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小狐狸

完全架空,ooc与ooc,祝小情侣七夕快乐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提瓦特大陆。大陆上有七个神仙,治理着这片大陆的七块土地。南边有个国度叫璃月,四季如春,富饶又迷人。司管这里的神仙叫摩拉克斯,但是没有直接以名字称呼他。璃月土地上的人民都很喜欢摩拉克斯,称呼摩拉克斯为帝君。帝君守护了璃月千年,随着时代变易,帝君越来越少出现在人前,璃月成为了人的国度。当初守护璃月的一群神仙,也都各自隐居了去。

摩拉克斯如今的洞府在璃月北部的山林中,与南部的城市很远,清净。他享受着同退休一般都悠闲生活,每日赏山海之景,与旧友相谈,平淡充实的生活很合他的心意。直到有一天,他在自己的洞府结界外看见了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一身厚重红毛,看上去不像璃月狐狸。四肢有被咬穿的洞,看上去像是来的路上和别人打架的结果。一双尖尖的耳朵竖着,对面前的人龇牙咧嘴,只要面前的人动一下,他就准备进攻。于是准备出门的神仙叹了口气,放轻脚步声靠近狐狸崽,想要将它带回去。可是这狐狸戒心重的很,根本不愿意让别人靠近。二人互相对峙,谁也不肯放松。神仙他没了办法,只好施了一个禁锢的术法,提着小狐狸的后颈子把它带进了洞府。

神仙取消了今天的出游计划,转身来看这只被他带回来的小狐狸。狐狸年纪不大,牙口却很好。他手一伸过来,就咬了他一口。给狐狸仔细检查完之后,发现狐狸身上的伤不寻常。背上的伤明显散发着深渊特有的侵蚀气息,恐怕是掉进什么不该去的地方。在里面迷了路,兜兜转转,恰好出来时落在他的洞府前。“既是如此,就无法放任不管了。”他俯下身来,看着小狐狸一双湖蓝色眼睛,对着他说,“你身上的深渊气息对他人有害,我不能放你离开。我会收留你一段时间,直到你伤口愈合。”对面的小狐狸活蹦乱跳,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如果你想早日离开,就好好养伤。洞府外面有结界,无我准许,不得出入。”

对面的小狐狸显然丧了气,耷拉着尾巴,安静趴在那里不动了。想离开却没有办法,他看上去只能跟面前看上去像个人类的生物离开了。“我是钟离,你叫什么名字?”小狐狸用爪子在地上划出几个至冬字母。阿贾克斯,他的名字是阿贾克斯。钟离默默把他的名字记在心里。看着阿贾克斯不愿离开,钟离把他放在自己肩上,阿贾克斯的爪子抓住钟离的肩膀,一同走向了洞府内。

钟离的洞府外界看上去不大,内部却别有一番洞天。府内是璃月古雅的木器,佐以匠人的手艺与钟离的搭配,看上去优雅又大气。阿贾克斯被他放在椅子上,一转眼钟离就消失了。阿贾克斯独自留在屋内休息。钟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盒丹药。盒子内是清苦的草药香,闻的阿贾克斯直打喷嚏。小狐狸是吃肉的,那里吃的下苦丹药。他从椅子上一跳,忽然蹿了出去,一会儿跳上置物架,一会儿蹿去椅子下。钟离也不强求,留了丹药盒子在桌上,自己去书房寻黄金屋去了。

阅读让时间流逝的很快,钟离沉浸在书里,忽然感觉到脚下的异样。将书本合上,寻着声音去找异动之源,就看见阿贾克斯在他身旁,用毛茸茸的脑袋撞他。“阿贾克斯,有什么事吗?”钟离举起自己脚下的狐狸,对着它问到。阿贾克斯还没说话,肚子先叫了一声。身体的不打自招让他很没面子,挣扎着想要离开。结果钟离一脸抱歉的样子,认真地告诉他,“洞府里没有常备食物,我只有云游时才品尝吃食。”他想了想,亲上了对面的小狐狸,渡了一口仙力给他。

