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死后和先生在一起了

灵感来源于高中时候有个学妹发在校刊里的公钟同人文,那时候我还不磕公钟,但我觉得她好勇,现在我还觉得她好勇?故事不一样,如果有机会你们也许会看见那个学妹写的文吧,叫远东来信(非引流,自愿搜寻观看)。

现pa,但是有阴曹地府,全是私设。
甜的甜的甜的。

“我们的爱万古长青。”

达达利亚睁开眼的时候还很茫然,因为眼前的天花板,不,不能叫天花板只能说是顶儿,是一片暗红的。这个地方他不熟悉,应当说没人希望熟悉。
他站起身,慢慢环顾四周才发现这个地方好像是璃月人所谓的阴曹地府?真有意思,他一个至冬人,死后竟然会到璃月的地府里。
对啊,他死了。
达达利亚后知后觉自己已经死了。为什么会死呢,他使劲回想,好像是去找钟离先生表白的当天出了车祸。他眯着眼回忆当时的场景,他记得车与车相撞的激烈爆炸声,记得四周群众的惊慌,记得救护车来时的鸣笛声,也记得…不,不记得了,不记得先生是否来了。好遗憾啊,死前没能见先生最后一面。
他还没有表白就和先生阴阳两隔了。
达达利亚不可抑制地有些伤感。没人想死,他也一样。在原地驻足片刻,他才从过于悲伤的心情中缓过来。能怎么办,他只能向前看。

前往奈何桥的路只有一条,达达利亚踏上了这条同样暗红的路。
周围有不少和他一样死了的人,男女老少,贫穷富贵。原来人死后也没什么区别,都成了一抔黄土,一个轻飘飘的灵魂。
走到路的尽头,那里有分发孟婆汤的地方。据说喝了孟婆汤,前尘往事皆忘净,爱恨怨仇皆消散。正所谓,人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赤条条而来赤条条而走,连情感也要丢掉。
达达利亚不免想到他曾给先生写过的一封信,里面有一段是这样的:
“先生,你们璃月人有个传说,说这地下有孟婆汤有奈何桥。如果有一天我比你先走,我就站在奈何桥桥头,不喝孟婆汤也不度奈何桥。”
“先生,这次换我等你。”

喝与不喝这是一个抉择,可他没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他要等先生,等到他来的那天。他不知道要等多久,但按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的说法,这地下应当也差不多吧。不过他希望等久一点,这样先生就能长命百岁了,这样就意味着先生没有沉浸在失去他的伤痛中。
达达利亚看着手里的孟婆汤,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
这样,就好。

不喝孟婆汤的人是要受惩罚的,毕竟这算是破坏了地府的规矩。
第一天达达利亚被派去做了引路人,引领新来的鬼魂到桥头。一天内来的鬼魂数不胜数,不过好在没有先生。
第二天他受了几道鞭罚,这比他平时受的伤还要疼,因为这鞭子抽到的是他的魂体。他几乎抽去半条命,但他忍下来了,因为他要等先生。
第三天他跟着孟婆熬孟婆汤,听这个看起来还没他大的小姑娘讲地府的故事。比如黑白无常在人间的时候就是一对儿,在地府里更是黏糊。再比如虽然阎王爷在人间的画像总是个庄严老头,事实上本人很是帅气,只是平时根本不露面,没几个鬼见过他。达达利亚听得起兴,这地府并没有他想的那么无聊。
第四天他被叫去看管地狱,惨叫声一整天萦绕在他脑海中。这简直就是精神污染啊!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他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
本来他是躺在住处里休息。前一天受了罚,现在浑身都还疼着。但外面突然喧闹起来,他零星听到点“好漂亮”“是个美人”“是不是阎王爷”的片段。达达利亚好奇,起了身朝桥头走去。
只见一身玄岩长袍,一头墨黑发尾染橙长发,一双鎏金眸,两弯绯红,以及一只走路一晃就会响的流苏耳坠。
多日不见,他依旧如此,如此好看。

是他了,我的先生。

钟离还没走到桥头就被一群鬼围住。早知会引起如此大动静他就不应以本相现身。是的,钟离,就是那个没几个鬼见过的阎王爷。
在前往人间尘世闲游之前,他就一直在地府里办公,处理各种各样的事件。虽说他的能力强处理事情快,但千年的工作让他也略感疲惫,便找了个理由把工作扔给手下七星,跑到凡间养老去了。
生活悠闲,人间美好,阎王爷以凡间化身钟离踏遍璃月。
除了往日闲庭信步的生活,千年石头钟离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达达利亚。
年轻人总是热烈,不讲道理地闯进了他的平静生活。但钟离没有厌烦,他觉着这个至冬青年有趣,觉得和他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
第一次牵手时达达利亚很小心,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廓,钟离不由得弯起嘴角,果然可爱。
他们的感情进展很顺利,只是出了点意外,达达利亚出了车祸。钟离第一时间就去了现场,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看着手术灯亮起又暗下,看着医生沉默摇头说节哀,看着黑白照片里年轻人灿烂的笑容。
所有人都在安慰钟离,但钟离只是想,希望达达利亚不要喝孟婆汤,不要过奈何桥。只要他回到地府,达达利亚就还能活,还能和他在一起。
虽然对于凡人来说转世轮回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但对于钟离而言,千年孤独,一朝温柔,他舍不得放不下。
在凡间将所有事情处理完他立马就回了地府。达达利亚不知道时间流速,但事实上地府与凡间流速一致。只是钟离过于着急了些,忘了隐去本相。在凡间没人知道,但地府还是有鬼知道的。
钟离微微叹气,抬头一看,他许久没见的达达利亚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看着对方有些惊讶却又喜悦的神情,钟离缓了神色,露出一个释然的笑来。
他们,好久不见了。

