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嘘,好爸爸(2.18更新4)

*转世达x神明离,养父子关系
*达情绪不稳定,后续会有解释
*离会有婚姻关系慎入
*有r18再另创帖子(如果开在r18分区结果没有r18那就成我养胃却硬要装雄起了🥺)

达达利亚喜欢他的养父,钟离。

如果他还是一个孩子就好了。

因为小孩子的话不必当真。

而他也能一直在父亲的影子里。

然后,对钟离伸出双手——

“嘘,好爸爸。”

抓到你咯——

12 个赞

1

没有家的小达达利亚被钟离接回了家。

对于从小失去亲人的达达利亚来说,“回家”这两个字后面可能是弥漫的硝烟、坠落的飞机和发霉的粮食——爸爸的尸体是被炮火烧焦的,妈妈的尸体是被飞机压进海底的,妹妹是被孤儿院饿死的。

所以当有一个像神仙一样的哥哥说要带他回家的时候,达达利亚就像立正在原地,想要掉头就跑。

他不怕坏人,他怕好人。他怕好人对他释放善意,怕好人成为了他的家人,害怕好人成为了不会说话的尸体。

达达利亚想跑,却被院长死死地摁住,六岁的孩子在院长的怀里乱踹,最后还是打包送上了钟离的车。

钟离握着方向盘,而达达利亚被车内的木质熏香熏得鼻子发痒。达达利亚看着琥珀色的发尾思考着,如果他是坏人就找机会撕烂他的喉咙,如果是好人……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好人。

到家后。

“哇,这命盘,硬啊。”胡桃盯着达达利亚的面容,又问了一下大致的生辰,算了一下。

胡桃作为钟离两百年前的伙伴,如今转世成了一位小鸟依人的姑娘,作为往生堂第82代堂主,正值豆蔻年华,面貌没有太大的变化——缘分,真是妙。

达达利亚朝她呲牙咧嘴,他不懂什么是命盘,但是大概听得懂璃月话,至少“命硬”这个词他还是听得懂的——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个小姑娘是想把他赶走吗?虽然他也不想在这但赶他走……他还偏犟上了。

达达利亚恶狠狠地瞪了胡桃两眼,满脸不爽。然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把他挡在身后,是钟离。

钟离好看的眉头有些皱起,语气却是充满了无奈,只听他说道:“胡桃,不要这样。”

达达利亚看着钟离的侧脸,他好像是铁了心地要收养自己——这真实吗?一个陌生人突然说要变成你的家人。钟离是选择了“达达利亚”还是“一个家人的身份”呢?

达达利亚有点颤抖,也有点怯懦,他讨厌这样子的自己,他不喜欢犹豫。所以他打算破罐子破摔,也承认里面有有赌的成份。

“我看我还是回去好了。”达达利亚朝站在自己前面的钟离说道。

达达利亚直到长大后都记得,钟离的眼里是有多么的无奈,也有多么的宠溺。

在这句话之后,钟离转身面对他,然后把他抱起来,有力的手臂托起了他整个身子,然后另一只手护住他的后脑勺并且一下下抚摸着。

达达利亚听到自己耳边的声音——“不会不要你的。”

不要走。达达利亚好像听到了钟离的心声,就像院长珍藏多年的青梅酒,上了岁月才有的味道让酒变得沉重又缠人。

达达利亚浑身一颤,每个人的身后都有故事,那么,什么是钟离的故事呢?

那一瞬间,达达利亚好像感觉到了钟离身上的影子,就这样笼罩在他身上。就这样他被影子包裹、被影子塑造,成为了影子。

达达利亚抱住钟离的脖子,拍着钟离的背,回复他的话:“不会走的。”

既然选择了我,那你赶我走我也不会走的。达达利亚想着,对底下的胡桃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而胡桃在下面气得急跺脚。

2 个赞

2

达达利亚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是倒霉透顶,不管是在孤儿院也好,还是被钟离接走之后。

学习的时候会的题目不考考的题目不会,除此之外莫名其妙被拥立成小混混之王。曾经有个女生看到他靠近,甚至跑过去告诉老师达达利亚想要非礼。

一句话总结,他的人生就像踩了狗屎,但没有运。

手中的黑笔被指腹推着,抵着骨节在空中转了一圈。达达利亚无奈地趴在课桌上,想着想着就突然笑了:果然还是钟离最好了。

可是今天的钟离不好,让他一个人在家。

16岁的达达利亚因为有至冬的基因所以长得高达健硕,已经能直逼钟离的身高。因为健硕的体格,坐在沙发上就像一头熊。

达达利亚百无聊赖地看向时钟,脸色非常糟糕就像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魔。如今的家里就只剩下他和钟离居住,比他大了五岁的胡桃早已选择住在了学校。

