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 逆向轮转

歌手鸭x杀手离
灵感源于明侦七,向往的老年生活。
首发老福特

沙漏转了个圈,我从终点走向起点。
——题记

今天是互联网瘫痪的一天,因为已经退役多年曾公开宣称不婚的现年六十五岁的知名歌手兼作曲人达达利亚被爆出收养了一个孩子。

因为消息过于轰动,媒体们久违的踏上了达达利亚的家的门槛,而当事人倒是淡定异常,他只是叮嘱那个孩子在房间待好,然后看向伸向自己的话筒,从容地解释道:

“不是亲生的。”

“我不知道他的母亲是谁。”

“领养手续,当然合法的。”

“为什么领养?这孩子自己找过来,我看他真的无家可归就收留了。”

“啊,理由?他是我曾经朋友的儿子,我那位朋友死了,他就来找我了。”

“真的,就是帮朋友养孩子。”

“为什么?理由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行了,可以了。别总问东问西了,我早就退圈了,刚刚答应你们采访只是担心有什么谣言对孩子不好,现在该说的已经说了,你们可以走了。”

达达利亚强势地将那些记者赶出门去,整个人有些疲惫的瘫在门上长出口气。

“我的存在给你造成困扰了吗?”一道稚嫩的声音有些怯怯地问道,房门开启,露出了一个黑色的小脑袋,一双金色的眸子满是愧疚和担心的望向达达利亚,整个人无措的缩在门后。

“没有,这不是你的错,钟离。”达达利亚有些疲惫地笑了笑,他尽量做出一副和善的样子,担心一不小心吓到这个像瓷娃娃一般的孩子。

“你是那个人的儿子,领养你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只是那些记者就好像苍蝇一般,烦得要死还总是想从你身上撕下一块肉来,为了满足自己那所谓的贪欲,什么都问,什么都写。这次只不过是怕他们乱说话,下次……”

达达利亚眼中划过一丝不屑和嚣张,“见到这种娱乐小报的记者,直接揍一顿就好。”

“是吗,太好了。因为爸爸留下的遗言便是让我来找叔叔你,我担心会给叔叔带来麻烦。”

“怎会,”达达利亚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你怎么会是麻烦呢?”

达达利亚靠在沙发上,长叹一声闭上了眼。无论多么肆意的人也经不起岁月的搓磨,当初英俊的脸庞上早已爬上了皱纹,皮肤也失了当年的光滑,那双锐利的蓝眼睛也变得浑浊,肆意生长的橘发中也早已参上白丝。

“你既然是摩拉克斯的儿子,那对我而言就永远不会是麻烦。”

当初是什么遇见那个人的呢?达达利亚揉着有些微微跳痛的太阳穴,忍不住想到。好像是自己四十岁那年,当时人到中年,脑子里早已没有年轻人的鬼点子,已经很久没有发布新歌了。

而当他前往璃月旅游寻找灵感时,他遇见了那个叫摩拉克斯的男人。

那是在璃月的绝云间,当达达利亚登上了广大驴友都没有客服的庆云顶时,他在山巅之上看见了一个男人。

他有一头黑色的长发,随意地在身后束成一缕,发尾带着点点橙红,头上两撮呆毛一翘一翘的甚是可爱。而当他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时,达达利亚不得不承认,他沦陷在了那双鎏金的眸子里。他感觉自己迟到了四十年的爱情,来了。

黑发的璃月人很是友善,他对达达利亚的到来颇为惊讶,毕竟能攀上这座山的人,迄今为止,只有他一个人。达达利亚对着表扬很是受用,两人很快便互换了名字。然后达达利亚得知摩拉克斯是一位作家,为了写书而来到这山巅取景。

达达利亚健谈,两人很快便熟识了起来。那直到达达利亚向钟离感慨他灵感枯竭时才知晓,原来摩拉克斯是他的歌迷。顿时他便尴尬了起来,毕竟他让粉丝看到了难堪的一面。可是摩拉克斯却没有失望,甚至还耐心去给他提建议。

“公子……啊,达达利亚你之前写了很多歌,描写了怎么多风景,这么多感情,讲了这么多故事,可为什么,你未写过爱情呢?”

