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为我的莽撞自罚一杯 .jpg

 @白柴柴 ,

阿尼玛格斯达X隐退巫师离
这边也发一下

谁能想到至冬的犯人会脑子抽掉千里迢迢直奔璃月,谁能想到这家伙学业不精一句恶咒念错还打歪了方向,谁能想到他亲爱的同事甚至都没注意到他没一起回去。

总之,至冬傲罗达达利亚,一名出色的阿尼玛格斯,在追捕出逃到璃月的犯人即将成功时,不幸被一道偏离了原本轨迹的恶咒波及,变成了自己的阿尼玛格斯----一只皮毛油光水滑的大橘后,刚抖掉身上的枯草败叶就眼睁睁的看着亲爱的同事扬长而去。

“?”

同事能靠谱,散兵都能长高。

一只无辜的橘猫炸了毛。

达达利亚叼着半条小鱼干,趴在围墙上晒太阳,懒洋洋的晃尾巴,一身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作为至冬出色的傲罗,哪怕变成了一只外表无害看起来就很好摸的大橘,打赢一帮野猫当上这片的老大还是不成问题的。

啊,虽然这帮野猫打架挺不讲武德的,达达利亚眯着眼睛想,挨了两口咬和几爪子换来优先饮食权和心善人类情报单不亏,就当是撸猫未遂了。

估计等上几天他亲爱的同事们就能发现他失踪了吧?

达达利亚冷笑,当然,如果一只猫的笑也能被称为冷笑。

问题就是,他是带假加班,干完这票就放假那种。

看来找一个短期饭票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比如… … 钟离?

比如在这片相当于猫薄荷的存在,即野猫口中的钟离。

钟离仰头看着他,脚边还跟着受达达利亚指使进行绑架的一帮本地野猫,漂亮的璃月人眸子亮晶晶的,像流动的黄金。

达达利亚犹豫了一下,喵了一声。

“噗,”璃月人笑起来像他家乡难得的春意,向他伸出一只手,被黑色皮革包裹的手指修长,因为逆光的角度镀了一层金边,钟离眉眼温和,浸润着未曾褪去的笑意,“要来吗?”

太超过了,达达利亚被美貌冲昏大脑,晃晃悠悠的站起准备再矜持一下,结果脚一滑从墙上摔了下去。

靠。

所幸漂亮先生怀抱温暖,接住一只大橘绰绰有余。

“… … 有点沉。”

钟离委婉的重新把他往上抱了抱。

什么东西碎掉了。

失策了,达达利亚扭过头不看负心汉,猫猫瘫成一团猫饼,他早该猜到了,这么会吸引猫的人怎么会没有猫。

钟离蹲下来戳戳他,熟练的把猫饼朝上的一面摸了个遍。

“你在生气吗?”

……算了,反正只是个短期饭票。

达达利亚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

“没生气吗?”

钟离更想笑了,这橘子的醋意怎么这么大,他只是按照惯例给魈和胡桃添了食物,一回头捡回来的橘猫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小小的身体硬是透出一股子哀怨,让隐退巫师先生差点没忍住想用漂浮咒把猫猫送过来摸摸。

达达利亚干脆假装自己就是不会说话的猫饼。

魈和胡桃对视一眼,一只半大绿毛猫跟一只半大狸花猫从彼此眼里看出了同一个意思。

这橘猫不像个好猫。

赶出去。

钟离抵住下巴想了想,将达达利亚团吧团吧抱进怀里,起身拿下一本词典,低头看着怀里的橘子笑,“你有名字吗?”

达达利亚意思的挣扎了两下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闻言沉默了两秒。

然后摇了摇头。

算了,随先生怎么想的吧,叫什么都行,反正他也不会在璃月呆太久。

钟离点头,抱着他走到了趴在架子上眼神不善的两只小猫面前,介绍家庭成员,“这大一点的是魈,小点的是胡桃。”

家养猫对他恶意挺大的,达达利亚中肯的评价。

胡桃笑容灿烂,魈冷眼看他,传递的意思就一个。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只心怀不轨的猫。

三只猫之间的暗潮汹涌没有波及到状况外的钟离,先生放下词典,清了清嗓子,“嗯… …既然你是一只大橘,眼睛又是特别的暗蓝色,那么就叫你鸭鸭吧。”

哈?