达达利亚可以选择住校,但是养父钟离似乎是放心不下经常在学校出事的他,于是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子,并且答应好达达利亚在他毕业之前都会陪伴着他。

在达达利亚的成长之中,钟离一直陪伴在他的左右,可以说是他们基本上每天都会在一起。即便是出差,钟离也会选择赶回来照顾他——因为达达利亚告诉过他,自己每次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就会想起在孤儿院的生活,并且孤儿院院长给他留下了难以消去的阴影。

在漫长的等待之后,家里的房门终于被推开。

达达利亚看着钟离满心欢喜的进来,一时间脑子里警铃大作,于是端正地坐好,冷冷地看向钟离。

“达达利亚,我给你买了松…”钟离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达达利亚打断:“去哪了。”

达达利亚看见钟离眼里的欣喜变成了愣神,没有得到回答这件事让他变得更加暴躁,但是他自己知道要成为像钟离一样有耐心的人。于是他很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你,去,哪,了。”

一时间客厅的气氛坠入冰点,鎏金眼眸和海底对峙,他们之间有一方接受着无声的谴责。

钟离以为他是没有自己的陪伴而回忆起了之前在孤儿院的经历,于是在思考过后眉头上扬,面带歉意地说道:“对不起,今天没有提前告知你我有应酬。”正当钟离以为这件事能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达达利亚一直死死地盯着他,并没有打算松口的意义。

钟离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像被狼盯住的猎物——那双眼睛牢牢地盯着自己。

达达利亚…钟离一时间思绪飘出,他好像神游在这个宇宙之中。

“钟离先生,你在想什么呢——”达达利亚的牙齿刺着自己的下唇,竟然在自己怒不可遏的情况下走神?!达达利亚咬牙切齿地想: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吗?!

达达利亚想抓起东西向钟离丢去,可是一想到对面是自己心爱的养父就没有办法出手,于是紧握着抱枕的手渐渐也松了力,可是他还是不开心,不开心!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到很暴躁。

钟离看达达利亚一脸愤怒的模样,于是他疾步走到达达利亚身边,将他拥抱进自己的怀里。他伸手抚摸着达达利亚的后脑勺,一遍遍地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对不起,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钟离嘴里念着,并且在达达利亚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自责的眼神。

而达达利亚在钟离的背后露出了笑容——钟离也会有失误,他好开心啊。他又很伤心,因为钟离的失误是出现在了自己身上。可是这样一来他又很开心,看啊,钟离对他好愧疚、好愧疚,想来接下来的几天钟离都会把时间花在自己的身上了。

他们的关系互相隐瞒,互相成为对方的影子。

在钟离的拥抱下达达利亚的情绪逐渐安定下来。钟离想要松开他去洗漱,却被达达利亚拉住衣角,脸色阴沉地问他要去哪里。

“我只是去洗漱,达达利亚,”钟离抚摸着他的脸颊,并且从桌子上拿过来他带回来的松饼,说道:“这是你上次说想吃的蜂蜜松饼。”

达达利亚终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从钟离手中接过了纸袋,刚想咬一大口突然意识到钟离好像还没有吃。于是他将松饼递过去,让钟离先吃。

钟离笑着看他,眼睛像月牙一样弯弯的闪闪发光,他说:“我吃不下,你吃吧。我先去洗漱,等下你吃完可要记得刷牙再上床睡觉。”

“好的,先生。”达达利亚露出了充满了少年气的笑容,也不知道这笑容是不是戳到了钟离心底柔软的地方,让钟离的眼里出现了一丝难以分辨的情绪——也许是不舍,也许是遗憾,也许……是对故人的怀念?

