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奔赴

“达达利亚加油!加油!”篮球场边一群女生大声喊着同一个男人的名字,而她们口中的达达利亚,是篮球场最闪亮的那颗星星,一举一动都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
“达达利亚真的好帅啊,这么帅的人居然在我们专业,简直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有这福气。”女a刚被达达利亚的无形wink击中心脏,现在说话的时候还有些心律不齐。
“何止啊,前任校草钟离不也在咱专业嘛,我觉得钟离也好好看啊,文质彬彬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想调戏。”女b回想起曾经看见钟离在安静的自习室看书的模样,微暖的秋日阳光洒下,给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钟离啊,好看是好看啦,就是那个脸哦,臭的很,跟咱们欠了他八百万一样,哪有达达利亚来的亲民,不然也不至于被他抢了校草的位置,惨成前任校草嘛。”女a想起钟离那个冷漠的眼神就是一阵寒颤,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将目光投向球场上挥汗如雨的达达利亚,继续卖力地为他加油呐喊。
达达利亚以一个帅气的三分球结束了这场友谊赛,走过俩女生旁边时还不失礼貌地冲她们笑了笑,微眯的眼睛配上标准八颗牙微笑,把两个女生刺激的差点当场去世。
老板着张脸?这评价倒也没错,只不过……回到宿舍的达达利亚眼神骤变,痞痞一笑:你们怎么可能知道他有多可爱呢?

(下午)“钟离学长,放学一起吃饭吧,我请客。”达达利亚撑坐在钟离桌上,指尖轻扣桌面,发出“咚咚”的声响。
“劳你破费了。”钟离抬眸笑笑,然后便继续看手上刚拿的资料书,画面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仿佛达达利亚并未来过一般。
“学长啊,不是我说你,知道那些女生怎么说你的吗?”达达利亚抽走钟离的书,迫使他同自己视线相对,“她们说你老板着张脸,跟别人欠你很多钱似的,看着很不好接触。”
“我……有板着张脸吗?”钟离有些疑惑,自己一直都是这个表情啊,看起来很凶吗?难怪大学这几年都没有什么人来和自己交朋友,居然是因为这个吗?
“不过也没关系,只要我知道学长是好人就够了。”达达利亚笑着抽走钟离手中的书,又道,“赶紧走吧,等会儿就没座位了。”
钟离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抬眼看着达达利亚道:“请稍等一下,我把书放回去。”
“我来放吧,学长就赶紧整理好东西,等会儿一起去吃晚饭。”达达利亚凑到钟离耳旁吹了口气,随后便乐呵呵地放书去了。
“……”耳廓还留有些许湿意,钟离脸颊泛起一抹粉色,轻声嘀咕着,“小孩子心性。”

“来来来,学长多吃点,你看你最近都饿瘦了。”达达利亚不停地给钟离夹菜,即便碗里的菜已经堆成了小山也没停手。
“不用了,我吃不下这么多,会浪费的。”钟离看着自己碗里满满当当的饭菜,忍不住皱起了眉:这要是吃不完得多浪费啊。
“可是太瘦了抱起来很不舒服的。”达达利亚一脸正经地解释道,“腰上多些肉抱起来手感会好很多,学长现在还是太瘦了。”
虽说达达利亚的声音很小,但毕竟是大庭广众之下被调戏,钟离有些局促地拨弄手指,却不想碰到了一旁的茶杯,微黄的茶汤带着几根茶叶浇在桌上,沾湿了钟离衣袖。
钟离刚想扯纸巾把桌子擦干净,有一双手却已经先他一步将餐巾铺在桌上,钟离抬眼去看,正巧撞进达达利亚水波荡漾的眼底。
“衣服湿了会很不舒服的,我送学长回去换身衣服吧。”不给钟离回答的机会,达达利亚又道,“服务生,结账,再把这些菜都打包。”
钟离抿抿唇,见达达利亚已经安排好一切,便也不再拒绝,拎起打包好的饭菜,坐上达达利亚的豪车,朝出租屋的方向驶去。

