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至冬睡前故事新编

当人对于大狐狸小龙贴贴的执念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这篇文。

提瓦特有许多人类以外的种族,各类与人情感智慧相差无几的生物平等的生活在由神明管辖的土地上。蒙德的冒险家少女身边跟随着好用的叫人眼热的夜鸦,璃月穿着姜黄短衣的厨师也带着姜黄色的小熊,连那日常沉默寡言的旅行者也是与白色的聒噪小生物同行。

是以当钟离从混沌中恍然而醒时,发觉眼前的爱人变成了动物,这也没什么好让人惊讶的。

彼时一只巨大而毛茸茸的赤橘色狐狸用鼻尖不断拱着他,嗓子——现在该说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直到一个黄毛兼一个白毛吃力的把大狐狸头抬开。

“快…快让开达达利亚,钟离要是被你压死了我们就白干啦!”派蒙软乎乎的大声抗议。

原来这只狐狸是达达利亚,钟离心中了悟,他想抬起手摸摸焦躁不安的伴侣的头说一声我没有大碍,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旅行者发现了钟离目光转动,向他点点头,“见到您真让人高兴…”

他语气中包含许多情绪,钟离来不及细想,却看到达达利亚狐湛蓝色的眼睛眨动,其间滚下大颗的泪珠来。

不要哭,达达利亚…重逢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要哭泣…

意识再度模糊,钟离陷入新生之后第一场浅眠。

那场久别重逢如同一个短暂的梦境,钟离再次醒来的时候,爱人好端端的,与战争开始之前模样毫无区别,旅行者和派蒙还是在贫困线上下沉浮,每天忙着接璃月岗重建相关的委托,并传话来自己找到了亲人,不日便带着位浅金色短发的少女登门拜访。

天理的限制似乎已经消失,大地虽满目疮痍,折损与预期相较却颇少,七神纷纷卸任,力竭的陷入沉睡恢复生机,冰之女皇率领剩下的愚人众接管了深渊事宜。

虽说是剩下的执行官,但是达达利亚似乎没什么事情干,每天绕着钟离打转,生怕他的宝贝先生大梦一场之后身体有哪里不舒坦,过的有没有一点不顺心。

钟离心中诧异他怎么如此之闲,又想着这家伙定然将重要之事隐瞒于自己,存了好好询问一番的心思,可惜刚刚睡醒,每日神思不足,经常做着事情便昏睡片刻。

每次达达利亚都在身边,所以倒也不怎样,直到偶然一次钟离想要擦擦博古架上蒙尘的瓷器,刚把瓶子拿下来眼前便是一黑,倒地之时被一条窜来的橘子色影子软软托住。

“身为魔神,如今却这般虚弱,这或许也是一种磨损。”钟离躺在橘子大狐狸窝起的柔软身子里,神色淡淡的触摸他黑色的尖吻。

狐狸吭哧吭哧,发出极不满意的嘤嘤声。

这倒是让钟离感到意外,“达达利亚,这种形态之下你无法言语吗。”

狐狸安静的点头。

钟离翻身爬起来,“璃月多仙人,历史中也曾记载人化作兽型,可不能言语是灵知退化之证,达达利亚,你怎么了,快告诉我。”

他对自己的磨损是有所预料,但若是这年轻人为了他注定的磨损而放弃了什么宝贵之物,那……

门扉应声而开,旅者抱着个大油纸包裹进来,一眼就扫见地上人狐一团的样子,立刻凭借长期旅行积累的聪明才智猜到了怎么一回事。

“钟离先生,您不用担心。”他说了一半,派蒙立刻也凭借神之嘴的丰厚经验把接下来的内容续上。

“其实达达利亚本来也是会死的啦!”小家伙张口就是大药,“天理被打败了,我们也获得了一点点短暂的掌握地脉,命运之类的力量,能救回来的都救了,除了…”

