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穿女装还能送个老婆吗?

是废鱼点心 老师画的公钟图的扩写,原图在lof上可以找到。
ooc致歉
————————————
(1)
达达利亚看着桌面上的小裙子,人生头一次这么无语。恰巧,放裙子的人消息发来了。
他强忍着扔掉裙子的念头,打开了通讯。
——愿赌服输哈好兄弟,衣服放你桌子上了,看到了吗?
——咱校草的长跑应援就交给你了,等我翻翻照片,等会发给你,你别认错人啊!记得要大声的喊加油哦!
对方打字很快,像是预先已经酝酿过一番似的。达达利亚揉了揉发涨的脑袋,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
手机嘟了两秒后被挂断了,达达利亚被气笑了,骂了一声怂包,又拨了一遍。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对方的声音传了过来,“啊哈哈,那什么,愿赌服输,食言者应受食岩之罚!你可别想报复我!!”
达达利亚嗤笑一声,“得了,我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
听他这么说,对方松了口气,“嗐,我就知道我们达哥怎么会那么不讲道理呢是吧……好了,我照片传过去了。”
达达利亚挑了挑眉,点开了消息,看着照片里的人,他忍不住嘶了一声,“这是校草?!这不是昨天揍……咳,跟我打了一架的人吗??再说了,校草为什么不是我?”
对方嗅到了八卦的气息,“哟?你不知道啊?这是前一段时间新转来的同学啊,不仅长的好看,学习成绩还是杠杠的,好像还是你们班的呢……不过,你们为什么会打架啊?”
达达利亚“啧”了一声,“我都多久没来学校了?谁知道昨天刚回来就被他因为没穿校服的名义逮住了……烦人。”
对面更兴奋了,“好哇,怪不得你昨天又没来,哼哼,我不管,反正你必须遵守约定,长跑比赛下午两点开始,他是第二班的,记得等人家跑完后去送水!”
听到还要给那个人送水,达达利亚无语的从课桌里掏了一下,还真掏出了一瓶花里胡哨的饮料,他瞬间更无语了,“空,我劝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空嘿嘿一笑,快速的挂断了电话,不久后,达达利亚又接收到了一条这个损友发来的消息:加油哦,看好你哟^O^/
看着空那花里胡哨的颜文字,达达利亚只想揍他……
他看着空传来的那张照片,神使鬼差的点开了大图。
拍照的人手法很高超,刚好一阵风吹过,带起了照片中那人的头发,他似乎没有料到会有人拍他,鎏金的眸中带了几分淡淡的错愕,嘴唇微启,手指下意识的抵住了自己的眼镜。
达达利亚看了一会,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这人……好像还挺好看的?
(2)
运动会会举行三天,今天是第一天,劲头很盛,所以这会教室里没人,达达利亚看了看那一套看起来就是早就给自己准备好的小裙子,犹豫了半天,还是忍着心塞拿了起来。
他飞快的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等歪歪扭扭的系好胸前的蝴蝶结后,他忍不住捂住了发烫的脸。
余光从指缝中一瞥,看到了桌面上还有一个腿环,他犹豫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主张着反正脸已经丢光了的观念,强忍着羞耻套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弯着腰扣腿环的带子,扣了半天都没有扣上,正烦着呢,教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
他一脸懵逼的抬头望着那个会在长跑这种这么刺激的比赛项目中回到教室的人,却看到了一张自己刚刚瞄了几分钟的脸——是新届校草……
气氛十分尴尬,校草站在门口,不进去,也不走,就那么愣着,似乎是被他的这副打扮给震惊到了……从他的神色不难看出,他认出了达达利亚就是前两天跟自己打了一架的人。
气氛十分尴尬,而达达利亚手中的腿环还“吧嗒”一下掉在了地上,气氛瞬间更尴尬了……
良久,校草似乎下定了决心似的,木着脸走到了他的旁边,弯腰,手伸进达达利亚旁边的桌肚里拿了个什么东西,无视腿环转身离开教室。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多余的存在。
达达利亚捂住了脸,操,丢人丢到家了。
(3)
说实在的,达达利亚是真的很想直接离开这个学校的,或者转学也是可以的……但是,空不知道怎么得到了他已经换完衣服的这个消息,兴冲冲的带着他的妹妹来把达达利亚围住了。
有女孩子在,达达利亚不好对她的哥哥那么凶恶,只能强行控制着面部的表情让自己微笑,看着和善一点。
空笑眯眯的打探道:“我来之前看到钟离一脸菜色的下楼梯,嘿嘿嘿怎么啦?打架了吗?”