达达利亚难以理解。

意见驳回,四口之家三个人表示同意。

可怜的达达利亚错过了钟离先生眼里的狡黠笑意。

“摩拉克斯,我的老友,我的小十一似乎在你的地界上遇到了点麻烦,我希望你能帮帮他……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可以把他带回家去,我想一只橘猫不会对你的古董们造成损失,”传话用的守护神顿了顿,“当然,达达利亚在璃月的一切花销都可以走北国银行。”

胡桃当即把刚听完的先生推了出去,小狸花因为嫌热早早化了猫形,兴奋的一拍桌子发表重大讲话。

“客户!”

达达利亚强硬的往桌子上一趴,身躯当即把古籍遮了个严严实实。

“鸭鸭?” 钟离摸摸猫头,清了清嗓子假装严厉,“快下去,挡到我了。”

下去什么下去,几个小时了都,达达利亚理不直气也壮,那么漂亮的金色眼睛万一近视了怎么办,连巫师都治不好近视的。

本来作为伴读的胡桃早就睡熟,达达利亚趁机上位。

钟离敲敲桌面,空了的茶盏应声添满,袅袅茶香开始弥漫。

达达利亚呆呆看着钟离拾起杯子,陷入怀疑。

刚才里面……空的来着?

钟离先生不是个麻瓜吗?

“鸭鸭?”钟离忍着笑意摸摸猫头,指尖揉揉猫耳,“怎么了吗?”

达达利亚爪子偷偷合上书本,决定先完成伟大目标。

猫猫能有什么坏心思啊,猫猫只是保护你的视力健康,快说谢谢猫猫。

“达达利亚是个很活泼的孩子。”

“那也不能算他花掉四百万的理由。”

“嗯… …怎么不算呢?"

“先生?!”

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一只不乖乖睡觉的橘子失去了梦想。

钟离挑眉,红薯龙守护神跃出了窗子。

好吧。露馅了。

迎着达达利亚不可置信的目光,钟离勾唇一笑,凭空出现的另一套茶具摆在桌上。

“正式认识一下,达达利亚,”先生笑容温和,看着橘子气势阴沉的跳上桌子,“你可以叫我钟离,当然,你更熟悉的应该是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巫师界的传奇,据说曾掌管璃月后又隐退。

“你早就知道我是谁。”

原本清亮的嗓音现在低的吓人,达达利亚冷静的坐下,抬头直勾勾的盯着垂眸的钟离。

可别不给摸了,钟离不无遗憾的点点头。

“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

“那也有办法把我变回去吧,”达达利亚声音愈发轻,暗含的危险感藏在尾音,“先生?”

钟离好像看到了当初面无表情的少年,长在至冬雪原的利刃危险又毫不掩饰锋芒,那日低头给自己包扎的时候也是这样阴沉。

他叹了口气,装满液体的茶盏飞到橘猫面前。

“嗯。”

达达利亚当然不会久留,身上被野猫撕咬出来的皮肉伤早就好了个彻底,困扰他的阿尼玛格斯问题也被解决,他早就没有任何理由留在这。

“谢谢先生这些日子的照顾,”达达利亚扯出笑容,“劳烦先生了。”

早晚他得把被钟离当猫耍的场子找回来。

猫猫能有什么坏心思,猫猫只是记仇。

“先生,至冬那边的交接人过来了。”

魈冷着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关门的动作似乎跟交接人有着深仇大恨。

胡桃在看到跟着进门的人面容的一瞬间险些棒棒糖顺着吞下。

“我们的关系可不应该就这么冷漠吧,”达达利亚摊手,年轻人笑的露出虎牙,讨喜的面容阳光开朗,“先生?”

至冬的猫猫不知道会不会更记仇。

16 个赞

看到hp paro我一下子点进来 :sob:感觉都没看到过公钟hp paro的,一直好想看,谢谢妈咪。

hppa好耶!!鸭鸭的阿尼玛格斯是大橘离离的守护神是红薯 :joy:怎么你们巫师都这么喜欢搞反差萌的吗

嗯……用最萌的外表迷惑敌人?

感觉写的不好,谢谢喜欢~

1 个赞

好康!!!!!

谢谢喜欢~

给自己的文发评论能赚摩拉吗

中元节记得更新哦~

老师不要打岔,这种事不能说

我偏要说

你之前一直说要更新的

/捂嘴 嘘

这不那啥天有不测风云

但是明天必须更新,不想赚摩拉了吗

1 个赞

… …想滴~

那就去码字,少说骚话

… 老师凶我哇呜呜呜呜

……装可怜的一把好手

老师怎么能这么说我,我需要老师的抱抱贴贴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