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冬某小伙吵架实录

设定在现代,达是北国企业的璃月分部的CEO,离是璃月大学的教授,俩人在一起不久,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设定。过年比较忙,忙里偷闲的摸鱼,写的非常粗糙,不太会用论坛,希望各位看官老爷们看得开心

临近年底,达达利亚公司的工作很忙,文件的审批以及年销售额的情况分析等等,年末的收尾工作忙得达达利亚每天都焦头烂额,在公司加班到深夜已是家常便饭了。

而钟离在这个时间段在家清闲的很,大学早就放假了,钟老师暂时也就不必为学生的论文指导和备课结课而忙碌,小离老师过上了早上起来到阳台浇浇花,把家中的两只小猫给喂了,去花鸟集市溜达一圈看看有没有钟意的鸟儿,去菜市场买个菜再回来做个饭,用过午餐在家看看感兴趣的书,然后准备晚餐等达达利亚下班的一个悠闲的生活。

钟离不管达达利亚什么时候回来都会摆好碗筷,坐在客厅翻看着典籍或者话本等达达利亚回家一起吃饭,连续五天达达利亚都是夜深人静才回到家后,达刚进家门,钟离不忍担忧道:达达利亚,我知到公司事务莠多繁杂,但这么夜深才用晚餐,长久了对身体并无益处,我认为还是要以身体为主,下次…

本是一句普通关心的话,但达达利亚这边刚在公司审阅了好几位下属漏洞百出的方案,此刻仍在气头上,也就直接打断了钟离还没说完的话:钟离先生要是觉得我回来的晚就别等阿 ,我也没让你非得等我回来,你是不是有点太自我感动了?我这么晚回来不就是我得赚钱吗,要是我也和你一样天天遛鸟听曲,想买什么买什么,谁来买单?钟离先生倒是好生活,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你倒是无忧无虑的很。

钟离没能说完的“下次我送去公司可以吗”被达达利亚一连串像炮弹一样的质问给卡在了喉中,钟离脸上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却能从神情中感受到一丝微妙的冷“原来阁下是这样想的吗…我知道了…先吃饭吧”俩人面对着一言不发地吃完了饭…直到背对着躺在床上睡去时这个夜晚都是沉默的,谁都没有要先开口的意思。

第二天达达利亚照常上班,达达利亚临近下班点看了一下桌上还没翻的文件意识到今天依旧是要加班的意思,好像一切都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突然意识到昨天自己在气头上对离说了些不好的话,想着下班回家就先主动搭个话吧。

只是那天下班回到家,家里漆黑一片,没有热腾腾的饭菜香气,也没有长发美人安静的坐在客厅翻看着画本,那只只要主人一进门就喜欢跑到玄关处蹭蹭主人腿的小猫也没有出现,达达利亚权当只是钟离今晚睡得比较早罢,达达利亚换了双居家的鞋开了灯,便往二楼的主卧方向走去,途中路过餐厅,看到餐桌上放着一张纸条写着:及时浇花,冰箱的菜大致还有三天的量。

此时达达利亚才意识到不对劲,推开主卧的门果然空无一人,甚至钟离平时放在角落的行李箱也一同消失了,达达利亚怒极反笑心想:切,好啊搬走就搬走,不会真的以为我会主动跑过去你家追你回来吧,一个人也挺好啊,省得还要每天多洗一个人的碗呢

钟离带着猫和画眉回到自己以前住的公寓,太久没回来住,虽说有请家政阿姨定期来打扫,但对于讲究精致的离来说还是要整理安置一下,把画眉和猫安顿好,钟离再次过上了一如平常的生活,除了晚上偶尔还是会拿多一双碗筷,做多一人份的饭菜,还是习惯性会等一下再吃饭,其余的生活对钟离来说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钟离搬走的第四天,眼看着钟离一直都没有主动联系自己的意思,达达利亚不得不着急起来,心里各种荒唐的念头也油然而生:这么多天都没有打一个电话,也不给我发条消息,钟离不会是真的想和我分手吧,不能吧…但是他连鸭鸭小栗都带走了,万一呢…不会真不要我了吧…不行…我得去看看……不会真这越想心里就越着急,感觉在公司多坐一秒都是如坐针毡度秒如年,索性匆匆完成手头的工作,下属们还在惊诧于这位跟鬼上身似的上司在让所有人含泪陪着他连着加班三天到深夜这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那年轻的上司是不是被人甩了,怎料想居然今天破天荒的给大家按时下班了,据某些望远镜下属观察得出一个结论,他们上司一定是加班加傻了所以提前给下班,毕竟都火急火燎走出公司,开着他的超跑居然往家相反的方向开了…

