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皆输

短篇,ooc,be,写的不好见谅
   “先生,这次去至冬,也不知道多久能回来。”达达利亚抿了抿嘴,话语中带着一丝愧疚,“这次先生的生辰…恐怕不能和我一起过了…”
   身前的钟离只是低着头,为自己系围巾。
   一句话不说,生气了吗…
   轮船发出一声长鸣,达达利亚看着身前的钟离,正抬手想索要拥抱,却毫无防备的被亲了一下。
   说是亲或许不太合适,钟离的唇只是短暂地停在了达达利亚的脸上。
   当达达利亚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人群挤上了船。而那位撩完就不负责任的先生,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
   达达利亚脸自然是红的不像话,钟离先生只要稍稍主动些,就可以把他迷的神魂颠倒。
   在船上的这一晚,达达利亚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满是与钟离先生离别的画面。只能拿着他的照片看,也不知看了多久,身下的东西不出意料的硬了。
   

    在冰之女皇的命令下,短短几月,公子就拿回了火神之心。
    同一时刻,其他执行官也陆续拿回了剩下的神之心。十位执行官聚集在此,等待着女皇的命令。
    六个字,女皇的命令只有六个字
    公子似听不懂这四个字,好像失音了一般,说不出一个字。汗不停地流着,呼吸一下比一下重。
    杀死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不是已经死了吗?”一旁的富人眼神冷下来,显然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博士冷哼一声,调戏般说到:“据我所知,在七星和仙人们失守后,他仍会站出来守护璃月吧?潘塔罗涅…”
    “正因如此,才有必要除掉他。”一旁的仆人看不下去,打断了博士的话。
    无论其他执行官怎么讨论,公子站在原地,双眼发直,死死盯着地面。
      杀死谁…?
      摩拉克斯是…
      为什么是他?
      为什么不能是别人?
      为什么是我的钟离先生?
    一丝红色的血液从公子紧握的双手里流出,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是一阵充斥全身的不甘心。
    他知道这一天会来,在知道钟离是摩拉克斯时就知道了,可他不知道这一天来得那么快。他不想和钟离分开,他不想抛下眼前的人,他也不想看着爱人死去。
    这一晚,公子没有睡,只是把手上的戒指取下,盯着这个戒指发呆。
    隔天,执行官们前往璃月,公子手上的戒指已经不见了。
    他放弃了自己的神明。


    到达璃月时,璃月早已做好准备。
    公子不管这些,只是在船上四处张望,希望看到他。
    一丝岩元素力从眼前飘过,公子什么也不管了,只想快点找到他。
   在其他人与千岩军和仙人战斗时,公子已经随着元素力来到了黄金屋。
  “…”
  “公子阁下”
   好陌生的称号。
   他和钟离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面。
  “先生…我”
  “来吧。”
   不等公子作反应,钟离拿起长枪。
  “你不是一直想和我打一次吗?”
   公子愣了一会儿,直接进入了魔王武装。
   到时候…如果真的杀死了先生,这一次的副作用也足够杀死他自己。
   公子向着钟离攻击,一次又一次,可先生好像只会躲,从来不向自己反击。
  “你知道我不会打你的,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


   不知道打了多久,钟离的体力逐渐下降,就当他接下公子的一击时,他撑不住了,没有神之心的自己,能力大不如前。
   他半跪下来,几乎是同一时刻,公子又来了一下。不偏不倚。
   钟离死了。
   死在自己手里。
   魔王武装结束了,出乎意料的是自己并没有死。
   瞬间,达达利亚慌了。
   他像疯了一样的冲上前抱住尸体,说着一句句对不起。
   

