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Meeting Point(2)

体委鸭X班长离
【阿贾克斯】X【摩拉克斯】(游戏)

校园pa+网游pa 喜闻乐见钓系离
以及达达利亚单方面以为的死对头

*达达利亚提醒各位:
网恋需谨慎
但如果你的网恋对象是摩拉克斯
去tm的谨慎

————
从学校军训苦了一周,达达利亚终于可以回家玩游戏了
冲回家后,书包随手往椅子上一扔,达达利亚就这么直直的倒在床上。

感觉脑袋一片空旷。达达利亚望着头上纯白的天花板愣是发了半天呆才想起来自己要干什么。

掏出手机,达达利亚盯着手机里【提瓦特】这个游戏软件
自从号被盗了后,达达利亚就再没登上去看过,到现在也有半个月了吧。既然散兵说了璃月会开新的分会,就借此机会来璃月玩玩吧。达达利亚这么想着,点开了注册。
捣鼓了一个小时后,终于重新注册好了一个新账号。
【阿贾克斯】,这同样是他上一个账号的名字,但不妨碍在这个号继续使用。原因嘛,还不是因为达达利亚懒得想新名字了。
至于给自己形象录入和修改,达达利亚没有动太多,只是非常中二的给自己选了一身黑衣和一双紫眼。
嗯,雷属性,不错。达达利亚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游戏形象。
至冬的那个号完全是按照他本人形象来的水属性角色,这次就稍微换个口味吧。

达达利亚重新站起身来翻找出进入游戏的配套装备——头盔,插上脑电链接处理器后,达达利亚戴上了头盔,打开了游戏
一串敲数据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提瓦特】游戏欢迎您

—正在载入玩家数据……

—检测为新用户账号。请选择您的服务区

达达利亚在一片虚空中滑动,选中了【璃月】这个选项

—确认为【璃月】。正在加载处理中%

—40%…

—80%…

—99%

—欢迎您,【阿贾克斯】。正在载入游戏场景,请耐心等待。

地区/{璃月.望舒客栈}
玩家【阿贾克斯】接入成功 祝您玩的愉快。

……

达达利亚缓缓睁眼,映入眼前的是一团团金黄的叶子。
一颗金黄杏树。果然璃月风景就是好啊,换作至冬那边,无论在哪都不会有这样的树。

达达利亚倚靠在树干上,活动了一下四肢,没有发现身体异常,证明接入成功。

爬起身来,达达利亚仔细环顾了四周。旁边有一家客栈,应该是指引新手进行任务的地方。
达达利亚再向前看去,只见前方有个冒蓝色感叹号的人。引路npc,每个地区都会有。
达达利亚心里小声吐槽了一句
这璃月的npc和至冬的npc长的一模一样。
连衣服都不带变的!
官方还是偷懒了

达达利亚往前走了几步,触发了剧情。

{引路人}:你好,亲爱的【阿贾克斯】。欢迎来到璃月,我是你的向导。让我们开启璃月之旅吧!
【阿贾克斯】:……啊对对对。
………
应付完新手任务后,接下来的世界需要自己探索。【提瓦特】这款游戏自由度很高,因为是全沉浸式游戏,玩家在游戏里的五感也是正常通用。在游戏里受伤了会感到疼痛,但并不会留下伤口,即使是在游戏中死亡,也只会切断脑电连接,返回现实。
再登上账号,会回到设置出生点。
游戏是可以正常划开系统设置进行切断退出游戏登录的,但一大波热衷于刺激的玩家总要追寻不同寻常的下线方式。
比如之前的达达利亚,总想着与同事单挑一番来作为自己的下线方式。
至于{好友}系统则得等到添加一名玩家后才会自动开启。好友聊天是实时的虚拟投屏,对方会以一个蓝色的数码形象出现在你身边和你正常语音聊天。而公屏聊天这些功能都需要到达一定等级后才能开启。
达达利亚之前一直很反感这个设定,因为每次和【女士】谈公会的事时还要见一见女士那张脸,想起来就让人厌烦

达达利亚在望舒客栈旁晃悠了半天,从数据库中翻出电子地图。现在达达利亚的首要任务,就是去找愚人众的分部。
据散兵描述,愚人众分部开在璃月港中。而自己现在位处于望舒客栈。
达达利亚不停的翻找着璃月的地图。
“璃月港……是要往哪走?”

