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 钟离想让我告白,智商不对等的恋爱头脑战!

chapter1

  晴空万里,云随风远行,阳光没有丝毫阻碍地直达地表,给夏花以生机、给绿水以光晕。“真热啊,什么时候才能放暑假呢.......”男孩皱了皱眉,顺手解开了衬衣领上的扣子,细密的汗珠顺着锁骨汇集,点染了白衫。
  钟离听着一旁伙伴的抱怨,反倒是浅浅地笑了,“空,璃月有句古话——”
“心静自然凉!”没等钟离开口,空就把话抢了,钟离无奈的看着身旁这个矮了自己不少的小个子,眉眼浅弯,在红色眼影的衬托下显得分外动人。
 “你说你大夏天的怎么还长袖长裤的,心里年龄不会已经年过半百了吧……钟离'爷爷'?作为一个‘热血青少年’,没事就是养生散步的,这怎么行嘛!”空歪头对上了钟离的目光,“你别告诉我下个月的暑假你还和去年一样到乡下‘隐居’。”
  钟离放缓了脚步,习惯性地端起了手,“对哦,你提醒我了,也该想想自己假期要做什么了……”
“嗯?老爷子走快点啊,你迟到了可别连累我!”
  钟离天生一副好皮囊,如琥珀的金眸,似落霞的青丝、雾鬓云鬟,面颊上的光晕会掩盖星星的明亮,如同灯火在白昼下黯然失色,他便是那灼灼烈日下的一朵霓裳,孤傲又格外惹人。但是偏偏性格却不如这花一般热烈,几乎对待所有人都一样,彬彬有礼过了头,更像是有层看不见的薄膜阻隔,熟悉却陌生。
  “同学们,”老师踏入了教室,脸上带着与以往不同的笑容,学生们一如既往,低头的低头、写小纸条的写小纸条……正式上课前永远是摸鱼的好时机。“今天非常不一样哦,有位新同学要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啦!”
   话语刚落,座位上的人齐刷刷地抬起了头,不约而同地向门外看去,视线范围内是一个橘黄色的毛绒绒的东西。
 “哇,高中就染发,这能来我们璃高?”
 “对啊对啊,这一看就是靠关系交钱进来的,我堵五毛他成绩倒数。”
  “别了吧你,你不看你平时考试什么鬼样子…”
   “你们动动脑子啊,盲猜是外国的,看这个发色可能是至冬蒙德那边的。”
   “外国人来璃月读书?”
      ......
     空转身敲了敲钟离的桌角,“老爷子!你不看看么,咱班空桌位就你旁边那个了,百分百你同桌啊!”钟离顿了顿,又接着练起了字,感受不到丝毫情绪的波动。“以普遍性而论,是这样的。”
   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躁动的氛围氤氲蔓延。“同学,你进来吧,来好好和班上的同学们打个招呼。”
    门外的少年缓缓走了进来,运动鞋踏上木质地板,阳光似乎特地挑准了角度,将暖黄色的光正正洒在少年的头发上、橘色的发丝缕缕清晰。达达利亚露出了微笑,嘴角微微上扬,深海般蔚蓝的眸子浅浅弯了个恰当好处的角度——笑颜无暇、沁人心脾。
 “大家好,我是来自至冬的达达利亚,希望可以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钟离突然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对上了那双明眸,仿佛是视线范围内唯一的亮色,让原本模糊的画面有了清晰的焦点。生如灿阳的男孩,却有着深蓝的大海的颜色。
    钟离忘不了那双眼睛,那双在夏夜萤火里闪耀着蔚蓝的眼睛。是你.......绝对是你,对么?金色的明眸像被重新晕染上了色彩,似鎏金灿若繁星。
 “钟离,把你的书挪一下,”讲台上的老师拍了拍达达利亚的肩膀,至冬的少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把目光定格在了钟离身上,“你坐在钟离旁边,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哦。”          
  一步一步,两人间的距离渐渐缩短。拉开椅子,顺势坐下,一气呵成。钟离视线从未离开,像是猎人在珍视自己的猎物。
  “喂,老爷子,发什么呆呢!”空拍了拍钟离的桌子,笑着说道,“你好呀!达达利亚同学,我叫空,这老爷子上年纪了脑袋瓜子不太灵光,别介意哈,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我可是璃月百事通!”
  “空?单个字的名字我还是第一次见呢,请多关照,在各个方面上哦。”达达利亚歪着脑袋露出了标志的笑容——带着狡猾的意味。
   我怎么觉得怪怪的......空扯了扯嘴角,挂着奇怪的笑容转过身,总感觉......我的高中“后半生”不会太平了......
   钟离收回了如炬的视线,尴尬地咳了两声, “你好,达达利亚,我叫钟离,情有独钟的钟,未曾远离的离。”钟离伸出手,嘴角弯起了弧度,“很高兴认识你。”鎏金的眸子再次对上了大海的深蓝。第二次对视,达达利亚故意缩短了两人的距离,真是一双动人的眼睛呢。
  “钟离,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指尖相抵,手掌相触,冰凉的触感与他十分相斥,达达利亚的掌心溢出来细密微小的汗珠。“但是啊,初次见面就这样盯着我,我可是会误会的哦,钟离——同学。”
  掌心快速升温,金色明眸下白皙的肌肤染上了与之不相称的朱红,钟离飞快地抽回了手,把脸别过一边,不自然地拿起笔看向黑板。
    糟糕。
    手心里——有他的味道。
    
