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合

七夕贺文

Q:我朋友和我的另一个朋友闹分手,喝了一晚上了,现在我抱着一杯白开水坐在我那面色不善的朋友旁边,我该怎么劝他那只是一杯火水不是他老婆?

A:为什么要劝,点开手机录像,收获一份惊喜。

空沉思三秒,觉得还是太缺德,于是欣然点开了录像键,对准了话题主人公。

达达利亚冷着一张脸,指尖搭在玻璃杯杯身,一下一下摩挲着复杂的花纹,清澈的酒液将灯光割裂成不规则的碎片,高浓度的酒精气味不间断的刺激着他的大脑。

他忽然嗤笑一声,从无名指指根一把拽下戒指,毫不犹豫的丢了进去。

戒指沉下去的声响包裹在水波里,只不过在杯中溅起了起落的水花,将镶嵌的石珀的璀璨光芒模糊成色块,圈起的过往却沉重无声,砸的他眼眶发红。

钟离。

怎么会有那么过分的人。

达达利亚恶狠狠的将自己扔进沙发,发红的眼眶藏在阴影里,一双眸子微微眯起,暗蓝色的浪潮汹涌,遮盖住一瞬间流露出的脆弱情绪。

“你疯了?”

空眼睁睁看着那枚平日里被百般炫耀万般保护的石珀戒指沉进杯底,手一抖,险些让本就不富裕的钱包雪上加霜。

达达利亚歪头,尖尖的虎牙张扬的露出,笑容乖张恶劣,像是存心跟某人赌气,“不需要了,我一点都不在乎。”

话是这么说,但你把杯子拉的离自己这么近,很没有说服力欸,空点点头,没点破。

达达利亚继续放狠话,阴沉的面色跟越来越红的眼眶极为不协调,“反正以后我再也不需要赶什么鬼进度,明明自己也不怎么会照顾好自己,偏偏要说我不注意休息,不就是感冒发烧,至于… … ”

说到最后还是在乎,排除前半夜的絮絮叨叨无效狠话,现在的三句话两句半都在暗示,空顺手将另一杯白开水递过去,“你可是晕了半天,起来都在医院了。”

分手确实是钟离提出的没错,但导火索是他的住院,更深一层的原因大概是钟离受够了他的不听劝和过度保护。

达达利亚沉默两秒,低头抿了一口后气焰重新嚣张,“这火水没味啊。”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白开水有味才出大问题,空深吸一口气,一看桌脚东倒西歪躺着的几瓶火水瞬间心平气和,喝傻了,没事。

“四点半了,”空身心俱疲,抱着一杯白开水捏着手机,“你今晚上住哪?”

达达利亚慢慢的眨眨眼,盯着安安静静泡在杯里的石珀戒指,感觉鼻头发酸。

还能去哪,他在外面待到凌晨四点半,手机是满格电,钟离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最后一条讯息是前天的,叫他顺路买些桂花糕回来… … 刚分手就感情淡了是吧,哪也不去,就回家,先生晚上不好好盖被子也不喜欢他身上有酒气,他偏偏就带着一身酒气回家。

… … 然后洗个澡藏匿罪证,被子还是要盖的。

达达利亚最后敲敲杯壁,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石珀戒指不适合被撇下,于是一脸不耐烦的端着杯子起身,脑子虽然不清晰但咬字清晰,“回家。”

其实钟离是个很完美的恋人,长得好看声音好听性格还好,在往生堂挂个闲职,跟他这种顶着执行官名头的愚人众996打工仔不一样,能有大把的时间文火慢炖一碗腌笃鲜,名下有房产,在他装乖卖巧见缝插针挤进对方生活之前,逗鸟听戏喝茶,虽然出门不带钱,但硬是能次次理所当然的记账单,就算没了他,先生照样能记往生堂账上。

… … 先生好像没了他也能一样舒服。

达达利亚捏着戒指,低着头站在门口,过长的刘海挡住眼睛,失魂落魄委屈的像只淋湿还无家可归的小狗。

所有他能想到的先生通通都有,能做的太少,只能更努力工作一点,把更好的堆到先生面前,想把他的先生好好保护在一个无懈可击的壳里,那么总要牺牲一点他并没有太在意的休息时间,可是先生在意。

“阿贾克斯,你需要的是休息。”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别把自己绷的太紧,阿贾克斯。”

