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浮沉—03

此章可能会含有一些篇幅魈空。

先行预警。

客厅里,甘雨手机铃声响起。

女人没有多余的寒暄,直冲话题,有些着急地问到:“甘雨,先生想好了没?”

“唔……”甘雨回头看了眼关的严严实实的卧室门,回答凝光,“先生说他还要再想想……”

“还要想?!”凝光有些不淡定了,“你点开微博热搜,点开先生的超话,给他看看,里面多少披皮黑了!”

甘雨小声回答:“我知道的……”

“你知道?我看你也不知道!”凝光气的说话一梗,“你现在去看看变啥样了,可不是昨晚和今早的节奏了……”

“那我去看了?”

“去去去!”

甘雨明显感觉到团队里的财务女士现在脾气很暴躁,很生气……但是她也没办法啊,她也要听先生的,先生现在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茶啊。

她听话点开微博,入眼全是粉丝之间的对喷,不过是黑粉单方面虐杀,钟粉还是秉持着先生佛系的性格——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给操数据。

想给xx生猴子:路人粉,没想到钟离这么不守信用,到现在还没收到可乐季度卡,有点下头……

灌水石帝:我看石头都这样,那石姐也都一个样嘛,怪不得抱着个石头一直舔(干呕)(吐),还有我就说石头怎么能得视帝嘛(流汗)

石帝闭嘴:楼上说得对,石帝那只会瞪眼睛的演技,怎么能得奖啊,肯定钱都是用去开奖啦,怪不得送不了石姐可乐哦(狗头)

提瓦特在逃小钟离:黑粉还来钟离超话?还是铁粉,我看你是先生深柜吧,想着得不到就毁掉,真恶心(微笑)

摩拉克斯没有钱:不好意思,抱走钟离,不约,姐妹们别吵架,多多关注先生的《弑仙》,刚才剧组发官宣图了,快去抱图!

夜半钟声到客船:啊啊啊啊!谢谢姐妹,先生好帅啊好帅啊!

……

黑粉在超话里骂的起劲,钟离粉丝群里粉丝们正聊的水深火热。

甘雨小秘书:大家都不要去吵架哦~~

下辈子投胎做腌笃鲜:甘雨小姐姐来了呀!

石珀:我们不和黑粉一般计较……先生的数据我们今天还没操呢!!!

钟离的辫子:对对对,我这就去了。

今天是星期几:小小说一句,我感觉先生和那个剑客好有cp感(弱小)

千岩军统领:小小回复一句,他们原著里就是cp,甜死了(狗头),姐妹快去看。

今天是星期几:谢谢姐妹,这就去了(呆萌)

甘雨觉得钟粉这样也挺好的,一心不问娱乐圈的事,只专注自家,也没有故意拉踩搭档。真是可爱极了,想着想着她就在群里发了一个5000摩拉的红包:可乐季度卡可能要慢些哦~~毕竟粉丝们太多了呀!不要着急~~

群里顿时老人新人全冒泡:收到!!!

有了红包,群里变得更加热闹,甘雨见大家都知道了便退了微博,登上钟离的账号,转发了《弑仙》剧组的官宣图。

钟离:天高云远,我只负一人。

待一切都安排完,甘雨视线流转,盯着那扇门想,先生还没有想好呀?

猫尾可乐走得是亲民路线,善于创新口味,虽然从来没有请过品牌代言人,但市场占有率也只比晨曦可乐少几个百分点。

晨曦可乐走得是宣传加流水式推广,要求每一个代言人代言其家每一个新系列的不同口味,他们此次给的口味便是乐爽柠檬——要求先生只穿一条泳裤进行广告拍摄。

甘雨觉得她给的建议是没错的,毕竟晨曦给的实在是太多了……不过先生可能会有点难以接受,毕竟连她自己也很难想象先生第一次的代言就是一本正经的穿着泳裤……

“甘雨,甘雨!”房间里传来钟离的声音。

甘雨一下子从想象里惊起,“先生,你想好了?”

“嗯。”

甘雨觉得钟离的脸还是有些不正常的红,像是在生闷气,她转开视线盯着落地窗外,“那我们选哪一个?猫尾还是……”

钟离刚才仔细晨曦的策划案之前还好奇为什么晨曦愿意这样?难道是财大气粗?待他看到乙方须做第一条时,便黑了脸,他腹诽道:怪不得这么多代言费,原来居然是——要自己穿泳裤!!!

