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天上掉下个龙老婆

*新年快乐!是有点无营养的口嗨短篇,还有几篇

曾言道,璃月是传说中龙盘踞的国度,他们的神明就是一条有着锋利的爪牙和泛着金光的鳞片,身长两米八,无人敢直视其威严龙眸的巨龙。

关于这条虚实难辨不知谁传出来的谣言,远在至冬的阿贾克斯此时正一脸兴奋地举着绘本,向他的母亲求证。不忍打破孩童时期不切实际幻想的她,捂着良心对阿贾克斯表示这一切都有可能,所以阿贾克斯要变得很强去征服龙。

当时寻思的是阿贾克斯长大后便会得知这不过是虚幻的,却不料某位处在中二期的至冬青年,在刚加入愚人众时便二话不说提交了申请前往璃月的请辞。等远在至冬的母亲知道这件事之后,阿贾克斯已经在璃月的港口了。

初次来到璃月的阿贾克斯特别激动,匆匆放下自己的行李就上街询问哪有巨龙。璃月港的人心道又是一个被不知道哪个造谣的绘本欺骗来璃月的小孩,一边带着笑意给阿贾克斯推销了一大堆有关龙的小玩意,并在掂量了一下收到的摩拉之后,十分开心地对其招手表示欢迎下次再来。

于是初到璃月的阿贾克斯不仅没见到传说中的巨龙,还花出去了不小一笔摩拉。

正端着一碗腌炖鲜走出万民堂的阿贾克斯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有人卖了他一个腌炖鲜形状的吊坠,并表示如果端着一碗腌炖鲜在夜晚的璃月港走两圈,说不定就能遇到巨龙的使者。

虽说这个方法有些扯,但是死马当活马医的阿贾克斯还是决定试一下。刚踏出万民堂大门的阿贾克斯,就感到眼前忽地一黑,紧接着就感到脸上被糊了一团不知道什么东西,手上端的腌炖 鲜也自然全贡献给了他的衣服。

阿贾克斯一脸无语地将脸上的毛茸茸的玩意撕了下来,正想扔到一边时突然想起来那个商人和他说的话。再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四不像的生物,更加坚定了对方是巨龙使者的想法。

被冲击撞晕过去的‘巨龙使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张放大了数十倍的人类的脸占据了它全部视线。凑着头想看看所谓的巨龙使者什么时候醒来的阿贾克斯,成功收获了一掌巨龙拳。

揉着鼻子的阿贾克斯决定大人不计小人过,还是盘问出巨龙身在何处比较重要。坐在床上的巨龙使者疑惑地歪了歪头,带有祥云的短尾巴上下摆了两下,很快就想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但巨龙使者可没有阿贾克斯母亲般的耐心,直接了当地表示那都是骗人的。“还有,我不是巨龙使者,你可以叫我钟离。”

世界观被钟离一巴掌干碎了的阿贾克斯,一边重塑着新的世界观,边愣愣地点了点头。“不对!但是你是从天而降的,而且你长得也不像猫狗啊。”

说到这个,自称钟离的生物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

“所以你是因为闻到了腌炖鲜的香味一个没站稳从屋檐上掉下来而已?!”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它依旧沉默地点了点头。

“······”

“······”

一人一不明生物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最后是钟离率先败下阵来,伸出短爪子安慰般拍了拍眼前快要缩成一团的人,“那个,可能是我说的太绝对了,巨龙不一定是假的。”

阿贾克斯幽幽地抬头看了钟离一眼,头上的呆毛依旧耷拉。

“你看我也有龙的姿态,其实刚刚都是考验你的,我就是巨龙使者。”

“真的?”

“······真的。”钟离闭上了眼。

阿贾克斯一把抓过眼前的钟离,疑惑又好奇地捏了一把它的肉垫,“巨龙使者也会有肉垫吗?不过···”他突然低头猛地在钟离的肚子上吸了一口,“真的好像我在至冬养的猫,以后就叫你猫猫龙好了!”

