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公子生贺】礼物

原著向,时间线是鸭头到璃月,但还不知道帝君身份。灵感来源于游戏内帝君的“生日…”语音。

【达达利亚生日贺文】

蹭个头像框嘿嘿。
——————————

【1】

北国银行收到了一封从至冬寄来的信,信封上用稚嫩的笔触画着大大的蛋糕和一些简笔装饰,收件人是他们尊敬的执行官「公子」大人。

负责守卫的弗拉德看着手里明显是小孩画出来的画作,想到传闻公子十分宠爱自家弟弟妹妹,他很快意识到这是公子大人家中来信,并通过内容推测出来公子大人的生日要到了——在热心的接待员叶卡捷琳娜小姐查证后,整个北国银行都知道了两天后便是公子大人的生日。

于是往生堂客卿正想前往万有铺子欣赏新到的一批霓裳花时,偶然看见了在港口旅行商人伊凡诺维奇处预定至冬国大海鱼的北国银行经理。

钟离对海鲜一向敬谢不敏,听着这位至冬人对需求海产的描述便忍不住蹙眉,什么五米长的八爪鱼,三百斤的海鱼……就普遍理性而论,这样的食材在璃月人的标准里有些过于粗旷,确实想象不出能做成什么美味。

他正要移开注意,便听得对方向商人强调:“两日后便是至冬使者大人的生日宴,一定按时保质的给我们送来。”

客卿脚步一顿,却又不着痕迹地继续朝万有铺子走去。

钟离手中拿着老板博来取出的佳品霓裳花端详着,金珀色眼瞳却不时扫过铺中摆放的各色鲜花。

这让博来有些摸不透地问:“先生?可是这‘金屋藏娇’有何问题?”

钟离回过神,解释道:“这株‘金屋藏娇’花蕊娇嫩,绿叶繁茂,品质上佳,保存得很新鲜,并无问题,只是刚才我想起了些私事,老板无需担心。”

“那便好。”博来听了他对自家商品的夸赞,心头也是高兴,“先生可真是行家。”

“略通一二罢了。”钟离笑着摇摇头将手中霓裳轻放回盒中,又问了句:“老板这儿可有琉璃百合的新货?”

“唉,这便不巧了,琉璃百合绽放时间短,也更少些,我们铺子只收品质极佳的,最近并没有货。”博来摇了摇头。

客卿面上表情并未有变,只是礼貌点头表示知晓,似乎只是随口一问。

【2】

达达利亚上午又到了往生堂来找客卿,正遇见钟离打理好平素常穿的黑褐长衫,一副要出门的模样。

“先生这是要去哪?”至冬国的橙发青年有些意外,因为此前钟离并未告诉他有什么出行计划。他就昨天出去执行任务没能把人盯住,才一天哎!漂亮的客卿先生不会就被什么人拐走了吧?

钟离看他一副“你不会不要我吧”的沮丧表情,只觉可爱,便起了逗弄心思:“有些事情,要去轻策庄处理。”

果然听到这话后达达利亚更是重重叹气,眼巴巴看着他不死心道:“今日可是香菱掌勺,好像有新的菜,我还想约先生一起品尝……”

钟离摇摇头:“我也很想跟阁下一同去,但这次恐怕不行。这事或许得费些功夫,今日不一定回来。”

“是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的先生尽管说——啊,当然,如果不方便说也没关系。”

“抱歉,确实不能告知你呢。”钟离抬手轻轻抵住嘴唇,一副思考的样子,其实是在遮掩嘴角的弧度。他仿佛都看到青年人身后并不存在的尾巴已经恹恹耷拉下去了,这才又补充道:“不过阁下如果有空可以与我一同前去,轻策庄是个不错的地方,挺有意思的。”

“唉?!可以吗!”

