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过海来

*原著向短打,公钟!公钟!

*甜饼战士请求战斗(反正我自己是被甜得尖叫)

*文笔不好,流水账ooc预警

*至冬年下甜1我此生不变的信仰,卡哇1的忠实信徒(安详)

那件震动全璃月的大事发生之后,好像一切都在慢慢回到正轨上来,璃月人成长起来了,摩拉克斯成功退休了,当反派的好像也得偿所愿了,只有那个北国银行的愚人众执行官好像被人抢了老婆似的,一天到晚黑个脸,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总之,在璃月快要入秋的时节,这位执行官终于是气冲冲地回至冬了。

至冬的航船在海上飘呀飘,迎面而来的终于是熟悉的寒风。手中提着带给家人的玩意儿,站在至冬的港口上,达达利亚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经回来了,一并想起的,还有之前钟离曾与他相约入了秋一同看秋色。

那时那人,在月光下抿着一杯清酒,柔声讲着逐月节,讲着金秋桂子,眼角一抹飞红勾人心魂,叫他好一阵心神荡漾,自然是要什么答应什么,这秋日的邀约自然也是那时定下的。只是没多久就出了那档子事,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自处了。

从前他当这位博学多识的客卿为好友,然后又在那个洒着月色清辉的院子里难以自己地生出了些旖旎的情愫,甚至当晚写信回家扬言“要找璃月最漂亮的人做老婆了”,结果最漂亮的客卿先生变成了把所有人耍得团团转的摩拉克斯,一想到自己的满腔怜爱都给了无所不能的岩神,狂妄的至冬小伙脸上实在是挂不住。

更何况!他还那样骗我!

达达利亚自诩自己接近钟离是另有目的,但是他也是付出了如此多的友谊和热情的,甚至还被狡猾的璃月人骗走了少男春心,现在看谁都觉得不够颜色。而那位大人却是高高在上的神明,谁知道他的石头脑袋里面有没有将达达利亚这个人放在眼里呢。他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高兴,垮着脸往家去了,吓得来接执行官大人的一众士兵三秒内反思完了自己的前半生,然后哆哆嗦嗦地跑了。

伤透了心的公子大人在汇报完工作以后肆无忌惮地在家里蹲了一个月,过了一个有家人陪伴的愉快假期。只是这天,他拿上鱼竿正准备出门,却在偶然间发现了母亲正撕下一页日历,上面的时间显然已经入了秋。他恍惚了一下,猛然间又想起了自己和那个人所定下的约定。细心的母亲发现了自己儿子的兴致突然降了下来,不由得担忧地看向他。

“我没事,”达达利亚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到秋天了,对吗?”

“是的,阿贾克斯。”大概天底下的所有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都一样敏锐,她弯了弯嘴角,问道:“你想起了谁吗,我的孩子?”

“是的,我和我的,”他不由得停顿了一下,“我的朋友。我和他曾约好一起秋游。”

“朋友。好的,我的阿贾克斯。既然约好了,为什么不去赴约呢?”

达达利亚听出了母亲的揶揄,但是他仍然为这位善良的女士没有提到那封信而感激。

“……或许,或许我会。”他嘟囔道,“如果他还记得我的话。”

“阿贾克斯,亲爱的孩子。”这位美丽温柔的母亲看着他的小儿子,“如果你深刻地爱着他的话,他也会爱你的,因为你是那样的可爱,谁能拒绝你的爱呢?”

达达利亚猛得想起来,在那位客卿先生漂亮的薄唇中曾轻叹出来的话:

“阿贾克斯,你是多么可爱的一个人。”

“可爱,可爱……”

达达利亚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谢谢你,妈妈!”这位陷进了甜蜜回忆的年轻人快乐地拥抱了他的母亲,然后扯着围巾飞出了门,“我要去璃月找他了!”

达达利亚跑到港口,正准备叫停一艘将要开向璃月的船,却瞥见隔壁的甲板上正走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看着那个清隽的身影,有种梦游般的奇幻感。

这时前神悠远的目光撩了过来,他心底好像被细细地挠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一步。

于是钟离笑着向他走来。

“你来做什么?”达达利亚有些懊恼自己迈出的脚,好像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被钟离哄好一样,虽然他已经成功地哄好了自己,甚至不需要钟离动手。

“来赴约。”那个人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淡笑,好像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赴约?”

“公子阁下曾经与钟某约定好秋日同游。但阁下回到至冬多日不见返,而今秋日将尽,钟某只好自己来此处赴约了。”

他站在自己的面前,温和有礼的,稳重端庄的,好像什么事情都不会扰乱他的心一样,达达利亚又开始觉得自己在钟离的眼中就像是一片云,无论他是想要召唤魔神毁了他的璃月港,还是现在情不自禁地捧上爱与心,都不能让他多看几眼,多记几天,好像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是甜蜜的幻想。

他有些懊恼,于是悄悄地捡起了一点别扭的感觉。

他开始叫自己讲话更冷硬一点,好显得没那么动摇,没那么丢脸。

“至冬没有秋天。”

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钟离正好端端地站在至冬,站在他目前呢,他达达利亚在钟离的心中,怎么会连一片云都够不上呢?

所幸钟离并没有生气,他轻咳一声,翻手取出了一块石珀 ,递给了达达利亚。

“金秋桂子,实在可爱,公子阁下不能与钟某一同赏玩太过可惜,所以……”他指了指年轻人手里那块特别的石头,“我便使了些法子,将一小枝秋意,带给阁下了。”

一瞬间,达达利亚的心里就开始放起烟花啦,那一小块石头简直要烫进他心里了,这一小块石头,这一点桂花香,是这个人从远远的璃月特意为他带来的呀!只是这样想一想,达达利亚觉得自己的心都要飞走了。

这时,钟离叫他,“公子阁下,”

达达利亚应该笑着回应他,把斗篷给他披在肩上,甜甜蜜蜜地带着他回家,但是他却要别过头去,不去看那双温柔的,漂亮的眼。

“达达利亚?”

“阿贾克斯。”年长者叹了一口气,但眼神却依旧温和。好像无论这个年轻人要他说什么,他都能随了他的愿。

假装闹别扭的人终于回过头去,带着笑喊他,“钟离,钟离。”

“怎么不理我呢,阿贾克斯?”

达达利亚舔了舔齿列,没有说自己不是闹别扭,也不是耍脾气。他只是不想听钟离叫他“公子阁下”,也不要钟离叫他“达达利亚”。他现在,此刻,只想让这个人用他美妙的,温暖的嗓音叫他,“阿贾克斯。”

让他能一下子就想到冬日家里烧起的暖暖的壁炉,想起弟妹和父母,想到后半生要和这个人长长久久,并永永远远地爱下去。

他于是还是一言不发,不是别扭,倒像一种不好说出口的羞赧,钟离从年轻人的脸红中知道了答案,便又微微地笑起来,像是一种诱饵,让达达利亚义无反顾地扑上去亲吻他,然后在他耳边说爱。

他说,我爱你啊,先生,我是多么爱你,你现在要同我回家去啦。

钟离也只是笑着,说,达达利亚,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人。

End.

不知道有没有人get到我的点啦反正…这篇文也只是因为后半段我超喜欢才诞生的…

38 个赞

至冬甜1卡哇1赛高!!我就爱看卡哇1一边撒娇一边把钟离超哭。

5 个赞

好甜好可爱呜呜呜呜(淡笑着死去)

:sob::sob::sob::sob::sob::sob::sob::sob:能懂。。。。天啊。。。。写的好好 。。。。。

太可爱了,我死了(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