   璃月失守


   在至冬的庆功宴上,公子高兴不起来,从璃月那一战回来时,他像哑了一样,什么都不说。
   公鸡说,这孩子半夜了还不睡,什么也不干,就是看着手上的戒指。
   

   这之后,女皇除掉了所有妨碍她的人,和神。
   与天理的大战一触即发,所有人都非常重视这场战争。
   天理呢?她把这群自以为是的人类看成蝼蚁。只要她一个响指,她就能重新创造大陆,选出七神。
   很明显,女皇输了。
   公子也输了。
1 个赞
   “先生,这次去至冬,也不知道多久能回来。”达达利亚抿了抿嘴,话语中带着一丝愧疚,“这次先生的生辰…恐怕不能和我一起过了…”
   身前的钟离只是低着头,为自己系围巾。
   一句话不说,生气了吗…
   轮船发出一声长鸣,达达利亚看着身前的钟离,正抬手想索要拥抱,却毫无防备的被亲了一下。
   说是亲或许不太合适,钟离的唇只是短暂地停在了达达利亚的脸上。
   当达达利亚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人群挤上了船。而那位撩完就不负责任的先生,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
   达达利亚脸自然是红的不像话,钟离先生只要稍稍主动些,就可以把他迷的神魂颠倒。
   在船上的这一晚,达达利亚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满是与钟离先生离别的画面。只能拿着他的照片看,也不知看了多久,身下的东西不出意料的硬了。
   

    在冰之女皇的命令下,短短几月,公子就拿回了火神之心。
    同一时刻,其他执行官也陆续拿回了剩下的神之心。十位执行官聚集在此,等待着女皇的命令。
    六个字,女皇的命令只有六个字
    公子似听不懂这四个字,好像失音了一般,说不出一个字。汗不停地流着,呼吸一下比一下重。
    杀死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不是已经死了吗?”一旁的富人眼神冷下来,显然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博士冷哼一声,调戏般说到:“据我所知,在七星和仙人们失守后,他仍会站出来守护璃月吧?潘塔罗涅…”
    “正因如此,才有必要除掉他。”一旁的仆人看不下去,打断了博士的话。
    无论其他执行官怎么讨论,公子站在原地,双眼发直,死死盯着地面。
      杀死谁…?
      摩拉克斯是…
      为什么是他?
      为什么不能是别人?
      为什么是我的钟离先生?
    一丝红色的血液从公子紧握的双手里流出,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是一阵充斥全身的不甘心。
    他知道这一天会来,在知道钟离是摩拉克斯时就知道了,可他不知道这一天来得那么快。他不想和钟离分开,他不想抛下眼前的人,他也不想看着爱人死去。
    这一晚,公子没有睡,只是把手上的戒指取下,盯着这个戒指发呆。
    隔天,执行官们前往璃月,公子手上的戒指已经不见了。
    他放弃了自己的神明。


    到达璃月时,璃月早已做好准备。
    公子不管这些,只是在船上四处张望,希望看到他。
    一丝岩元素力从眼前飘过,公子什么也不管了,只想快点找到他。
   在其他人与千岩军和仙人战斗时,公子已经随着元素力来到了黄金屋。
  “…”
  “公子阁下”
   好陌生的称号。
   他和钟离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面。
  “先生…我”
  “来吧。”
   不等公子作反应,钟离拿起长枪。
  “你不是一直想和我打一次吗?”
   公子愣了一会儿,直接进入了魔王武装。
   到时候…如果真的杀死了先生,这一次的副作用也足够杀死他自己。
   公子向着钟离攻击,一次又一次,可先生好像只会躲,从来不向自己反击。
  “你知道我不会打你的,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


   不知道打了多久,钟离的体力逐渐下降,就当他接下公子的一击时,他撑不住了,没有神之心的自己,能力大不如前。
   他半跪下来,几乎是同一时刻,公子又来了一下。不偏不倚。
   钟离死了。
   死在自己手里。
   魔王武装结束了,出乎意料的是自己并没有死。
   瞬间,达达利亚慌了。
   他像疯了一样的冲上前抱住尸体,说着一句句对不起。
   

   璃月失守


   在至冬的庆功宴上,公子高兴不起来,从璃月那一战回来时,他像哑了一样,什么都不说。
   公鸡说,这孩子半夜了还不睡,什么也不干,就是看着手上的戒指。
   

   这之后,女皇除掉了所有妨碍她的人,和神。
   与天理的大战一触即发,所有人都非常重视这场战争。
   天理呢?她把这群自以为是的人类看成蝼蚁。只要她一个响指,她就能重新创造大陆,选出七神。
   很明显,女皇输了。
   公子也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