达达利亚的大呼小叫惹得一旁仪倌小妹不禁侧目,她看着并肩走出往生堂大门的两人,心中喜忧参半,忧的是自家漂亮客卿离被拐走又进一步,喜的是这段时间自家账本好看都许多……这种微妙的卖客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3】

轻策庄位于璃月的西北部,好山好水,悠闲惬意,大片异色的梯田形成了别样的风景。

不同于璃月港的繁华,这里居民不多,庄子上的年轻人更少,大都去了别处闯荡。一些老人家优哉游哉地聚在一起喝茶聊天,看着旁边几个小孩嬉笑打闹,十分和谐自在。

达达利亚却有些不太自在,作为至冬女皇麾下的执行官,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像这样坐在一处小庄子悠悠闲闲晒太阳了。而且那些个小孩已经盯着他橙色的头发看了又看,几乎快要跃跃欲试跑过来上手抓一抓了。

钟离在一旁欣赏着他和小孩们无声的眼神交锋,端起手中茶盏浅抿一口,甚是满意地道:“轻策白茶果然鲜爽,庄上的茶叶品质也是极好,条索挺直,形似凤羽,工艺上乘。”

“这位小哥看来是懂茶的啊!嘿嘿,别看卖去璃月港的上等轻策白那么贵,咱们这才几十摩拉一杯,可口感那是并不会输的。”旁桌的一位老人家饶有兴致地接了话,他还在好奇这两位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年轻人怎么会坐在这里喝茶,没想到竟是懂些门道的。

钟离向老人家点点头,又给身边的达达利亚讲解道:“这茶虽然叫做白茶,却也是绿茶的一种,因为轻策庄的天然环境这种茶树的茶叶会呈现白色所以人们才这样叫。轻策的水好,听说上游还有位纯水精灵,水好的地方茶与酒都不会差,轻策白茶很有特色,我猜你会喜欢。尝尝吧,这个不苦。”

他说着为青年沏上一杯,修长的手指捧着陶瓷茶盏递到达达利亚面前,暗金色眸中带这些期待。达达利亚下意识接过就要一口喝下,被钟离连忙拦下:“你也不嫌烫。”

“哦哦,忘了。”达达利亚心想被你这么看着谁还能拒绝?就算是开水都给一口闷了。他尴尬得低头吹了吹,连耳根都红了起来,这才学着璃月人那种矜持的模样尝了一小口。

果然是鲜香清甜,只有极淡的苦味。之前他一直不太喜欢璃月的茶叶,觉得苦涩难以入口,也是碰上了钟离,才慢慢开始了解原来茶也分很多种,也有他会觉得好喝的。钟离渐渐摸出了他的口味,会像今天这样推荐一些茶给他,也不知是钟离每次都猜得准他的好恶,还是说钟离推荐的他就会觉得好喝。

“确实好喝。”达达利亚笑起来竖了个拇指,他说不来钟离那些讲究的点评,只有干巴巴的夸赞一句。

这惹得周围老人们纷纷笑起来,他们也知道许多外国人是喝不来璃月茶的,这位橙发外国小年轻说一句好喝他们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他们这轻策庄的白茶可是被外国人也夸好喝了哎!

【4】

两人走在一阶阶梯田上,钟离四下赏景,达达利亚一路赏人。

不管这么看钟离先生都太好看了。青年心里不知第几次这样感慨。

他第一次遇见钟离时,是刚到璃月港口就被卖特产的商贩给坑了。虽然他并不会在意那些个小钱,却难以接受自己给冬妮娅和托克挑选的礼物是劣质品这件事。还好路过的客卿先生不喜商贩的欺诈行径,直截了当地拆穿了谎言,还好心地带他去了高品质的店购置礼物。

达达利亚并不愿意承认,自己被这位璃月美人的样貌和气质深深吸引,丝毫没有警惕心地就跟着去了,作为初到璃月执行秘密任务的执行官实在有些大意。回过神后他已经在钟离推荐的店里花了好几十万摩拉……还好后面证实了东西确实是好东西,钟离也并非店里请来的拉客托儿。

第二天在新月轩与往生堂谈合作时,他看到前来的熟悉人影,激动地嗷一声把本就不怎么会用的筷子弄掉在地,换回了客卿微微勾唇的一个忍俊不禁。

值了。

虽然东方人的长相在达达利亚看来多少有些难以辨认,但他宣布钟离先生就是整个璃月最好看的男人。

这位样貌一流品格出众的璃月人,在他来到璃月的第一天就路见不平从商贩手中救下他,第二天就发现恰好是北国银行在璃月的合作伙伴——这是什么,这不就是璃月语中说的“缘分”吗!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渐渐的,至冬到璃月出差的使者就和往生堂客卿熟悉了起来。

