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世界最弱の神明大人(11.18正篇完结)

第七章

到这里正篇就完结啦,虽然目前看来cpp可能不会过摊了,但是之后还是会和桃桃老师一起制作合志,目前包含番外和guestX2,感谢每一位愿意阅读的朋友,鞠躬。

“怎么回事?”

后背的大门早已紧闭,带有静音效果的结界让诸神都有些疑惑,按理来说为了保护天理大人的安全,只需设下削弱神力效果的结界就可以了,今日不仅限制了神器的携带,还几乎完全断绝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鬼才不觉得古怪。

进入内廷的神明中不乏与神器、乃至与凡人结为伴侣的神明,如此一来,无法避免的不安与怀疑便飞速传播了开来。

钟离外袍下的双手亦紧紧握拳,暗自担心外头的达达利亚和阿贾克斯会不会出事。

他感知不到他们了。

“喂!搞什么鬼弄这么神神秘秘的,没事我们可就走了!”

刚才那位暴躁的神明又第一个站了出来,指着旁边神使的鼻子就是一顿好骂。

“抱歉。”

从一开始就一直默默挨训的神使此刻缓慢地抬起了头,嘴角溢出一抹再也忍耐不住的阴笑:“奉战神大人的命令,请各位——”

“全部在此换代吧。”

他说罢便猛地拔出长刀,毫不犹豫地向面前的神明砍去,神躯躲闪不及,被附有恶咒的武器重伤,当场血花飞溅,痛得那位神明瞬间就倒地不起,不一会儿便化作几道白光,消失在了天空岛结界之内。其余神明中也有少部分年纪较轻的被这场面吓住,偷偷地向他们身后挪了几步。

“解决一个。”

神使满脸厌恶地擦了擦手中那把不祥的刀刃,熟练地捏出了一个传音诀:“可以让您的人去验货了,这会儿估计正光着坐在他家床上哭唧唧呢,要是去得早了还能赶上小朋友尿裤子。”

看到这里为止,战神的目的也就很明显了。

“你竟敢协助他做出这等丑事。”

一位老者严肃地从队伍中走出,他的样貌看起来虽然有些年迈,但苍老的脸庞依旧镇定自若,坚定而鄙夷地指着那位动手弑神的神使。

“切先不说在场的诸位神明未必全是软骨头,等到天理大人几日后苏醒,你以为自己就能逃得过她的审判?”

“她不会醒过来了。”

勾魂夺魄的嗓音,配上轻蔑张狂的语气,果然是她。难怪战神能够肆无忌惮地策划并实施这一切,如果真的找到了办法,让毫无防备的天理深陷梦境之中,从此永睡不醒了呢?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连刚才在门外见到的亲卫队都换去了不少,恐怕那些不愿意屈服的,早已死在战神他们的刀下了罢。

“梦之魔神大人。”

神使毕恭毕敬地向女子弯腰行礼,将那把足以斩杀神明的长刀双手奉了上去。

“你……!”老者愤怒地指着梦之魔神的脸,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少底牌,人界那边呢,有没有受到影响,此外,他也有十分疼爱的神器被关在了大门之后,以战神的行事风格,必定是不会放那些神器走了。虽说留在外头的大多都是参与过祓除妖魔,拥有一定经验的神器,但如果真的要与神明,而且还是和战神开战,又有多少孩子能顺利从他的手上活下来呢……

“怎么了老东西?在担心你家那几个小朋友啊?”

“——哎哟哟,我好怕啊,老爷爷气得胡子都要爆炸了。”

一片哄笑。

跟随在梦之魔神身后的,是一群同样倒戈向了战神的神明与神器,看来战神所言非虚,当真是早早就安插了不少与他“交好”的人等在这里,限制力量与外出联络的结界一放,就给钟离他们都来个瓮中捉鳖。

“没关系。”

等到所有人都笑够了,梦之魔神才故作端庄地竖起一只手向后实意先安静些:“老人家既然如此记挂,等下我们优先送您上路就是。”

“行了,想必各位也和我一样,躲在后面等这么久手都痒了。”

“那便上吧,全杀。”

女性抬着的右手轻描淡写地于空中一挥,身后那群追随者便纷纷摆好了架势,下一瞬间有的挥舞着神器径直冲了上来,有的则腾空开始吟唱咒法,誓要将困在这里的神明全部赶尽杀绝,首当其冲的便是站在最前头的钟离与那位老年神祇。

“——钟离!”胡桃大叫一声。

“不用怕。”

只见他的神明面色镇定如常,甚至还能瞧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我们这就送她去换代。”

砰。

聚合了数名神器力量的光刃打在那扇施有结界的门上,竟然还是纹丝不动。

“我操,还真硬。”

“那他妈怎么办!先生他们还在里面!到现在都没点动静!”