   黑板上的数字不断变换,白色的痕迹从无到有在从有到无,板擦与墨色相接触时发出刷啦啦的声响,那是盛夏里知了在丛中独自的狂欢。
    在青春期躁动的年纪,达达利亚虽然很想全程认真听完他在璃月的第一堂课,但枯燥的理数知识以及还未完全掌握的璃月文字终究还是打败了他,“什么玩意啊这......”橘发少年轻轻皱起眉头,单手撑着脑袋漫无目的地扫视桌上的教科书,用着极小的声音吐槽这些复杂的文字。
    靠窗的位置时不时浮来微风,捎着凉意抚摸窗下人的发丝。听着教室外树叶与风奏起的歌谣,达达利亚不觉闭上了眼,贪婪地呼吸着被风带来的空气——璃月的空气都是那么清甜的么?
   就在他放空时,手上突然间传来了凉意,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放。钟离歪着头带着笑意打量着小睡中的达达利亚,被风拂起的呆毛随着脑袋前后晃动,像一只橘色毛发的狐狸,于暖春之时在日光中休憩。
   你真的没变呢,我可爱的小狐狸。
  “起床了,达达利亚。”钟离悄悄凑近达达利亚的耳朵,“你睡得太明显了。”钟离看着眼前这个迷迷糊糊不知道清醒与否的“小狐狸”,心里浮现出奇妙的滋味,他真的很神奇呢,总是让人想靠近。
    说话时吐出的气息覆盖到耳朵的每一个角落:耳廓、耳道......从口腔发出的气息带着暧昧的湿热,像雨水浸染大地般,将刺激从外耳传递到神经。
    达达利亚彻底清醒了,草,你犯规。
  “啊,多谢多谢。”达达利亚噌地坐直,耳朵瞬目间染得通红,艳如樱桃的红由上至下,缓缓蔓延。少年白皙的脖颈镀上了辰砂的色彩,像是会流动的红潮,顷刻间便涌上双颊。
  “你脸红了。”钟离饶有趣味地说道。
  “啊?呃.....你懂吧,就......就太热了!这最后一排靠窗的破位置,开了空调也吹个寂寞,我热得慌……”达达利亚低下了头,支起手挡住了钟离的视线,细长匀称的手慌乱地抓着头发。
    嗯,绝对是夏天的锅。
  “那下课去吹吹风吧,正好大课间我也想出去转转呢,”钟离的笑意愈发浓郁,像正午被灿阳宠溺的葵花,“要一起么?”
   钟离又往里坐近,伸出手从后背环过达达利亚,张开手掌挡住了阳光的路线,又悄悄收起三根手指,两指交叠,在达达利亚的肩上留下了爱心的形状。他在男孩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告白。
    让我曾经心动无比的少年,你还记得我,对吗?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从出生以来便披着“脸皮厚得可防弹”人设的达达利亚,竟然害羞了。达达利亚猛的转头,后背碰上了钟离搭在自己椅子上的手臂,“你是故意的,”脸上的潮红尚未褪去,余留的粉嫩给少年装点了些许稚气。“绝对的吧,说!你有什么意图!”
   “嗯?”钟离忍俊不禁,眉眼舒展而放松,“目的?”
  “对!你绝对图谋不轨!”
    钟离笑着却没有马上回应,眼里满溢出特殊的情绪,少年不自在地抿了抿嘴,又浅浅用舌尖润湿了略显干燥的嘴角,仿佛下定了十二分的勇气。
    “因为我——”钟离的声音本来就小,这次说话又过分轻盈。
    “铃铃铃———眼保健操开始!”
    “喜欢你。”
   眼保健操的音乐盖过了一切声响,也盖过了少年心悸的表达。钟离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  “嗯?”达达利亚迷惑的眨了眨眼,“因为你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到。”
  “我说,做!操!”钟离对着达达利亚的耳朵虚假地“重复”了一遍,便转头做起了眼保健操。
  “骗我,你说了三个字。”
  “达达利亚!我们学校不做眼保健操会扣分的,”老师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们这桌旁边,带着对待新生特有的温柔,“快点做操哦。”
  达达利亚只能作罢,不服气地边做操边学这钟离说话的唇语试图破解这个“谜题”。
  钟离的思绪完全混乱,太早了,还太早了,心里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是啊,还太早了,少年又深呼出几口气,心脏跳动的频率却越来越快,仿佛月色落入湖中的斑驳光影,随着湖水荡漾出一道道跳动的波纹。
  心跳啊,别太大声了,会被听到的。
 他便是那偷偷燃起禁火的人,伴着火焰歌舞,却又害怕烫伤。
  嗯,绝对是夏天的锅。
  钟离想。

