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告白

搬运一下,生贺刚好混头像框

达达利亚百无聊赖,撑着侧脸假装听的认真,实则在盯着桌子上的茶点发呆。

他真的对说书一点兴趣都没有,尤其今天讲的还是他最不喜欢的岩王帝君那些无疾而终的爱情故事,如果按着他的性子,现在的达达利亚应该离这枯燥的说书摊隔着一个璃月。

但钟离喜欢,所以他会来。

可这是造谣,纯属造谣,达达利亚越想越气,恨的磨牙,于是果断拿起一块茶点咬下试图平息内心越胀越大的不满,钟离绝对没有什么爱而不得,这块石头甚至都看不出他的心思,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万花丛中过。

哈,璃月人可真是想象力丰富。

达达利亚咽下满嘴软糯甜香,可惜食物并没有让他心平气和,习惯性摆出的笑容也因为心不在焉消失不见,好在冷淡的表情被低头的动作掩饰的极好,才没让璃月港大妈眼中阳光开朗的形象碎成渣渣,青年指尖一下下轻敲着桌面,思考着怎样才能精准打击璃月过于昌盛的摩拉克斯话本子事业。

要解决问题就要从根本上解决… …干脆全都买走,垄断算了,就像上次的先祖法蜕玩偶,照着成功案例再复刻一次不就能解决这些烂故事烂桃花?

…虽然他并没有资格管这些事,而正主还对此津津有味,达达利亚歪头去看坐在身旁的钟离,不爽的发现,他甚至都没有理由去表达自己的不满。

钟离坐的端正,长发规规矩矩的束在身后,手被黑色手套包裹的严实,指尖搭在茶盏一侧,只漂亮的腕骨露出,白色流苏垂在颈侧打晃,灿金色的眸子平静的看不出情绪,好像在被讲述的故事主角不是他一样。

达达利亚转转茶盏,釉面触感温润微凉,茶水随着动作泛起一圈圈的涟漪,他缓缓挑起唇角,笑的假。

对神明来说,人类所表达的情感,也不过就是消遣吧?那么想要得到神明的长久注视,更直白一点是想要独占神明的渴求,跟白日做梦好像没有差距,因为都是不可能。

喝彩声炸响,钟离弯起好看的眸子,平静的金色染上笑意,看来是听的满意。

连这么莫须有的故事都能听完,甚至还能得到赞赏,达达利亚自己都没意识到情绪带来的声音变化,虚假的笑容堪堪挂在唇角,维持着表面的云淡风轻,声音却冷的暴露了内心的不平,“先生,你真的会爱上人吗。”

呸,这什么委屈发言,达达利亚暗骂一声,指尖用力,硬是生生将璃月制造的茶盏摁出一道裂痕,听着怎么那么酸。

这叫他那群同僚听见了,指不定要怎么编排…好吧,比起那些塑料同事,他更在意钟离的看法。

可惜周围喧闹,不大的声音淹没在声潮,钟离没有听见,凑过来看他,明明规矩的坐姿见鬼的透出一股子乖巧,温和的声音轻柔的像片羽毛般降落在耳膜,却砸的他心里波澜壮阔。

“什么?”

这么近的距离…心跳声太大会被听见的吧,达达利亚呼吸窒了一瞬,继而手忙脚乱,匆匆扯出平日里的乖巧样子来敷衍,作乱的不甘情绪像松了口的气球一下子散了个干净,他摇摇头,只是替钟离将垂落的发丝挽到耳后,没提起自己刚才的失言。

“啊,只是想问问先生对这个故事的看法啦。”

真是糟糕的理由。

达达利亚笑的开朗,自然而然的搭上客卿先生,整个人没骨头似的贴的极近,含着笑意的眼睛看着认真思考的钟离,视线如有实质,直直黏在钟离身上,过于亲近的姿势早已超过了朋友的界限。

钟离对此毫无抵触,客卿先生接受良好,沉默的纵容了。

达达利亚半哄半骗的将人带离一开始的是非话题,远离危险区后却并不轻松,像有只猫在不停的抓挠,他无数次的想开口。

如果再问一遍呢,钟离会怎么想。

对钟离来说,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挑战更进一步的关系?

至冬培育敢想敢做的战士,凛冽的雪原之上靠的就是一往无前的勇气,可他却可耻的退缩了。

达达利亚,你真是太丢人了,他无声的叹了口气,还是没能询问出声,最终只是将钟离的发丝挑起一绺绕在指尖打转,安静的听钟离将自己的见解娓娓道来。

哪怕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个幌子。

人声鼎沸,耳边细语。

后桌只是路过的流浪二人组停下脚步,衣衫褴褛的旅行者停下脚步,细细打量后看向自己抱着一堆日落果的应急食品,真诚发问,“… 不是我说,这里是不是就他们两个没意识到这很像在调情啊。”

派蒙十分顺畅的咬了一口日落果,点头,“对。”

唉,看来不止有一个爱情笨蛋哦。

“… … 虽然故事是虚构的,但这份感情却值得向往。”

“这样啊… … 既然先生向往这种感情,那要不要跟我试试啊,”达达利亚笑着提出半真半假的邀请,“千载难逢不容错过哦?”

“好。”

一句哈哈哈只是个玩笑啦先生堵在唇边,达达利亚愕然睁大双眼,梦寐以求的好事就这样因为一句漫不经心的虚假表白被应允,他一时头脑短路,“啊?”

钟离声音里有着遮掩不住的笑音,“好啊。”

“等等等等先生!你知道我刚才问了什么对吧?!”达达利亚忍不住拍案而起,“我是说想跟先生你在一起啊!!!”

“嗯,我答应阁下了,”钟离示意他坐下,双手甚至还稳稳的捧着茶盏,一派云淡风轻,“阁下这样应该算是… 告白?”

话是这样没错,道理也是这么个道理,但是… 有点草率吧,这跟他设想中的盛大浪漫九百九十朵琉璃百合一点都不一样啊,达达利亚坐下的时候都带着恍惚。

“我以为在先生眼里,我只是个朋友呢。”

钟离还没来得急说话,空已经愤怒的一拍桌子,“爱意都那么明显了,还怎么做朋友!达达利亚!”

此话不假,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就算把嘴巴捂住了喜欢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大跳爱你,所以达达利亚以为的暗恋,落在一众明眼人眼中,害,明恋。

更何况是当事人的钟离呢?

话说回来,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跟礼貌疏离的客卿先生贴的那么紧的。

既然是双向的暗恋,那么告白非典型一点,也没什么要紧的,当务之急,是茶水以及被旅行者一巴掌劈烂的桌子和被捏出裂痕的瓷杯,谁付钱。

7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