下一句被旅行者堵住了。

“我们来送药,白术先生研究出特殊的药方,您吃下就不会再虚弱了。”他似乎对钟离的身体状况很是了解,放下包裹便向二人道别。

达达利亚把钟离驼回床,自己变成人形跑去把药收拾好。

“先生,我也知道瞒不过你…不对,我根本一开始就没有瞒的意思,”他回来坐在床前,非常心机的放出尖耳朵和大尾巴狂甩,“我怕你知道了之后睡不好觉…虽然其实也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不会有你担心的那种情况的。我们是在一篇甜文里。”

他心焦的开始胡言乱语了,尾巴来回拂扫过钟离手腕撩的人心痒。

岩石尚可有心,但是钟离不吃这一套,他立刻以不服药为威胁勒令达达利亚说出真相,达达利亚顷刻丢盔弃甲,于是解密的日期设在了今晚。

“这是睡前故事?”钟离想起青年为他介绍过的至东家庭习惯,有些哭笑不得。

“嗯?嗯对对,无论先生听完是高兴还是生气,睡一觉就好了。”达达利亚目光温柔的看他。

药的效果十分显著,一下午钟离都行动如常,还出去听了场评书,许是运动量超出往日,夜间困的也快了,璃月的美丽先生抓着他的至东年轻男友不肯合眼,说要听完睡前故事。

钟离现下的困顿倒是在达达利亚预料之中,因为是自己主动提出“出门逛逛”,为的就是消耗一些先生的精力,给晚上蒙混过关钻个空子。

不过答应人的事情就要好好做完,达达利亚蹭上床,从背后把钟离一整个搂在怀里,贴着他的耳朵,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世界存活与毁灭之际的童话。

天理维系者坠落的那一刻,世界陷入了混乱。神明陨落,战士的血流遍天空岛,神之眼产生异动,深渊向尘世打开缝隙。

旅者带着昏迷不醒的派蒙在乱相之中穿梭,世界刚刚对他和至亲临时敞开了怀抱,现在可以做到许多事情。携带星辰的身影在血泊中的达达利亚身边停留,迅速从地脉中抓出他正要消散的灵魂。

达达利亚睁开眼,不愧是武人,他用了一眨眼就接受了现状,他确认了自己的身体状态,随即跟上了旅行者。

“伙伴,你还是那么让人惊喜。”参战的全部人员中,唯独那一位…“不过,你找到钟离先生了吗。”

旅行者步伐一顿,“我最先找到的便是七神,但是摩拉克斯磨损的时间太久,地脉中已经没有他的痕迹了。”这或许是摩拉克斯早有预料的结局,他不忍心告诉达达利亚。

“伙伴,”达达利亚不为所动,“把我变成能进入地脉的样子,你现在一定可以做到,我会帮你找其他的碎片,你只要帮我把先生的身体保存好。”

旅行者瞳孔地震,“…达达利亚,你不是告诉过我不要燃尽自己吗。”

“我当然不会轻易得而复失!”年轻人无光的蓝色眼睛中仿佛酝酿着深海,“我有在树根战斗的记忆,把这件事交给我。”

交涉的结果是,旅行者仿照石像为他制作了动物的身体,模样就参考地狐做成了狐狸。不过成品并不像天狐,可能达达利亚此人连灵魂都是毛子,变成狐狸也是至东的品种。湛蓝暗淡的眼睛,橘子色的皮毛和黑色的四肢,神似他的人形。

“被地脉吞噬可能产生严重的后果,也许你会变成野兽。”旅行者告诫新手狐。

“在把钟离先生找回来之前,我可不能轻易被什么东西吞噬。”达达利亚确认行动自如,一个猛子消失在旅者面前,进入了地脉。

地脉中蕴含着大地的记忆,达达利亚在不同的时间场景中奔跑而过,力量强大的灵魂在种种碎片中占据了自己的一片角落,他找到了许多人,趁着世界改头换面的机会把这些不该早早逝去的战士送回生者的世界。也有些人的画面破碎凌乱,他们将归入地脉,等待漫长的轮回。

