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钓鱼业障重

可能属于倩女幽魂类文学,先发一下看看……
刚来璃月就撞邪的公子x保家仙钟离

“在家会觉得有人在盯着你。”
“明明屋外晴空万里,房间里却还是阴森森的,即使盖厚被子也会浑身发冷。”
“半夜突然醒来,思维是清醒的,但是怎么都动不了?”
面前的璃月梅花眼少女故作玄虚地点了点头:“嗯,嗯……都对上了。”她面带笑容地合上记事本,“不会错,阁下,你的房子里的确有些不干净的东西。”
“欸,在璃月,这种情况称作‘撞邪’。”她似乎早有准备,从本子的夹层中抽出一张印制清晰的名片,“但很幸运的是,你找到了往生堂,找到了第七十七代堂主胡桃我。哎哟哟,你随便在璃月港问问,我们往生堂可是十里八乡,黑白两道都赫赫有名的丧葬,超度,驱邪一条龙机构……”
达达利亚接过对方递来的名片,少女涂着相当个性的黑色甲油,她眨了眨眼睛:
“现在交八十万摩拉的定金,今晚我就帮你举行请神仪式,诸邪俱散。客户满意了,再交上那一百二十万的尾款,附带免费的风水服务。”
“三天之内,保证你这凶宅呀,顷刻变祥居。怎样,阁下,考虑考虑?”

作为一个被外派来工作的至冬人,达达利亚并不相信璃月的民间传说,对于一些迷信的风俗更是嗤之以鼻。本来他的计划是换房子,但将此事以玩笑的口气讲给一位璃月下属听时,对方大惊失色,口口声声地警告这个不知世事险恶的至冬上司:璃月港这地,是真带着点邪性的。
或许是想给领导卖个人情,他迅速向达达利亚引荐了一位精通神鬼之事的大师,往生堂的胡堂主。最初达达利亚对这个“堂主”的想象是一个胡子拉碴,穿着道袍,还神神叨叨的璃月老头,也没抱什么希望。直到胡桃亲自敲门,捉摸不透的梅花眼少女故弄玄虚地在达达利亚租的房子里转了两圈,她说不会错,就是撞了鬼。
“要解决也很简单。”她将自己的帽檐往上抬了抬,“公子先生,你听说过璃月的‘家神’吗?”
达达利亚摇了摇头:“没有。”
“我们相信璃月的每一幢房子内,都有灵官护佑。他们守家镇宅,保一方平安,即使屋外妖魔横行,也伤不到屋主分毫,这就是家神。当然,只是一般的情况。”胡桃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看向面前的客户,“但是阁下,你也要知道。”
“家神可不保心术不正,做事奸邪之人。”她耸了耸肩膀,那双梅花眼微眯,“‘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可能会有点冒犯,你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达达利亚大惑不解,他不太明白撞鬼和兴趣有什么深层的联系:“我喜欢冰钓。”
“钓鱼!对!”胡桃恍然大悟地击了一下掌,“家神保一身正气,内心坦荡的忠义之士,而阁下你……”她伸出手,挨个细数过来,“不仅是外国人,居心不良,还爱钓鱼……啧啧。”
胡桃故作遗憾地摇了摇头:“钓鱼,业障最重,这就是阁下你的现世报。”
“胡堂主,我觉得这和钓鱼没关系。我在至冬冰钓的时候,可没有这种超自然现象来找我麻烦。”达达利亚嘴角一抽,跟着胡桃在屋里乱转,“而且我刚来璃月,根本没钓鱼。”
“没事,我们往生堂,只要给了钱,不管是死是活,就都是好客户。”胡桃笑了两声,她停步踮脚,毫不见外地拍了拍达达利亚的肩膀,“有句话说得好:‘见人找人,遇鬼找鬼。’放心吧!”
“咳咳……”她挤了挤眼睛,咳嗽两声保证道,“本堂主今晚就把这事,给公子先生您办个敞亮!”

