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渎神】淋漓(2)

——那让人心虚慌乱的情绪,是委屈啊
——愿……保佑帝君
——痛吗?一定是痛啊
——醒来就不会记得我了,晚安,我的伴侣。
有点糖(吧)还有一章
有摩拉克斯出现,受不住爱人撒娇的帝君是屑
过去时,本章为暂时失忆的鸭x无奈的帝君离

直到记忆的封印解除,他才尝到迟到的斑驳淋漓的锥心血

“爱人,阿贾克斯,达达利亚,公子,唉……”

些日后,摩拉克斯又见到了他。

“您好,您是岩王帝君吗?我们有过什么交集吗?”至冬的执行官犹豫了一下,还是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实不相瞒,我觉得你好熟悉,哈哈,不是套近乎。”他有些尴尬的摸鼻子,“是真的。”

神明冷淡的看着他。

“……那好吧,我有最后一个问题。请问这个是不是您送的东西?”他拿出了一只精巧的龙形镯子。欲离去的神明顿了步,当达达利亚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就要道歉时——

“和吾有关,它……收好,别随意露出,其他的一切,有关于吾与汝的契约,大战后自会揭晓。”

“啊,我和你签订过契约?那好吧,说到做到……所以我们有什么关系吗?”他下意识的触碰上的小金龙荧荧的龙角,一看就不是凡物——而这形象正是岩王帝君。

“确实,我们有些关系。”

“真的,什么关系?不是敌人吧?我为什么不记得?拜托,请告诉我吧。不然我会茶饭不思的。”有戏!

“……哼……没什么,出了些意外,关于这汝迟早会想起,若无事,公子请回。”

达达利亚人回去了,心里还很好奇,这段时间没什么任务,无事可干。心里总想莫名亲近摩拉克斯,他也不想反着自己来,干脆临时把精力放在交个神明朋友上,不亦乐乎。

摩拉克斯以为这样就行了,可总还能看到那个橙发的青年,还总想和他说两句,打一架。

达达利亚自觉脸皮厚,优点就是屡败屡战。在对方不出手时十分放得开的在底线之上蹦跶,就不信他们璃月的都像石头一样,就不信!

神明被这人试探着闹得不行。这一次不小心像之前一样纵容,下次就更得寸进尺,还总踩着他的底线,哪怕目的只是交个朋友,也和以前别无二至。最后也不知是抱着什么心理,“大战在即,这样,大战后吧,有机会再说。”

“我们真的不能现在交个朋友吗?”“……”“不能吗?”“……不”

“哎,两位旅者都很强,空和荧做主力,你也这么强,不会有事的。”

“或许吧。”神明淡漠的说。神明知道自己的结局,所以也不必说来扰人心情。

被百般热情的邀去共餐,一次,两次,三次。

“不必”

达达利亚自是不听的,变着花样锲而不舍地钻牛角尖。实在招架不住澎湃的热情,祂心中有丝淡淡的委屈,又来了又来了,祂的小恋人,自己的选择却这样折腾祂。

——————过去——————

夜半,闹过后已经疲倦阖上眼睛的神明迷迷糊糊:“睡吧,很晚了……”揽着他的青年却神情复杂,黑暗里,无光的眼睛几乎融入黑暗,不显意气风发,欲言又止,唇抿了又松开,还是趁着怀中人没有睡着时开了口:“……先生,虽然不合时宜,但是我想问。”

“……什么……”钟离掀开眼皮,懒洋洋问。

“……”沉默,今天七神聚议,见面时已经察觉钟离有一丝不自然的情绪,今晚没有底线的任君采撷,让他直觉出什么来。

“先生……你的凡人名字是什么含义?”他决定先错开一些。

“……这个吗……也不是很不合时宜……”只是有些打扰睡觉罢了,“唔……当时没告诉你,现在说也可以……”

“万事万物都有终结,没有永恒……璃月的岩王帝君,终究会离开政事,离开璃月的人民……但是现在的摩拉克斯还是不很放心,决定在暗中庇佑璃月,看人民独立,成长,所以只是起了个名字。”

“只是这样……吗?”