阿贾克斯愤恨地一脚踢上结界,又果不其然被弹了开来。

包裹住天空岛的结界落下后,战神及他的部下们便一窝蜂似的冲了上来,跟在后面的,甚至还有大量受其驱使的妖魔。从他目前为止做出的事情来看,不难推测出他是想先将这些拥有战斗能力的神器与自家的主人通通隔开,再让守在里面的同伙把被困的神明一网打尽,而这个时候外头这些神器也该被杀得差不多了,之后再派出自己手下的人去教育一群刚刚诞生,什么都不懂的婴儿神明,还不是他教什么就是什么?

此时的璃月港,怕是也已经有战神的亲信前往,逼着甘雨姐她们开门让位了。

“我呸,谁要让他们去指引先生,再说了先生也根本不可能换代!”

达达利亚挥出一线,凌空扑过来的虎型妖魔刹那间就被劈成了两截:“还是一点裂缝都撕不开吗!他们快要顶不住了!”

主人不在,与他们的联络与感知也被切断了,没有神明的呼唤,神器是无法只靠自己化形为武器的形态的,能够施展的就只有平日里锻炼出的拳脚功夫,以及一些神器通用的简单的攻击术法。但被关在外头的,毕竟都是经历过战斗的神器,在短暂的愤怒与震惊过后,便很快全都冷静了下来——既然如此,那便应敌。

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分成了两组,一组大多曾经目睹过战神等人的进攻套路,由他们负责挡住敌方的攻击;另一组则尽其所能地进攻结界,以求第一时间解救被关在内廷的,他们的神明。

为了他们的家。

晨曦庄、清泉镇、奔狼岭、雪葬之都、稻妻城、离岛、珊瑚宫、禅那园、卡萨扎莱宫、利奥奈、欧庇克莱……

璃月港……

往世的记忆已不可寻,今日的归处寸步不让。

一道道色彩各异的光束飞向天空,击落了数名飞身向前的守卫与奇形怪状的飞鸟,不少神器在前辈们的指挥下直接向战神本人发起进攻,却一直未能造成什么特别大的伤害。

“其实你们又何必那么努力呢。”

战神飞在空中游刃有余地接下两道术法,单手一拨,光束弹到身后的结界上瞬间消散,连半分痕迹都未曾留下。

“你们的主人又死不了,换代而已,要是归顺得快,我还能直接送你们去做下一任的道标,想怎么教育他们不就一句话的事儿,想想吧,一个对你们言听计从的神明,一个想怎么呼风唤雨就怎么呼风唤雨的天界!只要跟我合作就可以了。”

“顺便提醒你们一句,对你们可不存在什么换代的说法,如果在这里被杀,那就是真的死了哦。”

回应他的,只有数道更加暴怒的光线,以及源源不断的叫骂声。

“冥顽不灵。”

他举起手中的巨斧型神器向前劈下,眼看着其中一名同伴就要躲闪不及,达达利亚飞身上前将其拉走,在利刃即将劈上胸口的最后一刻,他用尽全力向侧边跳开,这才只被划出了一行细细的血珠,再看他们原本站着的地方,已是只余一块深不见底的巨坑。而战神并没有打算因此收敛进攻的动作,趁着达达利亚还未来得及调整姿势,举着斧头又一次斩了下来,幸亏阿贾克斯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腰腹,这才没有精准劈中达达利亚的脑袋。

“啧……”

差那么一丝,钟离就得把他的名字刻到英灵碑上去了。

“是你们两个?!”

