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we kiss forever?

歌手达x咖啡店老板离,达第一人称,有点憨,离很钓很主动。
脑自梗生成器,有ooc,没有脑子全是bug,看个乐子就行。

"Can we kiss forever?”

录音终于结束了,我把耳麦取下来,往棚外瞧。
导演隔着玻璃窗比了个OK的手势。
我舒了一口气,工作人员连忙收工。
这歌我不在行,经纪人小叶送来demo时我就觉得不妥。
我一个以热血和疯狂为标签的流行歌手,怎么适合唱绵长的情歌?
“不行,公司里大把适合唱这个的。为什么要塞给我?”我告诉小叶。
她倒是给我分析,女粉吃这套啊,偶尔换种口味来波福利,有利无弊嘛。
我无言,还是被摁头接了。结果就是整个录音组跟着我排了一礼拜,我没有那种深情调调,指导说那你想象给白月光告白呀?
放屁,老子寡了二十年,还没看上过谁。

好在公司貌似还挺满意,把出专辑的事交代下去,给我放了几天假。
我打算去放松放松,听说街角新开了家咖啡店,人气还行。
于是当我推门进去时,发现竟然没顾客。可能是太早了,只有台子后面坐着个人。
走近时才发现真是个漂亮的男人。
真的长在我的点上!面相柔和俊俏,眼眸含神,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在看书,像一个模特似的。
见有人来了,他取下眼镜,靠着柜台问我喝什么。说着把菜单递过来。
艹,他的手也很精致。
我佯装犹豫不定,私下里瞄他。美人就在眼前,想看几眼很正常。
……
“稍微失陪一下。”
还没等我看几眼,他离座,把店里音响开了。
不得了,我眼神还追着他跑呢,前奏一出来,竟然是我的新歌。
“你不介意吧。”
我半响说不出话。

借着等待的时间,我和他交换了名字,我告诉他我叫阿贾克斯。他说他是钟离。
阿贾克斯是我中学乐队用的艺名。
“你觉得这歌怎么样?”
不是我吹,靠这张帅绝人寰的脸,女粉多到下飞机都走不了道,男粉还是第一次见。我还挺期待他的点评的。
“稍显笨拙,但也不失为一种新的风格。”
我很想反驳他,又不想掉马。
“是吗,我觉得无论从唱功和音色来说都已经很不错了。”我用不痛不痒的态度回复。
“但是有缺感情。”
把我哑火了,有这么明显吗?对着一堆铁皮机器,我又不会掏心掏肺。可没早点认识你。导演要是让你往我麦前面一站,一笑,我保管唱的出。
鬼使神差的,我跟他担保,“给他一个月,保证唱个更好的。”

不出几天复工,回到公司里又忙了起来,又是练歌又是排舞的。
专辑一出销量上来,粉丝之间评价还不错,我就又想起那个跟我唱反调的家伙。
抓到机会还是往咖啡店跑,三天两头的。经纪人怕我惹麻烦,问我行程。
“干什么去?找灵感啊!”
灵感就放在那里我怎么能让他跑了呢?
我这话有先见之明。待我加强防护,全副武装,一副谁也认不出的人模狗样,跟钟离聊到音乐上时,仿佛他理解我似的,对我之前那些前卫的歌做了不少评价。
我心里乐开了花,作为歌手名气不小,但鲜有人理解我自己作的歌。
还作为阿贾克斯在小乐队里放光发热时,说实话,挺不受待见。青涩的时候有感情,唱不清楚。现在熟练之后又没了之前的心境了。
还因为这层关系,我花了很久才物色好音乐学院,找好老师,把原志向都改了。
钟离表示理解,宽慰道谁都有这样的时候。
他这人很神奇,原本以为他清冷不易亲近,结果健谈。跟他在一起闲聊,无论谈什么,我的灵感都哗哗直冒,从不枯竭。
真该花点钱请来做我的灵感顾问。
有时我还会打听自己的好感度。
这时候钟离总是脸红红的,确实,跟外人谈论偶像确实不好开口。
但每次他还是能自信地说,“我喜欢,他有才华,一定会干出大事业。”
听了教人怪不好意思,我会反复咀嚼他的鼓舞,收进心里。

