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爱人可视化

现pa,私设成山,ooc拉满,致死率泥塑
又名《鬼畜眼镜》(字面义,算是借鉴了两部影视作品(雾
口嗨变现

3 个赞

//
是那种俗套的教授离和学生达paro,二十六岁和十九岁。

教授研究方向是古璃月史,就需要看很多书籍史料,而这浩如烟海的内容往往失佚破损字迹模糊不清,再加上教授天生有些散光,所以工作时习惯戴一副细黑檀木制的眼镜。

这天,学生达来找离教授,说是有几个地方不太明白想请老师讲讲。说来奇怪,这孩子明明主修透镜光学,可又将辅修的璃史当作主科般一丝不苟对待。且不说我们天人之姿的钟教授课有多难抢,就说说这客观的地理因素——从物理院到史学文苑几乎跨越半座港城。钟离很感动这孩子勤勉好学(?)勤学好问(?)的劲头,因此也时常由于偏纵而应下一些小小要求。

明明只是师生,对吧?

钟离笑着接过达达利亚递进门内的纸盒,自顾自地到厨房给两人准备些饮品来,那边年轻人已经娴熟地走到教授家鞋柜前,从里面掏出与其他鞋子风格严重不符的鲸鱼毛绒拖鞋换上。

低头换鞋时闷闷道,“这是我烤的姜饼哦!”

钟离教授是真的很喜欢吃甜品,毕竟那种眼神作不得假,达达利亚不禁想起弟弟妹妹们玩闹许久后骤然从阁楼打开门时,嗅到母亲做的烤松饼味道的那种神情。可教授最终还是淡淡惋惜着拒绝了年轻人第一次送给他的手作小礼物。他自称牙齿敏感脆弱,据说是那种连砂糖粒贴在牙根都会感到疼痛的体质呢。于是向来只能浅尝辄止,是那种被迫餐风饮露的仙人类型。达达利亚得知这件事后亲自改良了配方,甜度适中的香酥小甜品甚得教授欢心。

然后就是很愉快的下午茶时光。钟老师生活习惯是那种典型的老派璃月人,吃东西的时候完全不会谈论工作上的事情,下午茶就是下午茶嘛,休息好了才好提高工作效率呢。而对于达达利亚这种有投食癖(?)的人来说,看见喜欢的人喜欢自己做的东西也是一种享受,更何况这样近距离地细细品味钟离的时机也不多呢。感觉教授就像那种舔了被人有意投喂的猫薄荷之后就会对人不设防的小猫咪哎。

眼见人用舌尖舔掉手指上粘着的最后一片碎屑之后,达达利亚心知难得的下午茶时光即将结束,惋惜的同时却也不忘自己来的"目的"。从背包中拿出笔记本,上面用蓝笔明丽地勾画出几处疑问,钟离洗过手后顺手戴上一旁的眼睛,如同打开了什么开关般,小猫般柔软的神情骤然褪去变成平时工作机敏的小鹿状态。

其实不是什么难点,但那古文实属生僻晦涩,钟离马上进入老师的角色开始逐一讲解。他习惯讲课时与学生有眼神交流,此时亦然,于是边讲边有意侧身去观察达达利亚的反应。

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小伙赤裸裸的身躯骤然暴露在教授的视野中,虬结的肌肉健美而不夸张,至冬人冷白的肤色更凸显条条青筋,完美的倒三角身材,发力时应当如一头敏捷的猎豹。而此刻,这头危险的豹子正虚虚倚着他假寐,那暧昧的距离除却仅一人身上单薄的衣料已有些危险了。

大为震撼、叹为观止的炸毛猫猫离一下子叫话噎了个跟头,只好转过身去假装在思考问题。有一说一,练得真蛮好的。

但究竟为什么?天气虽冷寒,但也不至于在别人家里脱得一丝不挂吧?猫猫仿佛踏入被人恶意布置好的毛线陷阱中,咪呜,可怜兮兮!