达达利亚喜欢就这么跟钟离呆在一起,他喜欢听钟离给他讲各种他知道或是不知道的故事,喜欢钟离那双淡金色的眸子温柔地注视着他,喜欢钟离被他逗笑……

他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或许是璃月离至冬太远了,远到他需要一个人陪他。或许是战斗的日子太久了,久到他也需要一些闲暇时光。

此刻亦是如此,达达利亚就这么津津有味地听着钟离给他讲梯田里稻草人的制作细节,给他讲哪一片田种着哪种作物,可以用来做什么菜……

终于在他陪着钟离几乎逛遍整个轻策庄之后,达达利亚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先生,你不是说有事要办吗?”

“嗯,已经有些眉目了。”钟离颇为满意地颔首,“多谢阁下今日陪我。”

【5】

达达利亚接到北国银行送来的消息,需要赶回去一趟。他用眼神询问钟离,后者摇摇头:“阁下先回去吧,我还需在此地待到明晚。”

“其实……”达达利亚想说什么,又有些迟疑,满是纠结之色。他在客卿那双好看眸子不解的注视下,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没什么,先生无需在意。”

他很想告诉钟离明天是他的生日,想问钟离能不能陪他一起度过。但如今客卿似乎有事情要忙,自己这边也突然被叫回去不知有什么任务……

而且生日的事情由他事到临头才主动说出来也很奇怪,先生会不会误会他啊。

他达达利亚已经是位成熟的战士了,怎么能为了过生日这种小事太过在意呢?青年有些烦躁的抓了下橙色头发,不管怎么自我说服,心里那点失落也无法消散。

他磨磨蹭蹭地站在庄口不走,钟离有些好笑地伸手帮他理好了有些翘起的领口,指着不远处来回踱步的传话人,说道:“他们似乎很急,阁下还是快些回璃月港吧。若是明日忙完还有时间的话,你可再来此处寻我,有个小玩意想予你见见。”

达达利亚下意识应下:“先生等我——”

看着北国银行一行人走远,钟离才又不紧不慢地端茶喝了一口。一直在旁侧看了全程的轻策庄管事笑呵呵开口道:“看来先生是找到了时间合适的……”

钟离竖起一直手指做出嘘声的动作,对这位年事已高的老太太笑道:“还是瞒不过您的眼睛。”

“呵呵,你俩把咱们轻策都逛了个遍,你想找的也只有‘那个’了。”名叫若心的老人家一脸过来人表情,不过她又好奇地问:“刚才见你只是提了一句,万一明日他不来该如何是好?”

“那也无妨,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能得两日清闲赏赏这山水趣味,品品轻策名茶,也是极好。”年轻的客卿摩挲着手中茶盏,望向这个安逸闲适的小庄,眉目间没有丝毫不愉,甚是坦然。

若心一怔,不知怎的,竟觉这年轻人的眼神和轻策庄中她这样的老人家相似,看着这片土地时,都是看向归处的安宁。

【6】

达达利亚是万万没有想到,属下将他急急叫回,是因为给他办了一个庆生宴。看着满桌的至冬菜色,以及一个比较抽象的生日蛋糕,他心中那点约会被破坏的气闷也消散许多。当他从叶卡捷琳娜手中接过了那封来自家中的信件时,这才明白自己是如何暴露的。

看着明显出自托克之手的画作,对比了一下桌上的同款蛋糕,他露出难得在北国银行一见的真心笑容:“你们在哪家店定做的?是挺像的。”

“大人满意就好。”负责筹办的经理安德烈微微松了口气。女皇麾下所有执行官性子都有些古怪,这位最年轻的公子大人除了热衷于战斗,平时还算好说话的,这也是他们敢借由生日宴讨好一下的前提。

“不错,各位有心了,今日便尽情享受来自家乡的菜色吧——确实好久没吃到了,对了,你们不会忘了那个吧?”