“抱歉,我家里比较简陋,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吧。”朴素的老楼之上,钟离掏出钥匙拧开门锁,嘱咐一句便进房间换衣服去了。
达达利亚放下手中的塑料袋,打量起这间略显老旧却十分整洁的屋子:
门口铺着一块古色古香的毛绒地毯;地板是木质的,肉眼可以清晰看见上面的纹理;客厅中央是一张餐桌和几张木椅;阳台是茶色的落地窗,两侧束着色彩古朴的绣云纹窗帘;抬头可以看到简易的小挂灯,正散发着和钟离一样温暖浅淡的橘色光芒,也让原本不大的屋子看上去十分温馨。
“你在看什么?”达达利亚回过神来,发现钟离已经换好衣服回到客厅,正在侧头整理因为换衣服而略显凌乱的发丝。
“在看学长的家,我觉得这里看起来很温馨,并不像学长说的那样简陋。”达达利亚将视线移到钟离身上,将自己的心声说出。
“谢谢。”自己的布置得到认可,钟离心里还是高兴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容,本就不算硬朗的线条在微暖灯光下显得越发柔和,达达利亚惊异于眼前人的美好,只呆呆地看着钟离,竟是忘了如何言语。
“不,不用谢,我们赶紧吃饭吧,一会儿菜凉了就不好吃了。”达达利亚回过神来,惊觉自己方才竟看的呆了,心里突然紧张起来。
“嗯。”钟离微微颔首,帮着从袋子里拿出打包盒,揭开盖子后一一摆好,只是塑料饭盒放在深橘的桌布上,显得有些刺眼。

“好吃吗?”达达利亚见钟离动了筷子,便忍不住出声询问,他想知道这顿饭是否合钟离胃口,如果不合胃口下次就得再换家店。
“食不言。”钟离叹了口气,方才在外面的时候他便想说了,吃饭时不可言语,达达利亚这番做派实在不像是个富人家的孩子。
“……”达达利亚看出了钟离眼底的些许嫌弃,赶忙闭紧了嘴,略显狭窄的客厅里便只剩下了拨动菜肴和咀嚼食物的声音。
“这会儿好像已经没车了……”达达利亚望着窗外已经暗沉下去的天色,街道上别说车了,连个人影都没有,实在寂静的可怕。
“抱歉,我家住的偏了些,这会子也确实没车了。”钟离没敢告诉达达利亚,其实自家这边就算白天车也没见得躲到哪里去,“若是不嫌弃的话,你今晚就在我这歇息吧。”
“好啊!我睡沙……”“你睡我房间吧。”
空气突然安静的有些可怕,达达利亚看着一脸正经的钟离,知道他这是认真的,便也没再推辞,顺着钟离的指引进了房间。

“其实我睡沙发就行了。”达达利亚见钟离跟着进来拿被褥,心里越发不安起来。
“无事,你毕竟是客人,没有让客人睡沙发而主人家睡床的道理。”钟离拿着被子走到门口 ,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道,“对了,房间里有洗漱的小隔间,我方才已经沐浴过了,你若是有需要直接用便是。”
说完,钟离便离开了房间,并且还很贴心地替达达利亚关上了门。
“钟离学长的房间和被子……”达达利亚坐在床边,手掌摩挲着棉被上的花纹,鼻子似乎嗅到了被褥上淡淡的花香,跟钟离身上的一样,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毕竟是钟离的床铺,达达利亚不想脏着身子躺上去,于是便走进小隔间准备先洗个澡。
许是钟离才洗过不久的关系,小隔间里充斥着同样恬淡的花香,似乎是某种洗发水的气味,达达利亚挤了一些在头上使劲揉搓,冲洗干净后整个人都散发着好闻的花香。
但问题也来了,达达利亚并没有带换洗的衣物,钟离应该也已经睡下,再穿着脏衣服躺上去显然不现实,于是机智如达达利亚决定不穿衣服睡觉,直接赤条条地钻进了被窝。
躺在钟离床上,鼻息间全是喜欢之人的气息,达达利亚难免有些春心萌动,只是抱着被子蹭了几下就感觉浑身发热,下半身更是疼得厉害,叫嚣着想要宣泄情感。
“钟离学长,钟离……”达达利亚幻想着钟离此刻推门而入,站在床前同自己微笑,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就这样靠着虚妄的幻想来缓解自己那颗悸动不安的心。