达达利亚签字,画押,又相当豪气地从自己的账户里划出八十万的定金。胡堂主是好效率,她半夜再次登门,没有达达利亚想象中的符纸,火盆,胡桃也不会戴着个面具在他家里装神弄鬼。夜半三更,少女笑吟吟地走进家门,将怀里抱着的东西放在客厅茶几上。
隐约可以看出分量不轻,外面还罩了一层绸布,结合胡桃说的“遇鬼找鬼”,这八成是她送来的家神牌位。
达达利亚识相地没有伸手去碰,他不信,但他不蠢。胡堂主给无知的外国人简单交代了两句,绸布千万不能掀,牌位千万不能动,以及最重要的,千万要安分守己。家神本来就是不情不愿来干这个活的,求神办事不比求人办事,达达利亚要好吃好喝地供奉着。
言毕,胡桃又理直气壮地说,只要镇上三天,驱邪,聚财,旺事业,送桃花……如果人人都能用两百万的价格从她这请到家神,她一个往生堂堂主迟早亏得坐公交。
达达利亚敷衍地附和对方头头是道的论调,哄得胡桃相当满意。她又给客户塞了几根永生香,哼着旋律可怖的歌谣走了。剩下他和一个牌位在屋子里面面相觑。
不掀,总有些好奇;掀,胡桃千叮咛万嘱咐,他这么干……是违约吧?
脑内天人交战了许久,达达利亚决定去睡觉,眼不见为净。
他来璃月的季节不巧,不是春季的温暖宜人,也不是秋季的金风送爽,赶上了被璃月媒体鼓吹,“百年来最为炎热难熬”的一个夏天。如此,撞鬼似乎也是好事,至少给达达利亚这个不适应高温的北国男儿,省出了一笔不菲的空调花销。
璃月分行的工作强度比他想得要高得多。达达利亚闭上眼睛,他一边要应付那些恼人的欠债生意,一边还被这种玄乎的神神鬼鬼折磨得心力交瘁……他半梦半醒,正准备彻底沉入梦乡。屋外簌簌的树叶声响传进屋内,隐约夹杂着两声高亢的,断断续续的鸟叫。
达达利亚睡意全无,他这才意识到屋子里安静得可怕。尝试哪怕掌控一根手指,也像浑身麻痹一般动弹不得。
又是鬼压床。

达达利亚现在已经习惯了。不过这也说明花钱请来的那位家神,似乎并不太想保他。
也对,我心术不正。
就是那八十万定金能退吗?达达利亚凝视着自己的指尖,因为他无法移开视线。果真一早换掉这间房子,就不会再遇见这种破事……尝试说话和喊叫,但他最多加重自己的呼吸,以及发出轻微的,肺部被压紧一般的哮喘声。达达利亚明智地放弃了挣扎,因为那只会让窒息感和耳鸣更严重。他都如此随和了,缠着他的东西依旧不准备善罢甘休,他模模糊糊地感受到重压在缓缓地上移,随即扼紧了自己的咽喉。
危机感像在脑中炸开的一记惊雷,达达利亚彻底睡不着了。要么他奋起挣脱,要么他一命呜呼,还是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连收尸的人都不一定有。
他出了一身的汗,但他不觉得热。与至冬的寒风和冰雪相较,达达利亚真心实意地认为寒意正从他的骨髓里向外蔓延,这样下去他可能会先被冷到休克,而不是窒息而死。达达利亚凝视着眼前漆黑的虚空,好像又有东西爬上了自己的床,而且正在慢条斯理地接近他。
一个就不够应付了,还来第二个,看来今天必死无疑。
重压似乎开始不满,它全力将达达利亚的脖颈往床垫中按,如果是现实的话,公子的颈椎早就被扭断了。新来的似乎不急着折磨奄奄一息的人类。棉质的t恤被汗湿,贴在自己的后背上,带来极其不适的黏腻感。
他感觉被子里有东西,而且还在活动。
……一个发顶。达达利亚目不转睛,他不想移开视线,也根本不能移开。
金眸,鼻梁,嘴唇,下颌,对方的动作缓慢而又闲适;他从自己的怀中探出半身,那张昳丽的容颜贴得太近了,但奇怪的是,达达利亚根本感受不到对方的呼吸。或许早在看到他眼睛的时候,就该意识到这不是个人。至冬人逐渐因为缺氧而头脑昏沉,他的长发松散地下垂,发尾贴着自己的上臂轻轻摇晃。那根本不是普通的眼球结构能呈现出的金色。
家神端详了片刻,大发慈悲似的将手轻轻搁在达达利亚的脖颈处。
他的手很冰,冰得达达利亚打了一个寒战。但那简直是比雪中送炭还要温暖上百倍的举动。窒息感终于消失,新鲜的空气涌入肺部,随之而来的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可能他算是个美人,在达达利亚尝试恢复正常的呼吸节奏时,他半卧着,用关怀般的眼神注视着对方,金眸在黑暗中明灭。
达达利亚意识到身体正在回归他自己的掌控,不管这家伙是人是鬼,他现在火大得很——至冬人愤怒地抬头,伸手去抓家神的胳膊。对方似乎早有预料,灵巧地躲了过去,虽沉默,但动作迅速。他不仅抓了一手的空气,还连带着被子,一起从自己小小的单人床上滚了下来。
达达利亚磕了一下头,意识逐渐迷蒙。家神走得毫无留恋,就像浸泡过后的水墨画作,工笔细描的人物逐渐模糊在房间的夜色里,连一点暧昧的剪影和曲线都没留下。
真狠心啊。达达利亚彻底昏过去前这么想,拉我一下就这么难吗。

