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丢了一只龙龙汤圆吗

为我的莽撞自罚两杯.jpg

 @白柴柴 ,

轮到汤圆老师了。
汤圆老师说自己黄,所以要当奶黄汤圆

至冬留学生达X龙龙汤圆离

————

很好,是谁偷吃了他的腌笃鲜。

达达利亚只是去厨房拿个叉子的功夫,刚点的腌笃鲜已经凭空少了一半的汤。

年轻人挑眉,抬眼一看窗户和门关的好好的,在璃月港热情的抢购热潮里靠着良好身体素质抢到的一大袋花花绿绿的零食原本安安稳稳的堆在一起,现在乱的各有各的特点,压在下面的几盒汤圆尤其突出,最上面的一盒盖都打开了。

… …盖都打开了?

很好,这小贼甚至连这是生的都不嫌弃。

达达利亚把叉子啪的拍在桌上,汤圆盒无风自动,随着声响居然还往桌边挪了挪。

有意思。

他眼尖,从开着的盖里精准看见了一只棕色的汤圆动了动。

达达利亚沉默,拍在桌子上的手微微颤抖,汤圆盒白底黑字,流心奶黄汤圆的字样分外显眼,其他白生生的汤圆衬的棕色汤圆格外突出,更别提还是C位。

璃月真是太神奇了,汤圆都能成精。

还好不是都成精。

熟读璃月志怪神话小说的至冬留学生艺高人胆大,当即冲进厨房找了根桃木筷,深呼吸后轻轻用筷子尖戳了戳。

汤圆似乎被戳到了什么部位,当即抖了抖,蓦然翻了身。

金色的小龙角,短短的四只龙爪,一条柔软的尾巴盖住了他刚才戳过的位置,还因为情绪激动一下一下的拍打着桌面,豆豆眼下的一道红色不知道是原来就有的还是气的,鲜艳的很。

哇哦,这还是只龙龙汤圆。

等等,龙龙?

达达利亚拿着筷子的手又开始颤抖。

买到璃月保护动物还动了筷子犯法吗。

龙龙汤圆似乎也觉得尴尬,眨眨金色的豆豆眼后开了口,“……我不是汤圆。”

声音还挺好听的。

靠,这龙龙汤圆还会读心!

“好的汤圆先生,没问题汤圆先生。”

达达利亚字正腔圆,璃月语炉火纯青,发音标准,配上标准好学生乖巧笑容,除了扣子没好好扣,哪哪都挑不出毛病 。

龙龙汤圆眨眨眼,尾巴毛在桌面上扫来扫去,看的达达利亚心痒,没拿着桃木筷的手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对柔软的金色尾巴毛进行非礼。

“你可以叫我钟离。”

“嗯,钟离先生,”达达利亚从容改口,遵循了内心的愿望,上手把龙龙汤圆窝到手心,抢占先机,“先生偷喝了我的腌笃鲜?”

钟离沉默了,龙龙汤圆的小尾巴也搭在他掌边不动了。

“嗯… …这是一个意外。”

作为庇佑璃月千年的龙神,变成一只圆滚滚的龙龙汤圆实非他本意。

蒙德的老友带着好酒前来找他叙旧,言辞间对他千年来孤身一人表示同情,当即拍案而起嚷嚷着什么你变成个圆滚滚的小龙下去肯定能成。

一看就是喝大了,钟离端着酒杯不慌不忙的嗯嗯几声哄他坐下,谁成想老友一笑,半分醉意都没有。

“哎嘿,老爷子你同意了?”

意外归意外,喝了无辜年轻人的腌笃鲜也是真的。

钟离打定主意,小尾巴再次一晃,被年轻人一下子抓住。

“?”

钟离抬头看看达达利亚,不解的试图抽出小尾巴。

“先生叫我摸摸嘛,就当是你喝了我午饭的补偿啦。”

达达利亚好声好气,手上动作倒是不停。

橙发蓝眸,是至冬人的面相,那么,不懂璃月人约定俗成的安全距离也是意料之中。

被筷子尖无礼的戳了屁股以及属于敏感地带的尾巴被上下摸了个遍的钟离先生硬是按捺下了召唤出小天星的冲动。

“先生,吃饭啦。”达达利亚端着一碗流心奶黄汤圆踱进书房,“你甚至都没有乖乖睡午觉。”

钟离无辜的坐在达达利亚给他找出来的小椅子上—冬妮娅上次留下的玩具,配套的公主王冠达达利亚努力过,被尾巴抽了一下—膝盖上躺着被缩小的书本。

“抱歉,阿贾克斯,我对至冬国的这种故事了解并不多。”

达达利亚出于一点点私心,告诉了龙龙汤圆自己的原名。

“啊,先生不用跟我道歉的,托克也很喜欢的,或许下次他来的时候先生还能给他讲呢,”达达利亚犹豫了一下,“呃,先生好像跟这个汤圆一样大呢,吃的了吗?”