一双琥珀色眸子流浪虚空无处安放,四处散落慌乱情绪,强装镇定,但又忍不住将目光流连在年轻人美好的强健肉体上。

好怪…再看一眼…

怪…再看一眼…

达达利亚被他看得莫名其妙,问道:"老师,我的穿着是哪里不得体吗?您看我很久了诶…"一双眼睛又怯怯地落下,浓黑睫毛半遮,好个达达黛玉。若是他那紫毛矮子室友见了这模样,恐怕会在一阵恶寒后惊呼一声:我超,茶!

"啊…没有。只是从未见过你穿种风格的衣服,一时新奇,多瞧了几眼。青春靓丽,很适合你。"钟离有些心累,随即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心里的确称意。白色短袖帽衫凉爽又有设计上的小巧思,灰色运动裤宽松舒适,配一双男孩最爱的什么锥球鞋,视觉上给人以扑面而来的年轻气息。

Wait。

他又能看见达达利亚的衣服了?

在大脑飞转了0.01秒后,钟离又戴上了那副眼镜。

教授灵台洞明,逐渐了解一切。他面无表情地想,原来是这样。

眼镜君不知何时修炼出了泡影看破的能耐来。

既然知道问题出自哪里,便有得规避。有心不去注意对方的外表,倒也顺利地讲过几个知识点,达达利亚恰到好处的回应和发问使得钟离无比舒心,也就渐渐忘记了先前的尴尬场面。

过了一会,达达利亚捂着肚子提到想要借用一下老师的厕所,教授点头以表同意,下意识又用目光去追寻人离开的背影。

天哪…

完美的肩背比,健壮的公狗腰。钟离清楚自己的性取向是同性,可同时又为自己沉迷美好肉体的想法感到羞耻。更何况对方是比他年轻足有七岁的留学生,小小年纪客居异国他乡,又被在年龄阅历上都胜过一筹的男人盯上,天然的弱势者。

钟离啊钟离,你的冷静自持哪去了?怎么成了一看见男学生性感肉体就只会YY发情的下贱母狗了?越想越乱,脸颊也渐渐有了些绯意。


//
达达利亚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自己心仪已久的男人身形不稳地坐在椅子里,一双长腿不知何时难耐地夹紧,想必下面早已勒出了可爱的三角区,浑圆的大屁股也不由自主地蹭着椅面呢!表情更是糟糕,脸红红的,视线无措地四处游移着。

虽然很想现在就一品芳泽…但是一想到要慢慢击碎教授的冰冷外壳总觉得更美味了呢!一想到心上人现在这么可爱的模样完全是拜他所赐,刚刚释放过的下面又不由自主地将灰色裤子顶起一个大包…多亏这条休闲裤的裆部还算阔落,不然提前把势在必得的猎物吓到可就不好了哎,他可不希望费尽心思装出的可怜狐狸样毁于一旦。

内心涌起汹涌波涛,一双晦涩蓝瞳透着诡异的光泽,达达利亚选择用关切无辜的话语继续火上浇油。“啊啊、钟离先生!是哪里不舒服吗!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诶…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年轻人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大狗狗看见主人晕倒般急切的深情,一米九几的大个子俯下身来关切地询问着,完全是一只笨拙而可爱的大型犬嘛!

"没什么。肚子有些不舒服,你且坐着,我去厕所解决一下。"钟离抱歉笑笑,起身欲去,于是又看见了达达利亚赤裸的胸前、腹肌…等等目光别再下移了…!赶紧摘下眼镜,几乎落荒而逃。

达达利亚对教授的背影报以无限宽和笑意,心中暗暗回味对方刚刚的眼神。不是错觉吧?难道说钟离教授也很期待?啊,那不是更有趣了吗?


//
扬起一抔凉水拍在脸上进行一个物理降温,可算是消去脸上可疑的红晕,心想当务之急是先把这尊大佛送走再研究那眼镜的古怪之处,反正学校办公室的抽屉里还放着一副备用的。简单收拾好心情再度推开门去面对这个操蛋的世界,下意识地半眯着眼睛确认那副眼镜的位置…诶诶诶??!达达利亚他、怎么戴着那副眼镜?