“您是说……”

“大人是不是在找这个——”一位愚人众新兵有些迟疑地举起了至冬国人聚餐必备的烈酒。

“哈哈哈,你小子不错。”达达利亚对他竖了个拇指,让那位新兵激动得脸都红了。

达达利亚虽然找了酒,却只是向大家敬了一杯便未多喝。开宴前主角干一杯酒是至冬的习惯,但他一向不会允许自己被酒精所麻痹,这是战士的自我要求。他吃了些至冬菜色,又切了蛋糕,将其中一块相对好看的找了个食盒打包,准备带去给钟离。

幸好只是庆生宴,没有什么烦人的任务。达达利亚提着蛋糕踏上了前往轻策庄的路。两地还是相隔较远,路上他吹着风,思维渐渐发散开来。

他不知道钟离在轻策做什么,也不知道钟离要给他看的“小玩意”是什么,难道跟安德烈他们一样?是给自己一个生日惊喜?不对,钟离先生可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可恶,还是该告诉先生今天是生日的!说不定先生会先把手头事务放一放来参加他的生日宴,这样他还能叫先生尝尝至冬的特色海鲜盛宴。

还有补救办法,他这不是带了一份生日蛋糕吗?先生肯定会问他怎么回事,还能趁机讨一个生日礼物。

执行官就这样一路胡思乱想着,终于在傍晚到达了轻策庄。

【7】

达达利亚是在轻策茶馆找到钟离的,他正和各位老人家相谈甚欢,达达利亚真不知道年轻的客卿先生为何如此博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谈琴棋书画可品诗酒花茶,亦可将种地织布说得头头是道,似乎所有人都能与他聊得开心。

看见他来了,钟离便起身和众位老人家道别。达达利亚过去正要付茶钱,就被茶铺老板笑着打发走了,说是钟离先生这么有趣的人多来才是,茶钱可以全免了。

钟离向他招了招手,似是要带他去别处。

应该就是去见先生说的那个“小玩意”吧。达达利亚只能提着食盒乖乖跟他走去。

两人一路七拐八绕,好一会才在一处山崖边停下。这边是远离民房的梯田外侧,已到日落时分无人耕作,一眼望去只有他们两人。达达利亚环顾一圈并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有些不解正要发问,便见钟离在一处蹲下。他凑近一看,那里静静待着一株含苞待放的琉璃百合。

他跟着钟离一起蹲下,两人挤在一起围着这株小花,若是有外人路过应该会觉得画面有些奇怪。

“公子阁下有没有听过琉璃百合的传说?”钟离的声音还是如往常一样沉稳,他的手虚抚上淡蓝色的花苞。

达达利亚回忆着听到的传闻,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好像有听人说过这是种喜欢听人唱歌的花,会在美妙的歌声中绽放。先生……您是要唱歌给我听吗?”

钟离愣了愣:“这的确也是传说之一。其实不用唱歌,它们在合适的时间依然会绽放的。”

他这么解释完,侧过头看着闹了个脸红的青年,随即笑起来:“若是阁下想听的话,也无不可……”

达达利亚就这么看着一向沉着严肃的往生堂客卿神情温柔地轻轻哼唱了起来。他几乎忘了怎么呼吸,只听到男人低低的嗓音飘在风中,没有歌词只是随意吟唱,揉成熟悉的旋律,缱绻勾人,悠悠淌入他心中。

钟离只哼了几句,那朵本就花苞饱满的蓝色百合竟真的慢慢展开了花瓣,蓝色一瓣瓣垂下,露出内圈一层白,缀着黄色的花心,几支娇嫩的蕊在风中轻颤。

达达利亚真希望这花别开,如此就能再听听先生哼歌了。他听出来了,这是上次陪先生去和裕茶馆时他夸了好听的那出戏,没想到先生都记得。

钟离轻咳一声,他并未怎么唱过曲,自觉是献丑了,便连忙略过此事。他原本白皙的面颊上似也染上了夕阳的辉光,铺上一层薄红。他视线却未闪躲,颇为认真地看着达达利亚说:“我本想说……琉璃百合是一种古老的花,璃月人都说这种花承载着大地中的美好回忆与祈愿而盛开。所以我特意寻了一株在你生日绽放的琉璃百合,我愿意相信你的诞生也是同样的道理。”

“……”

达达利亚呆呆看着他,又看看花,如琉璃百合般淡蓝色的眼瞳睁得大大的,脸颊发烫,说话都像初学璃月语时磕磕巴巴:“钟离先生,你、你知道……”

“嗯。”

