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途径烟火途径你

是纯情带点茶艺的鸭和温柔带点钓系的离!
ooc预警!
这次真的是甜饼!一些小情侣之间的可可爱爱的互动!还有友情出场的空、魈、闲云等人哦!(带点魈空)

又是一年璃月港最热闹的时候。
傍晚风微微沾上了寒意,粼粼的水波折射着夕阳的光芒。树影像只猫,跃上楼梢,为了海灯节特地燃起的灯笼散发着悠悠的光芒。夕阳的余晖还未散尽,残霞晕染着天空,斑驳了流云。
橘发的年轻人步伐轻快的走在路上,嘴角不自觉的沾染了笑意,像只狡黠又可爱的小狐狸。就在前一天他收到了来自往生堂客卿钟离的邀请,邀请他共度海灯节。
说是邀请其实也并不恰当,不过是几天前狡黠的橘毛狐狸在与先生吃饭的时候顺势与先生谈论起海灯节的缘起。当学识渊博的往生堂客卿谈起海灯节也是人们对团圆的期盼时,这位来自至冬的年轻的执行官也不免想到了远在雪国的家人,难得显示出几分落寞。
钟离率先察觉到了不对:“请问阁下……可是有些伤心事?可否与钟某一说?”
橘毛青年故作委屈:“哎……不过是听先生一说,我也有些想念起家人了……也不知今年海灯节……”
达达利亚估的没错,这位年长的先生一向吃着套。他看着对面的钟离沉思了几秒:“……那既然如此,阁下可否与钟某共度海灯节?”
“噢耶!目的达成!”橘毛狐狸在心里给自己喝彩,立马应下了邀请。
正在品茶的温文尔雅的客卿暗自笑着摇了摇头。
达达利亚收回飘飞的思绪,兴高采烈的往新月轩走,手里还提着几盒糕点。这糕点制作中参入了翘英庄新出的茶叶,吃起来轻甜中带着几份茶香。“钟离先生应当会喜欢的,”乐于助人的旅行者当初是这么拍着达达利亚的说的。
“钟离先生!”橘毛青年有些毛躁的推开了包厢的门,却见偌大的包厢内挤得满满当当。闲云带着甘雨、申鹤和漱玉,魈和空坐在一旁,行秋和重云低着头说着什么,一身绿衣的游吟诗人冲他举了举酒杯,看上去已经喝了不少。钟离见达达利亚进来,本要开口。胡桃却一个箭步冲到达达利亚面前,热情的把他拉到了离钟离最远的位置:“来来来,过节啦!本堂主就不与你计较了,坐着吧!”
胡桃满脸都是“和善”的笑,则在暗自腹诽那想要拐走自己老父亲的坏心眼狐狸。
达达利亚有点委屈的看着钟离,钟离一向吃他这套。轻轻叹了口气,放下茶盏说:“公子阁下即是我邀来的客人,便坐我旁边吧。”
胡桃内心为自己那“单纯”的老父亲捏了把汗,却不得不笑着目送达达利亚坐在了钟离身侧,只是那眼神着实骂的很脏。
魈紧紧得盯着那一在先生身边坐下便说个不停的橘毛青年。狡黠的狐狸拿着糕点递给钟离,一边闲着殷勤:“这是叫翘英庄新出的茶点,可是费了我好大劲才买到的,钟离先生快尝尝!”
钟离轻轻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给出了不错的评价。橘毛青年立马笑的见牙不见眼,要是这时候他有尾巴现在摇的一点很欢快。
闲云看着二人升起几分疑惑。像是朋友……又不那么像……闲云轻轻拍了拍身边的魈,低声问:“这位与帝……钟离先生是何关系?”魈冷冷瞥了一眼闲云,没有回答。
钟离听力自是不同于凡人,达达利亚同样听力过人。达达利亚正要开口解释,想说些什么却又闭了嘴——他们算是什么关系呢?或许他自己也不清楚。而在钟离先生心目中,他又算是什么呢?
“这是我的一位小友,”钟离放下手中的茶盏 ,笑着解释。
果然。
达达利亚的心终究还是沉了下去。……朋友么,我果然……也只不过是一个朋友……达达利亚说不清自己在期待什么,也不清楚自己在失落什么。
钟离抿着茶,余光扫了一眼耷拉下去的橘子头,心中不免好笑——果然还是少年心性啊!
这一顿饭达达利亚吃的索然无味,眼神时不时的往钟离身上飘。饭吃到后面,温迪已然有些飘了,转着到处拉人劝酒。钟离喝了两杯后便放下了,温迪于是又转到达达利亚身边,达达利亚觉得心里闷的难受,甚至没有一点推辞,一杯接着一杯的闷了下去。