望着那满是山头的地图,达达利亚不禁皱了皱眉。璃月,怎么能有这么多座山?

算了,不管了。总之一直往南走,总能到的吧?达达利亚潇洒的双手一挥收回地图。向南方的桥梁大步走去。

———————
另一边。
地点:{璃月/璃月港}

公屏提示:玩家【摩拉克斯】已接入。

在璃月港的所有玩家突然全体愣住。
【摩拉克斯】?是我想的那个【摩拉克斯】吗??!

全服第一的【摩拉克斯】在凭空消失一周后终于登录游戏。震惊了璃月整个公屏

【LOCO】:“听说了吗,那个男人终于上线了!

【兰莓】:“什,那个传奇的男人又回来了!”

【江闽】:“【摩拉克斯】?趣。他不是消失一周了吗?”

【王陆】:“帝君舍得上线看看我们了?”

【寂黎】:“嗯……围观围观!”
………
一时间,整个公屏全部讨论的都是有关于【摩拉克斯】为何一周未上线。
有人说【摩拉克斯】谈女朋友了,去别的区陪对象了。
有人自称【摩拉克斯】的同事,说【摩拉克斯】本人工作上遇到问题了被老板压榨了一周才得得到上游戏。
还有甚者直称【摩拉克斯】不想玩这款游戏,要退游了。

【摩拉克斯】本人一言不发,坐在某座高山的山顶上,任由微风吹动自己白色的兜帽。默默看完了全程。
实际上,他只是军训一周没有玩游戏的空闲罢了。
说出来可能令人不信,全服第一的【摩拉克斯】今年才是个高中生。

公屏的讨论热火朝天,甚至开始出现乘机卖小广告和cpdd的人。
直到群玉阁有人来管了,公屏才恢复平静

群玉阁是璃月最大的公会,并且在璃月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据说这个公会曾是由【摩拉克斯】本人创办的,后来因种种原因,公会交给了现任会长【凝光】。而【摩拉克斯】也退出了群玉阁这一公会。
【摩拉克斯】一直被尊称为岩王帝君,在游戏中的维护者不在少数。
可实际上,【摩拉克斯】一向来无影去无踪,根本没有多少人见过摩拉克斯的身影,更别提摩拉克斯的好友位,那更是万金难得。

见关于自己的事已平息,【摩拉克斯】坐起身,去清理了每日任务。正准备下线时,好友栏突然冒出了红色感叹号。
弹出聊天框,是备注为(魈)的人发来消息。点开后,一名绿色头发的少年的电子影像就凭空出现在眼前。
少年略微稚嫩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三眼五显仙人】(魈):哥,军训完了?

【摩拉克斯】:嗯,军训也只仅有一周。现在周末就放学回来了。

【三眼五显仙人】(魈):军训顺利吗?

【摩拉克斯】:嗯,尚可。

魈深知自己早熟的表哥不会将任何心事告诉家里人。他成熟的令人担忧。
【三眼五显仙人】(魈):……兄长如果有任何困扰,我都会去解决
少年环抱着手,眼神中的坚定证明了这句话的真实性。
【摩拉克斯】:没有那些事,好了,魈。时间不早了,你该下了。晚安。

【三眼五显仙人】(魈):好。晚安。
少年的影像消失,切断了聊天。

【摩拉克斯】,或者,应该称呼他为钟离。停在了一个山顶的坡上,遥望远处的风景发着呆。
困扰?算有吗…钟离想起最后一个夜晚自己那奇怪的心情,望向天空。
现在游戏时间是中午。太阳高挂在天空,云一团一团从身边飘去。自己始终回答不出那困扰自己一周问题的答案
这令钟离感到无比心烦气躁,甚是焦人。