一直高高在上不肯正眼视人的战神这才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模样,脸上桀骜的表情似乎多出了一丝怪异,末了,又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极为的滑稽事物似的,仰头狂笑了起来。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说怎么后来回到那条街的时候没找到你们。”

“原来是被契约之神那个连祝器都没有的废物给捡回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起来他是不是前段时间跟神器谈恋爱了?不会就是和你们俩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前仰后合,以至于完全忽视了达达利亚和阿贾克斯愈发愤怒的表情,冷不防一道强烈的雷光打上那张看似俊秀的脸颊,战神得意的笑容逐渐出现了一丝皲裂。

“怎么,还想不起来?”

慢悠悠地摸了两下刚才被偷袭劈出的伤口,随后它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愈合了:“六年前,我们就曾经见过一面了。”

“但那是在你们两个还能被称之为人类的时候——”

“……!”

达达利亚感到一阵强烈的冰冷与窒息。

巨大爆炸、此起彼伏的尖叫、人们的痛哭、从四面八方砍来刀尖的寒芒、还有最后一刻无比刺眼的火光……

“——冬妮娅!什么都别拿快跑!”

“——快跑!滚!!要是敢回头看一眼我们就不要你这个妹妹!跑!!!”

“——哥哥!!!”

“哟?那边那三个灵魂看起来还蛮有天赋的嘛,你们上吧,注意击杀的时候不要过度污染他们,我等下就回来收货。”

………………

轰——

达达利亚与阿贾克斯发动了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进攻,绝不收敛,绝不犹豫,带着无尽的仇恨与怒火攻向了那张嬉笑轻蔑的脸,饶是战神都能感觉到这一下不可硬接,闪身躲开了兄弟二人的进攻。

“摩拉克斯那个家伙,还真是爱管闲事,我就说怎么之后再返回那里的时候一片灵魂都没找到。”

轰。

又是一下,刺眼的蓝光裹挟着万钧铁拳直冲面门,战神弯腰再次躲过,而咒法则擦着他的耳朵飞了出去,在空气中划出一丝火星。

保持理智,一定要清醒,维持住最佳的进攻与防守姿态。达达利亚和阿贾克斯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然后面对夺去了自己生命的凶手,动作还是难免有些乱了方寸。

“想知道那个小姑娘还活着么?猜猜她有没有被我收为神器?你们杀了她的主人,她该多伤心呐——”

“噢,对对对,还有你们那个废物伴侣,居然一个字儿都没敢向你们透露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战神一边飚着垃圾话一边向兄弟俩的方位打出各种各样的进攻,但出乎意料地,面前的两个至冬男性反而停止了杂乱无章的动作,他们抓住机会拉开了与他之间的距离,立于远处的攻击范围之外,冷冷地看着战神。

“我们没想杀你,也知道杀不了你。”

“冬妮娅也还活着,不用你替我们操心,你不配。”

“不过马上你就不用活着了。”

只见达达利亚与阿贾克斯无比默契地勾了勾唇,身子同时向两边歪去,并且不忘同时以轴对称的方式冲他比了个中指。

“我男朋友可厉害了。”X2

轰————

随着一声震天巨响,刚才还用着结界加固的内廷大门轰然倒塌,破碎的结界化作点点星光,没过多久便彻底消散了在蓝天白云之中。不等那扇门板彻底砸下,便有人以极其强大的力道将它踢了过来,巨大的门板仿佛巨兽似的直直飞向战神面门——正是钟离。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你们怎么可能还活着!!”

战神从此刻起再也无法维持住那游刃有余的表情了,手里的巨斧看起来都不再那么锋芒毕露、展耀凶光——主人的恐惧不可避免地传达给了他,精神领域中的神器吓得浑身发抖,几乎快要丧失斗志。

“一切皆有可能,白痴。你以为他俩只会傻愣愣地想着干碎你的脸?我们在后头也早就发现了结界上的震动,那力道,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打的,接下来就只需要稍稍配合就可以了。还得感谢你补的那几刀呢,不然没那么快。”

回应他的是……

“胡桃??”

的确是胡桃没错,不过她现在的样子和平日里达达利亚他们一直见到的,实在是天差地别。一直以来,胡桃都只是化形为一支普普通通的梅花发簪,静静地(至少她不开口的时候还是静静地)盘在钟离的发辫之上,除了那几朵小花以外,整个簪身打眼看上去就知道是檀木材质的,半点攻击力都无……

等等,看上去……

“你小子居然有杀手锏呐?!”