问题就出在这,达达利亚不是个听话的乖孩子,阳奉阴违这件事干的不少。

所以钟离才会那么坚决的分手吧,达达利亚垂头丧气,将戒指握紧在手心,慢悠悠的翻找钥匙,毕竟先生对他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一个把他变相囚禁还不听话的男朋友。

他知道正常的热恋期情侣应该干什么,窝在一起看电影聊天买花,旅行散步一起做饭,吵架和好牵手,看星星看月亮腻在一起,但会留给对方独立的空间。

可惜他学不会,他总想更过分一点,离先生更近一点。

在深渊的经历果然还是会影响人的,来自至冬的阿贾克斯过早的接触了浓稠的黑暗,那么小的孩子就要直面不知名的巨兽,刺鼻的血腥味经久不散,哪怕最后从斗兽场解救出来也烙下了不正常的烙印。

从心理学角度来讲,儿时受到过创伤记忆,或者没有收到过良好爱的教育的人,会对亲密关系存在误解,这就是他没办法和先生达成共识的原因吧。

他有在学习当一个合格的恋人,只是还没成功。

达达利亚叹气,然后发现没带钥匙。

这下真成无家可归的小狗了。

彻夜未归,先生会更失望的吧,达达利亚顺着门框坐下,两条修长的腿乖乖的盘起,失望好啊,记得他能更久一点,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

他不想分手的。

… …过量的酒精一点都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头疼的事一点没减少,反倒全熏的他眼眶红成一片,思维也不清醒,乱的像他把散兵的耳机线缠成的团。

有点困。

早起会捡到一只犯错被训后离家出走回来又不敢进门的狐狸吗。

钟离弯腰认真的看着年轻人安静的模样,伸手替睡得人事不知的狐狸盖了条毯子,很轻的叹了口气,坐在了达达利亚旁边。

分手的话是说重了,算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少有的情绪失控,年轻人顶着一副听话乖巧的皮囊,平时对他也百依百顺,可一到关于自己的事情上,干的事就跟听话半点不沾边,仗着年轻就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一股劲的往前走,从不肯停下来好好休息,明明感冒到发高烧还熬夜。把自己坑进了医院。

按理说恋情更在意的是铺天盖地的浪漫,是合适的年龄,是合理公平的相互付出相互依赖,可他的阿贾克斯经历过太不好的事情,他也超过了那个活泼会依赖人的年纪,他们总与常规的爱情有太大出入。

“先生总不肯更依赖我一点,是不是在先生眼里,我还不够好?”

“先生,我知道你很独立,但能不能学的更依赖我一点?”

钟离托着腮,终于笑了一下,或许他应该听达达利亚的,学着…依赖?

但宿醉会头疼的。

青梅、山楂糕均切成小丁备用,将桔子、莲子罐头连汤汁倒入锅内,加入青梅、山楂糕、白糖、白醋、桂花和适量开水烧开。见糖化后,用水淀粉勾芡,最后盛入汤碗内。

达达利亚低头不语,汤匙在碗里搅拌了一圈又一圈,钟离瞧着好笑,起了促狭的心思,故意轻咳几声,激的年轻人小心翼翼的偷偷抬眼看他,终于喝下了第一口。

“先生… …”

达达利亚深吸一口气,将还沾着体温的石珀戒指搁到桌上,青梅酸涩的气息萦绕在舌尖,内心像海绵一样吸满膨胀的情感,“我错了,不分手好不好?”

沉默的时间格外漫长。

钟离敲敲桌面,示意他抬头, 带着笑意的声音仍旧温和,“阿贾克斯,我想我们的想法一样。”

夜泊石对戒环在他的无名指上熠熠生辉。

青梅的气味好像也没那么酸了。

“我想我们都可以学着更依靠对方一点,阿贾克斯。”

青梅是甜的。

空麻木的握紧手里的白开水,“这已经是你重复的第三遍了。”

达达利亚抬抬下巴,一脸的得意洋洋,“可是伙伴,钟离先生弯着眸子笑的时候一下子就戳中了我的心巴。”

女士和散兵出价多少买那份视频来着?

你有老婆你了不起,空假笑。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吵闹。

41 个赞

卖给我,我挂在我壶里,放在小情侣们对面让他们看着,公开处刑(?)

4 个赞

鸭鸭:你不要过来啊

提瓦特禁止遗弃小狗 :heart_eyes: :heart_eyes: :heart_eyes:

小狗会自己找回家()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