“走啦走啦!”达达利亚隐约听见有人在叫嚷,不过一听便知是那位古灵精怪的胡桃小姐,“去看霄灯啦!”
他听见脚步声、衣料摩擦声以及凳子被挪开的声音。他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脑子却昏昏沉沉的,差点一个踉跄,却及时被人扶住。
“帝……钟离先生,需要帮忙吗?”是魈的声音。
“无妨,”钟离轻声应着,“他大概是有些醉了。”
吟游诗人搭着空的肩膀大着舌头道:“没、没事的,这酒度数不高,只是现劲头有点足,一、一会儿就好了。”
空也连忙拉住魈:“那我们先去放风筝吧!”顺带还朝靠在钟离身上的达达利亚使了一个眼色:“兄弟,能帮的都帮了,剩下的靠你了。”
人一个接一个走出了硕大的包厢,此刻这里只剩二人。达达利亚故意将头靠在钟离的颈肩上,钟离低头看着他,觉得他确实是有几分醉了。
“公子阁下……”钟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可还好?”
“先、先生,”橘子头有点委屈,没有回答那个问题,“你、你不理我。”
钟离有点无奈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想必阁下是误解了什么,我并无此意。阁下应当是有些醉了,不如钟某先送阁下回旅社。”
达达利亚瞬间就慌了,要是现在就回旅社,他还有什么戏份?
年轻人瞬间就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腔调,像只喝醉的小狐狸,求着钟离带他去看霄灯。钟离有些无奈,但还是扶着这个“醉鬼”去了空中走廊。
夜色已经深了,一轮明月挂在天边,皎白的月光洒在水面上,闪着盈盈的光。璃月港内张灯结彩,大红的灯笼和彩带挂的满街都是。霄灯映亮了天空,晕染了彩云,锣鼓声声响,纸鸢处处飞。
达达利亚一时间有些惊住了,漂亮的水蓝色眸子里映着星星点点的光。光影昏沉而暧昧,他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又该说些什么呢?
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他看着身边的钟离,肆无忌惮的看。钟离感受到炽热的目光,回头对上达达利亚那被酒意蒸红的眼尾。“阁下可是有什么话要说?”钟离笑着看着他。
……完蛋了,达达利亚看着钟离嘴角擎着的那一抹笑,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下,卧着一抹飘逸的霓红……可恶啊,他怎么笑起来这么好看……
达达利亚像是被看破心事的小孩子,他有些局促和仓皇,他有什么要说呢?
“啊……啊,先生,海灯节快乐!”
钟离有些无奈,他台阶都递到这儿了,只可惜某个人还没有会意。“公子阁下,同乐!”钟离温柔的应着,又轻轻的、不经意的说了一句,“我很喜欢达达利亚阁下哦!”
“啊……啊!”接着酒意把脑袋靠在钟离肩上的年轻人一下子抬起头。“钟……钟离先生!你刚才说了什么?啊啊?!”
钟离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说,我很喜欢达达利亚阁下哦!”
达达利亚的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
啊啊!老天保佑啊!冰之女皇在上啊!我没听错吧!他他他他说他喜欢我啊啊啊啊!!!
达达利亚死死抱住钟离的腰,他把头埋在钟离的锁骨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我也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先生呜呜呜X﹏X!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钟离有些无奈的再次摸了摸达达利亚的脑袋:“好啦,那哭什么呢?”
达达利亚抬起头,把眼泪憋在了眼眶:“我……我怕先生不喜欢我……”
钟离温柔的像在哄一个孩子:“我说了我很喜欢达达利亚阁下哦!”
“你、你之前还不理我……”达达利亚说着又要哭了出来。
“没有的……”钟离扶额,看着眼前的橘子头又要掉眼泪,连忙补救到,“那达达利亚要什么补偿呢?”
等的就是这句话!
达达利亚认真的盯着他:“亲一下……就一下好不好?”
“就一下嘛!”
钟离本想拒绝,但架不住青年的目光显得那么委屈,最终还是答应了:“行吧……但只此一……”
话音未落,青年人滚烫的唇舌便覆上了钟离略显温凉的唇瓣。烟花在二人身后爆开,霄灯寄托着人们美好又纯粹的愿望点亮这喧嚣的夜,这刹那也便成了永恒。

……远处的魈看着空中走廊上成双的人影,傩面具在手中若隐若现。空在心中给达达利亚竖了个大拇指,随即紧紧的牵住了即将暴走魈。

————————————————
魈:不敬仙师!
空:兄弟好样的!不过这就是另外的价钱了。
胡桃:可恶我要报警那至冬毛子拐走了我家先生!
闲云:原来如此,那位是帝君的小男友么……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