[胡堂主,效果很显著,已经没有鬼压床了。]达达利亚嘶了一声,把按在额角的冰袋拿下来,再在聊天框中编辑上新的内容,[顺便问一下,上供什么比较好?]
[每天给他点香就行。]胡桃那边的回复也来得飞快,[一天三根,要是觉得不够,就再去买点吃的,菜或者茶之类。]
昨晚的经历才让达达利亚确切地意识到,他被超自然现象缠住了。这不比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仇家和明枪暗箭,至少他还有一战的余地。虽然很不爽,也很不愿意承认……但面对这些威胁他生命的魑魅魍魉,他毫无应对之法,只能仰仗胡桃送来的这个家神。
如果昨天不是那家伙及时出手,现在达达利亚就不能再在客厅里敷着冰袋呲牙咧嘴。他伸手又按了按额角,已经快消肿了。抓家神时他怒急攻心,从单人床上滚落时,头也顺势磕在了并不圆润的床头柜角。
但比起没命,已经算是好结局了。达达利亚自认宽宏大度,决定不与璃月的小小家神多做计较。清晨他头昏脑涨地从冰冷的木地板上爬起来,差点把牙刷捅到自己脸上,而客厅里那块罩着绸缎的牌位,依旧优游自适,岁月静好。
“给你上香了。”
达达利亚擦亮手中的火柴,点燃一支永生香。气味并不浓烈,他盯着香柱顶端,它正在缓慢地燃烧,炭化,飘出一缕不仔细看转眼就逸散在空气中的薄烟。至冬人当然不懂什么上香的规矩,他随手往炉中残余的香灰里一插,准备点第二根。
奇怪。达达利亚眨了眨眼,明明没有风。
他把不知为何突然灭掉的香拔出来,上下端详了一二,确定没有任何问题。达达利亚再次将其点燃,他紧盯着手里的永生香,还没触碰到炉内的香灰,它就毫无预兆地熄灭了。
那人似乎相当的不满意。达达利亚大惑不解,璃月的神仙是不要他这份香火吗?或许是至冬人骨子里的坚持不懈,他将火柴试探性地靠近香柱顶端,这次甚至连一缕烟气都没来得及冒出,对方就不给面子地熄掉了——连带着火柴的火一起。
[堂主,我给他上香,但他好像不领情。]
编辑,发送,退出,一气呵成。达达利亚用审视的目光端详着自己面前这块牌位:它算不上高,约莫一尺三寸,当初胡桃将它抬进来时那轻松的样子,应该也不会很沉……就是这块绸布,毫无透光,将牌位盖得严严实实,只留出最下方的一点底座。达达利亚今天查了资料,在浩如烟海的百科条目中,尽他所能地咀嚼了一些或许派得上用场的知识。
既然璃月的这些牌位上都镌刻着主人的名号,挡上又是为了什么?那位家神姓甚名谁,难道还能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东西吗?
有道说:“好奇心害死猫。”但在璃月活得久了,就没见过被好奇心害死的猫,被好奇心害死的外国人倒是不少。胡桃日后回忆,都得先捶胸顿足,再义愤填膺地声讨当初她警告至冬人的那三个千万是给喂了狗。
达达利亚思考片刻,果断伸手去掀那层绸布。瞬息之间的事情。
离得很近了,差那么一点。他轻轻晃动两下手指,就能感受到自指尖传来的,丝绸柔软滑腻的触感。可另一种感受过于强烈,不可忽视。
他死死地盯着那只搭在自己腕上的……手。
修长,干净,随和,甚至没做出抓握的动作,拇指虚虚按着人类的脉搏,仅此而已。达达利亚扭过头去,对方配合地微微垂眸,于是刚巧对视。这本是个咫尺之遥,呼吸可闻的距离。可就像昨晚一样,他没有任何感觉。
一要看牌位就耐不住了,是吧。达达利亚对着家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如果对方不介意,他直接笑出声也是可以的。
“为什么?”他开口问道,语气诚恳。似乎是在真心实意地好奇与发问,面前的人类到底出于何种心血来潮,才能毫不避讳地犯险。
达达利亚微微张口,熟悉的寒意正在攀着他的脉搏向上蔓延,他毫不心虚地回答:
“因为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黑发金眸的家神站……或者说是飘在达达利亚面前,表情无波无澜,似乎不以为奇。相机的取景框中只捕捉到前任房主留下的茶几和沙发,他所在的位置空无一人。家神在达达利亚说出那句话后,沉默片刻,大发慈悲地吐露了自己的姓名,钟离。但是真是假,貌似也无法进一步追溯了。
达达利亚挪开手机屏幕,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地打量钟离。毕竟昨天晚上夜黑风高,他除了对方起身时掩映在宽袍大袖里的那一点腰线之外,几乎什么都没看清。真的是鬼,冒犯了,是神。钟离的面容清晰可辨,一副完美的璃月工笔画作,连鬓发的刻画都一丝不苟,但脚踝以下的部分,似乎就写意了起来……逐渐地模糊,浅淡,最后消融于空气中。
