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咖啡特调酒

高中 现代
算是,重新修改了一下,思路更清晰了。
重新修正的处女作还算是处女作吗

学校很破。墙很高。

这是钟离的第一印象。

大门前涌动的人群里,燥热和嘈杂声一起在空气中拥挤。说是大门,实在是因为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别的门——它更像是某个超市停车场的入口。

钟离艰难的侧身从人群的夹缝里挤过去,在安保人员努力维持秩序的臂膀下钻过去。

迈进简陋的大门,穿过这座学校里唯一一个拥有正厅的楼,后侧就是一个一圈不到两百米的操场。操场周围几栋高矮不一、颜色斑驳的建筑,连同着加高的围墙一同沉默的向新生投来视线。越过教学楼,后侧有一栋屋顶半塌的危楼,几块碎裂的瓦片诉说着他未经维修的悲惨故事。

没了。钟离心道,第二印象,更破了。

这就是接下来三年高中的场所。如同监狱一样沉默,如学海一样荒芜。

狭小的操场上,在楼角的阴蔽处,放了几张桌子,桌子后负责收学费的教师如高墙一般严肃,唯一的交流是让学生拿好入学注意事项手册。入学成绩的高低在他们眼中毫无价值,如同机械一般刷卡、递书、指引。

钟离前面女孩穿了一套鲜艳的红裙,棕色的发像夏日里的波涛,她明媚的笑,拿着手机同网络对面的人聊天。缴费的队伍在指挥下移动速度很快,钟离很快就来到了桌子附近。

“头发剪掉或者染黑,拉直。”声音冰冷。

女孩呆愣了一下,她有些慌张的摆手,张开的嘴里刚吐出几个音,就被打断。

“这是校规。”

钟离在缴费之后,顺着指引离开校园,等待明日的再次返校。

他知道那个女孩想要说什么。

老师,我的头发是天生的。

“这是校规。”钟离又想起了那个严肃的声音。

  1. 很快就要返校,初中相好的同学决定再聚一把。

温迪亲密的贴在钟离旁边,未成年人不得饮酒这条法律如果会导致人进监狱,那么温迪将会在牢中迎来他的成人礼。

醉鬼在愉快的分享他的高中校园。市里校风最为自由的学校,上过的学生都说好。

“你呢,第二监狱念书的学生?”温迪大大方方的嘲笑着钟离,“出来同大家放风了?”

钟离捏着同这一桌人格格不入的茶杯,眼睛瞅着腌笃鲜走神。半晌他似乎缓过来了神,微微叹气。

“应该会很难过。”

温迪了解钟离。

作为一起长大的倒霉孩子,他甚至知道钟离小时候在什么地方摔过跤,自然也了解他的性格。

并不像他表面那样沉稳柔和。温迪更愿意认为钟离是安静的岩浆,上层的平静的壳不过是表面的伪装。

在很小的时候,钟离就因为打架斗殴被同龄小孩子的家长熟知。但钟离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不告而别,远走他乡,把他独自一人扔在钢筋和混凝土的冰冷城市里,自然没人替他撑腰。

小孩子的恶意最为直白,在那个总被人直白问为什么没妈的年代过去以后,钟离学会了把自己塞进安静的壳子。

直到后来一向没心没肺宽宏大量运气很好的温迪,和安静的钟离被人资助念了书,才算是彻底离开了一直烘烤着二人的熔炉。

沉稳不是钟离的本色,那只不过是时间的痕迹。

张扬才是。

思索),所以为什么这个会有个灰色的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