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雪

达达利亚和钟离在一起的第三个月,便迎来了在璃月的第一个冬天。
至冬出身的达达利亚早早地为冬天的到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什么大棉袄大烤炉都往屋子里塞,所幸家里空间挺大,还够他折腾。
然而等冬天真正来了,达达利亚才发现自己的准备根本一点用也没有,难怪买袄子的时候那个摊主跟看二傻子一样看着自己,只因为即便已经是冬天,璃月街上也依旧没人穿袄子,顶多就加件毛衣,压根就不冷。
达达利亚看了眼自己准备好的东西,突然觉得它们很是多余,刚准备打包起来丢掉,就看见钟离站在门口往手里哈气。
达达利亚见钟离穿的单薄,便翻出件好看些的袄子,走过去给人披上,隔绝所有寒风。
“谢谢。”钟离其实不怕冷,他可是岩王爷啊,哪有怕冷的石头,可他不愿达达利亚这么消沉,如果这样能让他开心点的话。
“先生,璃月的冬天一直都是这样吗?”达达利亚毕竟是外来人,不太明白璃月的气候。
“是啊,璃月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雪了。”钟离走到敞开的窗边,伸出手探了探,却只探到一手的冷风,不见哪怕一片雪花。
“这样啊……真是可惜。”达达利亚望向窗外,回想起至冬的纷飞大雪,不禁感慨道,“有机会的话,我带先生回至冬吧,那里有很多漂亮的雪花,还能给冬妮娅他们堆雪人。”
“好。”钟离关上窗户,阻隔了最后一丝寒风,转而走到达达利亚跟前站定,石珀般的眸子里无波无澜,“你很喜欢雪吗?”
“算不上多喜欢吧,不过至冬那边见得多了,如今突然看不见有些不习惯罢了。”其实达达利亚很喜欢雪天,那种纯净洁白的事物让他感觉自己充满罪恶的双手也变得干净起来。
但他也知道,璃月没有雪,自然也就没必要再说出来,白白给钟离增添不开心了。
“我明白了。”钟离点点头,一副了然的模样,可达达利亚总觉着这人想的不太对劲。
晚上自然该咋睡咋睡,可第二天一早达达利亚就发现旁边没了钟离的影子,而且从被窝凉透的程度来看,应该是凌晨时分走的。
达达利亚更加想不通了,先生有什么事非得大半夜的瞒着他出门呢?
没等达达利亚深思,就听见外面一片吵嚷,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等到推开雾气朦胧的窗户一看,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鹅毛大雪,大到连街道的石板上都有了积雪。
璃月本不可能下这么大的雪,除非……
达达利亚想起昨日同钟离的对话,想来这场大雪是自家帝君大人的手笔了。
璃月多年未曾见过大雪,百姓都高兴的紧,直说着“瑞雪兆丰年”之类的吉祥话,而达达利亚却并未出门,而是站在窗边,遥望着远处的庆云顶,像是要与什么人对上目光。
“多谢,辛苦你了。”庆云顶峰之上,钟离望着停止施法的甘雨,正声道了句谢。
“帝君不必客气,您的请求就是甘雨的责任,何况璃月确实多年未曾见过雪迹,这样也能让百姓热闹一阵。”甘雨侧身行礼,朝钟离笑了笑,“若无其他事,我便先回去帮忙了。”
“嗯。”钟离颔首,目送着甘雨离去后便幻作龙形,趁着百姓赞叹雪景之时飞回家中。
“先生回来了。”自窗外进屋的钟离刚一落地就听见了达达利亚的声音,那人手中捧着一杯刚泡好的茶水,显然是知道自己要来。
“能在璃月范围内造出这么大规模的降雪,地点只可能是庆云顶,而有这个法子的,除了我家钟离先生,怕是找不出第二个来。”达达利亚说这话时,言语之中还透出几分自豪。
“本想给你个惊喜的。”钟离幻回人形,拍了拍肩上残留的霜雪,神情中透出些许无奈。
“谢谢先生,已经很让人惊喜了。”达达利亚走上前抱住钟离微凉的身体,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递过去,“我很喜欢这场雪,真的。”
“嗯。”钟离回抱住达达利亚,感受着眼前人炽热的体温和逐渐加快的心跳,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满足的恬淡笑容。
窗外,雪渐渐停歇,阳光穿过厚实的乌云照在积雪之上,折射出斑斓的光辉。
end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