第二天清晨,钟离便敲响了房门,毕竟今天是工作日,他不清楚达达利亚上午是否有课,本着不能浪费任何一节课的原则,钟离还是决定把达达利亚喊起来问一下。
然而敲了好几下门里面也没有回应,钟离不禁皱起了眉,担心达达利亚出了什么事的他想也没想便直接拧开门走了进去。
而此时的达达利亚仍旧沉浸在美梦之中,直到钟离掀开被子,才被寒冷所惊醒。
“你……”钟离看着自己床上那一滩泛白的液体,又看了看某个还没完全清醒的裸奔人,忍不住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
“唔……啊!”达达利亚清醒过来,看到床上的痕迹整个人都傻了,难不成自己昨晚在梦里……完了完了,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罢了,你先起来,我把被褥拿去小隔间洗洗就好。”钟离叹了口气,想着达达利亚毕竟只是个刚进大一的孩子,年轻气盛,这样的事情也算正常,自己一个博士在读的老人家也没必要同一个年轻孩子计较太多。
“我我我我来洗吧,不能再麻烦学长了。”达达利亚顾不上自己还没穿衣服,赶忙想抢钟离手上的被褥,结果踩到毯子滑了一跤,整个人都压在了钟离身上,隔着被褥那种。
“学长你没事吧?!”达达利亚生怕自己压坏了钟离,赶忙爬起身来,想起自己现在还光秃秃的,又跑去飞快的套好了衣服。
“没事,只是头磕了一下。”即便意外频发,钟离也没忘记自己进来找达达利亚的本心,“你今天有课吗?有的话我找车送你。”
“没,没课。”其实有课,达达利亚心里嘀咕着,不过现在这情况他怎么能让钟离学长一个人来收拾烂摊子呢?等下请个假就成。
“那你先去客厅坐会儿,我把褥子泡好就去准备早饭。”钟离也没怀疑,抱着被子进了隔间,很快里面便传出哗哗的水声。

“没想到学长做饭也这么好吃。”达达利亚尝了口面前的炒饭,与其说是炒饭,不如说是钟离把昨晚剩下的饭菜都放在一起回了个锅,剩饭剩菜组合起来,味道居然还不错。
“谢谢。”达达利亚对自己厨艺的认可让钟离觉得很开心,毕竟自己一个人住了太长时间,即便做了再好的菜也只能一个人吃,而今天和达达利亚一起吃一份再简单不过的剩菜炒剩饭,却让他第一次有了幸福的感觉。
“对了,我刚刚出来的时候看见学长柜子上摆有台历,上面12.31用红笔画了个圈,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达达利亚放下筷子,指了指一旁桌上以宣纸为底的日历。
“生辰罢了,也不是什么大日子。”钟离并不在意自己的生辰,只是恰巧今年生辰在元旦前一日,想着纪念一下才画了个圈作标记。
生日吗……达达利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今天已经是29号了,时间紧迫啊……
“31正好是周五,学长有什么打算吗?”达达利亚思索片刻,决定还是先了解一下钟离本人的想法,这样自己也好早做准备。
“无甚想法,同平时一样在图书馆看书就好,生辰于我而言同一般日子没什么区别。”钟离收拾好碗筷,起身背对着达达利亚,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复杂的神情:怎么可能不期待呢?生辰可是很重要的日子啊,只是自己已经孤单了这么久,即便是生辰,一个人过久了便也同其他时候没什么分别。
不知为何,达达利亚从钟离的背影里看出一丝落寞,给他办好生日的想法也越发强烈。