“我有名字,我叫···”

“所以猫猫龙你想吃腌炖鲜吗?”

“······”

“吃。”

接下来几日阿贾克斯每次出门办事亦或者闲逛总要带上钟离,美其名曰带着巨龙使者的话就能找到巨龙。而钟离最开始还辩解自己并不是指南针,寻找巨龙得看运气。后面听得多了,也就随他去了。

而阿贾克斯的摩拉也从买有关巨龙的物品,逐渐转化为各式各样钟离的视线停留超过5秒的玩意。

虽然钟离不说,但阿贾克斯通过趴在他肩上的猫猫龙所摇晃的尾巴能明显看出其不错的心情。

“所以钟离,我什么时候才能和巨龙打一架啊?”阿贾克斯蹩脚地握着手里特意向服务员要来的勺子,将一块火腿扔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这段时间阿贾克斯完全没提起来巨龙这件事,正当钟离以为他已经对寻找巨龙这件事抛之脑后的时候,突然被问到的钟离稳了稳心神,不慌不忙地继续忽悠着青年,“在你当上执行官有能力与之一战的时候,巨龙就会凭心情来见你的了。”

“欸——”

“你回至冬复命,为什么要带这些东西?”猫猫龙绕着他摊在地上的行李走了一圈,对着里面一半明显不属于阿贾克斯的东西发出疑问。

阿贾克斯手上收拾的动作不停,嘴里不断念叨着每一件东西的作用,“这都是你很喜欢的东西啊,难道你要把它们扔在璃月吗?”

“阿贾克斯,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和你一同回至冬。”

正在收拾东西的人终于停下了动作,一人一猫猫龙彷佛又回到了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但这次钟离没有心软地后退一步。

“那我成为执行官······”

“未来之事,无法窥测。”

——————

“所以请问这和你垄断先祖法蜕的市场有什么关系?”空平静地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某执行官。

达达利亚举起手中端箱才拿到的龙年限定的先祖法蜕玩偶,放到空和派蒙眼前转了一圈后迅速收了回来,“好了伙伴你们看一眼就行了。这还用说吗?它和猫猫龙长得一模一样欸!”

不是很想理会达达利亚的空在一旁默默地算着什么时候商家才会生产出新的一批货的时候,彷佛看透了伙伴心思的达达利亚突然说了一句:“啊对,我已经和对方说过了,从此往后猫猫龙的销售渠道已经被北国银行买下了哦。”

嗯?空猛地抬头,脑中忽地闪过很多种把北国银行盗的一干二净的方案。最后还是被抓到赔不起摩拉的空空如也的荷包打断了他不切实际的想法。

“哟钟离你来啦!话说你真的答应过公子成为执行官后再见?”看见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正好来到,派蒙按耐不住好奇问道。

被问到的主角之一好奇地抬头看了一圈三人的神情,看到达达利亚明显躲闪的眼神不免笑了出声,“哈哈,文学总是要有艺术加工的嘛。”

“我懂了,艺术加工的意思就是,公子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派蒙一副我很厉害嘛的表情,得出了一番结论。

“可文学说不定也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小派蒙。”钟离笑笑,模糊其次地回道。

彩蛋是脱离文学创作的现实(总之ttl有

11 个赞

成为执行官后来到璃月的达达利亚,在北国银行线人处得知往生堂有一位钟离客卿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想办法怎么解释当年给猫猫龙下药想带回至冬那件事。

“欸伙伴你说,我能不能将故事变成文集出版啊?”
空不解地抬头,眼神透露着不理解你又抽什么疯的心情,问道:“你要干嘛?”
“我要让璃月人都知道我和钟离先生的恋爱经历,以及别惦记猫猫龙玩偶了,不管是玩偶还是真人都是我的!想好了,文集就叫:天上掉下个龙老婆!”
“我必须提醒你一句,璃月有着完善的文学创作保护律法,小心烟绯告你碰瓷人家书名。”

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