神仙的嘴唇温软,靠的近还能闻到好闻的璃月花香。小狐狸从没跟人贴的这么近,一下子晕头转向,不知如何是好。

“有了这个,你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觉得饥饿。未准备饭食是我的疏忽,此后若再想吃饭,找我便是。”阿贾克斯有点迷茫,吃饭,是正常的吃饭还是同刚才一样吃法力?他很想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但是脑子晕晕乎乎的,不消半刻就睡熟了。

安静的洞府里多了只狐狸,多少有些闹人。钟离的府里清净,只是偶尔有访客。阿贾克斯本身就不安分,即使有伤在身也想要四处跑动。于是表面的平静迅速打破。并且,府上来了个特殊的客人胡桃,胡桃虽是人类之身,家中却代代与仙家联系。从小习仙家术法,已与半仙无异。

胡桃一来钟离这里,就发现了那只多出来的狐狸。一个火红色的毛团和古色古香的布置格格不入,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眼球。她性子也有些顽皮,看见狐狸就想上手去摸,结果被阿贾克斯挣扎着逃了。钟离也不阻止。深渊之力只对凡人有害,胡桃想做的事情,旁人也阻拦不了,于是就随她去了。

胡桃和阿贾克斯的关系,从第一天开始就不算好。一边是一心想把阿贾克斯撸撸抱抱,一边是只想远离胡桃自己找个安静地方养伤。历史在他们俩身上总是相似,今天的胡桃趁阿贾克斯吃饭时偷袭他,明天阿贾克斯在远离里抓了胡桃的手。

在阿贾克斯发现靠近钟离时胡桃会收敛许多后,洞天里就逐渐清净下来。胡桃也只是来此拜访,不消多时便离开了。于是小狐狸的日子又安静下来,他也不能出去乱跑,只能每日跟着钟离。深渊的旧事冲进他的梦境,里面是黑暗,空洞,扭曲与嘶吼。战争在那里永不停止,最好的歌声是敌人的哀嚎。他不想念深渊的日子,但是,有一件事他必须去调查。他进入深渊不是一个巧合,源于一份特殊的梦境。梦境里的人模糊,无法辨认他的身影。只是他口中一直在重复一个地点。地点并没有什么特别,至少对当时的他来说如此。他本来就是漂泊的狐狸,一个全新的地点充分激起他的好奇。他走进深谷,不断前进,而后,落入深渊。

阿贾克斯想知道更多有关于深渊的事情,他诡异的梦境,强大的敌人。旧日的极光埋葬在了雪原下,所有的好奇与好战都被未知的危险激起。他想对深渊了解更多,但是如今他可以说被禁锢,不得已只能去问钟离。

钟离平日里都在书房,手持经卷,细细品读。阿贾克斯也是跟踪他好几次,才摸清洞天的房间布局。胡桃离开那天,他吃完丹药就跟着钟离一起摸进了书房。钟离习惯性坐下,临拿书时才发现身边的阿贾克斯。

小狐狸凑过去,跳上桌子。叼来桌上的纸,用爪子沾了墨,一笔一划把自己想问的写在纸上。“钟离,谢谢你的照顾。但是我有自己的理由,要再次前往深渊。我想了解更多深渊的信息。”小狐狸就趴在桌子上尾巴一摆一摆的,盯着眼前的钟离。

钟离无奈,只是零星说了几句众所周知的事。明明是璃月的神仙,明明他知道更多…阿贾克斯心里清楚,钟离只是不想让他再次返回深渊。可他的确有自己想知道的事。他失去了部分记忆,找遍脑海也只剩流浪的过去,更古早的内容凭空蒸发。唯一的线索就藏在梦里,阿贾克斯不能放弃这仅有的机会。

平淡的日子总不长久,璃月的洞天关不住至冬的狐狸。阿贾克斯身上的伤好了大半,就开始思考如何离开这里。在璃月的日子里,那个诡异的梦境仍然时不时出现,还是在念叨深渊,只不过比他在外面时出现的频次少了许多。阿贾克斯不是习惯让麻烦主动来找他的人。在养伤的日子了周密计划了如何再次前往深渊,还有,如何继续探寻梦中的秘密。

阿贾克斯尝试过自己离开,用自己的爪牙用自己的法力,都无法破开这方屏障。他的尝试甚至惊动了钟离。璃月仙人动用仙法,把他困了七天。与此相对的好消息是七天后屏障破碎,他可以自由来去。