钟离再次沉默,内心把不负责任的老友有意思的事回忆了一遍,准备回去后寄过去,“……不行。”

达达利亚耸肩,突然兴致勃勃的起身,“那我给先生做我的拿手料理吧?放心先生,我会处理好的。”

“如此甚好,”钟离搁下书本,“劳烦了。”

年轻人真有活力。

蠕动的,细碎的。

海鲜。

钟离咳了咳,顶着达达利亚期待的目光努力微笑,然后拒绝了。

“抱歉,阿贾克斯……”

“先生不吃海鲜吗?”

达达利亚顺手摸摸龙龙,笑了。

“没关系的先生,家里还有甜点之类的,我去帮先生切?”

完了,更愧疚了。

钟离尾巴不安的甩来甩去。

“真的没事啊先生,托克可比您挑食多了,”达达利亚只好把龙龙拢进手心,“嗯… …真的很像汤圆啊,先生是什么馅的?”

龙龙汤圆拒绝交流。

“啊~这么说先生是因为被套路了才变成汤圆的吗?”达达利亚勺子使的飞起,流心奶黄汤圆咕噜噜的转,“噗,好没有防备心啊先生。”

钟离尾巴敲敲他手背,先生抱着一块桂花糕仪态端庄,“不要玩食物,阿贾克斯。”

“欸?”达达利亚只好乖乖捞起一个,“那先生变回去的条件是什么?”

钟离很认真的表现出困惑,“我也不知道,巴巴托斯认定的标准一向不怎么好达到。”

那很好啊,先生可以多陪我一阵子,达达利亚笑着,开口却是,“那真是太遗憾了。”

骗人,钟离看着年轻人咬开流心,困惑越来越浓。

阿贾克斯的内心可不是这么想的。

托克的声音依旧活力满满,透过线路也丝毫不减“哥哥,龙龙呢?”

达达利亚佯装生气,“那哥哥呢?托克就只关心哥哥的汤圆?”

托克抱着独眼小宝想了想,“可是不是哥哥一直在炫耀龙龙吗?信里都是龙龙了。”

有吗?

达达利亚下意识回头去看在他的枕头上睡的好好的钟离,唇角抿起。

他已经把钟离太多的介绍给家人了。

“龙龙睡着了,托克,”达达利亚又笑,不动声色的将话题揭过,“最近你又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啊。”

钟离没睡着,他已经在醒过来之前睡了太久,反而对达达利亚莫明其妙的态度不怎么理解。

但他不讨厌。

这就是陪伴的感觉吗……

嗯,该找巴巴托斯完成这次契约了。

“先生要走了啊,”达达利亚表情古井无波,厨房里腌笃鲜的香味已经飘了出来,他低头看着龙龙汤圆,声音平稳,“不再多待会吗先生?”

钟离摇摇头,“我会再回来的,阿贾克斯。”

哈,反正本来也不是他的东西,达达利亚指尖搭上龙角,“先生不用关心我啊,你是自由的。”

又在骗人,钟离无奈的勾勾唇角,应下了。

不过没关系,他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教阿贾克斯能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达达利亚挑了一瓶冰汽水,路过食品区的时候犹豫了一会,还是拿上了两盒流心奶黄汤圆。

你在想什么啊达达利亚,钟离当然不可能再回来了,璃月的守护神怎么可能还记得一个至冬人。

当晚饭也好。

达达利亚叹气,抱着汤圆要走。

“咳,打扰一下,”衣角被揪住,漂亮的璃月人弯眸冲他笑,眼尾红一如当初鲜艳,“是你丢了一只龙龙汤圆吗?”

39 个赞

我丢的我丢的: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1 个赞

什么,姐妹,小心冬极白星啊!

呜呜呜呜汤圆龙龙我要rua十个!!!!

汤圆龙龙是可以吃的(什)

有人会舍得吃汤圆龙龙嘛(蒙克呐喊·jpg)
真的吗,我不信(鲁豫·jpg)

1 个赞

是真的,我冒死从鸭头那打听出来的 ()

继龙龙红薯之后又有了龙龙汤圆:laughing:吃,小达要吃双份的龙龙才行

我也想戳龙龙汤圆的pp!!

鸭鸭向你投来微笑

都可以吃,放开了吃

是龙龙汤圆——小达吃掉他!!!

你这个吃,他正经吗

当然不正经啦嘿嘿

漂亮,分你一个高清观看位

汤圆不可以吃

怎么不可以,试试才知道

我有摩拉!我要看吃汤圆的付费内容!

没有,鸭鸭不让

啊啊汤圆好可爱啊感觉好软好q弹 :innocent:想吃汤圆了.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