但是诸多场景中唯独没有属于钟离…亦或是属于摩拉克斯的一缕。这不应当,哪怕他再也无法复生,凭借魔神的力量,绝不该毫无踪迹。

狐狸急的跳来跳去,一下子跳进个熟悉的地界。

是个背光的屋子,窗子向外能看到挂着木牌的告示版和璃月的街景,这里是往生堂。而那堂主小姑娘的魂魄就蜷在大堂正中的一把椅子上,紧紧搂着顶插着梅枝的帽子,眼眸紧闭。

这是被钟离照拂的小孩,达达利亚心中一动,他凑过去嗅闻几下,倏而从她身边叼出一只细细长长的龙条。

小龙不像璃月集市上被捏的像大红薯的帝君土偶,更像是按比例缩小的仙祖法蜕,在狐嘴里挣扎几下,突然安定下来,还拿祥云尾巴轻轻拍狐狸的鼻子。

达达利亚松了口,小龙便非常自如地攀上他背后藏在密实的狐狸毛中。

真相昭然若揭,自知磨损严重的钟离未曾做存活的打算,选择坠落后将自己散做数片护佑他的子民。达达利亚心间泛起酸涩,虽然他也与钟离表示执行官的生命从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哪怕和异国神明相爱,此身也注定是至东女皇的兵器…这样一想好像也没有指责钟离的立场,但是不可以,总之不可以,钟离先生怎么能不再多为自己考虑一些呢?

达达利亚把胡桃送出了地脉。小龙太过脆弱,应该是不能独自穿过界限的,狐狸带着背上的小龙,回去给了旅行者一个大惊喜。旅行者短时间内被这对怨种情侣第二次瞳孔地震,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一对人。

“但是达达利亚就要多次往返于地脉和现世…”已经转醒的派蒙十分忧虑。

至东人显然听不进去更多话了,他已经噌一下变回了狐狸,匆匆忙忙去搜寻“钟离碎片”。

有了线索后寻人变得容易了许多,达达利亚很是感激自己这个狐狸身体,小龙的味道被他牢牢记住,一逮一个准。龙龙们非常的好脾气,被叼的时候不吵不闹,偶尔会拍拍达达利亚让他快点把护佑的对象送出去,而后哪怕被狐性大发的达达利亚用爪子拨的肚皮朝天,也只是用挂着一抹浅红的眼睛静静盯着他看。旅行者说,他现在无知无觉,不必再担心磨损来找麻烦,璃月的人魂也保护了钟离先生,只需将碎片集齐便可。

“就是感觉碎片不是很听话,”派蒙愁苦,“总是想要跑回地脉…不知道为什么。”

刚从地脉摸爬滚打回来的达达利亚:明明非常乖,非常可爱?

悟到一切真相的旅行者不敢出声。

达达利亚至此开始与钟离不断的相遇,小龙不一定在受到护佑之人身侧,更多时候只是悠然的躺在秘境之中的一处,如果那人的秘境中长有霓裳花,或是纳入了戏台的一角,那么龙龙准在那里,它已经听不懂戏剧或是评书所讲为何,只是依照记忆中的喜好闻闻花香,听听鼎沸人声。

也有时达达利亚落足时发现此地已经破碎,人魂不知所踪,那么先生定然在秘境的中心,静静端坐,眼角一滴泪珠。狐狸轻轻走到小龙身边,给它一个轻轻的吻。

于是达达利亚不敢耽搁,他生怕哪一条小龙悲伤过度,拿自己去填充了子民的秘境,需知地脉已经是魂归之所,这样的填补除了折损钟离自己的力量外恐怕再无意义。

频繁进出地脉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影响,达达利亚发现当自己变作狐狸时,张口已无法发出人言。这想必就是伙伴所言的“变成野兽”, 被地脉的记忆污染,从此无法回到人类的状态。奈何对于他这种早早被深渊影响了命运的人来说,灵魂之中再多一些其他的成分也算不得什么,达达利亚只是加快了搜寻钟离的脚步。