阿贾克斯最终还是离开了,他临走前倒是想报答钟离,可是他离开深渊时,除了自己什么也没带。“璃月人很重视人情,”他想,“如果有机会再见的话,再来感谢你救了我。”

星月在天上奔跑,四季在地上流浪。随缘漫长又短暂,阿贾克斯又进入深渊,战斗了许许多多的岁月。他踏进皲裂的大地,抓住狂暴的飓风。他走向山石的角落,铭记岩石的刻痕。他穿越不息的雷暴,直面崇神的残渣。他进入倒悬的森林,见证枯树的新芽。血与火的历练之下,他的梦境也一次次清晰。每当他更加靠近深渊深处,内心的感召就更加激烈。他修成了人形,磨炼极致的武艺,只为一探深渊的秘密。

终于,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后,阿贾克斯来到深渊之底。那里就像阴雨天的夜空,凄冷又死寂。他在无尽的黑夜里寻觅,脚下的岩石好像也知道他的急切,一路都是坦途。他不断向深处奔跑,携着急切的呼吸。

阿贾克斯的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光,金灿灿的,就像天上的太阳。明亮的光穿透他的眼睛,把他晃的出神。等了好一段时间习惯黑暗的眼睛才适应了光芒。当视力再度恢复后,阿贾克斯发现他面前站着一个人。

那是钟离。

更让他不解的是,原本应该是无机空间的深渊之底,竟然有生命的迹象。而溯其源泉,就在钟离刚刚离开的地方,在一堆石柱旁。

“阿贾克斯,别再往前走了。”钟离警告他。

阿贾克斯脑内似乎将故事的所有线索串联起来了。他的梦将他召唤到深渊,他一离开深渊就见到了钟离。而后,他又回到深渊,在本该不会见到钟离的地方再次见到了钟离。

“钟离先生,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吗?”阿贾克斯问他。他想,钟离把我送进深渊,又主动拯救我出来。把我当成探索的棋子,自己却置身事外。阿贾克斯越想越伤心,所有愤怒在此刻悉数爆发。他一下子变成最初那只小狐狸,靠自己的机动性绕过钟离,迅速冲向石柱边上。

他终于看清石柱里面是什么了。一只九尾的狐狸,身上缚着岩锁。狐狸的身上缠满黑气,似乎马上就要被深渊侵蚀。这只狐狸,和他梦里的样子有九成相像。谜底现在摆在阿贾克斯的眼前。

他举起手中的刀,对着眼前的狐狸就砍下去。风起,刀落,脆弱的封印破开一道小口。无穷的记忆忽然充斥了他的脑海,阿贾克斯的大脑里就像在坐过山车,又像站在潮水里,一个不慎就会磨灭自己。

蜂拥而至的记忆不仅带来了痛苦,也有他追寻已久,梦寐以求的真相。故事的最初,他的名字是达达利亚,是至冬手下分封的执行官。那时他接受了女皇的任务,来到璃月,认识了钟离。他陪他一起逛街,赏四方璃月风景。一起约饭,品八方珍品食脍。陪伴催生爱意,朝暮长出欢喜。一起听戏遛鸟终究比不上一起共守白头,于是便是告白与接受。

之后的记忆就有些混乱,挑挑捡捡也只能拼凑出些许断音。他似乎在战斗中被深渊侵蚀,磨灭了理智,变成只会发疯的怪物。那时,正是钟离亲手把他封入深渊底部。

达达利亚不解,但是他还想再次见到钟离,这是他刻在心底的本能。在很多很多年过后,连封印也变松动之后,达达利亚逃出了一缕神魂,是他曾经的年少。

阿贾克斯就是达达利亚一缕外逃的神魂,他什么都不记得,只是凭借直觉在世界上游荡,他闯进深渊,又闯出去。几次三番,终于找到了唯一正确的路。

那是通往钟离的路。

阿贾克斯——现在应该叫达达利亚,他一口气接受了所有来自过去的记忆,却奇迹般的没有疯掉。他勉强撑起身子,见到一双金色的眼睛,对着他唤阿贾克斯。

他一口亲了上去,称呼他,钟离先生。

“走吧,达达利亚,我的小狐狸。”

7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