在尘世的神明清醒了,他意识到了,睁开了在夜里也闪着光芒的眼睛,片刻:“你……”

“是会伤害你的对吗?是后果很严重的对吗?是需要你……的对吗”他不敢也不愿说出。

“……真的想知道吗,你会为此付出代价——”“没关系!让我知道好不好?你不会有事对吗?”

明亮的鎏金色眼睛静静地睁着,看出了男孩的不安,叹了一声,伸手抱住:“好了,最后方案至少还要三天才细化完成……不想睡可以和我聊聊……”

“终离,那是对璃月,对你呢?”

“……”还是在纠结,“不只是随意挑选,万事万物终将逝去,我也是,我已经拥有如此长的寿元了,”他捏了捏达达利亚的脸颊,“我也送别很多人了,不要过于紧张。”

“为什么是你”“不这样,就像囚笼里的观赏物一样,你,我,都是危在旦夕。”

“我想知道你安全吗。”

钟离有些无奈的闭了眼,唉,现在的这些孩子们

手背浮现神纹,钟离的指尖点在他额心。

“好了,这样天理不会听见。同意了就是同我签下了契约,是的,我需要献身,作为大地来对付天理,以魔神之躯代表大地,自然要付出代价,以普遍理性而言,九死难生。”残忍的话语轻描淡写。

“不能,不能是别的方式吗”我只是觉得,我明明身为凡人,生命之烛很短,已在你的生命里占了很少,很少,现在你想抽身离开我的世界,甚至这些日子在我的生命里都只占很少一部分。我羡慕那些已经过世,却有你相伴很久,你更是出现在他们大半生的人仙神……我们之间的缘分这么浅吗?不要离开,钟离!!

“你没和我说要付出什么代……”额心的岩印颜色越来越深,深蓝色的眼睛不舍的合上。

“但是你已经答应了。”

“睡吧……这是我们的契约,你会暂时忘记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他按着岩印的食指渐渐用力,把皮肉戳出了红印子,真是的,松了手,浅浅落下一吻“晚安,我的伴侣。”

——————————

这是他们的契约,是他的选择

祂最后还是松了口,神明叹息,化作凡人的形象,垂眸拉好手套,身后渐染夕阳的一缕长发扬起。

“化身看起来也好熟悉,我们很有缘啊。”青年激动的眼闪着惊艳。

祂看了一眼达达利亚,他敏锐的觉得这神情里混着些私密的让人有些心虚慌乱的情绪,但也只是一瞬间。

错觉?

“走吧”

若即若离,神明的态度仍很疏离。

终是不忍拂了意,终是贪图这片刻的安宁,终是造化弄人,缘分难解。

最后一次私下遇见达达利亚,他瞅了一眼紧张准备的璃月人,他们习惯性的喃喃自语着什么,他侧耳细细听了听,

“……愿帝君保佑?真是璃月人的口头禅啊!”

见神明本神一直望向他,他换了个手撑着脸,侧了侧身,说:“那我也来一句。”

神明仍静静望着他,已经许久未移开目光,达达利亚莫名有些惆怅。

大战后他也不知是存是亡,便笑道:“愿……”话语在唇齿里转了一转出来就变成了,“保佑帝君。”

白色兜帽下神明的神情难得怔了怔,达达利亚眨了眨左眼,轻吐了一下舌头:“帝君先生,大战时保重啊。”

走之前,他听到岩之神不知为何轻了却仍严肃淡漠的声音:“摩拉克斯会保佑你……好好活下去。”

——————————

等到记忆封印解除,他才尝到迟到的斑驳锥心血。

——他们熟悉甚至是伴侣

——小龙是他的逆鳞呀

——他本不欲再想遇见自己,所以避自己

——大战后罢,是温柔的谎言。

——哪儿用再交朋友,是朋友,更是更进一步

——那让人慌乱的情绪是委屈。

——赴局之前,最后一次见面,一直都在看我,是舍不得呀。

——在他忘了一切,还一个劲儿去凑过去说出那些无心却刺人的话时,他是什么感觉?

——他痛吗?他一定痛,一定痛的刻骨铭心,像我一样。

本章似乎出现了一些屑帝君,你就宠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