待他看完两份策划案,他还是宁愿选另一个代言费低点的猫尾,至少别人提的要求正常。

“选猫尾吧。”钟离有些不自然道:“我还是觉得我比较喜欢喝猫尾的可乐。”

“还有一场咯。”泽维尔拍了拍公子的肩,他很欣赏这个年轻人,是个可造之材,他准备下部戏也让他试试。

泽维尔下一部戏是青春伤痛文学鼻祖砂糖小姐原著的《永不消逝的恋人》,讲了一对恋人在时间的穿梭中陷入循环,一次又一次爱上又失去对方,最后忍痛离别的故事,这部小说曾获得疯伤悲最佳青春文学。

他觉得公子很适合出演书里的祝遥,那个不断穿梭回到过去的人,至于宋南川,他心里也有几个人选。

“好!”公子转过头,他刚才又演了一场戏,不过他认为没有发挥到最好,每次都少了一丝那种感觉,那种这个无名剑客身上的悲情感。

那种一触即碎的,缺失温情的破碎感。

泽维尔也不多耽误演员入戏,“那你快去准备,一会下戏和八重姐来我房车,我有事情和你聊。”

“嗯!”

泽维尔无事在片场里转悠,却只看见魈没看见空,按常理来说现在时候不早,空也该到片场了啊,今天旷工了么?

他正打算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派蒙,听到身后一声幽幽的:“泽维尔导演早上好!”

泽维尔觉得瘆人,瞬间退步转身差点摔倒,待反应过来时,他瞪着眼前这个摆弄着鬼脸的黄毛小子,这小子和他合作这么多次还这么喜欢吓他,怒上心头道:“你今天的工资没了!扣了请大家吃好的!”

“啊啊啊!”空眼睛目瞪口呆,他没想到泽维尔学会这一套了,求饶道:“泽维尔导演,我错了我错了,给我留点……”

“滚蛋!”泽维尔觉得此人有些碍眼,找了个理由支开对方,“下一场戏就是你的了!还不去准备!”

“那?”

“再不去就真的没了!”

“好好好!”

空穿梭在林间,幽深的林间猛然生起红雾遮住他的视线,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猩红,它们围着他快速旋转,似要将他分咬吞食。

在快要陷入沉睡时,他觉着有人轻轻搂住他的腰肢,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清冷的喃喃:“天黑了,梦醒了。”

落音的一瞬间,声调如刀锋破开红雾,划出一条狭长的通道,一阵风托着他将他送往山下灯火葳蕤的村落。

他躺在清风上,转头抬眸看见身后不远处漆黑的树梢上立着个若隐若现的身形,是你救了自己么?

空陷入昏睡。

 单薄的身形从树梢一跃而下,再次潜入雾气。

只给镜头留下一道孤单的背影。

短短的几分钟,展现出金鹏与乙太第一次的初遇,落入命劫的夜叉与永生永世的游人就如同在雾里看花,初见是他们彼此最不真切的梦。

“过了!”副导演大喊。

空看到泽维尔一下子又开始奔跑,连忙赶到下一个片场,一下子笑起来。

魈没明白笑点,问:“你怎么了?”

空看见蹲在他身边的魈一脸茫然的样子,想着逗逗他,便垂下眸抱怨道:“魈,你刚才弄得我好痒,吹气都吹到我耳朵里了。”

魈听到回答,红着耳闷声说道:“下次我小心一点。”

魈觉得空与之前遇到过的搭档都不一样,他刚刚看到空和导演开玩笑,看起来他们很熟,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和他不熟他也会对自己开玩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其实好像还挺有趣的。

“那你请我喝奶茶?”空一下子从地上坐起,拽着魈的手,做出委屈巴巴的表情哭着说:“我今天惹怒了导演,他把我工资都扣了~~”

魈除了拍戏以外不习惯与陌生人有这样亲密的动作,此刻他看着空拽着他的手臂,相接触的肌肤传来一阵阵温热的体感,他脸上表情多变极了,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撇嘴。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空看对方没回他,抬头一看对方脸都红透了,连忙用手盖上魈的额头,“唔,怎么这么烫呀!发烧了快去吃药!欠我的下次再请我一样的!”

“嗯。”魈没感觉到头疼眼花,只是觉得脸上烫极了,他借着空的话下了个台阶,“可能是不舒服,那我回去休息了。”

“嗯嗯。”

魈躺在房车的床上,睁着双眼望着天花板,一只手按在刚才接触的位置,他觉得好像自己也不是那么讨厌肢体接触啊……之前的都是自己臆想的吗?

6 个赞