阿贾克斯瞪大了双眼惊呼道。

只见钟离长发披散,手中俨然攥着一根手柄上镶有红梅的短剑,长度并不算长,依然与原本作为发簪时的尺寸无二,但握在钟离手中便宛若灵蛇一般,可进可退,攻防一体,放眼望去无一人能够顺利近他的身。

“簪中剑,听说过没?”

精神领域中的胡桃冲着他们吐了个大大的舌头:“璃月文化博大精深,你们还早着呢,略——”

倒在他们旁边的,是早已经昏迷不醒的梦之魔神和她的一干同伙,女性浑身上下缠满了缚布,哪怕醒过来了也是动弹不得,另外达达利亚注意到她的非要害处被戳了好几个窟窿,不用想也知道钟离定是纵着胡桃那个小妮子想怎么扎就怎么扎了。

“对了,隆重介绍一下,就在刚才我们已经顺利解救了所有被她操控的神器。尤其是这个!”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达达利亚和阿贾克斯看到一个晕晕乎乎伏在树下,一看就知道脑子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小绿毛。

“天理马上就能醒了,等到她处理完这里的腌臜事儿,就可以找她报个备领回家去哩!”

“我反——”

“没有反对权!”小姑娘果断打断了他们:“这可是钟离都点头同意带回家的!作神器的年纪比你俩都大不少呢,来,叫哥。”

“…………”

“准备好了吗,达达利亚,阿贾克斯。”

而钟离微笑着向他们伸出了手。

「来我身边吧。」

之后的一切根据目击者(基本为被当时的场面吓惨的神明与神器)描述,自契约之神破门而出、装备上他的两个“男朋友”之后,战场上就迎来了一边倒的局面。

就见笑得难得张扬的契约之神张弓搭箭,同时对着那张弓似乎嘀咕了句什么,蓝光一闪过后箭矢便瞬间飞了出去,战神凭借丰富的经验尚可勉强躲过,只是苦了当时位于他身后的一群神使和妖魔,还没反应过来有个什么东西飞过去了,身躯便已被箭光直直穿透,并且力量半点没减,直至飞上云霄,在原本包裹住天空岛的结界上扎了个大窟窿,还顺势飞出去了,至于在那之后又飞去了哪里,契约之神两手一摊说不知道。

“……你管这叫没有祝器?”

被“连成串”的战神同伙过了几秒才开始捂着自己各式各样的伤口,有的哀嚎有的惨叫,惹得旁观者一通哄笑,更有甚者携带了能够化形为留影机的神器,当场举起来拍照留念,看得战神脸都绿了。

紧接着那柄紫色的雷枪一瞧不乐意了,吵着表示自己也要有表现的机会,契约之神便轻挽枪花,一脚将其踹了出去。

“这可不是刚才那块门板,奉劝阁下不要硬接。”契约之神如是说道。

偏生战神不信邪,举起手中那把巨斧便挡,这回可怜的是那位斧头神器,枪刃冲上来时带着呼啸的雷光,一声惨叫过后斧身瞬间开裂,雷枪则擦着了战神的额发,在空中划过时还不忘把他整个脑袋的发型都带得竖了起来,才像个巨型回旋镖般回到了钟离的手中。

阿贾克斯挑衅的间隙,下一支箭也飞上来了,这次钟离把达达利亚的“输出功率”略做调整,箭矢飞至战神面前,然后精准地在他的脸上发生了爆炸,一颗黑炭脑袋成功诞生,还会吐烟呢。

“下回打他那件铠甲!我看那个做作玩意不爽很久了!把他炸成蜂窝煤!”小梅花簪还不忘怂恿道。

精神领域中的铠甲神器吓得赶紧捂住自己的俊脸,又慎重思考了一下,还是捂住关键部位比较重要。

…………

事后天理在疗愈之神的帮助下成功苏醒,所幸噩梦的种子埋得不深,没过多久,天理便及时出现,救下了——险些真的被钟离打死的战神。

据相关人士回忆,现场非常的暴力,契约之神大人整个跨坐在战神的身上,一个直拳一个直拳地招呼在那张基本分辨不出形状的面门上,并伴随着三名神器不间断的鼓掌叫好。

“这一下是打你刚愎自用,制造暴乱为祸人间。”

“这一下是打你图谋不轨,暗算天理戕害众神。”

“这一下是打你害死了我的伴侣。”

“两个!”