达达利亚疑惑的瞄了他一眼,“钟离是谁?”
空挑了挑眉,“嚯,幸好我问的早啊?不然让你去应援,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
达达利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没事知道他的名字干什么?”
荧笑了笑,温温柔柔的开口道:“钟离就是校草哦,你今天的应援对象。”
一想到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钟离喊加油,达达利亚的心里忍不住泛起了一阵恶寒,“我能不能不去?”
空摇了摇头 ,“当然……不可以。”
说完,他朝妹妹挤了挤眼睛,荧心领神会,绕到了达达利亚的身后,跟哥哥一起把看着兄妹俩的操作而一脸懵逼的达达利亚推出了教室。
霎时,教室外面因为得到了风声而特意蹲守的的女生们集体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空拦住了几个要拍照的女孩子,“不要拍照不要拍照,现在拍照一张一百块,到了操场你们随便怎么拍都可以!”
达达利亚抬了抬眼皮,“喂喂,你有完没完?”
空嘿嘿一笑,大手一挥:“散了吧散了吧,小心校霸要打人喽!”
达达利亚:我现在就挺想打你的。
(4)
在操场上,即使已经给自己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但是面对那么多人的尖叫,达达利亚还是痛苦的捂住了眼睛。
这都在搞什么啊!以前怎么没发现学校有这么多人??!
看着对他疯狂拍照的人们,他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我是给校草应援的……”
空凑到他的身边戳了他一下,“大声点,让大家感受到我们校草的后援会有多厉害!”
达达利亚也放弃挣扎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钟离不在,回想着应援物上的字就闭着眼睛大喊道:“校草加油!校草最帅!我爱校草一辈子!!”
女生们发出了震天撼地尖叫,同时,跟自己一个队伍的拉拉队也喊道:“校草你最牛!第一抱回家!”
听到这个,达达利亚把心一横,又咬牙喊道:“校草你最牛!第一抱回家!!”
喊完,正准备下场的达达利亚感觉背后有点凉飕飕的,回头一看,钟离就在他的身后看着自己。
达达利亚:……
“呃……好巧啊……”达达利亚尴尬的开口道。
钟离的个子比他稍微矮了一点点,抬眸看向达达利亚时的眼神并不是很想跟他也说一句好巧,但是……也不像是在生气,如果非要说的话,其实有点像是夹杂了一点点戏谑的成分在其中。
“你穿成这样,原来是给我应援的吗。”他寻思了一会,最终摘下了眼镜,放在了达达利亚的手中,“那你帮我拿着吧,跑步不方便。”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站到了跑道上。
虽然钟离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达达利亚却莫名感觉他很想笑……
嘁,有什么好笑的啊!不就是打赌赌输了吗!
(5)
第一班跑完后会有几分钟的休息时间。趁着这点休息时间,场下在开赌局。
第二班有很多厉害的人物,他们都在赌这场比赛的最终赢家,虽然钟离平时的人气很高,甚至超过了达达利亚变成了校草,但是在这种赌局上并没有多少人押他赢。
就当图一乐子,达达利亚在钟离的身上押了一千摩拉。
虽然钟离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根本不像是能跑得了长跑的样子,但是达达利亚知道,钟离的实力很强。
他跟钟离打过一架,虽然不是你死我活的,但是他却能感受到钟离其实是收了几分实力的。
没用全力还能让自己节节败退的人……哼,他也是有点本事。达达利亚将钟离的眼镜随手放进了自己内搭T恤的衣袋里,正准备离开,就被空拽住了 :“你干嘛去?”
达达利亚莫名的看了他一眼,“走啊,不是喊完了吗?”
