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鸭

达达利亚病了,卧床不起。寒天雪地里冻惯了的至冬武人发热感冒的次数屈指可数,如今在这气候称得上舒适的璃月港却反被那点凉风给吹倒了。这要是传出去让下属们知道了,指不定背地里还会笑他呢……这么想着,黑暗入侵了他的视野。

他看见了一片刺目的白,换句话说,是梦到了一片白,一片雪。一辈子不会忘的雪地,熟悉的刺骨寒风,这里是他的家乡。雪地里发出簌簌的声响,像是平静的水潭里被扔进了一颗石子,分不清是占据了视线的雪在扭动还是世界在崩坏,总之,雪白变成了冰面,又被无形的手凿出了一个大窟窿,他是在……冰钓吗?

正恍惚间,周身却猛的一暖,他有些惊惶的转过身,妈妈正在煮着一锅浓汤,也许是见他慌慌张张的,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冬妮娅在不远处帮妈妈处理着什么食材,像是犯了难,她仰起头向站在一旁的钟离先生询问……钟离先生?钟离先生!达达利亚猛的惊醒。

入目是一块红松房梁……是他在北国银行暂住的房。

“公子阁下,你醒了。”

达达利亚有些迟钝的扭过头去,床边赫然正坐着一个真的钟离。

“醒了……”达达利亚的大脑还有点迷糊“先生怎么在这儿——不,怎么来这儿没打个招呼 ?”他撑着要下床,被钟离不动声色的按了回去。

见他这幅呆样,钟离叹了口气。指尖点向了他的眉心轻揉。

“不记得了吗。今日清早,你拖着病体训练,转头便倒在了训练场。是受托来传话的仪馆小姐发现了人事不省的你”

说到这里,他不免有些苛责。

“生病本该好生歇息,你倒偏要反其道而行。”

记忆回笼,达达利亚心虚的摸了摸鼻子,随意捉住了钟离正想撤回去的手两手握住。他习惯于在极限的环境下作战,这回也是想着再一次突破自己,却没想竟没撑住倒下了。平日里到底还是比不上条件严苛的战场。

钟离的语气又缓了下来“等你养好了病,我们改天挑个日子过两招。”

听及此,达达利亚因病而显得疲惫的两眼又放出了光彩,握紧了钟离的那只手正想说择日不如撞日,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咕咕响起。

钟离先生偏过头去,嗤嗤的笑了一声。没去看达达利亚是什么样的表情,抽出手去端炉子上热着的汤。达达利亚撑着坐起来,正要起身却再一次被折返回来的钟离拦住。

只见他坐回床边,拿着调羹舀了一勺汤,作势要喂,达达利亚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一叠声的不用,夺过汤碗说自己喝就行,见钟离没再坚持终于松了口气,又想起来干巴巴的解释不是嫌弃他,钟离善解人意的用理解的微笑化解了他的窘迫。达达利亚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顾上手里捧着的那碗汤。

“你昏了许久,不易吃太多、太过滋补之物,我便只临时炖了这碗‘珍珠翡翠白玉汤’”

达达利亚看着这碗清水煮金鱼草豆腐莲子,没说什么,一口接一口咕嘟咕嘟的就喝完了。在寒冷的故国,为了活下去即使是病人也必须摄入高热量的食物,这碗汤的味道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寡淡了……嘴里不知道为什么泛着一股苦味。达达利亚自嘲的轻笑着摇头,战士可不该这么挑三拣四。
却见钟离先生又端来了一碗什么东西,他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直到钟离夹住了一小块塞进了他的嘴里。果肉酸甜的味道弥漫整个口腔,奇迹般的盖住了那股磨人的苦味,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黄桃罐头会保佑每一个远离家乡的孩子并治愈一切的苦痛,这原是琼玑野一代的说法,但无论是哪里的孩子,背井离乡卧病在床的心情都是一样的罢。”

说着,将盛着黄桃的搪瓷碗递给了达达利亚,从口袋里抽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去了方才顺着筷子流到手指上的罐头糖水。达达利亚咽下一口嚼烂的果肉,咕咚的一声,喉结上下滚动。

半碗黄桃很快见底,达达利亚看着钟离端着碗出门去的背影,舔了舔嘴角。

肚子得到了满足,发热带来的疲惫一窝蜂的涌上,他打了个哈欠,感觉浑身懒洋洋的,骨头都变得又酥又软。

头顶传来酥麻的感觉,达达利亚下意识蹭一下,又蛮横的扯下头顶那只细长的手抱住往怀里塞。钟离就这么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睡了一夜。

以致于第二天,达达利亚醒过来后看着自己怀里钟离的一只手和趴在床边的本尊呼吸一窒。趴着的本尊被他的动静闹醒,迷离着眼腾出来另一只自由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他。

达达利亚又气又觉得好笑,放开了那只攥了一夜的手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好干笑两声。

“钟离先生您也真是……哈哈,下次可别这么迁就我了”

“无妨,迁就了你这一时可间接省了不少麻烦事”钟离难得讲了两句俏皮话,扒开了他额头上的碎发勾着达达利亚贴了上去。

“看来病是好了”这么说完,他却没有就这么松开,吐息喷洒在鼻尖……达达利亚吻了上去。

良久,达达利亚粗喘着放开了他,看着他微红的脸,一字一顿道

“谢谢,钟离医生,为我,哈……治好了病”

钟离的眼神明亮,平复着呼吸,勾着他的脖子又贴进了一点。

“呵……我的职责所在。昨日不是说,等你养好病,我们就去切磋切磋吗”

门却自内上了锁。

5 个赞

前几天的七夕贺文这里投一投,还不太习惯使用塔塔梨:point_right:t2::point_left:t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