钟离手持长枪纵身跃下山脉,着落后。慢慢站起身来。
南方是街区,人多冗杂。北方是山地,人烟稀少。
钟离想了一会,决定往北方走去。
很久没有尘游了。也罢,这次就当是散散心了。

—————
地点:{璃月/归离原}

达达利亚不知道这是自己翻的第几个山头了。
从望舒客栈到璃月港,不是渡河就是翻山。至冬的路都比这平坦不知道多少倍。
从最后一块悬崖上平稳落下,达达利亚决定在附近暂且歇息会。

达达利亚找到了一颗苹果树,用刀砍了下树,砸下来个苹果。一口咬下去,挺脆的。

{HP+10}

达达利亚咔吧咔吧的嚼着苹果,背靠着树坐下。
现在游戏中的时间已经将近黄昏了。现实中估计也过去一小时了。

风吹着每一处角落,吹得周围草丛沙沙作响。暖阳透过叶子的狭缝映在达达利亚身上

不,不对劲。

达达利亚眼神瞟向一旁。忽然瞄准目标,把手中吃了几口的苹果重重的丢向了右边的草丛。

随着“哎哟”一声,草丛里突然冒了五六个穿着相同服饰的玩家。
达达利亚迅速站起身来,幻化出双刃握在手心。
这些人属于盗宝团,专门在野外打劫玩家的邪恶组织。这个组织不管在哪个地区总有他们的身影,打劫路过玩家,劫走装备和财币。愚人众可是恨透他们了。
“被发现了,兄弟们,给我上!”领头的那个一身令下,四周的人疯狂往达达利亚这边扑来。
要上了吗?达达利亚止不住的开始兴奋。
这次是可以随便杀的吧。当初在至冬时执行官们就被下达了一天之内击杀玩家的限额命令,达达利亚一直对此闷闷不乐。

达达利亚盘算着对方的人数,大致十人左右
身为至冬的执行官,他对自己以一抵十的能力充满了自信。
要知道,打架,可是他的长项。

在解决完这批盗宝团的人后,后方又传出阵阵脚步声。达达利亚闻声转向后方,只见又是一波增员来袭。人数更多,而且还带有武器。
啧,来援兵了。达达利亚左右望了望,现在的方法只有一个字——逃。

达达利亚刚想往左边奔去,但又见两边援兵将至。自己被动的困在了中间。

哈,有点意思。达达利亚紧握着双刀在思考对策。
自己没来得及在这存出生点,现在被击杀的话大概率是要回到望舒客栈的。达达利亚现在只能感概自己运气不好。
这么辛辛苦苦爬的那么一大段路白跑了。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滑步闪到了达达利亚身前。
四周的盗宝团突然停止,直勾勾的盯着不知道从哪杀出来的人,表情瞬间变了。
达达利亚倒是乘着空隙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身前人的背影。
拿着黑色长枪,带着白色兜帽。留着很长的辫子,但看身材又不是女生。手很有力,一看就是江湖上传说中武艺高超的神秘人。

“摩……”带头的那个人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指着那位从天而降的神秘人。
“【摩拉克斯】??!我去,见鬼了。兄弟们,撤!”
“别让他们跑了。”【摩拉克斯】微微扭头,轻声对达达利亚说。
“哦,嗯?知道了。”达达利亚笑着举起自己的武器,两人不需要多说什么,一东一西,双刃和长枪,动作干净利落。彻底把盗宝团的人全灭了。

呼……有点本事。达达利亚把刀从盗宝团正在数码化的身体中拔出来。
刚刚那人叫他什么,【摩拉克斯】?
总觉得听着有些耳熟啊。达达利亚挠挠头,努力回想脑海中有关摩拉克斯的事情。

“就璃月的那个公认的武神,【摩拉克斯】。据说人长的挺漂亮的,又美又强。”

散兵戏谑的声音突然在达达利亚耳旁响起,唤醒了他沉睡的回忆。
【摩拉克斯】?全服第一?武神?
达达利亚一惊,不敢置信的慢慢回头,看向后面那位被称为【摩拉克斯】的玩家。