而后他便看到客卿先生眉眼带笑,启唇说出了他偷偷期盼已久的那句话:“生日快乐,达达利亚。”

有什么情绪就如这琉璃百合一样绽放盛开,占满达达利亚此刻的心脏,压得他胸腔发闷,连一句“谢谢”都说不出来。

他与钟离对视着,看着对方金珀色眸中自己的身影渐渐放大,慢慢贴近,直到嘴唇感受到柔软的触感,那双金眸缓缓闭上。

蓝白色鲜花在两人中间随风轻轻晃了晃,绽放得更加灿烂。

【8】

“别摘!先生别摘!”达达利亚阻止了钟离想要把这株琉璃百合摘下做成干花的行为。

钟离不解:“怎么?阁下可是嫌这礼物不够贵重?”

“没有没有,这可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达达利亚小心翼翼用手护着那朵刚刚绽放的花,斟酌一下措辞才说道:“既然它承载着美好的回忆而盛开,就让它纪录下此刻这份回忆。做成干花固然可以永存,却也是死板的定格。我更喜欢创造美好的回忆,而不是总去怀念……”

“创造美好,不是怀念吗……”钟离眼中露出一丝怅然,很快就消失了,他点点头,“你说的不无道理。”

“比起将它做成干花,我更希望明年先生再为我寻得一朵。”达达利亚趁机提出得寸进尺的要求。

钟离应着:“只要你不嫌没有新意。”

“怎么会嫌弃!”

达达利亚这么说着,虽不摘花,却对着这花左看右看不肯走,嚷嚷着后悔没带留影机,感觉天色都彻底暗下来他才恋恋不舍被钟离拉走了。

趁着夜色的掩护,达达利亚大着胆子牵起了钟离的手,果然客卿没有拒绝。

两人一直走到住宿的客栈才松开手,他和钟离进了一间房,原本十分寻常的住宿安排因为那个吻而有些变质。

达达利亚挠挠还有些红的脸颊,这才注意到将几乎被他遗忘的食盒。他将食盒放到桌上,刚一打开又猛地合上,准备拿出去扔掉。

钟离只瞥见是一块看不出形状的物体,不动声色地问:“这是?”

青年视线闪躲,一会看看窗户,一会看看桌角,好不容易才沮丧着脸坦白:“是我的生日蛋糕……本来想带给你尝尝,但好像已经化掉了。”

“哦?那还是要尝一下。”钟离接过盒子打开,发现蛋糕形状确实有些狼狈,但也还能吃,于是拿起餐叉剜下一块放入口中。

他点评道:“可惜味道还是受了些影响,我也尝不出是哪家的手艺了。但它原本应是很美味的。”

似是察觉到有丝奶油黏在嘴角,钟离不算讲究地伸舌一舔了一下。

达达利亚盯着他的唇,心想可能是赶路都没喝一口水,现在喉咙渴得厉害。他抢下钟离手中的食盒:“尝尝就好,别吃了,当心吃坏肚子。”

“嗯。”钟离从善如流地交给他,撑着下巴看着青年麻利地把东西收拾好扔掉。

待做完一切,达达利亚在他身边坐下,好奇问道:“先生是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前日在港口遇见了北国银行的人在为你准备庆生宴的材料。”

“前日……啊!所以你说有事要来轻策庄就是为我准备礼物?!”某人后知后觉蹦了起来。

钟离摇头:“并无此事,只是胡堂主差我来发展业务。”

达达利亚觉着他是害羞了,便故意将脸凑过去说道:“我不信,除非你亲我一下。”

下一秒,他就捂着被亲的脸颊,指着淡定喝茶的钟离先生害羞得说不出话来。

——————————————

注:

(1)轻策白茶灵感来源于“安吉白茶”,描写参考安吉白茶。

(2)帝君生日语音:
Y0FRa09XbFdKQVZUcHI1OTF5R05aaGtnaW1yY1RvYkVDYlpDVFZjWUZkcz0

22 个赞

太绝了!喜欢!

我当时也觉得先生的生日语音好浪漫啊!!!居然有太太写,感动
先生太撩了吧,所以是庆生+确立关系啊,四舍五入就是把自己当礼物了
嘿嘿

是吧,超级撩的

绝绝子!真香⁽⁽◝( •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