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向小片段,关于小达的一点占有欲

达达利亚很喜欢盯着钟离看。

往生堂的客卿先生似乎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精致的。无论是发间束着的那枚石珀,还是耳坠挂下的那簇流苏,亦或是衣摆内里的暗纹。甚至于就连他脑袋顶上翘起的那两撮头发,比起旁人来,似乎也要格外精致可爱些。

这么完美的人,真的是我男朋友吗?

达达利亚偶尔会盯着钟离的侧脸思考这个问题。

通常这时,客卿先生会转过头看他,石珀般温和的眼睛里含着点疑惑。

“阿贾克斯?”

达达利亚很喜欢听钟离叫他的名字,温润低沉的声音似乎使他的名字都变得好听了不少。

“怎么了钟离先生?”

他撑着脸挂起一个笑回道,好像刚才一直盯着对方出神的人不是他一样。

被那样好看的眼睛盯着,达达利亚觉得自己差点就要将心底里那点变态的见不得光的独占欲向前任岩神大人全盘托出了。好在他的神明对他十分纵容,见他没有说的欲望便也不过多追问。

“……无事。”

摇头的幅度不大,岩神大人耳饰上的那抹流苏也只是轻微的跟着晃了晃,却在不经意间轻轻扫过神明的脖颈。

钟离本人倒是没什么反应,他还没有敏感到如此轻微的触感都会给什么反馈来。

但盯着他的达达利亚却是轻吸了一口气,撑着脸的手换了个姿势,张嘴咬住了自己的指节。

想要,很想要。

想要钟离只属于他,只有他能触碰他的神明,只有他能倾听他的神明,只有他能注视着他的神明。

哪怕是隔着手套礼节性的握手也不行,哪怕是与友人偶遇时的闲谈也不行,哪怕是行人无意间扫过的视线也不行。

想要钟离只属于他,想要他的神明只能触碰他,想要他的神明只倾听他,想要他的神明只注视他。

想要独占他的每一个笑容,他的每一句话语,他的每一滴泪水,他的每一次心跳,他的每一声呻吟,他的每一回高潮。

都属于他。

只属于他。

他不是没想过把钟离囚禁起来。

可是不该这样的。

他的神明不该是他囚笼中的金丝雀。

他的神明是龙。

对哦,他是龙。

达达利亚有些模糊地想着。

那囚笼应该不太够,或许我该给他造一座宫殿,黄金的一定很配他。

不对。

还是错了。

他的神明不该被关起来。

他应该是受万人敬仰的岩王帝君。

他应该是无所不知的往生堂客卿。

他不应该是自己的笼中鸟。

可是,可是……

“……贾克斯,阿贾克斯?”

达达利亚猛地回过神来。

钟离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好看的眉皱了起来。

达达利亚下意识抬手想抚平,他害怕钟离露出这幅表情。他不想让他的神明为自己担忧。

可他刚抬起手便被钟离抓住了手腕,力气不大却让他抽不出来。

钟离另一只手轻轻捏着他刚刚自己咬着的手指,达达利亚依着他的动作低下头,视线触及的一刻才堪堪发现自己将指节咬出了血。

破了点皮而已,达达利亚甚至不认为这算得上伤,他一心只想让钟离不要露出这个那么让他难过的表情。

可钟离不是那么想的,看到血迹的那一瞬,他的眉头拧得更紧,达达利亚心头罪恶感更甚,几乎要向全璃月帝君厨以死谢罪。当然,他相信自己是其中最过激的那个。

“你……”

少见的带着犹豫的客卿先生,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放在平时能让达达利亚在心里大呼几百次“可爱”,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抿了抿唇,思考了片刻措辞,钟离指尖凝起一点元素力,在达达利亚指间轻触,开口道:

“阿贾克斯,我不知道你因何而困扰,但我想……想陪你一同解决。”

温软的指尖带着元素力将关节处的伤口愈合,达达利亚有些受不住钟离这样的触碰,抓着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钟离依着他动作,想了想又开口。

“毕竟我们是恋人,不是吗?”

他轻轻捏了捏达达利亚的手。

30 个赞

太太写的好好呜呜!!!完全看不够摩多摩多! :tiantang: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