只是地脉似乎十分喜欢对他的神智做些文章,进展至最后一片碎片时,达达利亚已经快记不得自己是谁,狐狸依照本能找到了藏身在山涧清泉边安睡的小龙,用鼻子拱拱它,便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小龙被惊醒,看看这位不速之客,也没有表现出惊讶,两只动物安静的对望,都从对方身上找到了熟悉和安心的气息。

那么,或许就这样在它身边睡一觉也不错,狐狸想着,虽然不记得为什么,但是自己确实已经十分疲惫了,灵魂之中有个声音在催促自己,在找到它之前不能休息。

既然已经找到了,旅程也该到此为止了吧?

于是狐狸推推小龙,希望这位日后的同伴能给自己挪个地方,却看见它身上有鳞片剥落的伤口。狐狸心中警铃大作,立刻头痛万分,可惜记忆残缺不全,它只得用野兽的法子,低下头去给小龙舔舔。

小龙不知这让它心生喜爱的动物为何情绪低落,要说伤口这是早早便留在身体上的,并不碍事,但狐狸凑近它,让它也同时发现狐狸的灵魂简直比自己的龙鳞状况还要糟糕。

这样可不行,小龙知道自己的职责是看守人魂,它立刻缠上狐狸头,动用自己剩余的力气。

纯净的岩元素如同流淌的熔金,狐狸…达达利亚登时像是被天星当头棒喝一般从混沌中脱离,他一个激灵把秘境主人极为粗暴的扔了出去,然后叼住昏迷的小龙,撒开腿,在地脉的污染再次追赶上自己之前逃回了现世。

这就是达达利亚对于地脉最后的印象,世界回归常态,旅行者获得的力量也在拼其了钟离的魂魄拼图后尽数归还,达达利亚在魔王武装之外又多了一个新形态——可惜变的狐狸大归大,开口说话的能力已经找不回了。

“虽然不能讲话,但是我还是很满意狐狸模样的,先生你嘴上不说,其实也是很喜欢的吧。”故事说完,达达利亚非常之多嘴的点评。

“我当然…更担心你灵知退化的可能性,”钟离低声道,“还需日后观察,阁下可不能掉以轻心。”他的声音轻且朦胧,想来是耐不住困了。

这故事不长不短,却也拨人心弦,钟离从昏昏欲睡听到忧心仲仲,现在终是放松下来。他换了个姿势,避开达达利亚被压在下面的手臂,朦朦胧胧中,伸出手来圈住了他的脖颈。

一如无数秘境之中,化作残片的小龙攀到狐狸后背上。

达达利亚立刻明白了先生是受那段记忆的影响,不禁失笑。

这确是如同睡前故事书中出现的美好结局,狐狸跋山涉水,找到它的爱人,在爱人的身边安睡。那时陷入迷失的狐狸期待的正是此刻。

“晚安,先生,明天要记得好好吃药。”

至东人丢出些水元素将灯火熄灭,很快,黑暗中只能听到两人均匀的呼吸声了。

28 个赞

这种又甜又痛的感觉是甚么(倒下)

喔!居然有回复,这篇寄的相当彻底,很难得你能看到!如同狐狐说的,是篇抱着写甜文的心态写的甜文hhhh

太太写的真的很治愈!特别是看达达狐一个个把小龙抓回去(இωஇ)(小龙真的好可爱(蠕动))我太词穷了不知道怎么夸但素我一边看一边哭着姨母笑的样子真的很丢人(逃跑)

好可爱呀!风格难得的狐狐文学!好喜欢这种两只小动物在秘境穿梭的感觉哦:pleading_face:身旁的幻境都是死的但对方的体温/毛茸茸是真实的暖和!小动物贴贴太好啦

本来以为是甜文 没想到中间有刀 还好结局甜的呜呜

谢谢喜欢呜呜(拧来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