来写。”
“行,都听先生的。”达达利亚没有异议。只不过答应完了他突然意识到,璃月人写字好像是用毛笔的。先生这个璃月人肯定写的一手好字,可自己却是没耍过毛笔啊。
钟离也好似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略含歉意的说道:“是我考虑不周,若阁下不善使用毛笔,可由钟某代笔。”
一生要强的达达利亚怎么可能说不行,因此他强装镇定地拍了拍胸口说:“怎么可能,我可是不断变强的达达利亚!先生,我一定可以练好毛笔的,相信我!”
钟离看着一双眨巴眨巴的深蓝色眼睛,弯了弯唇角,说:“好”。

钟离的字端庄大气又不失其力量,这是千百年所沉淀下来的。红纸做底,墨笔勾画,端正的字行一列列印在红纸上,好一番赏心悦目。
达达利亚则在旁边挠首练字,这软趴趴的笔尖好像比筷子还要难掌握。可他就是不服输,话都放出去了,可不能让先生看笑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达达利亚的字逐渐有了风骨。钟离也是怕写多错多,便让达达利亚只写封面的“请柬”二字,以及内页的“达达利亚”。达达利亚一开始是有些丧气,但听到钟离说,露在外面更能给人好的第一印象,达达利亚也没什么怨言了。
总而言之,这短短的六个字已经让达达利亚写明白了。该说他不愧是不断变强的达达利亚,“请柬”二字大气磅礴,“达达利亚”四字也极为遒劲。
达达利亚背后摇着狐狸尾巴,蹭着钟离讨奖励。

几日的书写将请柬都写好了,眼看离婚期越来越近,也要找个时候将请柬发出去了。
期间不少人都来送礼,七星送的礼一个比一个多,凝光甚至挑了好几样孤品送过去,而达达利亚也将彩礼送了过去,往生堂里顿时堆了不少东西。
达达利亚准备了新房,但还没到时候不能搬过去。得亏新房够大,否则光这些七星啊仙人啊送的礼就放不下了。

帝君结婚的事自然也传到了魈的耳中。一日早上,他便去找了钟离。
“帝君大人,听闻您要与达达利亚结婚?”少年仙人恪守礼法,站于钟离好几步外,问道。
“是。消息传的快,料想这几日你是该来找我了。”
魈皱了皱眉,问道:“帝君……是自愿的吧?”
“我不做让自己为难的事,魈。”
魈没有说话,垂眸静默片刻,才说道:“愿帝君百世合欢。”
钟离笑着感谢,但末了也不忘调侃他一句:“那位异世的旅行者,别让他等太久。”
魈登时红了耳朵,语气不由得急促了些:“劳帝君挂心,见帝君一切都好,魈就先告辞了。”
少年仙人风轮两立离开了往生堂。
许是自己好事将近吧,否则怎么会帮别人做媒?钟离不由得失笑。

婚服于婚期前两个星期做好,绣好后又用霓裳花香熏染,此时整件衣裳都融入了香气,轻柔却又久久不散的霓裳花香。
钟离的婚服可谓是一百二十个用心,相比之下达达利亚那一件就稍显简陋。虽说依然是用了上等的布料及线和留云借风真君的精密手法,而且也绣上了有些许至冬特色的图案,但就是隐隐觉得不如钟离的用心。不过毕竟钟离是璃月的团宠,达达利亚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金匠将所用金饰都打好了,这行头一盒接一盒,看得达达利亚有些眼花缭乱。
“先生,这些到时候都要放你身上?”达达利亚指了指那几盒首饰。
“以普遍理论而论,确实。”钟离摸了摸下巴说道。
“那不会很重吗,我看他们都说,这些东西戴上有十几斤呢。”达达利亚忽然就有些心疼了。
“倒也没有如此夸张,况且我的身体异于常人,你大可不必如此担心。”钟离伸手摸了摸达达利亚头上垂下的呆毛,安抚道。
“先生,我们要结婚了。”达达利亚一伸手抱住了钟离,埋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
“是。”钟离将手臂环到达达利亚背上,轻声说。
“我好爱你啊,先生。”
“嗯,我也是。”

请柬都发了出去,远在蒙德做任务的旅行者也收到了。封面大气的“请柬”二字,以及内页的字体遒劲有力的邀请:

