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恃宠而骄

旧设疯批达,掏心文学
虽然是原作向,但有大量胡编乱造
很雷很血腥不能接受请划走,别怪我没提醒

“先生,真的可以吗?”达达利亚摩挲着钟离的胸口,掌心下传来有节奏的震动,不紧不慢敲击他的心房。

钟离似乎还没完全睡醒,慵懒地哼出一声鼻音,抬手去找达达利亚的手,覆上,往自己心口上重重按了按。

“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么?何须再问一遍?”钟离朝伏在自己身上的年轻人露出笑来。

他一点都不紧张。达达利亚感受着钟离的心跳,再次确认这个想法。

他的先生好像从来都是如此从容,没有什么能让他乱了阵脚,即使接下来发生的事会带给他痛苦。

说到痛苦,达达利亚收紧了右手,眼里闪过一瞬寒光。

钟离会感到痛苦吗?还是说正因为不会痛,面对他的无理要求,钟离才会不假思索答应?

那可不行,作为施虐方,看不到对方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听不见对方因难以忍受而漏出嘴角的呻吟,他可是会感到很无趣的啊。

回至冬复命的那段时间,达达利亚曾无数次回忆掏岩神之心的场景。强化过的锋利的右手轻易刺破先祖法蜕覆满鳞片的身躯,不急于寻找那枚小小的棋子,而是在发凉的体内上下搅动。

如同死物,不,就是死物。面前这个受万人敬仰的摩拉克斯的仙体,对达达利亚的僭越和侵犯毫无反应,安静地承受执行官的暴行。

“摩拉克斯,我在撕扯你的内脏,对此你也要无动于衷吗?”明知这尊仙体不会给他任何回应,达达利亚还是咬牙问出口。

黄金屋空旷而庞大,回荡着他低沉的声音。

我是首个征服武神的人,我是首个掏武神的神之心的人。达达利亚想。可他并没有预想中那般兴奋,来得太容易,得到的反馈太平淡,以至于最初手爪刺进仙体后心里燃起的火苗,在自己的回音在耳畔泛过两圈涟漪之后,熄灭得彻底,只剩一小撮灰烬。

达达利亚停止了疯狂的搅动,才去金龙胸口的位置取他的战利品。然后,他掏了个空,本该在胸腔乖乖等他的岩神之心,不翼而飞。

被骗了。

“呵呵。”他冷笑出声。是谁?是谁捷足先登,抢走属于他的东西?

他回了北国银行,那个总拿他当冤大头使的往生堂客卿就站在大厅里,手心里托着金色棋子,跟女士说着些什么。

“摩拉克斯,按照约定,我来取你的神之心了。”

“契约既成,赐汝应许之物。”

达达利亚定定地站着,看着,冷静得连自己都有些害怕。岩神之心悬空,落到女士手里,女人甚至没多看那棋子一眼,就随手收进口袋,而钟离对她这等态度没有表露任何不满。

达达利亚攥紧了拳。

这颗心应该由他保管才对啊。摩拉克斯,你看,女士一点也不懂得珍惜它,只有我,只有我渴望它,只有我欣赏它,你不该把自己最珍贵的一部分交给这样一个人。

你该交给我,因为我想占有你的心。

“公子阁下。”钟离跟他打招呼。

哈,这让他怎么回应?原来你就是摩拉克斯?你把我骗得好惨啊?这样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呢?

达达利亚就阴着脸与那双金瞳对视,半天不发一言。

“任务已经完成,你我也该回至冬复命了。”女士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离开了。

大厅安静下来,钟离没有打破沉默的意图,好像在等达达利亚回复,又好像并不在意达达利亚是否会回复他。

“钟离先生,”最后,达达利亚还是滑动了一下喉结,出声道,“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了,虽然他没有亲手掏出岩神之心,但他确实是把手伸进了岩神的胸腔,那曾经放置过神之心的地方。

如果说达达利亚以前执着于掏心是出于对强者的征服欲,那么现在,则是出于对爱人的占有欲。

他不止一次好奇,作为凡人的钟离的心脏会是什么样子?那轻微震动的左胸里,真的藏有一颗人类的心,还是只是无所不能的神明模拟了心脏的搏动,那里其实空空如也?

