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你我

“遇见我,离开你”

璃月是个多雨的国家。

黑云遮住了光,下起了像子弹一样的暴雨。

苍白的病房里,多了一抹鲜活的橘色,一抹深暗的蓝色—— 这些颜色本不属于这。

这是一个年轻人,手脚被冰冷的皮带束缚着,双眼无神的躺在床上,转头看向乌黑的窗外。

轻微的开门声传来,年轻人以为又是来探班的护士,就没把头扭过去,也没管是谁。

“阿贾克斯?”

炽热的双眼对上冷清的眸子。

“…”

“阿贾克斯,你相信我。”

他走近病床。

“…我不信你,你不是他。”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们两者皆是一人。”

“你不是他,你会来害我!”

年轻人的语调开始激动起来,他想要坐起来,但是被束缚住了四肢,并不能如他所愿。

“你会来害我!!离我远点!他才是我爱的人,你不是他!你取代了真正的那个他!!!”

年轻人开始躁动起来,手上青筋暴起,想要一拳打过去。

“…阿贾克斯,你要多久,才能认清真正的‘他’呢。”

“你什么意思?他就是他,不是你这个冒牌的‘钟离’!”

“先冷静下来吧,阿贾克斯。”

“我凭什么听你的?!”

“你怎样才能相信我?”

钟离走到床边,温柔的看向年轻人。那双眼睛温柔的像融化的蜜糖。

突如其来的反问让躺在床上挣扎的年轻人愣了愣,随即又说:“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凭这个。”

钟离从内袋里掏出一张证件——

结婚证。

年轻人忽然间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它,双手抬起,好像要去抓住它。

钟离弯下腰,握住年轻人被擦红的手腕,嘴唇轻轻碰上手背,亲了又亲。

“你知道吗阿贾克斯,这个动作在你还没躺到病床上的时候,经常对着我做,而我总是会被你的动作‘偷袭’到…但你什么都不知道了。”

柔嫩红润的唇移向年轻人的脸,双手捧住他的脸,在年轻人惊讶不已的眼睛下吻了上去。过了许久,一吻毕,年轻人小声喘气,望向他。

“你还记得吗阿贾克斯,一般来说,这一吻该是你开始的,惊讶的人是我,喘气的是我…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们就着这一张微红的脸,两人双目对视,水色与棕黄似乎发生了共鸣。

“你还懂得那时你对我狂热的追求吗阿贾克斯,那时,我几乎干什么,你都在我的身边,唔…就像一个‘小跟屁虫’…’”说到这里,钟离轻笑一声,接着说“…很热情的跟我说这谈那…但你什么都不懂了。”

对不起

钟离先生…对不起…

“摩拉克斯…钟离…我…先生…”

“对不起…我…对不起…”

阿贾克斯哽咽起来,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眶里滑落,但似乎不想被眼前人看见,想用袖子擦时,却发现手臂根本抬不起来。

泪珠越来越多,浸湿了衣服。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他脸庞,拭去眼泪。

“不用对不起,不用在意我是谁,只需知道…‘你是我现在最喜欢的人了’。’”

“先生先生!你是我现在最喜欢的的人啦!”

“嗯,钟某自然知道。”

“诶,明明我之前从来没有说过…难不成先生有读心术?”

“不,只是,我也中意你罢了。”

雨突然不下了,乌云散开,随之而来的是闪耀着光芒的黄昏,耀眼的太阳似乎就像钟离的眼睛,一样的璀璨,一样的夺目。那光芒四射,有一束光恰好闯入年轻人的病房,使之绚烂。

钟离跪在阿贾克斯的身旁,轻轻吻着他的额头,年轻人的手堪堪搭在钟离的腰上。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小声说着:

“Прости, я люблю тебя”

—END—

2 个赞

感觉是鸭鸭闹脾气,不认摩拉克斯和钟离先生是同一个人…总之小情侣能和好就太好啦 :s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