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2】致那位没有灵魂的「我」(2/14 C2)

包括但不限于:邪喜欢摩,摩喜欢达,鸭梨互相喜欢;达是邪造的,离是摩造的;摩和离争风吃醋,邪每天都想噶了达
最后反正邪摩一对鸭梨一对,写不写得到就不关我事了(逃窜
邪鸭不邪摩摩不摩,邪摩是邪神x没有生活常识的伪神摩,鸭梨这边是两个没有灵魂的造物谈恋爱,离离可能会有点邪性在身上问就是摩故意捏的
最近在二刷惊封,看6看爽了,以6为灵感基底随便码了点
傻逼你还记得你有至少三个大坑没填吗。又来开。

0.

裸露于寰宇的门被推开,流动的氤氲光团聚拢成星河,青年只是伸手在光球上轻轻一点,便有一片五彩斑斓飘向宇宙,点亮了身侧的无尽黑暗。

他面前有一尊精致的雕塑,衣着繁复、面容姣好,长长的睫毛遮住低垂眼眸,远远望去,就仿佛坐在那里睡着了一般。阿贾克斯拨来几团光球捏成一枚钱币模样,尖牙往拇指上一压,再划上去的时候钱币就染了殷红的血。他蹲下去把染血的摩拉放在雕塑交叠于膝上的手中,站也懒得站,眼睛也不闭,手都没合拢就开了口。

“神明大人,每天看着你在世界的另一端实现别人的愿望,现在我也想向你许一个愿——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

“我,阿贾克斯,在此向摩拉克斯大人献上我的财富、信仰、力量、与灵魂。”邪神合十的双手松松垮垮,暗紫眼瞳中一丝诚意也没有,不着调地对着面前的雕塑祈祷着,“我希望摩拉克斯大人能够来到我身边,并且陪我一起打这该死的工。”

他亲手雕刻的石像静静坐着,丝毫没有要回应他的意思。

“那些小人儿不都是这么跟你许愿的?怎么到我这就行不通。”阿贾克斯啧啧两声,转身打算离开,“就因为我不是你们世界的人?”

他身处的宇宙看似无边无际,另一个世界实则就在他的脚下,在可望不可及的“对岸”。他自己已经不知道在这片宇宙里飘荡了多久,也亲眼见证了那个世界中,“人造伪神”「摩拉克斯」的诞生。

摩拉克斯是一个善神。善到会为路边的垂头野花倾斜伞面,善到千万年来从未反抗任何人类的无理愿望。

而我是邪神啊。阿贾克斯想,我对祂感兴趣不是理所当然嘛。

方才被点亮的夜空从更远的地方递进着暗下去,邪神拖在身后的黑色长袍扫过雕塑的衣角,星辰映在他的眼中,闪烁明灭着想要照亮这抹绛紫,被他手一遮就尽数挡开。

摩拉上的那缕血在干涸前流到了雕塑的指尖,阿贾克斯走了几步想起来什么,停下回头看了它两眼。

“左边头发好像短了点……有空再雕一个吧。”

他抱着臂沉思了一会儿,远处的光依旧不紧不慢地暗下去,他终于在被黑暗吞噬之前又抬了脚,灯火齐齐一怔,忙推搡着退后为他照明。

被灰色皮质手套严密包裹的食指在雕塑额间轻轻一推,那里瞬间出现一丝裂痕,如蛛网般迅速扩大,耳边不断传来喀拉拉的碎裂声,阿贾克斯面上一点情绪也没有地看着花费自己数年的作品逐步毁灭。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试图将另一个世界的“神”请过来了。雕塑什么都可以再刻,他只是太无聊,想找个随便什么人——不是自己造的那种——来跟自己作伴。

他看着裂痕遍布雕塑,等待那一声清脆的宣判。本来一切都会照旧,他本该继续在无期限的寰宇中等待一切世界崩毁,本该在无尽孤独中等待自己的终末。

他们本该从未相遇。

而那一刻,不知是哪个世界正在举办盛大的焰火夏日祭,炸开在世界泡上的烟花倒映在雕塑的左眼中央,随着又一朵烟花升空,瞳孔中央的裂痕下忽然涌出了滚烫的黄金,顺着满身缝隙迅速往外挤,在阿贾克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整个雕塑上覆了一层薄薄的金膜。又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表层开始,一点点向内渗着,直到整尊雕塑从里到外都变成了薄膜那样的颜色,所有的裂痕消失不见,好像坐在这里的本就是一尊金像。

