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服软

20岁达x27岁离 ,设定是学生达和总裁离,普通恋爱,私设真的很多,有些ooc,如果感到不舒服请及时退出哦,大概在一周内更完

(可恶,真的很想给小情侣做饭,虽然能力不太够)


01

“先生,到了,王总就在里面。”

包厢门关闭,外面轰响的音乐声瞬间就被隔绝在外,取之而来的是男性连绵的轻声娇喘和嗔怪。

钟离微微蹙眉看向包厢深处挤在一起上下起伏的几个人影,缓缓开口道:“我说过了,贵公司与我司的合作是不可能的,请问,您这次约我来这又有何意?”

靠坐在沙发上的人抬起头来,不急不慢地推开了身边半裸着的几个少年,朝着门边的人笑了笑,“哎呀,钟离先生,这不是有事要你帮忙吗?”

“我想我没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话可别这么说钟离先生,我调查过,最近你们天星集团的事务似乎都是由你在处理,反而你们那位董事长一直没露过面。”

那人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红酒杯朝着钟离走去:“让我猜猜,那位闻名璃月商会的摩拉克斯与资历普通的你是什么关系呢,秘书先生。”他转过身去看了一眼沙发上趴着的那几个化着艳妆的少年,又回过头来看着钟离:“摩拉克斯在自己的办公室留这么一个美人,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情人?包养关系?钟离先生,你说呢?”

钟离看着递过来的红酒杯,轻笑了一声,金色的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愈发晦暗:“我为什么要加入你们这场无聊的猜测游戏,也是,能将商谈地点定在酒吧的人又会说出什么正经的话呢。”

钟离说完,端过酒杯,在对方带着些怒气的注视下抿了一口后将酒尽数倒在脚下的毛毯上:“既然王总找我来就是为了谈论这种无关紧要的事,那我就先告辞了。”

那人看着钟离转身离开,向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呸,还挺带劲,我倒要看看摩拉克斯会不会来救你,动手!”

三个穿着黑色马甲服务员样式的人从包厢角落冲出,将钟离推门的动作打断。钟离叹了一口气回身握住最前面的人打上前的手往外一扳,弯起膝盖向上用力顶住那人的腹部,在对方痛苦的喊叫声中将他往包厢深处踢。

动作过于简洁迅速,剩下的两人看着地上捂着肚子惨叫的人愣了一下,随即互看几眼一起拿起酒柜里的酒瓶冲上前去。

钟离垂眸捏了捏西装右边的袖口,拉过面前一人的领结,向那人的右侧脖颈按去,接着又飞快将手心里反着光的东西甩到另一人左侧脖子上,随后绕到两人身后。

“啪啦”的一阵玻璃破碎声,身后两个人捂着脖子睁着眼软倒在地。

钟离取掉扎在脚边人脖子上的针管,放到缩在沙发上的那几人面前:“也许王总也想体会一下我们研发出的新型麻醉剂…”

“找,找死!”

背后传来咬牙切齿的吼叫,钟离转过头,先前被踢倒的那人拿着刀片向钟离刺来,明晃的刀尖顷刻从眼前擦过,在他的脸上划开一个小口。钟离往后退了两步,在那人向前冲的片刻,侧身拽住那人拿着刀的手向上一折,刀片落地瞬间,他在对方的脖子上来了记横劈。

面前的人失去意识倒在地上,钟离轻轻扯了扯右手手套,慢条斯理地将其脱下,随后用指尖抹去脸上的血痕。

“你,摩,摩拉克斯…”沙发中间的人明白到了什么似的一脸惨白,抖着手指向钟离。

他就只是想对那个长得好看的秘书动动手罢了,没想真惹那么大的麻烦。

“王总,既然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告辞了。”钟离话音刚落,包厢的门便被从外面拉开 ,嘈杂的音乐声和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瞬间涌入,“对了,那杯红酒品质不是很好,所以我替你倒了,见谅。”

“包厢内的监控视频保存好,还有,王氏集团非法走私的犯罪记录让法务部整理好。”

钟离低头换着新的黑胶手套,边走边向旁边的助理交代事务。

“明,明白了…可是钟离先生,您的伤。”