 教室里又恢复了喧杂,聊天和大笑的声音不绝于耳,  达达利亚借着害怕钟离口渴没水喝的奇怪理由,下课就直奔小卖部。
这个钟离是什么来头,他是在和我宣战么?绝对是!一开始就和我玩直男的小把戏?哼,我可是不断变强的达达利亚啊,钟离,不就是把对方掰弯嘛,你赢不了我。
六月的暑气让人身心俱疲,早上的凉风仿佛是上天仅给的温柔。达达利亚打开装满饮料的冰柜,弯下腰细细挑选,迎面扑来的凉气从衣领向下蔓延,在少年紧致的肌肤上留下细腻的水珠,冰凉的触感让人欲罢不能。

“真凉快啊。”达达利亚最终还是选了一瓶印有狐狸的矿泉水,当然,别无他意。
拿着着两瓶水,达达利亚飞也似的跑回来教学楼,直接扑上了那个惹人注目的、即使穿上一摸一样的校服仍十分出众的背影。
原本趴在扶杆上的钟离被吓得一激灵,易吓体质的他不知觉地往那个坚实的怀抱里缩了缩。达达利亚像是个得到了奖励的孩子,不要脸地拿脑袋蹭了蹭怀里人的颈窝,“哇,就那么喜欢我吗?同桌?”
话音刚落,原本吵闹的走廊瞬间安静,空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两个人暧昧的动作,“钟…钟离老爷子,你被绑架了就眨眨眼,我…我也救不了你…”
“我去?达达利亚说了啥?”
“天啊,两个帅哥贴贴,磕到了,磕到了!”
“钟离…嗯?钟离?他不是石头吗?铁树开花啦?”
“别别别,直男间的小把戏,嗯,仅此而已?”

八卦的声音此起彼伏,钟离突然意识到了两人不对劲的动作,猛的把达达利亚推开,脸上出现了不对劲的颜色,不知是灿阳过于炙热还是什么原因,白里透着淡红的双颊又润出了汗水的痕迹。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喏。”达达利亚伸出来手,递过了印有小狐狸的矿泉水,“我专门给你挑的哦,钟离。”
“谢谢了。”少年接过水瓶,有意无意地触碰达达利亚的手,激动过后的身体温度显著升高,明显的温差让达达利亚不觉想起那个暧昧的——足以让人心动的耳语。
不愧是你,但是这次我才不会上当 。
“同桌没必要说谢谢啦,虽然是我‘特意’为了我‘亲爱的’同桌,跑了‘一大段’路去小卖部‘精心’挑选的水,但是还是不用对我客气的。”
“我是易吓体质,还是希望以后达达利亚同学不要再那么突然了,”钟离无奈地扭开瓶盖,“虽然这很令我惊喜。”
一饮而下。钟离的嘴巴偏小,对于圆形开口的矿泉水口就更显得余力不足,喉结上下挪动,冰凉的水顺着唇逢缓缓地划过嫩白的肌肤,蓄积在下巴滴落,一滴、一滴,在少年白皙的肌肤上烙印下了水光的痕迹。钟离放下水瓶,被暑气蒸的通红的嘴唇分外柔软,甚至能看到浅浅的、被瓶口压到的压痕。
钟离又往达达利亚靠近,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地,伸出了舌尖添了添下唇,“怎么了,发什么呆呢,我、的、同、桌?”
达达利亚突然一推,让钟离和自己保持了一个手臂的距离。
“呃,请问,厕所怎么走?”
草,太涩了。
嗯,全tm都是夏天的锅。

10 个赞

呜哇哇哇哇好甜: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老师还有后续嘛!!!超级好看!!!:two_hearts::two_hearts:

更新的都发在Lofter上了 现在已经更新到第八章了,因为不会用论坛:joy:

大大LOFTER叫什么名字啊?

立马从塔塔梨飞到LOF

呜呜呜,太太LOF命是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