金像手中的染血摩拉未被金膜包裹,而是诡异地晃了两下,铛啷一声掉在了地上。阿贾克斯低头去捡的时候,神明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接着祂便开始褪色,如同被海浪冲刷外壳千万次,露出祂原本的内里。

人类的肤色,白色的长袍,发尾的丹霞色渐变,还有阿贾克斯抬起眼时,看见一双闪着碎光的金瞳。

邪神的宇宙中有很多光源,它们柔和,它们锋利,它们为他照耀起整个黑暗的世界,他也总能见到眼中盛着阳光的人类。

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金色光芒。

只是第一眼,就好像将他此前所见的一切阴霾全部遣散,无形中似乎有一双手拉着他,那手的主人说,要带他往明亮的地方去。

他有些畏缩了,明明自己就是世界上一切最邪恶之物的化身集合,居然因为未知的光明而感到畏惧。阿贾克斯想偏开眼,面前的柔光先他一步开了口。

“抱歉,在上一位信徒那里耽搁了一些时间,来得有些晚了,希望没有让你久等。”

注定要与他纠缠一生的神明将指尖点在了他捏着染血摩拉的手上,回应了他的愿望。

“我不需要多余的贡品,这一枚摩拉足矣。请再次告知我你的愿望罢,我定将为你实现。”

阿贾克斯单膝着地,仰脸看着摩拉克斯仿佛能包容一切的眼眸,嗓子莫名有些干涩。直到世界泡中吵闹的焰火声让他回神,他终于找回声音,把摩拉放在摩拉克斯手心,自己轻轻握住那只白玉般的手抵在了额头上。

“……愿望可以先欠着吗?”

“自然可以。”摩拉克斯从不拒绝信徒的任何要求,只是祂有些疑惑,“不过,你没有什么迫切需要的东西吗?或许现在还有什么是我可以为你做的?”

阿贾克斯只是将额前的手移到了唇边。

“请您留在这里陪我一会儿。”他闭上眼,在神明的指缝留下一个吻,“「神」的‘一会儿’可能有些久,但我想您不会介意的……对吧?”






额防止文字误会说一嘴,摩平时回应愿望是不会本人下场的,他本来也以为邪这边是入梦,结果被骗咯

15 个赞

放个屁股

1 个赞

宝宝你俩给我好好过情人节妈妈要去写论文了。




1.

周六傍晚的大超市人非常多,收银台前的五条长龙一眼望不到头。钟离跟着人流往前走了两步,一只手扶着购物车,另一手正拿着手机给什么人发消息。

L:还有什么漏的吗

达达利亚:没有啦

达达利亚:先生做的很好哦!已经不需要购物清单就能把所有需要的东西都买回来了

L:人很多,看样子还要排十几分钟

达达利亚:不是吧……真的有这么多人吗?

L:【图片】

达达利亚:我天,对不起

达达利亚:早知道人这么多我应该陪你一起来的

钟离打字的手顿了顿,抬头又看向面前吵闹的人群。快新年了,超市一如既往放着洗脑又震天响的好运来,门口甚至还有个闪烁不断的灯球,自动门的“欢迎光临”就没有停过。身边像他这样一个人来的很少,大多都是带着家人抱着孩子,为他们挑选心仪的物品,放下了手机才意识到,原来耳边充斥着的欢笑声显得自己是这么落寞。

「我现在想要见到达达利亚。」

脑海中出现这句话的一瞬,钟离手一颤,手机啪嗒掉进了购物车,他下意识往超市门口看了一眼,那里没有骚乱,没有出现什么不该出现于此的人。他闭了闭眼把这个念头压下去,把掉下去的手机拿了回来。

L:没关系的

L:你在家?