“小伤,不碍事,我等会有事情,你打电话让司机先回去吧,车留在这就好。”钟离扯了扯手套,微微笑着和助理说着话,“时间也不早了,你等会也先回去吧。”

“好,好的!”助理听着自家集团老板过于温柔的话语有些发晕。

钟离戴着黑色面罩往酒吧的后门走去。他还得回办公室去处理几件棘手的商业合作问题。

晚上的凉风不断灌进后门所在的角落,飘落下的几片树叶被带到钟离脚下。他突然有些发冷,冷得有些发疼。

“又要转凉了。”他呼出一口热气,低头盯着脚边的落叶自顾自呢喃着。

“我,我都说了,放开我…”

不远处传来颤抖的哭腔,还有一群人起哄的笑声。

钟离转身,看到街对面五六个人围在一起,一个明显稚嫩些的橘发少年缩在宽大的校服里,靠坐在墙边被围在这群人中间,神情有些害怕不安。

“陪哥几个喝一口呗,到时费用少不了你。”

“哪个国家过来的啊,还是学生吧,这校服穿的。”

少年不说话,低着头,颤抖着缩起身来,双手紧张地插在上衣口袋中,显得有些可怜。

“别害怕,哥这有好货,等会你试试…”中间明显是大哥样的人从裤袋掏出一包白色粉状物品,弯腰在少年面前晃了晃又塞回口袋。

钟离没能看清是什么,他眼前变得有些模糊。

也许是那口红酒,也许是那个刀片沾了点毒。

他将口罩向上提了提,往那群人身边走去。

“啧,没见我们有事吗,滚滚滚!”看到有人来破坏好事,领头的人不耐烦地吼了几声。

钟离没回应,眼前的情况已经没时间让他讲理了,他需要趁还清醒的时候救下这个少年。钟离轻呼一口气,想上前去救人,没等反应过来,脸上的面罩就被扯了下来,夜晚的寒凉一瞬间扑来,让他的大脑空白了一瞬。

头好痛。

“还带什么面罩,装什么…哟,长得这么好看,难怪了,让哥几个认真看看…”

面前的人不怀好意地向钟离靠近,钟离攥了攥手,想要出拳打过去,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突然感到了一丝紧张,脑袋也愈发痛了起来。

“算了,装不下去了,游戏结束。”清澈的,带着不耐烦的声音从这群人中传来,橘发少年收了刚才害怕的腔调抬起了头,方才露出的紧张神色消散,深蓝色的眸中满是慵懒不屑的笑意。

旁边的人疑惑地看向少年:“啊,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这群矮子,去警局吃点饭吧。”

少年站起身,显露出先前缩起来的高大身形,刚刚那副可怜样完全找不见踪迹。他微微低头看着那几个人,随后一拳向刚才问话的人捶去,旁边的人反应过来想要帮忙又被少年几拳打趴,没一会工夫只剩下领头那人一脸惊恐地站着钟离前面。

“别,别过来,放我走,不然我,我杀了他…呃…”他边说边慌张地从口袋翻着刀具,没等转身,钟离就一针打在了他的后颈上。

看到最后一个人倒地,达达利亚松了一口,跨过地上的几个人向面前穿着西装的男子快步走去:“谢谢你啊,真是不好意思,刚刚在执行任务,牵扯到你了…啊,欸?”

刚刚还撂倒了一个壮汉的男子向达达利亚倒去,达达利亚不知所措地伸手搂住了男子的腰,向前稳住身子尽量让他靠住自己。

男子脸侧的头发在达达利亚脖子上纠缠着,让他有些发痒。空气安静了片刻,没等到怀里的人解释,他抱着对方不好意思地开了口:“先,先生,我想陌生人之间这样做不太好吧?”

…没有回应。

怀里的人失去了意识。

“不,不会被碰瓷了吧?”

达达利亚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算了,谁让他遇上了呢。

不过,腰还挺细。

29 个赞

好饭,蹲蹲

蹲蹲,香香的饭饭( ˃̶̤́ ꒳ ˂̶̤̀ )

好吃,好吃

圈块地方种蘑菇

住下了呜呜 :ku: :ding:

蹲后续 :da:

好饭,好香 :xinghui:

住这里了嘿嘿,妈咪我要吃香香饭饭!!!!

嗯哼前景很有看头,老师后续写了踢下我 :slm_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