回到公司,我把这些想法都化作音符,开始了创作。一头扎进去很难出来。
经纪人小叶乐得如此,经常来我房间送些吃的。一来二去对我的创作内容有了眉目,不忘挖苦我,“是谁之前说打死不写情歌呀?”
“去去去。”
这不是有了白月光吗,腹中打草稿,下笔如有神。
新歌新曲忙起来时间便不多了,我把稿子交给助理去审核,都能获批。上头见着大火的苗头,催着要开新歌,压榨我似的。
正好赶上联动,忙得不可开交。
五六天没见钟离,我跟经纪人小叶串通一气,请了病假,逃出来了。

这天雨水多,我刚出公司门就逃到咖啡店,钟离一见我,愣了一会,少见的,死死的盯着我,好像我是个假的一样。
末了给我上平常喝的咖啡,自个呆灯光下看书去了。
往常店里人不少,今日却只有我一个。
“老板~今天你这生意不行啊。”我打趣他,见没人吱声,我抬头,对着正门看见牌子上写着open。
那面向门外的就是close了。
怎么搞的,我哭笑不得。转身去跟钟离说,
才发现他已经在我旁边了。
“你生意不要了?”我指着牌子。
其实外面确实没啥人,大雨天嘛,还赶上周一。不像我是个“病号”,有自由支配的时间。
“今天是第31天了。”他答非所问。
31天,什么31天?咖啡馆的暗号?
我正疑惑着呢,钟离伸手把我的口罩勾下来了。
多暧昧的举动啊,我还直接掉马。他目光炯炯盯着我,要说认不出来是假的。
我人傻了,嘟嘟囔囔吐出话,“你,你好。”
“呃,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刚见面。”
这马破烂不堪地挂我身上一个月,我脸惨白。
“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达达利亚?你还是我粉丝?”我嘴巴打结,牙痒痒,钟离倒是游刃有余。
“准确来说,你还是阿贾克斯的时候,我就是你的粉丝。”
“哦对了,我比你早一年毕业。”
吼,还有意外收获。
一瞬间感觉到脸烧的通红的,我不敢看这位所谓学长,只想把脸埋在地里。
但他扶着手跟我讨承诺。
31天,31天,一个月。
“给他一个月。”
我猛地想起来,那个荒唐的承诺。赶上通告多,确实忘记了时间,但也不是没做准备,每个晚上我都练习改进来着,只是没有唱给别人听。
“诶,你等等,等等。”
打住打住,我躲他。要是平常让我戴着口罩墨镜开嗓就算了,这一出两人心思昭然若揭,我不敢唱了。
“那……换个方式?”钟离抵着下巴思考。
我左右环顾,这里暗沉沉的,怪外面天气下雨还多云,还有人特意换了牌子断了顾客。
好一出请君入瓮。
既然气氛都到这里了……
心一横,我扣住钟离后脑勺吻了下去。
他没反抗,就足以说明问题了。我贴着他的唇厮磨,不出意料的软,还香香的。他在努力回应我,手都扣到我的腰上了。
一吻结束。钟离挺乐意的,毕竟追星成功,正主和粉丝奔现,一桩佳话。

事后他才慢吞吞解释,“当年我摸清楚了,我俩本来是要去一所大学的。”
“没想到你还真为了搞音乐换了学校。”
“我甚至还搬到这个城市。”
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35 个赞

塔塔梨发现老师了!()

1 个赞

好甜!!

可爱!床上可以叫学长了

1 个赞

好甜!!!!好吃!!

哈哈哈不仅可以叫学长,还可以让学长叫

1 个赞

你小子 :tiantang:

喜欢老师的文字!

脑了钟离大学迎新的时候站在校门口的美好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