“学长……”31号当天,达达利亚本想着给钟离一个惊喜,结果在图书馆里找到了人,“你不会真准备就坐这看一天的书吧?”
“倒也不是,晚上回去下碗面吃过就好。”毕竟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这样的,或许前几年还为了仪式感买过蛋糕,可最后一个人吹蜡烛切蛋糕的场景实在无趣,便索性连蛋糕也不买了,只随便下碗长寿面凑合着过。
“……”达达利亚看着眼前一本正经解释的钟离,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便索性直接连人带书都给拽走,塞进了门口的敞篷跑车。
“你……”
“一年一次的生日不该这样白白浪费,我买了两张电影票,学长愿不愿意,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看电影,我陪你过生日。”达达利亚紧握着方向盘的手渗出汗水,他甚至不敢去看钟离的表情,生怕他会拒绝自己。
“我陪你过生日”几个字回荡在钟离脑海,他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达达利亚说要陪他过生辰,这次生辰……终于不用一个人过了吗?
“学长?学长若是不愿的话我这就送你……”
“谢谢。”钟离极为罕见的突然出声,打断了达达利亚的话,“谢谢你愿意陪我过生辰,我愿意的,就按你原本的想法来吧。”
钟离言语中渗出的卑微让达达利亚心中一梗,他从没想过自己喜欢的人竟如此孤独,孤独到连有个人陪他过生日都如此欢喜,甚至主动迎合,只是因为害怕再变回一个人。
“那学长可要系好安全带,我们出发啦!”达达利亚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被刚才的情绪感染,在确认钟离系好了安全带后便猛踩油门,向着预定好的电影院驶去。

“您好,这是您的票,祝您观影愉快。”服务生将两张红色的电影票递给达达利亚,却越看越觉得他眼熟,刚要开口就被达达利亚眼神制止,无处安放的目光随即看向了一旁似乎有些不安的黑发男人,心里便有了结果。
“走吧,电影要开始了。”达达利亚牵起钟离的手通过检票口,而直到两人消失在铺有绒毯的走廊,柜台前的服务生才长舒了口气:
好险,刚刚差点就暴露少爷的身份了,难怪今天这场明明很应该很火爆,却一个人也没有,看来是少爷给那人准备的包场吧,也不知道少爷能不能追到自己喜欢的人。
这边女服务生还在YY达达利亚的终身大事,那边电影已然开场,片名《奔赴》,是最近相当火爆的一部爱情电影,里面的女主很孤独,男主却很阳光多金,谁也没想到这样的男主竟然爱上了女主,并开始努力地追求她,最后女主答应了男主的求婚,两人在铺满鲜花的草地上相拥而吻,将寄托着幸福的捧花扔给了下一个渴望爱情的幸运儿。
钟离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完了手中的剧情介绍,又看了看身旁笔直坐着的达达利亚和空旷的影厅,这里不该只有他们两人,除非是达达利亚包了场,而这一部很明显是爱情电影,达达利亚这是想干什么?
钟离一边思考一边伸手想拿一颗爆米花,手却在伸进爆米花桶时碰到了达达利亚的手,钟离抬眼望去,只见达达利亚怀里的爆米花不知何时已经吃完,以为他喜欢吃,便将自己那桶往达达利亚的方向推了推。
“没事,还是学长吃吧,我已经吃饱了。”达达利亚指指自己空了的爆米花桶,然后把钟离那份又给塞了回去。
如果此时的光线再亮一些,钟离或许就能看到达达利亚脸上不正常的红色,那是年轻人在面对感情时最为青涩原始的反应。

爆米花的插曲并未影响钟离的观影体验,从他的角度来说,这部电影还算不错,至少情节生动简练,没什么大的问题,一直到男女主的婚礼现场,女主将捧花抛出。
不知是不是出现了幻觉,钟离看见那捧花穿过荧屏朝自己飞来,反应过来时怀里已经多了一个和电影里一模一样的粉紫色花束。
“这可是象征幸运的捧花,学长一定会交好运的。”达达利亚一边祝贺钟离,一边眼神暗示荧屏下弯着腰的服务生赶紧离开。
“谢谢,我很喜欢。”钟离不傻,捧花不可能真的是从电影里扔出来的,毕竟电影里那捧花正稳稳当当地落在女主闺蜜怀中,而自己的这个,想来是达达利亚提前布置好的,既然他一片心意自己也没必要拂了他的面子。
“对了,敢问学长愿意跟我一起共进晚餐吗?我知道有家餐厅很是不错。”达达利亚见荧幕上开始出现职员表,便试探着提出与钟离共进晚餐的邀约,若是他愿意的话,自己精心准备的那些东西也才算没有白费。
“当然,我说过,我很感谢你愿意陪我一同过生辰,所以今天我全听你安排。”钟离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眼睫却依旧耷拉着,达达利亚心里清楚,自己还是没能真正让钟离释怀。
希望接下来的计划能让他开心些吧。达达利亚试探着碰了碰钟离,在确认他并不排斥自己的接近之后默默牵住他的手,隔着手套感受身边人掌心的温热。