达达利亚愣了一下,有些无奈道:“也不怕先生笑话。虽然我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但还是老光棍一条,我从未爱上过什么人,也不懂爱人的滋味,所以从未描写过。”

“啊,这样啊。”摩拉克斯风轻云淡地笑了笑,仿佛说的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提议,“那达达利亚,要试试和我谈一场恋爱吗?”

“诶?”

“实不相瞒,我已暗恋阁下许久,如此突兀表白,若惊扰阁下倒是我的不对,但……我还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毕竟相遇便是有缘,不是吗?”

达达利亚瞬间红了脸庞,谁知有时爱情就是这么巧,他一眼看上的美人竟也喜欢着他。

达达利亚来璃月爬了次山,得到了灵感也收获了一段爱情。

虽然进展在旁人看来有那么一丢丢快,但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相处久了,达达利亚发现摩拉克斯的学识甚是渊博,上到天文,下到地理,中到人文,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而据他本人所言,这些不过是为了写作而收集的素材罢了。可在达达利亚看来,他的恋人哪里都好,甚至在床上情动时那泛红的眼尾都是那么地勾人。

但若说有什么缺点,那就是对于金钱的概念有些问道罢了。不过,没关系,达达利亚豪气地想,他有钱,养得起。

他们的爱情如同老房子着火一般,达达利亚的灵感思如泉涌,每首歌中都或多或少带着钟离的影子。那段时间,粉丝都说他谈恋爱了,达达利亚也没有否认,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可是他死活都没有透露,自己的爱人是谁。

那三年是达达利亚生命中,最鲜活的三年。他和摩拉克斯就好像最普通的小情侣一般,同居,约会,亲吻,鼓掌。每一天都好像泡在蜜里一样。

可当达达利亚认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时,摩拉克斯消失了。

就如同他悄然出现在达达利亚生活里一样,他离开的也是悄无声息的。而他留给达达利亚的所有只是一张字条,上面有他那劲秀有力的字写着短短的一句话。

“再见,抱歉,忘了我吧。”

那之后,达达利亚的曲风又迎来了一次转变,失恋的悲痛摧垮了他的内心,他的每一首歌中都带着对摩拉克斯的思念和搜寻。但这个男人如同从未存在过一般,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而也是因为摩拉克斯的离开,达达利亚在他四十五岁的那年宣布退出演艺圈。他再次背上了他的行囊,去走遍提瓦特的群山万水,只为去寻找,他那不告而别的恋人。

一路上,他写了很多歌,也唱了很多歌,歌中他描绘了途经之地的风土人情,但他却再也没有留下这些歌带来的一分摩拉,而是将所有的收益都捐给了慈善机构。而他唯一想做的事,便是让这些歌能传遍大江南北,就好像他已经唱给了自己的爱人听。

他希望摩拉克斯能听见,这样就仿佛,他同自己一起见过了这些地方的风景。

而当他走了很久,最后回家时,他收到了一本书。那是笔名为摩拉克斯之人写的唯一的一本书。是他的传记,其中详细地讲述了他的一生,他的故事,他的成就,和他的愿望。达达利亚知晓,这是摩拉克斯写给他的,因为这是他们的约定。而在这本书的最后,夹了一页纸片,那即是这本书的结语,也是他写给达达利亚的话语。

“我爱你,对不起。我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忘了我吧,阿贾克斯。祝你在之后的日子里平安。”

那时,达达利亚才清晰地意识到,摩拉克斯不会回来了。阿贾克斯是他的真名,而他只告诉过一个人。

那年,达达利亚六十岁。然后他选择定居在璃月,他们当年的那个小家,不走了。可惜好景不长,在他六十五岁那年,他迎来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体检报告告诉他,他得了骨癌,而当他的诊断结果下来不到一月,摩拉克斯的儿子找上了门,说自己的父亲死了,让他来找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捏着摩拉克斯的信和自己的诊断报告枯坐一夜,最后还是决定,收养这个十五岁的少年。

