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龙

小达新衣服好适合藏一条小龙,火速摸了。

好吧,他那愚蠢的同僚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愚蠢。

女士死了,可争斗绝不会结束。

达达利亚拢拢斗篷,面无表情的离开女士的葬礼时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远在璃月的骗子。

守在温暖璃月的神明肯定不会喜欢至冬的严寒,年轻的执行官一脚踏入风雪,鲜红的围巾藏在鸦黑的软绒下,靴尖碾过松软的积雪,达达利亚垂下眼眸,唇角平直,想起了行李箱里预备下的软和斗篷,跟他身上这件一个款式,只不过是纯白… …呵,只不过那么讲究的钟离先生,那么高高在上的摩拉克斯,又怎么会屈尊到至冬呢?

他曾想带先生来至冬一趟的,可惜了,那是一个没心没肺的骗子… … 钟离现在在干什么?

哈,干什么都跟他没有关系。

达达利亚冷哼一声,越发的不耐烦,一脚踢开房间门的时候心情差的直接写在脸上,暗蓝色的眼眸一沉,视线径直投向摆在床头的行李箱,那里面藏着一堆不该出现在这个房间的东西,该死的,他为什么就狠不下心来全都扔掉。

执行官享有私密的空间,在不被允许的情况下不会有人前来打扰,于是达达利亚再次一脚踢上房门,面色冷的彻底,他将厚重的斗篷解下,血红的宝石坠子仍流转暗光,随手丢在床上,鲜红的围巾环绕在肩上还没解下,便毫不迟疑的打开了上锁的行李箱。

如果女士看到了会怎么说?

哦,这可是我们小十一萌动的,碎了个彻底的少男心啊。

几支精心保存的琉璃百合干花,一双被装在精美盒子里的盘龙雕凤筷,一对成色上好的石珀,几盒霓裳花味的熏香和描红的胭脂,一件厚软的白色毛绒斗篷,玉制的茶盏,翘英庄上好的新茶,用来束发的发扣,雕着精致祥云纹样的暖手炉。

他想的多周到啊,只是绝对不会被用在所向往的那个人身上,达达利亚舌尖扫过虎牙,想笑。

多可惜,璃月的神明什么都不会知道。

神之心是棋子的样式,被堆砌在棋盘之上,那么珍贵的东西都被岩神毫不犹豫变相的放弃,那他这枚用来推动璃月变局的棋子,摩拉克斯会不会丢弃的更干脆彻底一点?哪怕他搭上的可不只是上千万的摩拉。

钟离。

达达利亚半眯起眸子,指尖无意识的叩击箱面,清脆的敲击声很快招来了一点别的声响。

好吧,还有什么不长眼的东西敢进心情极度不佳的末席执行官的房间?

达达利亚手里幻化出水刃,一只拥有金色龙角的柔软小龙正正好爬进他窗口,睁着一双豆豆眼跟他无辜的对视。

缩小版的先祖法蜕。

钟离?

按理说钟离先生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可是这是至冬,他的房间,跟神明所处的璃月相隔了十万八千里,他们明明已经闹翻了。

怎么会是钟离?

达达利亚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青年脸上凶狠的表情硬生生歪成了呆滞,一人一龙愣是对视了半分钟他才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水刃消散在空气里,达达利亚故作不耐的将小龙揽进怀里,语气冷漠,“钟离先生不在璃月,来至冬干什么。”

小龙扒拉他的围巾,表情无辜,“阿贾克斯。”

真是的… …

达达利亚将小龙塞进围巾,忽视了钟离微不足道的挣扎,好在围巾够大够暖和,不用担心将神明冻坏,小龙身上的毛比棉围巾更舒适,贴在脖颈上暖呼呼的,他维持着冷硬的表情,心却软的不像话,假装自然地将暖炉点上,顺便燃了熏香,霓裳花的清香一点点驱散了冷清的气味。

钟离歪头蹭蹭他,龙角与摇动的红宝石耳坠擦过,开口,“阿贾克斯,你还在生气吗。”

明知故问,真是令人讨厌,小龙啃的动至冬特产列巴吗,要不找人弄点软和的点心,达达利亚伸手往上拉了拉围巾,吃的惯至冬菜吗,这附近好像还有家璃菜馆… …

钟离一口含住他指尖。

达达利亚低头,正好跟小龙对上视线,他也不恼,任由它含着,弄的手套粘上口水,另一手撑住侧脸就冷笑着开口,“钟离先生把我骗的那么惨,现在是什么意思?”

钟离只好松口,正要解释时达达利亚伸手捏住他两腮,又往围巾里埋了埋。

“先生,我不要你那些解释,你知道我想要你说什么的,”达达利亚松开手,指尖还残留着龙柔软的触感,“钟离先生,告诉我。”

钟离无奈的钻出,小龙努力坐在他腿上,爪子拒绝了他再一次的试图揪起。

金色的光芒再次亮起,细碎的声响再次响起,可惜坐着的小龙没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往生堂衣冠整洁的客卿先生,后腰的神之眼不偏不倚的悬在他膝上,达达利亚挑眉,

客卿先生安如磐石,哪怕坐在前男友的腿上也不动如山,哪怕被前男友自然而然的摸上后腰也淡定自若,如果能忽略白哲面皮上的那一抹淡红确实可以称赞一声,只可惜执行官眼神太好脸皮太厚,到底是看见了。

钟离先生轻咳一声,“阿贾克斯,我以为你明白我的意思。”

那双灿金色的眼眸似乎带来了璃月温暖的风,看的达达利亚心里一紧。

明白什么?

气呼呼出了好久的公差的执行官阁下摸着腰的手一顿,终于开始思考迟了好久的反常之处。

为什么钟离会允许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带着一身血腥味半夜翻窗,奥赛尔一事后钟离为什么会主动上门来给他包扎,他离开璃月那天钟离先生去送行… … 如果那天他鼓起勇气说了邀请,钟离会不会来?

达达利亚觉得胃里吞进了一万只蝴蝶。

“钟离先生,你… …”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刚才还冷硬的不可一世的执行官瞬间磕磕巴巴的,紧张到像个纯情的大男孩。

钟离揪住他的围巾,亲吻落在眼角。

“钟离先生,你自找的。”

“欸欸欸,你们觉不觉得公子大人的围巾,好像变鼓了不少?”

“嘘,那些大人的事,少管。”

---------节选自两位不知名愚人众谈话。

204 个赞

龙龙!!!(阴暗的爬行)(嘶吼)(扭曲)(不可名状的尖叫)(爬行)(尖叫着蠕动)

16 个赞

就要小龙!

5 个赞

猫猫龙嘿嘿嘿猫猫龙: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2 个赞

就要龙龙就要龙龙!达达利亚你好大的福气,有全天下最可爱的龙当围脖

4 个赞

哇姐妹,被冬极白星指着不痛吗

1 个赞

又柔软又暖和还能变漂亮美人,客官心动吗?

太犯规了太犯规了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变成龙龙来复合这谁顶得住啊!

3 个赞

小龙太可爱啦——

顶不住顶不住我第一个投降开吸

哇就要龙龙

小红薯猫猫龙!!!!小达你好大的福气—————: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1::+1::+1::+1::+1::+1::rose::rose::rose::rose::rose::rose:

龙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咬一口肯定很甜 (不是)

1 个赞

我也想要可恶

小龙也太可爱了,受不了了好想吸龙: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没有人能拒绝猫猫龙!没有人!!(震声)٩(๑^o^๑)۶

姐妹,回头,冬极白星耶!

没有人!/超大声

龙龙超可爱!!!(⑉°з°)-: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