于是达达利亚趁枕边人睡着,悄悄抚上钟离的胸膛。

他不由自主屏住呼吸,微长的指甲陷进白皙柔软的肌肤,留下月牙形的划痕。

很快的,只要他动作迅速一点,指甲锋利一点,刺进去的时候钟离就感受不到痛苦,也就不会从梦中惊醒了。

达达利亚这样安慰自己,正欲使力,钟离突兀地睁开眼,灿金色眼眸在如墨的夜里发着刺眼的亮。

偷袭失败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着。

达达利亚恢复了呼吸,收起指甲,轻轻揉钟离的胸口。在情侣之间,这个动作充满了晴色的意味,而在这样的情景下,它却显得单纯,除了安抚,再无其他含义。

真是奇怪,达达利亚感觉一阵没来由的心虚。我心虚个什么劲儿呢,他反思,理直气壮直面钟离的目光,甚至勾了勾嘴角。

“阿贾克斯,是睡不着么?”钟离任由达达利亚抚摸自己,嗓音带着些刚醒的沙哑。

他好镇定,明知道我要干什么,却避重就轻选择了关心我的问题。

“睡不着,先生要给我讲哄睡故事吗?”

“不讲。”钟离回答得干脆,话音落得很轻。

“阿贾克斯,你可以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或者……陪我睡觉。”许是困意再度袭来,钟离半眯起眼,挠了挠达达利亚的手背,往他身侧挪了挪,挤得更紧,带着温度的鼻息更热情地扑到他脸上。

一系列的动作充满了包容和默许,达达利亚分不清钟离这是对他过于信赖,还是对自己的凡人壳子过于自信。

不管是哪一种,总之,钟离用出乎达达利亚意料的反应,暂时打消了他掏心的念头。

达达利亚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搭在钟离心口的手终于滑开,一路向下,在腰窝处停下。他收紧了手臂,伸长脖颈,凑上前用唇瓣撩开钟离的刘海,将吻印上额头。

“先生,我陪你睡。”达达利亚跟钟离咬耳朵。

钟离轻轻应声,眼皮完全阖上,呼吸逐渐平缓,不消多时就睡着了。

姑且放你一马吧,反正来日方长,你也不会因此离开我。达达利亚注视着爱人的睡颜,百无聊赖用指尖绕着钟离背后及腰长的发,那发丝柔软顺滑,温柔地吻他指节。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个下一次。可无论达达利亚怎么小心谨慎,钟离总会在他做好心理准备,正要下手的时候睁开眼,出口的从不是责备的话,而是不厌其烦地重复那句“想做就做吧”。

达达利亚气自己无力,又气钟离狡猾。他怎么能拿定了我不敢动他!就因为我爱他吗?可爱到底是什么,疯子也会被爱约束吗?

他们在这样的对峙中度过了一个星期,就在刚才,达达利亚终于克制不住内心的躁动,决定不再让步,将他向往已久的事做到最后。

反正你也同意了,一切后果由你承担。

“钟离,我有些好奇,你有痛觉吗?”是不是因为不会痛,所以面对掏心这种过分的要求,才能像接受他共进晚餐的邀请一般,答应得平静又自然?