钟离就这样在达达利亚家住了下来。很安静的孩子,就好像他父亲一样,凡事都很讲究,而且也很照顾达达利亚。在达达利亚无数次治疗,住院,化疗中,他一直默默地陪着他,帮他忙前忙后,照顾他的日常起居,沉默着,什么都不说,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照顾着达达利亚。

最后的日子里,达达利亚躺在病床上,望着那个忙碌的小身影,还是拿起了纸笔,去书写人生中,最后一首歌。

“阿贾克斯叔叔,”在达达利亚生命的最后,钟离站在他的床头,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你和摩拉克斯,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啊……”达达利亚听到这个问题,有些失神地看着头上的天花板,“我们是恋人。他啊……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永远等不到的人。不过,若说的话……他出现在我生命的中点,有他的日子是我的生命中最开心的时光,我啊,不后悔认识他,或者说……”

“能认识他,真的是……太好了呢……”

最后达达利亚在钟离的注视中,停止了呼吸。而钟离就那么静静立在床边看着他,很久,很久,一直没有动作。手机震动的声响在这寂静的空间中异常响亮,钟离面无表情地掏出来,扫了一眼上面发出的威胁秽语,又毫无波动地将手机揣了回去。

其实摩拉克斯根本就没有儿子,他也不是什么作家,甚至他连人都不是。

你们听过这个说法吗?杀手之所以难以培养是因为在人体能最好的青年时代,他们有着体力却没有足够的经验和沉稳的心态,而当他们有了足够的经验和沉稳的心态后,他们却已经老去,身体机能不足以支撑一场暗杀。

因此有个叫“愚人众”的国际暗杀组织就动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如果串改人类的基因,让它们能逆转从生到死这个过程,让他们以老人的样子降生,然后随着年纪的增长逐渐年轻的话,那岂不是可以避免这种状况。

于是,这个堪称疯狂的实验就开始了,而更疯狂的是这个实验成功了。但数以万计的实验体中,最后成功脱离设备能独立在正常环境中生活的只有七十一个,他们用所罗门的七十一魔神柱为他们起了代号,可最终活过衰老期的只有七位。

而摩拉克斯便是其中之一。

当初组织为了隐藏他们,摩拉克斯的少年时代是在养老院度过的,那时他没有思想,也没有意志,甚至不知自己存在的意义,不知爱,不知恨,没有感情,仿佛是天生的杀人机器。可这样的他却在开放日里,认识了一位小小的义工。

十四岁的达达利亚就宛若太阳一般照亮了摩拉克斯那荒芜的生命。他听这个孩子说话,听他描述至冬的雪原,听他讲他小时候的故事,听他说冰钓,听他说家人,听他讲述自己的一切,听他述说自己的梦想。

“我以后,要让全世界的人听到我的歌,我要让所有人都知晓我阿贾克斯的名字!”

少年绘声绘色地向面前和蔼的老人描述他梦想中的光景,那双蓝眸中的光,印进了“老人”空无的内心。

直到看见了阿贾克斯,摩拉克斯才知晓什么是活着。

那天在阿贾克斯离开后,摩拉克斯拿起刻刀用自己那苍老的手,为这个小小的少年雕刻一只简陋的木笛。但笛子握在手中,却没了送出去的机会,因为小小的少年再也没有踏进那家养老院的大门。

等摩拉克斯再见到阿贾克斯是在街头的大荧幕上,那时他是六十岁刚刚衰老的样子,已经可以去进行一些简单的任务了,而那天,在完成任务回到基地的路上,摩拉克斯抬头看见了商场上的荧幕。

那时的少年已经化名达达利亚,用绰号“公子”在娱乐圈中闯出了一片天地,他耀眼的站在舞台中央,肆意地唱着属于他的歌。那双眼睛是那么的耀眼,对站在昏暗街头的摩拉克斯来说又是那么地遥不可及。