达达利亚:昂

达达利亚:不想画画,瘫着没啥事干

L:我半小时以内回来,你如果有什么不舒服就睡一会儿

L:买了鱿鱼卷,烤一烤就能吃了

达达利亚:烤鱿鱼卷!!!

达达利亚: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

达达利亚:我现在好着呢,就是懒得动啦

达达利亚:真的好久没吃烤鱿鱼卷了

达达利亚:可以淋酱汁吧!可以的吧!

达达利亚:钟离钟离离离我好爱你

达达利亚:【小狐狸亲亲.gif】

钟离看着屏幕上飞快跳出来的一条条消息,忍不住笑了一下。二人其实是差不多的年纪,但达达利亚明显活泼得多,哪怕是无法治愈的恶疾也无法压住年轻人身上四溢的阳光,连带着他这些年也更愿意推开心门上的残垣断壁,跟在爱人后面一起学着热爱这个世界。

队伍往前动了三分之一的位置,钟离想起来达达利亚跟他说要提前注意自己有没有带够钱,翻出钱夹看了一眼。

啊……

他眨眨眼,对着只剩下零钱的钱包沉默下去。前几天记账的时候把钱和银行卡都拿出来了一次,钞票存了银行,卡好像是让达达利亚收着了,他也没有在手机里存钱的习惯,总之不够把购物车里所有东西都买下来。

但他知道,自己有一些“不合规的小手段”。

【对祂许个愿吧,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无需付出代价,无需担忧后果,为信徒排忧解难是祂应该做的事情。】

隐隐约约好像有这样的声音飘渺传来,乍听与自己的爱人相差无几,钟离忍着怒气压低嗓音对那道声音回了一个“滚”字。

天外的邪音轻轻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钟离深呼吸了两次,警告自己不准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达达利亚不喜欢这样的他。

临近新年,今天来一趟购置了不少东西,明天再来很多可能都没得买了。但算了……买不了就买不了吧,就当吃个教训,下次出门一定要检查一下钱包。

不过只买鱿鱼卷的话……倒是凑得出一包的钱。

钟离捏了捏鼻梁,心说冰箱总归留了一点东西,今天就煮小米粥再做个凉拌莲菜,反正达达利亚只要有鱿鱼卷吃就肯定饿不着。不知道家里酱汁还剩多少,就当是让他吃清淡一点……

又跟着队伍往前走了一会儿,聊天界面忽然跳出来一条消息,钟离看清的那一刻呼吸几乎都停滞了。

达达利亚:看右边

右边?

他排在最靠右也是最靠大门的队伍,一转头直接就对上了正朝他挥手的年轻人。

橘红头发被灯球染得五颜六色,好像一片星云撞进他的眼眸。达达利亚拉下一点口罩对他做口型:惊喜!

看到忽然出现的爱人本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可钟离当时从头到脚只剩下冰冷的恐惧。

他怎么会来?他怎么会来……?!

明明我没有——

达达利亚已经撑在队伍旁的栏杆上笑着问他想不想我了。

“还在外面,你收敛一点。”钟离立刻隐藏好自己的情绪,对他弯起眼睛,“不过你刚才还说你在家……”

“哎……骗你的嘛。”达达利亚抓来他的手轻轻摩挲着细嫩的五指,“反正家里到这儿走路也就不到十分钟路程,这不是突然想见你,左右我无聊得很,还不如来陪你排队。”

钟离捏了捏他的脸:“下次还是与我说一声为好。”

“知道啦!”达达利亚把围巾解开一点,外面的寒气已经被商场热闹的气息染去了,此时显得他的脸颊也红通通的,钟离忍不住又捏了几下。达达利亚眯着眼睛任他捏,享受了一会儿忽然捉住他的手腕:“哦对了,你钱是不是没带够啊?”

“…欸?”

达达利亚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走之前去书房看了一眼,前几天拿出来的卡都在抽屉里,你又不往手机里存钱的,我猜你就没带够。看这个反应,我说中咯?”

“不要笑……我下次会记得带的。”

“嘿,也不知道你这坏习惯哪来的,咱俩小时候认识一直到现在这句话你可说过好多次了。”达达利亚插着兜陪他往前走了几步,嘟嘟囔囔道,“这要是哪天我……”

钟离没听清:“怎么了?”