“这里是璃月最好的餐馆之一,且全都是实打实的璃月名菜,希望你会喜欢。”说罢,达达利亚拍了拍手,几个身穿璃月传统服饰的侍者便端着古色古香的餐盘缓步走来,将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品合理布局在檀方桌上。
“雕龙盘凤筷?”钟离的注意力被桌上一双精致的筷子所吸引,这种餐厅怎么可能用这样意义的筷子招待顾客,除非……
“嗯,可以带回家哦,这可是额外待遇。”达达利亚眯眼笑笑,此前他特意了解到雕龙盘凤筷在璃月象征着定亲,这才费劲收到一双刚制成的,准备不露痕迹地送给钟离,并暗示他自己的心意,以钟离对璃月传统文化的热爱之深,他一定会明白的。
“谢谢,这双筷子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雕龙盘凤筷很是难得,因为每制成一双都有耗费巨大的心力,何况这双无论是材质还是雕工都显然是出于大家之手,便更难得了。
达达利亚猜的不错,钟离的确很喜欢这份礼物,并且也确认了他的心意,毕竟谁会在只有两个人的餐厅里摆上三双筷子呢?更别说那两双只是普通的檀木筷了。
但奇怪的是,之后两人都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达达利亚总忍不住偷偷去看钟离,看对方优雅的品尝桌上的美食,小口咀嚼裹挟着汤汁的饭粒。
达达利亚也发现钟离用的是普通筷子,那双雕龙盘凤筷被他左手紧紧握着,指腹不时在繁复精美的花纹上摩挲,足见其喜爱之深。

“学长……有喜欢的人吗?”见钟离对筷子爱不释手的模样,达达利亚忍不住出声询问。
“有啊。”钟离看见达达利亚脸上的紧张神色,突然想逗逗这个傻乎乎的小学弟。
“是,是吗,那她也一定很喜欢你吧?”达达利亚先入为主地以为钟离喜欢的一定是一个很有气质的璃月传统美人,再想想自己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说话便越发没了底气。
“他应当也是喜欢我的吧。”钟离将手肘撑在桌上,托着下巴道,“他会想办法接近我,主动约我吃饭,会用不那么成熟的话开玩笑,会在我家里,准确来说是我房间里做一些年轻人喜欢的事情,还会把我从图书馆拉出来看电影,吃饭,只是为了陪我过生日。”
“你说,他是不是也很喜欢我。”钟离说完,朝达达利亚笑了笑,“我很感谢他让我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不那么孤独,既然他努力地奔向我,我也该给他一个回应,你说对吧?”
达达利亚被钟离的笑迷了脑子,好一会儿才琢磨清楚,钟离这说的一桩桩一件件不都是自己做过的事吗?所以他喜欢的人是……
“我?学长也喜欢我是不是?”达达利亚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过,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呢?
“果然是个孩子。”见达达利亚激动的差点掀了桌子,钟离无奈地叹了口气,主动握住达达利亚的手放在自己脸颊,“我心悦你,听见了吗达达利亚,我心悦你。”

“学长……”钟离连说两次心悦自己,达达利亚开心的快哭出来了,为了不让钟离察觉自己丢人的神情,索性抽出手掌起身走近,将还在微笑的男人紧紧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还有人看着呢,男孩子哭成这样会被嘲笑的。”钟离感觉到达达利亚身体的颤抖,抬手拍拍他的脊背,语调温润轻缓,像是带有魔力一般,安抚了达达利亚的情绪。
“让我猜猜,你是不是还准备了蛋糕?”钟离见达达利亚缓过劲来,便坏心眼地“提醒”达达利亚,毕竟这一桌子菜分量都不多,至少绝对不够让两个成年男子吃饱,所以肯定还有算得上主食的菜品没端上来。
“对哦,还有蛋糕!”达达利亚如梦初醒,赶忙给墙边看戏已久的侍者使眼色。
刹那间,整个餐馆漆黑一片,唯有门口亮起点点微光,那是蛋糕上蜡烛的温暖焰芒。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达达利亚将蛋糕端放在清理干净的桌面,拍手哼唱着祝福的歌谣。
“在心里许个愿吧,生日许愿可灵验了。”达达利亚见钟离在烛光之下发红的脸颊,和渐渐湿润的眼睛,心底也越发柔软起来。
“嗯。”钟离闭上眼睛,将泪水阻隔,心底默默将愿望许下:我希望以后的每一个生日都能像今天一样开心,永不再孤独。
许完愿,钟离探身吹去烛火,在火光熄灭的瞬间,大厅里再度灯火通明,映照出钟离脸上未干的泪痕,他还是没能止住泪水。
“生日哭鼻子可是会变丑的。”达达利亚伸手抹去钟离脸上的泪水,将水晶蛋糕刀放在钟离手中,“来,快切蛋糕吧。”