“有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想听先生发出痛苦的呻吟,那将作为我实施暴行中的兴奋剂,先生等下可要配合我呀。”达达利亚声音染上些许不易察觉的颤抖。

“拭目以待。”

达达利亚动用武装,让右手覆满坚硬锋利的甲片,他张开五指,避免指尖划破钟离脆弱的皮肤。

“钟离,我要动手了。”他提醒道。

“嗯。”一成不变的回应。

达达利亚慢慢收紧右手,指甲让肌肤深深凹陷进去,只要再稍微使一点力,便可成功刺入,接触到更为滚烫的内里。

钟离突然抬手,抚摸他被面罩覆盖了大半的左脸,“阿贾克斯,放松。”

达达利亚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又屏住了呼吸,缺氧的肺部略微发胀。他蹭了蹭钟离的手心,做几个深呼吸缓解莫名的紧张,继续收拢五指。

手背完全拱起的同时,指甲刺破光裸的胸膛,血液很快从创口溢出,在白色背景下格外刺眼。

他的先生从来都言出必行,甚至为了方便他剜自己的心脏,连睡袍都没好好穿,上衣大敞,随意一剥就将前胸整个儿暴露出来,毫无遮拦,毫无保留。

见了血,达达利亚立刻就兴奋起来,不给钟离缓冲的时间,继续往深处探。他感觉身下的人在颤抖,呼吸放得更轻更缓了,还会出现中断的情况,像是因为疼痛太过剧烈,快要忘记呼吸了。

前岩神习惯了忍耐,面对这般痛苦,只会下意识咬紧牙关,憋出一身冷汗,也要把痛呼咽下肚。

看到钟离这幅样子,达达利亚感到些许不悦,他又加重了右手的力道,半只手都快嵌进去,随后将重量完全压下来,解放出左手去撬钟离的唇。

“别忍,我想听。”达达利亚近乎残忍地说。

他不再试图深入,右手在里面搅动,柔软的肉和湿热的血包裹住他。

闻言,钟离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随着他的动作,更多的血向外涌,濡湿了身下的床单。他终于松开自己的下唇,去咬送到嘴边的手,在齿间轻轻摩挲一遍,用舌尖将指节抵出来。

“哈啊……”钟离粗喘了一声,滑动了一下喉结,才继续说,“阿贾克斯,很痛。”

嗓音里带着哭腔。

好巧,我也在痛。达达利亚在心中回应。

想挖出钟离心脏的是他,不舍得钟离痛苦的还是他。但当两种欲念碰撞在一起后,后者最终还是占了上风。既然钟离已经喊痛了,就别再继续了吧?

达达利亚犹豫了一下,看着钟离因为痛苦而紧闭的双目和紧蹙的眉,更加心软。他借助左手撑起身子,正欲把右手抽出,钟离像是感知到他的意图,抬起眼皮朝他摇头。

“阿贾克斯,你还没碰到我的心脏,这就要半途而废么?”

“……”

“往后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你要考虑清楚。”

到底是谁更狠心?到底是谁在恃宠而骄?

达达利亚没再犹豫,右手猛地发力,整只手完全没入钟离的胸膛,指尖成功触碰到了那颗狂跳不已的心脏。

“唔!”钟离发出很大一声痛吟,震得达达利亚耳膜都在颤抖。他再也克制不住,照着那翕动的薄唇狠狠吻了下去。

失去了神之心的前岩神真的还有心脏,一颗人类柔软的心脏。达达利亚永远得不到送去北国的神之心,但人类钟离拥有的人之心,他却可以彻底占有。

有什么微凉的液体滑落进两人交叠的唇里,达达利亚尝到一嘴的苦涩。他睁开眼,朦胧地看见钟离眼角溢出了几滴泪珠,想笑——哈,身经百战的武神也会有被疼哭的时候。然后他颤了颤睫毛,模糊的视线清晰了一瞬,复又变得模糊。

搞什么,这眼泪到底是谁的啊?