“昨天是你救了我吧。”达达利亚尝试表示自己的友好,“谢谢。”
“职责所在。”钟离轻轻摇头,他回答,“不足挂齿。”
“我知道,毕竟你还是我花钱从胡堂主那请来的。”达达利亚举起手中燃了又灭的永生香,“香是你熄的吗?还是你不想要我的香火?”
“不。”对方的表情顿时有些复杂,他解释道,“只是点香的方式,让我难以接受。”
“一根一根地点燃,再分开敬香,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手法,我从未见过……”
“我并不想现身,所以尝试以熄灭香柱来提醒阁下,注意贡香时的礼仪。可不仅阁下屡教不改,还试图去掀牌位上的绸布……我实在是忍无可忍。”钟离微微蹙眉,他好脾气地提醒道,“胡堂主应教过你。”
“她没有。”达达利亚矢口否认,他点开通讯软件,查看胡桃的消息。
[您有五条未读消息]
[哦哟哟,他生气了吧?]
[链接:请神与上香的注意事项]
[链接:烧香时极易忽略的十点准则,建议收藏]
[链接:为什么不正确的烧香不仅不会祈福,还会引鬼?]
[友情提示,往生堂可不负责冲撞神灵招来的业报,记得标准操作哦。]
还真讲究。达达利亚不知吐槽点什么好,他粗略地阅览了一番正确的敬香流程。先净手,在拈香,三支还要一起点燃……不管是璃月人还是璃月神,都是如出一辙的麻烦和难伺候。他用火柴点燃永生香,还没来得及毕恭毕敬地插进香炉,就再次被钟离熄灭。
“还不满意?”
“嗯。”钟离出乎意料地诚实,“阁下的敬香可以说是手忙脚乱。”
“那你替我来。”达达利亚略有些恼,“钟离……”
“好。”他微微歪头,从善如流地接受了这个提议,“那我替你来。”
钟离向前挪出两步,他还是那样,淡然,无谓,随和。他抬起自己的左手,搭在达达利亚的肩上,一个相当普通的动作。但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到那句“替你来”中所蕴含的威胁,从钟离碰触到他的身体那一刻开始,他所做出的一切举动都不再出于自己的意愿。
鬼压床还是太低级了,只是让他动弹不得而已。
“……先将香点燃,再用中指与食指夹住香杆,拇指顶在尾部。”钟离的声音恬淡而又平和,似乎真的不认为他做了什么出格的举动,他只是遵照对方的愿望,替达达利亚上香而已,“对,就是这样。”
“平对牌位。桌子有些低了,阁下不妨考虑考虑,在家中再添一张专用的供桌。”他说,“举香齐眉,再安置胸前,此为敬。”
“用左手分插,第一支中央,第二支在右,第三支位左。”达达利亚已经麻木,他尝试与自己不听话的肢体对抗,可惜,蜉蝣撼树,“很好。”
“我说啊,你真的是神吗?”钟离至少没有剥夺他说话的权利,他几乎是从齿缝中将这些话语,一字一句地挤出来,“……还是说,璃月的神都像你这样?”
“何出此言?”钟离并不在意他的冷嘲热讽,他笑道,“璃月的仙也好,鬼神之谈亦然,都只是凡人一面的判断罢了。”
“好了。”最后一柱香上完,达达利亚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颈,冷汗涔涔,“请务必记清。”
钟离平和地提醒道,他说的话毫无恶意。
“毕竟还有足足两日,在此期间……我也希望能同阁下和睦相处。那这些东西,就是必不可少的了。”

766 个赞

d导我的d导:tired_face::tired_face::tired_face::tired_face::tired_face:爱您!!!

d导!我命运般的d导!

1 个赞

好耶!

d导!!!(健康而舒展地爬行)

2 个赞

似李!d导!! 我的超人!!:laughing:

我超!!!d导我是你的粉丝啊!!!!!!(飞扑)

卧槽d导!!!我是你的粉丝啊(飞扑)

d导!!我是你的粉丝啊(飞扑)

重新注意到标题哈哈哈哈哈哈钓鱼业障重这波是钓神

1 个赞

d导!!看到名字就进来了!!d导会把其他文搬来吗!

是d导!!!飞扑!!!

2 个赞

d导!!!!!!!(飞扑

d导!!!怎么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呀(飞扑

1 个赞

好好看!!!期待后文~

1 个赞

好耶!是d导!!

1 个赞

woc捕捉d导!导游我喜欢你啊!(飞扑)

蹲后续!

2 个赞

d导!!我是您的狗!!

2 个赞

d导你是我的神说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