那歌声是那么的自信张扬,那么的阳光活力,仿佛一把利剑,劈开了摩拉克斯眼前的昏暗。最后摩拉克斯往下拉了拉帽檐,然后摩挲了一下口袋中的木笛,转头离开了。

从那天开始,公子达达利亚多了一位普通的粉丝。

当摩拉克斯成了中年人的样子,愚人众对他的管理也没了那么严格,在训练之余,他终于有些些许属于自己的时间。而那时达达利亚也因为灵感枯竭,消失在大众视野中很久了。

直到那天,当钟离坐在山巅欣赏风景时,那个他以为会错过一辈子的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那三年是摩拉克斯最幸福的三年,也是他感觉自己活得像个人一样的三年。但清晨的露水会在太阳升起后消失,而这谎言搭建的美好也有破碎的一天。愚人众开始对他的行踪起疑了,他不得不离开达达利亚。

那之后他的生活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他依旧每天都在执行任务的路上,在这提瓦特上奔波。他知道他退役了,他也知道他出发去旅行了,所有的歌他都听过,但他却没了回到达达利亚身边的勇气。

因为他们,终究不是走在一条线上的人。他害怕,怕他会怕他。

而他最接近达达利亚的一次,是在蒙德一次任务结束后,天上飘起了小雨,他随手扣上了卫衣的帽子,遮住了愈发年轻的脸庞。然后他的余光看见了,在人行道的前方,达达利亚正趁着一把伞,向自己走来。

摩拉克斯连忙低头,同他擦肩而过。最后他缓缓地停下脚步,试探地往后看去,令他庆幸,达达利亚没有回头。望着爱人初现老态的背影,摩拉克斯摩挲着木笛,做了一个决定。

他为达达利亚写了一本传记,然后留下一条只属于他的赠语,期望他能忘记。停下吧,别在继续奔波了,我不希望你最后永远留在寻找我的路上。

那之后,达达利亚停止了旅行,他回到了他们过去的家中,打算度过余生。可好景不长,五年后,摩拉克斯收到了消息,达达利亚被确诊为癌症,将不久于人世。而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连个能照顾他的人都没有。

于是,摩拉克斯做了他一生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选择,他背叛了愚人众,变成了钟离,回到达达利亚身边,陪他走完他生命中最后的旅途。

而现在,他想送走的人已经离开了,那有些账也就该算了。

达达利亚的后事是钟离一手操办的,所有人都很惊讶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是如何将这些处理得井井有条的。但每当有人问起,钟离就会略带无奈的笑一笑,这些人便会绕开这个话题。

达达利亚的遗嘱公布了,他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他生命中最后几个月才出现的这位“养子”。钟离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愣愣地看着最下面达达利亚的签名,然后在旁边属上自己的名字。

但最后,在葬礼上,律师将钟离请到了一个隐蔽的小房间,将达达利亚最后留下的一个盒子交给钟离。里面是一个MP3和一封信。

“这个MP3里是他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首歌。但这首歌他的要求很奇怪,他希望在他的葬礼上交给你,你听完之后再进行宣传和发售,而这首歌所得的收益,都归到你的名下。这封信也是他一起留给你的。”

律师说完便离开了,只剩钟离一人留在房间中。他抬起手,有些颤抖地打开了那封没有封口的信。

“给我亲爱的小先生:

谢谢你,钟离,我的爱人。谢谢你还愿意回来,照顾我,陪我走完我人生的终点。生命中最后几个月能和你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你是不是很惊讶我是怎么知道的。我的傻先生啊,哪怕是亲生父子也没有哪个孩子会和自己的父亲长得一模一样,除非是克隆的。

而且啊……你若真不想让我认出你的话,那看到海鲜时的厌恶表情能不能改一改,还有喝茶时的小习惯,你那讲究的品茶方式,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想不出第二个人了。当然,你太了解我了,甚至我感觉我自己都没怎么了解过我自己。

破绽很多,但看得出来,你也没打算瞒。毕竟谁也不会想到当年已经步入中年的你会在二十多年后变成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我也感觉很诧异,但当排除了所有不可能之后,我也只剩下这个不可思议的答案了。

钟离便是摩拉克斯,是我的爱人。

若这是你当初选择离开我的理由,我可以告诉你不必如此。先生,对我而言,无论你身上有多少秘密,哪怕你不是人类,你也是我爱的那个人。

我爱你,钟离。

谢谢你,回家了。

这是我为你写的歌,是我写的最后的一首歌。谢谢你陪我走过人生的中点和终点。

遇见你,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你的爱人

阿贾克斯”