钟离拿着蛋糕刀找了半天角度,却始终下不了这个手,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蛋糕看着过于精致,香浓的巧克力将蛋糕层层包裹,顶端洒满了细碎的蓝色海盐,奶油花是栗色的,闻起来有很浓的坚果香甜,正中央有两个手牵手的可爱翻糖小人,一个是他自己,而另一个,是对面正在微笑的达达利亚。
“呼……”钟离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两个翻糖小人将蛋糕切成两半,又分出一大块放在盘子里送到达达利亚面前,然后才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切了一小块放在面前。
“学长不多吃点吗?明明刚才都没吃多少饭菜,待会儿肯定会饿的。”达达利亚看看自己盘里比脸没小多少的蛋糕,又看看钟离面前那块比手还小的,忍不住挑了挑眉。
“谢谢,不过不用了,巧克力热量太高,我晚上不能吃太多,容易积食。”钟离说着说着,脸上多出几分笑意,“倒是你,如今还算是长身体的年纪,多吃些总是好的。”
“学长还真是……”达达利亚无奈的笑了笑,见钟离已经开始细细品尝满是巧克力的蛋糕,便也不甘示弱地埋头吃了起来。
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钟离优雅地吃完盘中蛋糕,还不慌不忙地拿手帕擦了擦嘴,而达达利亚面前却是宛若野狗扑食,一片狼藉。
“慢点吃,别噎着了。”钟离见达达利亚吃的很急,担心他会卡着,便走过去替他顺背,还很贴心地递上一杯飘着碎冰的橙汁。
“嗝唔……”达达利亚接过橙汁一饮而尽,吃饱喝足刚想打个饱嗝,突然想起钟离就站在旁边,为了保持形象硬是将那股气给压了下去,以至于肺和气管都呛得一阵生疼。
“让你慢点吃了,再喝些橙汁吧。”钟离替达达利亚又倒了一杯橙汁,然后趁他缓神的时候拿起绢帕想替他擦去嘴角残渣,却不想手肘一滑,整个人摔在达达利亚身上。
“学长,你好香啊。”两人距离近在咫尺,达达利亚能很清晰地感知到钟离身上浓郁的巧克力芬芳,还有温软的身体……
“对不起,没压着你肚子吧,吃饱了不能压肚子的。”钟离愣怔片刻后醒过神来,慌忙从达达利亚身上爬起,还试探着摸了摸他肚子。
“没事,我皮糙肉厚的可经折腾了。”达达利亚拍拍胸脯,像钟离展示了年轻人的活力。
“噗。”钟离见达达利亚憨傻的模样禁不住笑出声来,达达利亚从未想过,喜悦时只是抿唇微笑的钟离竟然也会有笑出声的时候,而且他怎么能,怎么能笑的这么好看!
“啊……抱歉,我无意嘲……”钟离意识到自己方才笑的有些不妥,刚想开口道歉就被达达利亚紧紧抱住,微张的唇齿被肆意侵入,夺去了他说话和呼吸的权利。
唇齿间弥漫着海盐的咸与巧克力的苦甜,钟离明明未曾饮酒,此刻却有些醉了,脸上泛起淡淡的嫣红,如同桌上粉嫩的花朵一般,让人想摘下来好好欣赏。