亲爱的旅者阁下:
于某年月日,达达利亚与钟离将举行婚礼。

嘉礼初成,良缘遂缔。情敦鹣鲽,愿相敬之如宾;祥叶螽麟,定克昌于厥后。同心同德,宜室宜家。永结鸾俦,共盟鸳蝶,此证。
恭候阁下光临。

这么有文化的句子,想来也是有钟离先生写的出来了。空这么想着,处理完任务,开了传送锚点先到了望舒客栈修整。

璃月习俗是,婚礼前一天晚上,新郎是不能见新娘的,但达达利亚偏不要,当晚又爬了先生的窗。
没料到此时钟离也还未入寝,正似笑非笑地坐在床铺上看着他。
“阁下不守规矩。”
“我什么时候守过规矩?”达达利亚狡黠一笑,提步走到钟离身边。他俯身亲上了钟离的柔软嘴唇,情人话语在先生耳边喃喃:“先生,我等不及,我想见你。”

第二天达达利亚还是赶早回了自己的地方,他们昨晚只能叫私会。
不过达达利亚没走多久,那些个化妆的换衣服的人便都进来了。新娘的妆画得细画得久,头发也要编得好,钗饰更要戴得对,因此必须得早起来打扮。
钟离本还有些困顿,坐在椅上任由那些人来拾掇。
等他再睁开眼,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时,他一瞬间都失了声。镜中人是自己却又不像自己。平常他都只会在眼尾描红,此外不再另施粉黛。而此时,不仅涂了艳红口脂,脸颊眼周都已画上妆容。还有他的头发,虽然从正面看并无太大差别,但他平时束起的长发却是盘在了后脑,戴上了繁复的金饰。幸亏是省去了凤冠,否则他这脖子可能真的要断。
衣服随后被换好,钟离一时恍惚,这还是不是他自己。可看着镜中人,却又不由得失笑,倒真像个即将要出嫁的闺中女子。

门外已响起了迎亲的锣鼓声,钟离下了楼,这才看见已换上“伴娘”服(不全是女装)的胡桃甘雨七星还有魈。
平时总元气满满的胡桃此时都红了眼,一副老父亲嫁人的不舍。
“钟离……”
“我依然是往生堂客卿,平日有时间我也会常来看看,堂主莫要再伤心了。”钟离揉了揉胡桃的头发。
“要是那鸭头对你不好你就回来知不知道,别在那儿受气!”
“好好,我记住了。”钟离有些无奈地应道。

良辰吉日已到,钟离盖了盖头,走出了门。一只宽厚的手握住了他的手,钟离知道这是达达利亚。
“先生。”
年轻人轻声喊道,却莫名让钟离的心尖儿颤了颤。
他被扶着上了轿。他没看见的是,他这嫁妆当真是十里,那叫一个瞩目。
坐了好些时候,轿子终于到了。
手执红绸布一端,另一端由达达利亚握着,钟离被牵引着到了新房的大堂里。
路上红毯好像很长,一路上还有人撒谷黍豆子。终末,停了,他听见司仪喊道: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岩王爷没有父母,此时的高堂上坐着的是达达利亚的父母。他的亲人都从至冬赶来参加两人的婚礼了。
达达利亚的父母对自己很是满意,三两下就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时不时数落一下自己真正的亲儿子,达达利亚为此还埋在自己怀里埋怨。不过也好,他也算真的有个家了。

礼成,送入洞房。
达达利亚还在外面应付客人,留钟离一人在房内。
新房是两人一起装修的,融入了不少二人的喜好,从今往后也要融入二人的气息了。
不知过了多久,达达利亚从外面回来了。他身上有些酒气,但并不糊涂,至冬人的酒量他是相信的。

盖头慢慢掀起,藏在盖头下的容颜终于展现在了至冬人面前。
达达利亚呼吸一滞,眼前人简直美得不可方物。他知道先生长的好看,是以不施粉黛就超级好看,但没想到化了妆就更加好看了。这双鎏金的眸子盯着自己,活叫他有些发热。
“先生。”达达利亚呼出一口热气。
“达达利亚,我们先喝合卺酒。”钟离牵着达达利亚的手引他到了桌边。
达达利亚还有些懵,便顺着钟离的动作。
两人举起酒杯,手臂交缠,共同饮下酒。

“此番,礼成。”

达达利亚有些混沌,但理智终是占了上风。“先生,我爱你。”达达利亚抱住了钟离。
“嗯,我也是。”

情意缠绵,灯火葳蕤。
好夜漫长,一刻春宵。
诚心可鉴,百世合欢。

5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