此刻无心指责对方乱动了自己的东西,只是自责自己没有放好,思维已朝着奇怪的方向延伸数里,眼前光景吓得他不动声色地收回向前迈步的腿,整个身子藏在一旁屏风后,试图哄骗好奇的学生摘下那个要命的小玩意。

好像闻到黄瓜味道的猫尾巴一下子炸成蓬松的蒲棒般害怕啊。达达利亚深知适可而止的道理,一直逗弄对方总会反应过来将他赶出去最终遗憾离场,把嘴边的老婆吓跑了可不划算。于是装作不明所以的尴尬模样摘下眼镜,一副偷动人东西惨遭抓包的慌乱样子。钟离可算松了口气,快步走过去坐下。

然后猎人开始收网。

"话说,先生不戴眼镜时很儒雅随和,戴上眼镜整个人就完全不一样了诶?"但都很漂亮。"嗯谢谢你…"早已无心仔细聆听对方的话语,拿着眼镜心想等会一定要把它放进保险箱才好,然而那烦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这个眼镜,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为什么我刚想戴上,就那么紧张地阻止我呢。”

"为什么呢,钟离先生?我只是想着…要到教师节了,正好专业对口,想送给老师一副新眼镜。如果是先生的东西的话、我一定会轻拿轻放的哦!"一边手指轻轻摩挲镜腿,眼睛却紧紧盯着自投罗网的墨色猫儿,那种暧昧轻佻的力道直让钟离打了个寒战,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钟离有点委屈,无缘无故地遭受了这样无端的指责,似乎在对方的话语里,他成了那种不解人意还偷窥学生的色情狂,明明没有被发现,却实实在在地觉得自己真不是个称职的老师。

好奇怪。达达利亚明明想送给自己礼物,自己却…不对,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似的,然而心有愧疚者的思维已经被对方带着走了。

“哎。先生,放轻松。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很重要,要仔细听啊!”

"钟离、离离教授,"他在嘴里反复咀嚼那个浸着蜜汁的名字,神色癫狂痴醉,“我好爱你啊!是那种想把你看光的喜欢,是想把你变态占有的喜欢!原本想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随着我的骨灰一同撒入海里的,可是我好迟钝、好迟钝,今天才发现——其实、老师看我的眼神里也有着’那种东西’吧!”

“我好高兴、好高兴啊!”

“但是如果不能接受的话也没有关系,从今天起我会乖乖离开您的生活,再也不作打扰!因为您真的特别优秀,男生女生都喜欢您,自打决定追求您的那天起我就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毕竟我这样别有用心的暴徒怎么可能配得上天神般的您呢…”

“啪”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钟离直接用五成力气招呼在了年轻人因激动而变形的脸上,白皙略带婴儿肥的英俊脸颊上瞬间浮现出红色的指印。不等达达利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钟离甩甩手,又钳住他的下巴凑过去细细舔咬那微微泛热的红印。

“你太聒噪了。”

kiss me now.

这小子是呆子吗!一双金瞳已有融化迹象,难耐地瞪了一眼,飞红划过年轻人狂跳不已的心脏,下一秒便被反应过来的饿狼反客为主。


//
在二人交往五年之后,街头,钟离隔着眼镜肆无忌惮地欣赏爱人越发矫健的身躯。无机质的目光评估般般寸寸扫过隆起的肌肉,颇有兴味。然而被这样打量的始作俑者却涨红了脸颊,整个人活像一个熟透的泡泡橘。

“嘶…先生,我们回家你想怎么看都可以、这可还在外面呢!!!”

"因为我很喜欢你的这个小发明嘛,很有创意…很方便。"钟离盯着即将转绿的红绿灯,大方地回答,仿佛刚刚不过是回答了明天吃什么这样最稀松平常不过的内容。

他对达达利亚一向不吝夸奖,上学时如此,床上如此,现下亦然。

这下泡泡橘红成了日落果,气得捏了一把恋人的屁股,如愿以偿地听见对方难耐的喘息声,心里盘算回去玩些什么play才能让这只小野猫乖乖做个好学生。

-END-

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