“钟离学长……钟离……”不止过了多久,达达利亚才终于放过快要缺氧的钟离,拇指蹭过他那被亲到微肿的柔软唇瓣,同入魔般一遍遍低喃着钟离的名字。
“我在,达达利亚,我在。”钟离缓过气来,轻握住达达利亚的手掌,像哄小孩子一样耐心回应着他的每一次呼唤。
“钟离,嫁给我吧,我很认真的。”达达利亚反握住钟离双手,为了不让钟离以为自己是在开玩笑还特意强调了一下自己的态度。
“你现在还小,不该这么早就想着谈婚论嫁,说不定以后你会遇到更喜欢的……”
“不会的!”达达利亚震声道,“除了你,我达达利亚此生绝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一个人,这是我的真心,也是我对你的爱与承诺。”
“嘘,还有人在呢。”钟离突然想起边上还站着人,达达利亚方才那么大声,他们定然全听了去,慌忙伸手捂住达达利亚的嘴,止住了他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甜言蜜语”。
达达利亚见钟离捂着自己的嘴,便使坏地舔了舔他的手心,吓得钟离仿佛触电一般将手缩回,想说些什么却是满脸的无可奈何。
“捂我嘴作甚,怎么,害羞了?”达达利亚将钟离抱到自己腿上,凑在他耳边低声调笑。
“真是……”钟离一时又羞又恼,却又实在拿这年轻人没办法,脸皮不如他厚便也罢了,力气也同他没得比,何况这里估计也是他达达利亚的地盘,自己怕是连跑都跑不掉。
“不逗你了,我们把剩下的蛋糕打包回家吧,正好当做明天的早餐,如何?”达达利亚刚说完,一旁的侍者便很有眼力见地拿来蛋糕盒将剩了大半的蛋糕重新装好,并用丝带在盒子顶端绑出来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我们走吧。”达达利亚一手拎着蛋糕,一手牵着钟离,潇洒地离开了饭店。

等回到钟离的小屋,达达利亚熟门熟路地换鞋进门,全然当做回了自己家里一般,并将蛋糕放进还空有大半位置的冰箱。
“学长还准备睡沙发吗?”达达利亚见钟离又在收拾床铺,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床有些小,挤不下两个人的。”钟离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清楚得很,自己那床虽说不大,却也足以承载两个成年男性,自己这般推说也只是放不下那点可悲的自尊罢了。
“那不行,你都说你也喜欢我了,我们现在就是情侣,哪有情侣分床睡的道理!”达达利亚一把抢过钟离手中的被褥扔回床上,像只炸了毛的小狐狸一样,气鼓鼓地看着钟离。
“好,我听你的。”钟离轻抚达达利亚鼓起来的脸颊,笑容清浅如山间灵泉,沁人心脾。
“对了。”
“嗯?”
“亲爱的,生日快乐。”达达利亚一脸满足地抱着钟离,极为虔诚地吻了吻他柔软的唇,“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就算你偷偷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也会朝你跑来,然后把你绑在我怀里,直到永远。”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哪天你违背了今天的誓言,我也一定会把你抓回来,无论天涯海角。”钟离放完狠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将脸埋进达达利亚温暖厚实的胸膛,感受某人的胸肌因为憋笑而止不住地颤抖。
“好,我等你来把我抓回去。”达达利亚强忍住笑意,将钟离揽的更紧了些,“不过现在,该睡觉了,晚安,我的大寿星。”
“晚安,达达利亚。”

曾经的我习惯孤独,习惯了远离人群独自生活,或许我本该一直这样下去,直至生命消亡的那天。
可是,我遇见了你,你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的一切,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或许就像电影里那样,男女主相互奔赴,你向我跑来,我也愿意奔向你,接受你炙热的感情,为你改变原本一成不变的生活节奏。
只因为,我爱你。

26 个赞

OMG好甜好甜呜呜呜呜呜呜:sob::sob::sob::sob::sob::sob:

谢谢喜欢呀

呜呜呜呜呜呜呜好甜好甜:face_holding_back_tears:我爱妈咪公钟真是太好了

谢谢喜欢

呜呜呜好温柔好甜,妈咪您是卡密!!!

谢谢你的喜欢:heart: (ɔˆз(ˆ⌣ˆ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