空无语道:“你家应援就光喊个开头啊?开头喊是为了杀杀对方的锐气,跑起来了再喊,那才是真正的应援,喊的时候还要跳起来,你没有花球,那就挥舞手臂大声喊加油。”
达达利亚被他雷的外酥里嫩,瞬间连带着看自己投的一千摩拉都不顺眼了,最终只能焉焉的重新回归拉拉队的队伍中,连为什么我要这么卖力的去给一个跟我打了一架的人应援这个问题都忘了去问空。
在卖力的拉拉队里,他可以说是最焉的,结果因为被钟离的小迷妹看不过去而硬是塞了一个花球,还被教育了一番要怎么应援。
虽然熟人都知道达达利亚是因为打赌赌输了才要穿裙子应援的,但是外界却并不是那么清楚,以至于这一堆小迷妹们还真的以为达达利亚是她们之间的一员,真心想为校草应援,结果因为是第一次,不清楚规则……为此,她们还体贴的在喊的时候教了一下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被她们噎的不上不下,只能暗搓搓的给钟离和空各记一笔,等着有机会再报复回去。
由于被小迷妹们又是教又是带动的,达达利亚干脆也老脸不要了,挥舞着花球跟对面拉拉队比嗓子。
声音大到裁判频频往他那里瞄,似乎是想感叹这年头的年轻人真会玩。
随着一声枪响,第二班开启了他们的三千米长跑。
拉拉队们声音也比之前更大了,她们都在扯着嗓子喊,不只是长跑的人们在比赛,几个拉拉队也在争先恐后的大声比拼。
果然不出达达利亚所料,钟离一直都占有优势,别人跑到后面就开始力不从心了,而他反而还开始加速了。
三千米长跑比赛可以说是耗能最大的一场比赛了,不仅仅是比赛,更是比拼耐力,比拼实力的一场比赛。
也许是迷妹们的声音太富有感染力了,达达利亚也不自觉的脱离了颓废的气势,跟别的拉拉队一起比起了赛。
他大喊着加油,挥舞着手臂,在这还算凉爽的天气甚至出了汗,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卖力啊。
等他们快跑完了,女孩们为了避嫌,都争先恐后的将水递给了达达利亚,让达达利亚去送水。
比起别家的应援粉丝,钟离的粉丝反而跟他本人一样十分理智。
达达利亚拎着一袋子水,顺手将自己准备喝的矿泉水也塞进了袋子里,然后看了一下钟离的位置,慢慢悠悠的晃了过去。
钟离果然是第一,嗯,一千摩拉会翻几倍呢?
跑到了终点后,钟离微蹙着眉撑着桌子休息。
达达利亚把袋子递给钟离的时候,又被他懒洋洋地掀起眼皮扫了一眼。
哟,这是让他把水拧开呢。虽然有点不爽,但是达达利亚却还是看出了其中的意思。没办法,谁让打赌输了呢……
他无奈的拿了瓶水,拧开递到了钟离的手中,当然,没有被钟离接住。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看着钟离累成那样,想到他是给自己班级争光,达达利亚就决定帮一下他。
他把矿泉水瓶子抵在了钟离的唇边,钟离淡淡的看了达达利亚一眼,没有多言,顺着他的手喝水。
他的脸颊有点红,虽然他在努力调整,但是气息仍然不是很均匀,达达利亚有照顾人的经验,顺着他的呼吸节奏给他喂水。
钟离在喝水的时候,莫名给达达利亚带来了一种……很乖的感觉。
虽然达达利亚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但是看到钟离顺从的就这他的手小口喝水,就莫名觉得他真的很乖,就连眼尾那不顺眼的飞红也变得惹人喜爱了几分……当然,也只是几分而已。
等钟离喝够了后,他伸手抵住了还要继续灌水的达达利亚。他伸出了手,嗓子有点哑:“扶我一把,带我走走。”
刚跑完步的人不能快速的坐下休息,这一点是人尽皆知的,达达利亚揉了揉鼻子,伸出一只手搂住了钟离的腰。
靠着自己的臂力带着钟离转了一会。
虽然这么想仍然不合时宜,但是……他的腰真的好细。
钟离整个人其实比看起来要单薄的多,达达利亚甚至感觉自己可以一只手就把他抱起来。
等走的差不多了,钟离向他伸出了手。
达达利亚迷茫的瞄了他一眼,“干嘛?要喝水吗?”