鬼群在引路人疏导下慢慢散了,钟离朝着达达利亚走了过去。达达利亚还有些不敢相信,喊道:“先生,是你吗?”
“是我,达达利亚。”
“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的?车祸?生病?还是别的?”达达利亚有些慌乱,他的先生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没事,我没事达达利亚,我是主动来的。不过有件事我还应当告诉你,跟我来。”钟离垂眸看见达达利亚紧握着他的手,神色又柔和起来。

跟着钟离到了一处宫殿,里面的装饰富贵华丽,是达达利亚没见过的。殿内走出一人,向着钟离微鞠躬道:“帝君,您回来了。”
钟离颔首,继续朝里走去。
达达利亚却是再次震惊了,他刚刚听见了什么,帝君?!难道是那个阎王爷?!他到底是喜欢了一个什么人啊!

“所以,其实你就是阎王?”达达利亚讷讷地说道。
“以普遍理性而论,凡间确实如此叫我。”钟离点头。
“你来人间是为了养老?”
“确实如此,不过你已经问过一遍这个问题了。”
“我知道我就是,没想到。没想到我喜欢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天哪,这样一个美若天仙能力又强还是地府统治者的人居然是他对象!这话要和国崩说他绝对笑自己脑子有病。
“达达利亚。”钟离突然喊了达达利亚一声。
见钟离神情端正,达达利亚也不自觉严肃起来,应了一声:“先生我在。”
“谢谢你。”谢谢你愿意等我。钟离是有私心的,他怕达达利亚先走了,怕他留自己一人。感受过温暖的人又怎么想重回寒冷,受过流水冲蚀的磐岩也再回不到原本的样子。其实他早就和达达利亚分不开了。
“先生……”捕捉到钟离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达达利亚心底一阵抽痛。见不得钟离伤心,见不得他难过,更见不得他这样要流泪的样子。
达达利亚走过去抱住了钟离,轻声安抚道:“先生,是我要谢谢你。先生,我不会离开你的,在信里说的话,我都不会忘记。”
“我永远爱你。”
悬起的心蓦然落地,钟离放松下来靠在了达达利亚怀里。即使有近千年的阅历,在爱情方面他也只是初学者。

“不过说起来,达达利亚我需要给你安排一个职位。”
“???”温存的氛围随着钟离的一句话顿时打破。达达利亚摸了摸橘色的头毛,迷茫地“啊”了一声。
“你是没有喝孟婆汤的游魂,按地府刑法你应当在七日苦难后即刻前往轮回井,虽不会被强制清除记忆但带着记忆入轮回也不会好受。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你留在地府。”钟离说道。
达达利亚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突然他灵光一现,说道:“先生,其实是想把我留在你身边吧?”
“咳,是。”被说破了心思钟离有些脸红,偏过脑袋轻声应道。
“先生,你好可爱!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达达利亚简直想现在就亲钟离,但碍于他俩还没正式确定关系,便只好忍了下来。
钟离平复了下心情,继续说道:“我将给你安排阳阎使的职位。阳阎使能行走阴阳,完成凡间仍有执念亡魂的愿望并将其带回地府入轮回。我想这应当适合你。”
达达利亚没有迟疑地答应了。他没道理拒绝和钟离在一起的机会。

第二天地府里就传出消息,说阎王爷现身了,并有了一个人类小男友。哦,现在也不能叫人类,应该叫鬼魂。
但其实只有达达利亚和钟离知道,他们俩还没正式确定关系。对此,达达利亚非常痛心疾首,并决定尽快表白,要全地府的都知道的那种!
于是,在达达利亚成为阳阎使的一周后,他向钟离表白了。那天全地府欢呼,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达达利亚抱着钟离,虔诚而热烈地亲吻了上去。这一刻,两人灵魂相融。

“先生,我爱你。”
“先生,我们的爱,万古长青。”

“达达利亚,我与你,万寿无疆。”

ps:阳阎使的设定来自我很早以前一篇同人(非公钟)的设定,这里看过就好,无需过多在意。

13 个赞

这算是打破了万古长青的“诅咒”吧……

1 个赞

有点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