达达利亚分不清这些复杂的情绪,在他世界里面的情绪很简单,也就只有喜欢和不喜欢,虽然表达方式有很多种。

在钟离离开去洗漱之后,达达利亚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包括刚刚扬起的嘴角也拉了下来。他盯着手中的松饼,沉思了片刻。

当时他好像是在钟离送他去上学的时候偷看钟离被发现,钟离问他在想什么那么出神,他愣了一下后笑着说:“想吃松饼了。”

4 个赞

3

钟离十分愧疚,他隐瞒了达达利亚不少事情。

他本身就是守护着璃月的神明,却对战死在沙场的至冬执行官放不下。于是“达达利亚”这一个名字成为了他心头的执念。

他说服过自己无数次要放下。

毕竟神明最忌讳的就是执念了。

钟离已经活了六千多年,他用内心的平静来躲避磨损已经上千年了,他的心一直处于平静的状态。他平静地扮演着“钟离”,平静地将璃月港交到七星手中,平静地与过去的回忆和解……

唯独不能平静地接受达达利亚的事情。

在那次天理之战,达达利亚满身是血地倒在钟离怀里。他说,要契约之神答应他,要来找他。

“好,我答应你。”钟离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眉尾下压,鎏金眼睛里全是悲怮,甚至在眼角周围出现了金色的鳞片,他轻轻地说:“我去找你。”

“不要走”这三个字化作一团打磨过的血肉,在钟离的喉咙里上不去也下不来,于是只好变成了呜咽堵在喉咙。而从脸颊滑下的一滴金色的泪水替钟离表达了悲伤。

“不要哭……”达达利亚气若游丝,他能感受到那滴泪水滴在了他的颧骨处,就像是他自己流出来的泪水。

达达利亚是战士,钟离是一方土地的守护神,他们都不应该哭泣,他们都不应该说“不要走”这三个字。但是达达利亚任性了一回,他要钟离找他。

契约之神说了“好”,却没说要什么报酬。

在这场战役中,愚人众用惨烈的牺牲换来了战场的优势。

钟离想到这里,低下了头。他任由莲蓬头吐出水珠将自己淋湿,雾气不断,升起氤氲,让原本因为回忆而失去血色的脸上有了些红晕。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找到达达利亚了,严格来说,他在那一次就已经完成了契约了……

钟离想到这里眉头微微蹵起。

是酒精在作怪吗,让他接连不断地想起这些事。

钟离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并且在心里不禁佩服着现在职场上不醉不归的人,真是连他这个喝了几千年酒的“人”都有些招架不住。

想到这里,钟离突然想起了那个执行官达达利亚……那个连喝几瓶火水后来跟他告白的年轻人。

真可爱啊。钟离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眼里却没有了任何的情绪,实在是太习惯想起了。

等到钟离洗漱完毕之后,他看见穿着印有小鲸鱼图案睡衣的达达利亚已经乖巧地躺在了床上。穿着浴袍的钟离似乎还意犹未尽,从旁边的展示柜里取出了已经开封过的红酒,倒了一杯。

“先生,你不能再喝了!”达达利亚不满地抗议道。

钟离已经坐在了床上,看着身边的橘发,眼里闪烁起了光。

床头灯将钟离照出了影子,而影子刚好一泻千里在达达利亚身上。钟离喝了一小口酒,并没有听达达利亚的话。

他的达达利亚。钟离将酒杯放在床头边上,随后躺下,向达达利亚伸出双臂,将他整个脑袋托着抱入自己的怀里。

“达达利亚……”钟离嗅着达达利亚发间的洗发水味,内心感觉到异常的安心。

对不起。都是我的执念,让你变得不幸。

钟离没有将心中的话说出口。

“钟离先生……”达达利亚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他不敢动一下,生怕醉酒的先生清醒过来。他现在就像一只煮熟的虾子,乖巧又红彤彤。

钟离的鎏金眼睛里好像充满了泪光,他瞥到了达达利亚的神情——多么稚嫩而纯真的高中生。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执念……达达利亚大概会成为优秀而受众人喜欢的人吧。

钟离在商场上驰骋了上千年,他想要的东西基本上都会得到,除非涉及到一些道德底线问题或者是更大的利益问题。而他早已没有身份去替达达利亚决定人生大事,他是自由的海鸥无惧的鲸。

渐渐地,钟离松开了手,在达达利亚疑惑的眼神中退到了床沿边。

“先生,怎么了?”达达利亚支起半个身子问他。

“无事。”钟离拉下了床头灯,“早些休息吧,晚安。”

“先生,晚安吻呢。”达达利亚露出委屈的样子,双目死盯着钟离希望他能有些动静。

钟离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支起身子,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轻柔的一吻。