钟离颤抖地合上信纸,脸上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他知道达达利亚不知晓他们少年时的那次初见,但无论什么时候,他都给了名为摩拉克斯的怪物一个人类的灵魂。钟离颤抖着戴上耳机,犹豫了许久,最后按下了播放键。熟悉的声音在耳机中响起,一点一点敲击在他心上。

“我的时钟在逆时针转圈,”

“与你有且只有一个交点。”

“生命的中点便是我们的终点,”

“那短短的三年便是我们的永远。”

“我们是不该相见但却依旧相交的平行线,”

“交点已过,”

“我们将不复再见。”

“再见,”

“今后人群中的擦肩,”

“便是我们唯一的想念。”

“我咽下你的名字,”

“你认不出我的脸”

“就这样吧,”

“再也不见。”

“忘了我吧,”

“因为我本不该出现。”

“不要去寻找,”

“你将一无所有。”

“因为我从未”

“走在正确的时间。”

“但是啊,但是啊,”

“我是藏匿在人群的中的怪物。”

“但是啊,但是啊,”

“哪怕如此我也想抓住我的幸福。”

“哪怕是一瞬,”

“那也是永远。”

“但是啊,但是啊,”

“我是藏匿在人群的中的怪物。”

“但是啊,但是啊,”

“哪怕如此我也想有选择的自由。”

“但是啊,但是啊,”

“我是藏匿在人群的中的怪物。”

“但是啊,但是啊,”

“哪怕如此我也想同爱人会晤。”

“就算只有短短几秒,”

“我也想和他同路。”

“就算只是一次见面,”

“我也想……”

“同他一路。”

外间传出了骚乱,葬礼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钟离淡然的摘下耳机,将达达利亚最后留给他的信放进了最贴近心脏的口袋。钟离不急不慢地掏出手机,在一个安静的小群里发出了一条消息,然后他起身,走出去,直面引发骚乱的人。

愚人众包围了整个会场,一个老头自得地背着手站在人群的前方,他打量着缓步而出的摩拉克斯,眼中有惊叹,也有惋惜。这是他们最得意的作品,但可惜锋利的刀子向来扎手,可因为他一直太过乖巧,所以不小心忘了需要打磨的事实。

“摩拉克斯,别挣扎了,你知道你逃不开的。现在你正是最优秀的时候,放心,只要你回来,我就对你之前的叛逃既往不咎。”

钟离没有理会老头子的自言自语,他缓缓走到中心,将那个小小的木笛放在达达利亚的骨灰盒前面。他望着黑白遗像中那灿如烈阳的笑容,轻轻勾起唇角,在他的唇上印下了一个轻吻。

“抱歉,晚安吻有些迟了。但,晚安,愿你有个好梦,阿贾克斯。”

老人见他这幅样子,有些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他刚想抬手让身后的人制住钟离,便见他缓缓转过身,那双低垂的眸子里,包含的是冰冷的杀意。

“我为什么要回去?”钟离轻声问道,“我确实是你们制造的兵器。但是我想,我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利。哪怕不是作为一个人,就算是一把有灵性的兵器,我想,我们也有选择自己主人的权利。”

“我们?”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你说的我们,都包括谁!”

“呵,”钟离发出一声不屑地轻笑,抽出背后的枪,抬手瞄准了老人的眉心,“还能有谁?不过你们愚人众真是失败,我们七人没有一个人的选择是你。所以,抱歉……”

钟离轻笑地扣下扳机,“就请愚人众在今天消失吧。”

END

感谢愚人众友情出演杀手组织,谢谢。

59 个赞

好好哭……或许是我泪点比较低。两个反方向的人只有中间那段交点才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刻,但过了这个交点他们还是会爱着彼此,就算只有三年,达达利亚还是会认得出他的先生,最起码鸭鸭走前钟离是陪伴着他的 :ku:但还是好好哭

2 个赞

你年轻时我就是暮年人,当你年老时我却是少年人,这个设定好好哭

2 个赞

那段数不清的“但是”把我淹没在了泪水的汪洋里……好好哭……

边看边听不为人知的鹅妈妈童谣绝了 :ku:歌词像是两个人的对唱 :k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