“眼镜。”
达达利亚一手扶着钟离,一手拎着袋子,根本腾不出手再帮他拿眼镜,就用下巴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跟钟离说:“在我T恤的口袋里,你自己拿吧。”
钟离跟他对视了一眼,确定他没有在开玩笑后,就从他歪歪扭扭的蝴蝶结边上的缝隙将手伸了进去。
指尖猛地接触到了一具炽热的躯体,钟离忍不住蜷缩了一下手指,他迅速的摸索到了自己的眼镜从达达利亚的衣袋里抽出来时还挂到了他的蝴蝶结,挂就算了,原本就歪歪扭扭的蝴蝶结又因为不堪重负而掉到了地上。
这副画面居然有种莫名的既视感……
达达利亚猛地想到了今天上午的画面,他的脸黑了一下一瞬间想把钟离扔在这里。
钟离蹙了蹙眉头,低声道:“抱歉。”
仿佛是印证自己的抱歉似的,他蹲下来替达达利亚捡起了蝴蝶结。
虽然得到了钟离的抱歉让达达利亚心情一度舒适,但是一想到钟离是因为什么而抱歉,达达利亚就有点笑不出来了。天杀的空,下次绝对不会再跟他打赌了。
(6)
因为自知自己被达达利亚记了一笔,空识相的连着几天没有在达达利亚的面前刷存在感。
没想到等空再次蹭到达达利亚身边的时候,再度给他带来了一个“大惊喜”。
他抱着手机,哆哆嗦嗦的跑到达达利亚的身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世界末日降临了。“达哥?你知道我们学校的论坛吗?”
达达利亚迷惑的看了他一眼,“知道啊,怎么了?”
空小声的“卧槽”了一声,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知道啊??那你怎么还这么冷静?”
达达利亚更迷茫了,他揉了揉因为躺了有一段时间而开始酸胀的脖子,换了个姿势道:“我确实知道啊,我还知道我们学校的表白墙呢,但是这种东西我又不看。”
空提着的一颗心刚放下,又提了起来,他犹豫的问道:“你有没有发现最近的女孩子看见你都会偷笑?”
达达利亚仔细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有那么一回事,“行了,别卖关子,说吧,究竟是什么原因?”
空心如死灰的将手机递给了达达利亚,“我告诉你啊,我就这么一个手机,摔坏了你必须赔我两个。”
达达利亚接过了手机,无所谓的看着上面的信息,但是,这点无所谓很快就有所谓了……
他越看,脸上的神色就越精彩,直到最后不知不觉的把帖子刷完了,他也只是一脸震惊的抬头望天花板。
看着明显不对静的达达利亚,空伸出了一根手指在他的面前挥了挥,“达哥?你没事吧?”
达达利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肉疼的捂住了脸,“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空思索了一下,安慰道:“没事,至少你还是上面那个。”
“喂喂,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吧?”他放开了捂着脸的手忍不住回想着论坛上看到的内容,居然离奇的发现这好像不全是那些同人女的YY,就比如,让钟离自己从他的衣服里拿眼镜、大喊“我爱校草一辈子”以及给钟离喂水这几件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
但是,达达利亚以至冬女皇的名义起誓,现实是真的没有论坛上说的那么暧昧的。。。至少,他真的不是因为想看钟离被自己喂的水呛到咳的眼尾泛红哭的梨花带雨的……真的是因为空不出手才给他喂水的……呃?好像他也没有被呛到啊。
不过,刷完论坛的达达利亚是真的相信了同人女的想象力,才短短几天过去了,论坛上居然有了一大堆同人图,同人文,甚至还有那种难以启齿的图和文……
空拍了拍达达利亚的肩膀,“没关系,钟离对此表示随便吧,所以见面了不用尴尬。”
达达利亚一愣,“什么?校草也看到了?”
空挑了挑眉,“你们达离的同人传的风风火火的,谁不知道啊,况且……”
“钟离对此表示随便?怎么表示的?”达达利亚打断了他的话,蹙眉问道。
空想了一下,摊了摊手,“好像是暗恋他的女生把这些东西打印出来给钟离看,哭着问他是不是真的,他就说,与你无关。后来又有人问钟离,他就说随便吧。”
达达利亚沉默了一会,“你说?他是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啊?”