银色超跑一路风风火火地驶向离的公寓,路过钟离所在小区附近街角一家鲜花店,银色超跑不忘驻足,轻车熟路地选好了要包的花,很快一束开的正盛的琉璃百合混着几朵或含苞或绽放的霓裳花在副驾驶上悄然站立……直到站到钟离的公寓门前,达达利亚在选择是按门铃还是直接用钥匙,犹豫了一分钟还是选择了前者,设想了一下后者“一声咔擦一道人影闪现到民宅里,究竟是歹人不怀好意还是多日未见的男友闪现家中”大概钟离会更倾向于相信前者,而把那团人影揍一顿报警。所以达达利亚还是选择了最保险的方法——按门铃。

一股霓裳花的香气随开门动作而至,看到璃月美人穿着白色浴袍下摆的分叉一直延伸到大腿,手上还拿着擦头发的毛巾,达达利亚满腹牢骚和质问在门打开的瞬间,都堵在心里,就像被一罐摇晃后橘子汽水拉开拉条的瞬间嘭一声溅了一身,变成委屈和酸涩。

钟离被达达利亚一个用力的拥抱带的猝不及防地往后退了几步,无措道:怎么了?

趴在身上的树懒委屈:…唔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开门了,你是不是故意这么穿的,是不是谁你都这样开门,我是和你吵架了,这不是还没道歉嘛,我前两天不发消息就是想看看先生会不会主动发消息,钟离你一点都不想我吗,你这要找新对象了是嘛

低头看着眼前蔫巴的达达利亚,明明什么都没做错突然负罪感很深的钟离先生:嗯?没有…我刚刚沐浴出来,听到门铃声就过来了看摄像头开门了,确定是阁下我才开的,而且哪怕不看摄像头,会在这个时间段来找我的也只有你了吧?阁下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被完全看穿的某人撒开抱紧离的手慌忙道:呃这个…嗯…没有啊,我就是有点事情路过这边,有点想小栗了我就不能过来看看儿子们吗…

看着拿着花的年轻人还要用拙劣的演技继续嘴硬,小离老师起了点逗逗小狗的想法:原来如此…猫在客厅里,鸟在院子里,看完你出门前记得粘一下毛否则会蹭脏你的车,我先上楼了。

这一转身小年轻显然急了,忙拉住钟离的手:诶,别!先生这是要赶我走吗,我错了,我…我不想和猫玩…我是来找先生你的…不是顺路是专门,我买了你喜欢的琉璃百合,也是专门买的,别生我气了好不好,前几天是我错了,我大错特错,我不应该那样和你说话,我那天工作太忙了,一回家我以为你也要说教,我气过头了,对不起…不生气了好不好,跟我回去吧先生…

钟离冷漠地说:钟某今天不会跟你回去。

沮丧的橘毛狐狸:先生…真的不愿回去吗…那我过来和你一起住可以吗

还想再逗逗小孩的小离老师转头看到深蓝的眼睛里藏着的海水似乎将要溢出,也就收了神通:我刚刚逗你的,我没有生气,花开的很好我很喜欢,我只是觉得公子阁下这段时间确实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于是我就搬出来了,不过今天确实不能和你回去,一来是现在夜已深,二来我的行李也要重新收拾一番,何况我已经沐浴了也不宜奔波,此事明天再议,阁下意下如何?你的换洗衣物还是放在二楼的靠左的衣柜里,要留下吗?

璃月美人笑笑,丹霞的眼尾随着主人的一颦一笑像两条锦鲤在游动,展示着主人风韵,沉迷美颜却因又被戏弄而羞恼的的达叼住离的唇,轻咬着离的下唇:先生…你又拿我寻开心…钟离先生你真是…太坏了

钟离把两只手从达达利亚紧紧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捧着达达利亚的脸,凑到达达达利亚耳边:所以…今晚要留下吗…

虽然是疑问的语句但是陈述的语气,就好像这并不是一句邀请而是平静的交代了一件将要发生的事情罢。

“钟离先生今天一直挑衅我啊,今晚就算你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小伙答非所问道。
……

最后我们也不清楚为什么两人会从一楼客厅的沙发滚到二楼主卧的床上……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