与此同时,【摩拉克斯】本人也侧回头看向达达利亚。顿时瞳孔震缩

钟离走过来时只见一群盗宝团又在胡作非为,根本没多注意到被围殴的人是谁,钟离直接就上去救人了。
现在危机一解除,两人望着彼此面面相觑。

达达利亚?不对,达达利亚的眼睛是蓝色的。而面前这位名为【阿贾克斯】的玩家的眼睛则为与葡萄相似的紫色。
亲人吗,还是只是单纯长的像他?钟离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这位橙发青年。
捏脸是可以改变自己形象。是他本人也有可能。但概率很小……就算是他,他没认出我吗?钟离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游戏时装。
也对,自己在游戏里和在现实中差别还是有点大的。
至少游戏里的自己没戴眼镜。穿的也比较张扬。绝对看不出来现实中是那种老老实实的人。

“你是……【摩拉克斯】?”达达利亚率先开口,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除了盗宝团,遇见的第一名玩家居然是全服第一。这也太难以置信了。
感觉……像钱包丢了后仅剩两块钱,去买彩票意外中奖了。
中的还是特等奖。

钟离犹豫了一下,一般情况下,当帮完别人忙后,为了避免麻烦的情况,钟离往往选择直接离去。
可当他望向【阿贾克斯】那副激动的神情,又忽然于心不忍。
他和达达利亚实在太像了。
一样的闪耀,一样的令人无法拒绝。
或许呢,或许有那么一丝可能
【阿贾克斯】就是达达利亚。
钟离动摇了。
直到面前的人激动的都快握住他的手时钟离才猛地回神过来,略微惊讶的看向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过于兴奋了,尴尬的笑两声,往后退了几步。

钟离咳了几声,斟酌了一下用词,

“我本区区武人,不足挂齿。只是路过见盗宝团作恶,做我本职该做的事情罢了。不必多谢”
钟离边说边转身,准备离去。
再这么看着【阿贾克斯】,钟离也说不准自己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了

刚要逃走的钟离忽然被达达利亚抓住手腕。

“先生,你先等等,加好友吗!我绝不会拖后腿!会做饭会刷本,下雨还会往家里跑!”达达利亚也看出了钟离的去意,情急之下抓住了他的手腕后慌忙的这么说着。
有这样的大佬在身边,谁不抱大腿谁白痴。再说和强者交朋友,也是可以帮助自己变强的

何况,【摩拉克斯】长的是真的好看呢?

身材完美,腰细腿长。身高只比达达利亚矮了一点。五官更是没话说,一双金眸直射人心,眼角的红眼影彰显威严的同时带了点妩媚。

达达利亚咽了咽口水。
他决定收回之前和散兵聊天时说不会对【摩拉克斯】心动的那番话。

倒是钟离这边,被达达利亚这一套人畜无害的说词说的大脑当机。
按理来说,达达利亚握住钟离手腕的手劲并不大,可是钟离忽然一瞬间那么觉得,他们的手就像被手铐扣住了一样,分不开。

【阿贾克斯】:“可以吗先生,可以吗可以吗,你不会不要我吧”

【摩拉克斯】:“……可以。”

【阿贾克斯】:“好耶!”

系统提示:【阿贾克斯】发送好友申请
钟离看着一脸期待的达达利亚,叹了口气同意了好友申请。

转过头来,钟离望着窃喜的达达利亚问道“如何称呼阁下?”

“这个啊?”达达利亚挠挠头,“叫我阿贾克斯或者叫我真名达达利亚都行。”

达达利亚?
钟离顿时觉得天空犹如一道闪电劈过。石化在了原地。
达达利亚见钟离一动不动,总感觉两人间的氛围有些怪异,疑惑的问道“呃……怎么了吗?”