空:???神经病啊难不成还能被你女装的样子帅到了吗?
达:你这是什么意思?
空:……怂了,再见,当我没说。
(7)
给钟离投的那一千摩拉翻了几倍滚进了达达利亚的钱包,想到钟离可能对自己有意思以及这是投给钟离的钱,所以达达利亚决定请钟离吃一顿饭。
具体钟离会不会同意……达达利亚直觉认为,就凭他的魅力钟离肯定会同意。
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以自己不穿校服来找茬,这是什么意思,这不就是被自己吸引了嘛~
想“通”后,达达利亚就挑了个时间拦住了钟离,以恭喜他得了第一请他吃饭理由约到了他。
虽然这么说有点那啥,但是钟离确实是一听到了达达利亚付钱就同意了……
嗯……肯定不是那个意思吧……钟离怎么会没钱呢……是吧,他明明看起来就很有钱。
后来钟离解释道,他本人没有带钱包的习惯,所以有人请客刚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钟离吃的东西刚好把达达利亚赚来的都花完了,还很巧的给达达利亚留了一千二百摩拉……
嘶,钟离果然不是什么纯良的人啊,不过达达利亚也确实从中体会到了钟离对他没什么意思……啧,尴尬起来了,这一段时间还是别见面了吧。
(8)
本来达达利亚以为自己跟钟离不会再有交集了,但是因为一次偶然,他碰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钟离。
那天是周末,因为被损友空强硬的拉出去玩,所以他被迫出门。
璃月的深秋也同样很热,作为土生土长的至冬国人,达达利亚仍然无法适应璃月的气候。
他找了一个小胡同躲太阳,同时等迟到的空时,无意间碰到了一伙人在围攻一个人。
虽然隔得远听不太清楚,但是场面好像挺激烈的。
达达利亚已经很久没有打架了,他很兴奋,顺着声源就摸了过去,结果发现自己进了个死胡同,而声音是从墙的对面传来的。
他二话没说就翻上了墙,蹲在墙上观望了一下那个人被几个人围攻的场面……哟,还遇到熟人了。
达达利亚吹了个口哨,“校草,好巧啊,需要帮忙吗?”
钟离回头扫了他一眼,偏头躲过了一个人扔过来的砖头,他的目光很冷淡,金色的眸子仿佛倒映着星星点点的光,煞是好看。
但是,眼睛的好看跟他手中的动作丝毫不符。
他收回目光后就轻轻松松的撂倒了一个人,随手从旁边树干上扯了根树枝,挥舞了两下就又倒了一个。
看钟离能自己应付,达达利亚就坐在墙上专心致志的看起了热闹,时不时的放个冷枪,扔个石头什么的,至少让钟离受到的威胁减少了几分。
等人全都屁滚尿流的离开后,达达利亚也蹦到了钟离的面前,“挺厉害的嘛,你居然还没有用全力?”
钟离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抬手就翻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也不点燃,就那么叼着。
达达利亚挑了挑眉,“哟?校草还抽烟啊?”
钟离低低的笑了一声,懒洋洋的靠在了墙上,“怎么,头一次见?”他伸出了手,“打火机有吗,借我用一下。”
看着与学校完全不一样的钟离,达达利亚的神色暗了暗,将兜里的打火机递给了他,“你在校内跟校外都是两个不同的状态吗?”
钟离将点燃的烟夹在了手中,“差不多吧,不过校内的是钟离,校外的是摩拉克斯。”烟雾缭绕,在他的眼前盘旋,突然,他笑了一下,“嗯,你女装不错。”
听到女装,达达利亚的脸就有点黑,“我没有那种癖好,是因为……”
“打赌赌输了。”钟离接过了话题道。
达达利亚一愣,疑惑的望向了他,“你怎么知道?”
钟离弹了弹烟灰,“嗯,因为我跟空也打个赌,不过他输了。”
达达利亚瞪大了眼睛,“什么?”
钟离接着道:“赌约是找一个人穿女装。”
end.

31 个赞

居然没有后续了吗 :ku:

Σ(|||▽||| )也许以后会填一下坑,不过欧亨利式结局也挺不错的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