总之,不能被钟离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达达利亚眨眨眼,将溢出眼眶的泪尽数眨落。

心脏一刻不停地碰撞着掌心,撞得达达利亚心痒。他停顿一下,在那心脏上种下自己的断流标记,钟离的胸膛立刻迸发出耀眼的蓝光,闪烁两下,黯淡下去,隐藏进血肉里。

他眷恋地轻轻捏了捏钟离的心脏,强迫自己永远记住此刻的触感,之后,他迅速抽出了手,又激起一声呜咽。

达达利亚继续吻身下人,像是安抚,像是在表达歉意。

结束了。

钟离总算睁开眼,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将达达利亚在自己咬得死死的齿关间不停扫弄的舌头放进来,任由对方纠缠。

伤口很快愈合,达达利亚前一秒开在胸膛上的窟窿眨眼消失不见,只有满身的血污和疼痛时刻提醒钟离刚才发生过什么。

“阿贾克斯,我现在不是岩神了。”钟离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爱人,达达利亚乖顺地撑起身子,用一颗深邃的蓝色眼睛认真地注视他。

“凡人钟离的心,只会属于你。”

不得不说钟离真的很了解他,也很懂得浪漫。假设这句告白发生在掏心之前,达达利亚并不会为此产生任何感情波动。正是因为钟离用行动证明了爱,这句告白才显得真诚又弥足珍贵。

太多复杂的情绪在心口涌动,达达利亚不知如何回应,只好再次俯身,想讨一个吻。出乎意料地,钟离偏头躲开,抚上他的脸颊,打断了这个吻。

“阿贾克斯,现在轮到我讨要奖励了,”钟离摩挲达达利亚光滑的面罩,末端挂着的红宝石坠子挠得手心痒丝丝的,“我想要你将自己毫无保留奉献给我,你准么?”

现在想来确实是有些不公平的。两人在床上做过无数次,衣服什么的都扒个精光,唯独这面罩,达达利亚怎么都不肯取下。

他看过,并接纳了钟离的全部,可他并没将自己的全部展现给钟离。

如果说以前有所隐瞒是出于自保也是出于对钟离的不信任,那现在,他达达利亚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在钟离面前遮掩自己了。

“当然,我愿意为先生献上我的一切。”

话音刚落,钟离慢慢去揭他面罩,达达利亚不由自主紧张起来,他没想到钟离也在紧张,两人相贴的心脏碰撞着彼此,心跳都逐渐同步。

习惯了黑暗的紫色眸子收缩几下,细细打量眼前的太阳。摄人心魄的美,差点让钟离溺毙其间。

多么漂亮的眼睛啊,多么含情的眼睛啊,就应该让它们全神贯注地看着我,为何要藏起一半来呢?

他凑近,吻在达达利亚左眼皮上,激得人眼睫跟着颤了颤。只是这温柔没持续几秒,左眼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达达利亚闷哼一声,条件反射想挣扎,钟离紧紧环住他的腰,不让他逃离。有什么灼热的东西注入了眼睛里,达达利亚冷静下来,不再试图反抗。

没过多久,钟离放开他,对着自己的杰作——暗紫色瞳仁里嵌进去的一小块金色,满意地点点头,“很适合你。”

“钟离,”达达利亚揉了揉自己的左眼,“你做了什么?”

“是岩印,”钟离眉头得意地挑起。

“礼尚往来。”

127 个赞

老师,我的超人啊……很喜欢这篇,xp大满足

5 个赞

谢谢喜欢!

呜呜呜这也太好了我一直想看的…老师好腻害(๐•̆ ·̭ •̆๐ :tiantang:

1 个赞

给你比心:heart:

我的妈啊啊啊啊啊这也太,这也太涩了,旧设这种施虐倾向被钟离引导着释放出来…明明是自己会很痛的…啊啊啊啊啊啊妈呀最后在达达眼睛里也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死去。

3 个赞

写的太好了,追劳斯的文从lof一直到这里,您的文里的鸭鸭和钟离写的太戳我的xp,给劳斯比心,这种互相占有的激动,啊啊啊(原地爆炸螺旋升天)

1 个赞

对上XP好开心!

先生太会哄小男友了

:sob:好爱这种性命相交的爱啊啊啊啊

他们好信任彼此

1 个赞

妈呀太香了吧 :da:

1 个赞

双向烙印啊啊啊!两个都是恃宠而骄的家伙,好配!

对,两个人都在恃宠而骄,太宠了

天呐,好涩!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