钟离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惊讶,语气瞬间恢复到往常的平静“不,没什么。称呼我为摩拉克斯就好。”
还真是他。钟离虽然早有心里建设,但总有种喜从天降的感觉。
看着达达利亚那么一副满脸激动的样子,钟离确信了达达利亚并没有认出自己。
也好,也好。
钟离想起在学校时达达利亚与现在截然不同的眼神,心中滋长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如果不告诉他自己是钟离,是不是就能换种身份陪在他身边了?
钟离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瞬间甩开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

达达利亚正在盘算自己和【摩拉克斯】单挑获胜的可能性。
毕竟是璃月第一武神,光凭现身就能吓退盗宝团,看来实力也是配得上岩王帝君这个称号的。
呆在他身边,肯定能得到磨练吧
达达利亚兴奋的搓了搓手

两人目光撞上,又像被看透自己的小心思似的同时挪开。
他应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吧。达达利亚和钟离这么想着
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钟离想了想,决定先开口询问
“那么阿贾克斯,你此行的目的地是何方?”

“我啊,要去璃月港,去……呃”
达达利亚把马上要蹦出来的“愚人众”三字咽了下去。愚人众本来就是至冬的公会,现在跑到别的区蔓延势力这种事,让堪称璃月的守护神【摩拉克斯】知道了,【女皇】肯定要杀了自己。

“呃……去逛逛啦!”达达利亚一个急转弯,干笑了几声。

“确实,璃月港是璃月最繁华的地方。每个新手玩家必去之地”钟离环抱起手来,自顾自的唠着,又突然发觉出来有些不对劲。
刚刚救达达利亚时,钟离并没有把他当做新手玩家对待。而达达利亚的表现显然也是对这款游戏有所了解,甚至可以说对于打斗这种方面十分熟练。可是钟离在此之前一直没有在璃月见过达达利亚的身影。

钟离试探的问道“阁下是第一次接触这款游戏?”

“嗯,对……对!朋友推荐的。”达达利亚连忙点点头。生怕钟离误会,特意补了一句“我从望舒客栈过来,迷路了。”

表现的太反常了。钟离心知肚明,达达利亚在说谎。
但他没有追问下去。
钟离知道,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
就像自己同样欺骗了达达利亚一样。

“那我带路吧。我对璃月的路还算熟悉。”
达达利亚直呼万岁,乖乖的跟上钟离的脚步

两人一路走着,闲聊些无关紧要的事像是风景啊,路人啊这些话题。

他们一边走着,一边盘算着自己的心思。
还是不要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吧。
达达利亚和钟离同时这么想着。

太阳早已下山,月亮缓缓升起。
月光照耀着两人不同的心思,路上的蝉鸣显得格外清净。

…………
地点:{璃月/璃月港}

“到了。”钟离见前方灯火通明,停住了脚步

达达利亚惊叹了一句,前方的小城挂满了灯看起来十分温馨。卖风筝的,吃饭的,听书的,唱戏的,璃月港中一片繁荣景象,好不热闹。若不是清楚自己在游戏,达达利亚甚至有种身处现实的感觉。

“这就是璃月港?”

“嗯,璃月港是璃月玩家们共同建造的家园。在这里什么都有。”

现在现实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半,钟离看了看璃月的夜景,准备下线了。

钟离叫住达达利亚,“时间不早了,我下了。阿贾克斯,你也早点休息。”

“好,先生。”达达利亚乖巧的点点头,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和那天在教室中无意瞥见的笑一模一样。

钟离又听见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动了。不知道是否因为是近距离,这次躁动的比前两次还要严重。

“晚安先生。那我在这存个出生点也下了”达达利亚说的很温柔,温柔的似一潭春水。把钟离包裹在了里面。
“……晚安。”钟离拉下兜帽,遮住了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滑动系统建,毫不犹豫的按下了退出登录。
……

意识慢慢拉回了现实中
钟离取下头盔,放回桌子上。站在书桌前,还在回味达达利亚那一句晚安。

如果能天天听他说就好了。

钟离去洗了两把冷水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入睡,可效果似乎并不佳,躺在床上,钟离毫无一点困意。

实在是心烦,钟离决定起来做题。
直到写到一点半,钟离才放下笔,回到床上休息。闭上眼,在马上进入梦乡的前一刻钟离迷迷糊糊的感觉到

他好像 明白自己对达达利亚是什么感情了。

65 个赞

救命好香,妈咪好会写…离离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了,小达还在蒙圈中【什】,期待下一篇:drooling_face:

4 个赞

更新来踢踢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