“没啥没啥!”他立刻摇头,“外面怪冷的,你等下手套记得戴上啊。”

·

“最近身体好点了吗?”

滨江大道上灯火阑珊,围巾把冷风挡在外面,二人各拎着一个大袋子走在回家的路上,旁边时不时有汽车呼啸而过,车灯一次次照亮发丝下的眉眼,镀上一层温柔的浅光。达达利亚和他挨得很近,上桥之前还趁着钟离不注意摘了口罩亲了他一口。钟离笑他心急,年轻人嘻嘻哈哈的作势又要亲,然后讨来了爱人自己送来的吻。

只是吻过之后,接下来的一段路他们都没再说话,任由风和船笛将他们吞没。大桥走到一半钟离忽然出声,问他最近怎么样,达达利亚哦了一声说挺好的,回答后就又是沉默。

“达达利亚……”

“话说——”

十几步走出去,他们同时开口,钟离顿了顿示意他先说,达达利亚挠挠头:“就是……你今天怪安静的。”

“说话呼出的气会把围巾捂湿,冷天被湿的东西贴在面上会很难受,冬天你出门少,可能没太多感觉。”

“也是哦…”达达利亚扯了扯口罩,“要论这种细节还是你懂得多。”

异样的失语就一直持续到他们走进小区走进大楼,进了电梯钟离拉下围巾却依旧垂着眼,达达利亚在研究新换的广告,狭小的空间在心底蒙上窒息的痛感,门“叮”一声打开他才浑浑噩噩跟在达达利亚身后走了出去。

钥匙转动发出声响的时候,钟离终于说了话。

“达达利亚。”

“我没有「许愿」。”

开门的人没吭声,只是按开了鞋柜上方的灯。

暖黄色的吊灯照亮门口地毯的前端,走廊的声控灯已经暗下去了,钟离站在阴影里,又低着头说了一次。

“这三个月……我都没有「许愿」。”

塑料袋放在柜子上发出哗啦啦的刺耳声响,他拿着袋子的手被握住了。

达达利亚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对他弯了弯眼睛。

“嗯,我知道。”

“我是自己想来的,给你发消息之前我就出门了。”

“我知道……「钟离」是个好孩子。

青年站在灯光里对他笑,好像十几年前对尸堆里被血浸染的他伸出手那样,把他也拉进了这一方温暖的世界里。

“好啦,别难过了。”达达利亚牵着他的手放到自己脸上,他知道钟离有心事的时候喜欢摸自己的脸……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钟离能开心就好,“快新年了,你要高高兴兴的过年。”

钟离拇指刮过他的眼尾,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哎,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钟离把脸埋在他的颈窝,又搂紧了一些。

“……你也要好好的。”

达达利亚张了张口,最后只是拍了拍他的背:“怎么一点没变啊你。”

“答应我,不管我在不在,你都要做一个好孩子呀。”

“拉勾吧,钟离?”






做了更好笑的一版关系网
:kissing_closed_eyes::kissing_closed_eyes::kissing_closed_eyes:
:pleading_face::cry:🫶🏻达
:heart_eyes::kissing_closed_eyes::hot_face:
离🫶🏻:smiling_face::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rage:🫵🏻:-1:t2:
:slightly_frowning_face::roll_eyes::lying_face:
:+1:t2::open_hands:t2::eyes:
:sweat_smile::innocent::rage:
:disappointed_relieved::neutral_face::face_with_diagonal_mouth:
达:不是等一下
达;他俩谁啊???

3 个赞

(抬脚)(放下)(捧起皮鼓)(咬一口)(逃走)

1 个赞

目前最感兴趣邪和摩的单相思 :1:不过离对邪的哭到平静最后是不知所措?也好好奇心理历程… :huaban:

1 个赞

离离对邪鸭其实就是偏向于)
:……我说你能不能把你自己老婆管好别让他惦记我男人了
这种(?

2 个赞

我还以为会很怜惜(类似于对老公长的像的弟弟妹妹的爱屋及乌…) :1:哈哈哈哈,这样一看更像是达离双人小世界被迫忍受两个单相思 :yukuai: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