天理带着幸存的神使们赶到时,战神已经被整个锤进地里了,却没有一个人稀罕去拉,倒是有趁乱多踢了几脚的,瞥见天理大人降临,以为她是来阻止钟离的,结果没想到天理大人施法令本来就卡在地里的战神又陷进去了几寸,就留了个脑袋在外头保命用,于是又朝那张模棱两可的脸上丢了把煤灰。

之后的一切都水到渠成,钟离三人领着从梦之魔神手上救下的小绿毛回到了璃月港,等在门口的是早已经把战神手下打包扔上了天理大人处的甘雨,小绿毛被赐名为魈,顺利地在璃月港住了下来。

“战神及所有的参与者都已受到了天理大人最公正的审判,不日就将强制换代。”

几日后,钟离举着报纸向所有的神器宣布道,说完自然而然地抿了一口达达利亚喂过来的水果。

“当年的那几场大型时化,也全部查明了是他所为,他嫉恨此岸已经许久不曾出现战争,故而在许多区域都制造了暴乱,进而引发时化。”

“因此产生的伤亡……至今都无法完全统计。”

钟离念到这里,语气中无可避免地出现了悲伤:“达达利亚,还有阿贾克斯,你们也是在那个时候……”

“没关系的。”

肩上传来一左一右两个轻轻的重量:“我们现在在这里,以后也是。”

唇间即将碰触在一起的时候,在场神器实在忍无可忍地将他们“请”了出去。

“你怎么不拍了。”

有神器前辈悄悄拱了拱胡桃的手肘。

“手机说它拍去世了,谢谢啊。”

钟离与达达利亚,还有阿贾克斯并肩走在一起,具体去往何处谁都没有想好,只是漫无目的地随便走着。他们正在享受难得的休假,出了这样大的事,天理大人得有那么一段时间没空给他们布置任务了。

“对了,先生。”

表白心意之后,兄弟二人便找机会狠狠恶补了那些关于神明及神器的指导手册,其中一行字尤其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契约确定过后,该神器生前的记忆将会全部涌入神明脑内,请各位新手神明提前做好充分准备,以免造成过重的心理负担。」

“那两块蛋糕……”

“是您买下来送到爸妈还有冬妮娅的新家去了,对吗。”

“……是。”

钟离不禁顿了顿。

“抱歉,天空岛有规定,不能主动向你们透露生前的一切,我只能做到这样……”

“要去看看吗,你们的妹妹。”

令他意外的是,达达利亚与阿贾克斯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不用了。”

“她已经可以自己向前走了。一定没问题的。”

夕阳西下,他们并肩走向他们共同的家。

一如昨日,一如往昔。

————END

“话说……”

“真的不用去看看冬妮娅小姐?事实上,我前几日刚得到消息,她好像交了一个……男朋友。”

“……”

“我们快走!现在就去!现在!!!”

————真的END了。

17 个赞

看了不明白的字guest去查了下,为了庆祝亲友出本写了贺文的作者,译过来感觉是文里的客卿,明明不是作者写的但是出现在书里,一下子亲切了。请问合志会在爱发电付费看吗?想看番外但是不想去漫展,害怕社交。还是番外和quest也放论坛上?我记得合志是有付费解锁和打印出已解锁内容的,不知道是哪一种

完结撒花,恭喜恭喜

谢谢谢谢 :slm_shui:

合志的话我们打算印实体书噢,不过最近cp30各方面都不太顺利,所以具体怎么搞还需要之后再和其他几位老师商量。

非常抱歉,承诺过的r18向番外因多种特殊原因无法完成了,已修改tag为全年龄向。给各位添麻烦了,非常抱歉。

啊啊啊一口气看完了,红酱老师好会写!题材超级有意思而且人物性格也好突出哈哈哈(期待这本啊啊啊:sob:

谢谢喜欢呀ww会出的!已经有封设哩!

55嘿嘿嘿嘿一口气吃完了,谢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