“好,晚安。”钟离躺回去背对着他。

达达利亚静坐了半天,终于窸窸窣窣地缩回了被子里面。

达达利亚一直睁着眼睛,他知道钟离喝了酒之后就会很快地睡着。他在等待着。

等到旁边发出平稳的呼吸声之后,达达利亚才慢慢蜷缩着身子挪到钟离身边。他盯着钟离的背影,盯着发尾那一抹金色。

再靠近一点,小心一点。

直到能嗅得到钟离身上的香皂味。

达达利亚突然感觉困意袭来,被钟离的气味包裹着让他的安全感不断膨胀,神经也放松了。

晚安,钟离。

6 个赞

4

等达利亚醒来之后,钟离已经将早餐、家务等做好了,根本就不像昨夜应酬的人。

达达利亚走下楼梯,坐在了椅子上,看着餐桌上的豆浆油条,以及瘦肉粥,达达利亚大概推测钟离起的挺早的。

两个人吃早餐时也没有说什么,倒是达达利亚一直在偷瞄钟离。在钟离察觉到目光之后又快速把脸埋进碗里吃。

“达达利亚,不要这样吃,坐直了。”钟离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但也没有呵斥的意思。

达达利亚也是非常听话的,坐直了身子之后继续偷瞄着钟离。

钟离似乎察觉到了达达利亚的异常,也不想他继续憋着,于是对他说:“达达利亚,有事直说。”

达达利亚有些心虚地说:“先生,我期中考成绩出来了。”

“嗯。”钟离并没有停下手中的进食动作。他今天还需要去往生堂上班,毕竟家里添了一双筷子。

“我是全班倒数第二……”达达利亚撇下嘴,他的成绩实在是不足以让钟离喜开颜笑,于是低下了头很是内疚。

咀嚼完毕后,钟离拿餐巾纸擦拭了一下嘴唇,然后对对方说:“达达利亚,不要不开心。”钟离看着自家养的孩子如此难过,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眉毛倒是呈现八字,有些忧虑,“只是一次考试而已。”

“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干的很糟糕。”达达利亚无奈地挠了挠头,他觉得自己干不好自己手中唯一的事情,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有什么关系呢?”钟离歪头表示不解,“也许你擅长其他的,仅此而已。”

“可是我也不知道我擅长什么……”达达利亚说完之后刚好结束了这顿早餐,将自己的餐盘收拾到厨房水槽内。达达利亚又折回来将钟离的空碗收拾,然后一言不发地清理着。

他的心里很愧疚。自己明明有个如此优秀温柔的长辈,但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成。

达达利亚听到背后椅子拉动的声音,感觉到钟离默默地走到了自己身后。

钟离伸出手环住他的腰,然后将下巴搭在达达利亚的肩膀上。

好温暖,就像肩膀上有阳光。钟离想。

达达利亚则感觉浑身触电一样,一手滑碗就掉到水槽里面了,瓷器差点就四分五裂。

“达达利亚。”钟离的鼻息都能喷在达达利亚颈动脉上的皮肤,“不要操之过急,我一直都在。”

达达利亚听到这句话,手又是一顿。

钟离从来都没有在他身上放有什么期待——严格来说有,就是希望他能健康快乐成长,这对钟离来说已经足够了。而且钟离还会给成绩不好且总是被老师请家长的他鼓励,一直在背后。

达达利亚知道,钟离的“我一直都在”不是开玩笑的,因为他确实做到了。这也让达达利亚心底暖烘烘的。

吃完饭后两个人因为时间有些紧迫便快速上了车,达达利亚的“飞来横祸”技能也从来没有缺席过,一路上都遇到了红灯,甚至差点被后面追尾。

不过好在钟离已经轻车路熟,成功准时准点地将达达利亚送到了学校。

“先生……”达达利亚有些心疼地看向熟练的钟离。

“快去吧,加油哦。”钟离并没有对他的目光做出反应,只是微笑地鼓励着他。

达达利亚一路上经历了差点被狗咬和踩到狗大便以及各式各样倒霉事件,最后几乎是用尽生命才到达了班级,而他的在校生活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不同的倒霉事件。

达达利亚的座位是靠窗边的座位,他正在撑着自己的眺望向远方。比起自己倒霉,达达利亚更害怕的是连累到钟离。

这让达达利亚有些垂头丧气。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身边的人突然发出了尖叫声。

“呀,外面怎么这么多鸟类!”教室里面有同学喊道。

什么?这里可是四楼啊。

达达利亚的思绪被拉回,心里顿感不妙。

啪。

一坨鸟屎砸在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